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FANE

MAY THE SAVIOR BE WITH YOU

 
 
 

日志

 
 

1-1 前往浣熊市  

2009-04-27 18:56:21|  分类: 病毒改造计划V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998年5月,西西伯利亚地下。


我推开实验室的门,巨大的显像管屏幕开始闪烁,红后僵硬断续的电子化声音开始响起。
“信息开始下载,请求登录认证。”
“维多利亚?塞尔,我要求所有关于艾伯特·威斯克的信息。”
“识别成功,所有信息下载中。”
摸索着白大褂里的钥匙,在空旷而幽暗的实验室中,屏幕的蓝光映照在维多利亚的眼镜上,飞快的字幕和图片一行一行的掠过,跳动的光标最终停在了一个小小的对话框上。
“以上信息被加密,系统要求更高级别的登录许可。”
“采用人工识别模式。”
“认可。”
一个小小的长方形盒装物从主机内部出现,上面的盖子打开,红灯再次开始了闪烁。
我一面把钥匙插入,开始启动后门,另一方面,开始回忆至今为止对那个男人所有已经到手的情报。

第一次遇到威斯克还是1992年夏天的事情,在威廉正式取得对G病毒研究许可之后,我离开浣熊市的研究所,那个时候,他刚刚转到了情报部门。我一直在幕后工作,很少有人知道我的存在,即使我的父亲是安布雷拉董事会的成员。
在这一年,安布雷拉对于T病毒的研究也似乎完全进入了一个停滞不前的阶段,出了那几只关在地下的怪物,就再也没有什么别的东西了。
我的名字是维多利亚?塞尔,一个月前,我在实验室中度过了自己的二十岁生日,虽然只是一个人,但是,我完成了一个最适合自己的生日礼物。
作为安布雷拉高层研究员,我的工作对于斯宾塞来说,似乎显得相当微不足道,T病毒抗体的研究已经完成,我开始试图将T从高度感染的细胞中分离时,意外的得到了一个有趣的东西。
我并不打算把这些东西交出去,必要的时候,我是指,当安布雷拉不需要我的时候,这可以是一个不错的保命筹码。

红后再一次响起,我机械的开始敲击识别密码,很快,一些让我很在意的信息开始来回的出现。
一种不祥的预感慢慢升起,好像这几个月以来的怀疑都变的真是起来,如果真的是这样,那么这很有可能上升成一场无法挽回的麻烦。
我没有犹豫很久,拿起了放在主机架子上的内线电话,大屏幕上出现了“连接中”的字样。
“对不起,您的连接许可被驳回,线路断开,请求检查线路。”
“请求允许。”我在升起的小型键盘上敲入了这座建筑的网络密码,在红灯不断的闪烁下,我有些疲倦的摘下了眼镜。
“你不该做这样的事情,维姬亲爱的(维姬是维多利亚的昵称)。”
感觉到冰凉的金属抵着我的后脑,瞬间绷紧的神经让我觉得很难受,虽然不是第一次这样被人用枪指着,但是这种把性命交在别人手上的感觉还是无法习惯。
你还真是笨透了。
我听到心里有一个声音在说,即使是那个远在巴黎的父亲,也根本不会管你的死活,他们只会一次又一次的拿走你的研究成果,然后把你丢在这个没有人烟的鬼地方。
塞尔古伊狞笑着的表情就好像希腊神话中的魔鬼一样,这个该死的苏联激进分子显然不会听自己的任何言辞。
“我只是在检查一下线路,先生,这里的网络似乎出了一点小问题。”
我没有戴上眼镜,尽可能心平气和的看着他。
“抱歉,你必须离开这里了。”
我开始猜测自己到底做错了什么,这个俄国人疑心病很重,很有可能只是因为自己擅自使用了后门就想要把自己从实验设施打发走。
不过也没有什么不好的,我没有说话,只是慢慢的把手伸出来,举过头顶,表示自己没有任何反抗的意图。

U.B.C.S.已经整装待发,直升飞机的螺旋桨吵得人头晕,几乎什么也没有办法听清,虽然没有任何的手铐或者限制,指着自己背后的武器也说明了某种问题。
好吧,先回去再说。
我一遍又一遍的对自己默念着。

在让人晕的难受的直升飞机之后,我被直接转送到了安布雷拉的某个地下设施。
因为被注射了某种药物,我的神志一直无法保持清晰。
我可以在二十秒内几下三百个以上的十六位号码,在五秒内记住十个人所有的长相特征,我的大脑里有安布雷拉四百七十五道安全系统的密码,以及十七个秘密研究设施的全部但是不代表我可以像指南针一样分辨出自己目前所在的位置。
带着防毒面具的男人把我领到一个房间内,示意我前面的大屏幕。

