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FANE

MAY THE SAVIOR BE WITH YOU

 
 
 

日志

 
 

《故国之玲珑姬物语》第四十九章 佳人天成  

2009-02-21 00:03:27|  分类: 故国之玲珑姬物语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戏鸢楼重新开张了!

这个消息不胫而走,让整个玉龙城都变的躁动起来。

当年的名妓柳莺下落不明,戏鸢楼从此门庭冷落,但是,有传言说,这戏鸢楼再起,只是因为新来了一个绝世的头牌,姿容胜雪,华丽无双。

那蓝州州牧、皇甫家、蓝家、上官家的家主纷纷先后而至,尚未到开门迎客,那戏鸢楼的后门,就不知道被多少人踏破了门槛。

 

蓝雪那扯了扯嘴角,瞥了一眼站在旁边眉毛急促抽动的弟弟,摇头叹气。

唯一开着的大门上写了“姓上官的与狗不得入内”。

明显可以感觉到里面飘出来的怨念,蓝家的次子,月开始认真的考虑到底要不要进去。

 

到那个小丫头忽然失踪,已经有快要三年的时间,不知道躲去了哪里,那上官家的主子竟然也憋足了性子硬是不去找,两个人之间的温度越升越高,似乎已经到了无以回避的时候。

戏鸢楼的重新开张,还有蓝州州牧的频繁光临,显然标志了某些事情的微妙变化。

虽然青楼也不失为一个好去处,但是只要是稍微有点脑子的女人,都不会做这种事情吧。

继任了蓝家的家主也多亏了那个白痴一样的小丫头,若不是雪现在正为了玉华的事情弄得焦头烂额,否则他们三个早就应该来道上一声谢。

当然这只是月的个人想法,就算用脚趾来想,那个没什么人性的哥哥也不会来道谢。

嘲笑自己为了那个女子的事情而闷闷不乐的弟弟,现在双眼迸发出的火花,确实已经到了可以杀人的地步。

三日之后重新开张,被雪打发去了贵阳的花回到玉龙的时候,告知的就是这个消息。

 

说起来,那个白痴小丫头也差不多十五岁了吧?

 

“哟,你们怎么会在这里啊?”

两个人不约而同的转过头去,下一秒却均是因为下巴脱臼而呆在了当场。

开、开什么玩笑!

绯红色眼眸的绝世美男子摸了摸自己光滑的下巴,挑衅似的扬起眼睛,“怎么?已经欲求不满到这种程度了吗?这里过两天才开张啊。”

“我不是……”被误会了的月赶紧道,“我们只是来找人的。”

“找人?找姑娘吗?唉,你们两个小子也到了差不多的年龄啦,真是可悲呢,没女人爱到了这种程度啊……”

“……”

笨蛋!踩到软肋啦!看着瞬间耷拉脑袋的哥哥,花无奈的揉起了太阳穴,并且准确的提出了一个非常具有现实意义的问题。

“你是谁啊?”

“哼,”男子双手抱在胸口,冷冷的白了他们一眼,“小鬼,连自己的前辈都不认识了吗?敢对大爷我不敬,看我砍了你哦。”

这口气倒是挺熟。

花倒吸了一口凉气,手指颤颤的指着男人的鼻子,“皇、皇甫怜君?”

“算你长眼,现在本大爷是这里的老板,今天我们不营业!”

月显然还处在呆滞的状态,那个邋里邋遢好像叫花子一样的白痴男人……和现在这个,简直就好像纳豆和杏仁豆腐一样的差别。

 

“怜君!我说了多少次了,对待客人要温柔一点,你稍微注意一点态度啊,否则是绝对赚不到钱的!”

熟悉而好听的声音响起,花惊讶的转过头去,金发女子美丽的双眸带着一丝淡淡的埋怨,华丽的身姿,卓约动人,修长的身形微微一晃,露出雪白的手臂,然后对着怜君的脑门重重的敲了一下。

哎?

蓝家兄弟再度呆住。

这样风姿卓著的女子,做出这样粗暴的事情……好像太不协调了吧?

一面没睡醒似的抓了抓头发,她迷迷糊糊的眼睛落在了蓝家兄弟的身上。

“怎么是你们?楸瑛呢?说了让他去帮忙买点心的吧?”

那个该死的弟弟一直来找她吗!花咬牙切齿的诅咒起了那些个没有良心的兄长,就这么把自己打发去了玉龙,然后愚蠢的弟弟竟然还私底下和她在一起……

等一下,这里面貌似没有什么自己的事情……

还有传闻中的名妓是怎么回事?就是这位?

 

花忽然有一种虚脱一般的无力感,看着她拉着皇甫怜君的衣袖,一阵喋喋不休,他只有叹气。

“我们回去吧。”拉了拉哥哥的衣袖,他小声道。

 

看着蓝家兄弟走出去,怜君拱了拱她的手臂,“喂,你也太冷淡了吧,那家伙可是从贵阳赶回来的呢,你跟上官红颜吵架,没必要牵扯他们吧?”