真是恶心的做法,十年如一日,如果这么怕死的话,还是像胆小鬼一样躲在家里好了。

我听到斯宾塞的声音从屏幕上方的喇嘛里传来,但是却没有图像。
然后那个全副武装的士兵很快的走了出去,接着,门被锁上了。
“你看起来精神了很多,维姬,我想极地的生活对人的意志有好处。”
我望了一眼顶上来回移动的小摄像头。
“我想是的,先生。”
“从你来到我面前的方式可以看出,你和塞尔古伊似乎相处的并不融洽。”
作为安布雷拉高层研究员,我的闲置已经有一段时间的历史了,我也不想知道斯宾塞接下来打算这么办,可是,我还不希望自己被作为一颗没有用处的棋子扔掉,即使研究出了T病毒的抗体,对于想要发展生化武器的安布雷拉来说,我的存在有如鸡肋。
“你的父亲一直是我的得力助手,我想现在也到了你为公司尽力的时候了。”
“如您所愿,先生。”
“我们和威廉?伯肯的交涉似乎出现了一些小问题,我希望你去那里接手他的研究。”
“我明白了。”

没有一个问题,我想这是一个足够好的答案了。
像那些被成为公司消耗财产的士兵一样,我不觉得自己的命在安布雷拉的眼中比他们珍贵多少,可以的话,我希望一切都能顺利的进行。
接下来的生活自由了不少,我去买了一些简单的衣物和行李,就被送往了浣熊市。


1998年6月6日,浣熊市。

也许终于可以像一个普通人那样过日子了,我开始考虑这个问题,摘下了褐色的墨镜,总算告别了白大褂,我深深的呼吸着没有实验室消毒水气味的空气,这个十万人口的小镇现在已经发展的相当不错,至少外表看起来是这样。
街角的咖啡厅虽然还没有开门营业,但是从桌椅的备置来看,晚上的生意应该会相当不错。

我的口袋里装着安布雷拉给我安排好的公寓地址,以及信用卡等等,上面的钱足够我在加州买十幢豪华别墅。
在之前看到的情报,我记得那个戴了墨镜的黑衣男人,似乎也在这座城市。
在安布雷拉给我准备的公寓里洗了个澡,我忽然很想去见一见艾伯特?威斯克,之前那个在研究所游荡的小姑娘,恐怕很难让他去在意什么。但是,如果他对我手上的情报有兴趣,我也许可以从安布雷拉的控制下脱离出来。

浣熊市的警察局在去年夏天的时候,搬到了市中心的美术馆内,虽然听说这里的署长有各种各样奇怪而且讨人厌的爱好,不过我还是想来这里见一见所谓的精英,S.T.A.R.S.。
在资料中,我记得威斯克是他们的队长,我不知道这个男人一直以来都在扮演着怎样的角色,但是这群所谓的精英实在是愚蠢到了被耍的团团转的地步。
从情报上看,威廉和威斯克的交往已经变的非常频繁,而且对于安布雷拉最近的计划来看,很有可能,这群所谓的精英会变成一群无谓的牺牲者。



==========================


克里斯?雷德菲尔德从二楼梯上下来,走到大厅,一面开始反复的翻阅着信封,确认上面的地址是否正确。
不知道是否是因为城市里发生的这些怪事,克里斯最近一直心绪不宁,他不希望克莱尔担心自己,除了按时寄钱之外,他没有忘记捎带两句俏皮话,让妹妹放心。
有什么事情一定会发生吧?
就好像吉尔那样坚信的一样,这样那样,包括关于什么死亡工厂的传闻最终也一定会平息下来。包括发生在阿克雷山区那些糟糕的野兽伤人事件,相信很快就会组织特别小分队进行调查,然而警察局长艾隆斯到目前位置也没有任何的动作。
最近一定是气温回升的缘故,自己已经奇怪的像艾隆斯那个混蛋一样了。

“抱歉。”很生疏的英语打断了克里斯的胡思乱想,他抬起头,一位很漂亮的女性就站在他的面前。身材高挑就好像模特儿一样,摘下墨镜露出了绿色眼睛很是迷人,还有那一头浅棕色的长发也是一样。
她看起来和克莱尔差不多大,也许要比自己的妹妹年长一些。
他佯作无意的摊开手,“能有什么为你效劳的吗?女士。”
维多利亚虽然露出了笑容,但是看起来却还是冰冰冷冷的,好像根本就没有要跟他询问什么的意思。
“我想请问一下如果要找艾伯特?威斯克应该去哪里?”
“他的办公室在楼上,不过,他今天请了病假。”

“哦,原来这样。”
克里斯没有在她的语气中听到任何一丝惊讶的成分,就好像一杯没有任何味道的白开水,不咸不淡的放在那里。
“谢谢。”

维多利亚微微的笑起来,重新戴上了墨镜,似乎对这一切感到非常的满意。




(To be continued…)


  评论这张
 
阅读(11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