“我这三年的日子可不好过呢,光是筹措资金去办药就把我累得半死。”她叹了一口气,“我也不想再跟他们扯上关系了。”

怜君撇了撇嘴,“真搞不懂你,做了我的媳妇,你不就有钱了嘛。”

“敢拿姑奶奶我开玩笑,当心我费了你小子!”再度不符合形象的骂了一句,美男子更是一个劲的摇头叹气,大感她这张脸真是白长了。

“歌舞什么的你准备好了吗?”

“放心吧,”皇甫怜君得意一笑,“只要有我在,这里的生意绝对不会差的。”

那是因为你是全玉龙第一冤大头。

她腹诽了一句,推门回了房间,昔日住的地方好像特地被保留了一样,什么都不曾改变过。

 

琵琶,美酒,佳肴。

三样东西已经齐全,对经商意外在行的皇甫怜君在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中搞定了一切,并且和她三七分红,成为了戏鸢楼的大股东之一。

在玉龙住下,倒卖药品赚钱,好不容易盘下了戏鸢楼,她只有大感赚钱不易,未来艰辛。

自己设计了各种各样奇怪的衣服,还有那些好不容易琢磨出来的西式菜肴,希望真的能派上用场才好。

 

三年时间,玲珑刻意的避开了那些故人,研究起了另外一项玩意。

偃师。

这项古老的技法,当真是派上了很多她以前学过的动力学原理,戏鸢楼进门处的两个木人就是她的作品。

怜君对此一样是大感兴趣,甚至建议考虑批量生产,但是介于机械还存在缺陷,她还是决定把事情滞后。

离开了彩七家的权贵纷争,她倒是觉得一切都简单了许多。

 

趴在窗口,外面春风拂柳,小桥流水,红花绿树,正是好一片春景。

玲珑微微叹了一口气,拨弄着刘海,眼神茫然。

“丫头又在发呆了?”

很悠闲的声音响起来,她转过头去,已经留了胡子的陵王乐呵呵的拿着一把糖果。

“我已经十五岁了啊,真是的,偶尔也买一点漂亮衣服来吧?”

“将来送你漂亮衣服的人还会少吗?”陵王悠闲的拨开一颗,塞进自己的嘴巴,“偶尔有人送你糖果也是很值得高兴的一件事情啊。”

“……”少女漂亮的金眸中闪过一丝郁闷。

 

忽然,门外跌跌撞撞的小狐狸蹭的钻进了她的脖子,警觉的盯着陵王,吱吱的叫着。

“乖啦,小七,听话。”安抚的摸了摸它的脖子,这只小动物,自从一年前的某一天忽然出现在自己的眼前,到现在为止,就一直是自己的宠物。

“听说有人会养猫啊,狗啊,第一次看到有人养狐狸……”陵王的眉毛抽动了一下,拿出了水烟。

“说了多少次了,不要再抽烟啦!对你的肺会有很大的伤害呢。”一把抢过他的烟杆,玲珑瞪大了媚眸,狠狠的望着他。

“不要跟旺季那家伙说一样的话,真是的,现在的年轻人啊……”絮絮叨叨的说些废话,州牧孙陵王慢吞吞的移动着步子。

 

“玲珑大人!”炮弹一样的小丫头,一个猛子扎进了玲珑的怀里,好不容易坐稳身形,背后已经传来了楸瑛难以抑制的怒吼。

“说了多少次了!这种东西要自己拿吧,迅,什么纳豆火锅?不会有这种东西的!你别傻笑了,快点去抓住十三姬!”

类似于夫妇吵架的话题玲珑已经快要听出老茧,无奈的放下已经八岁的小丫头,她开始考虑到底蓝家什么时候才把他们全部打发出去。

十五岁的楸瑛看起来和当初的那个青涩少年不一样了许多,自从那个非人类的弟弟出去旅行之后,蓝楸瑛的生活,正在发生着翻天覆地的变化。

比如说,被某个脸蛋漂亮内在却极度懒散的家伙强迫,带十三姬买点心就是其中之一。

 

“行了,楸瑛,难道你不知道对小孩子要有点耐心吗?”她挑起眼眸,“我给你们做了点心,如果下午要去道场练习的话,刻意带上美味的饭团哦。”

原本还要义无反顾的抱怨两句,为了自己的健康着想,如果不想在饭团里吃到什么奇怪的物质,楸瑛还是老实的闭上了嘴巴。

“唉,这小子不管说了多少次也学不乖呢。”弯腰把十三姬抱起来,司马迅摇了摇头。

楸瑛和迅的个子在这一两年的时间里,犹如雨后春笋一般的向上冒着,很快就超过了蓝家的那三位宗主,同时,不少的女性眼光也落在了两个人的身上。

既是名门之后,又文武全才。

 

“过两天记得来帮忙啊。”出门前不忘嘱咐一句。

 

阳光下,她伸了一个懒腰,满意的笑了起来。

 

那是一段很幸福的日子,至少很多年之后,她回忆起来是这样。

 

 

 

 

(本章完)

 

 

====================

 

 

p.s.

 

这算是《青楼名妓》的开头吧,这一篇主要是两个事件,一个是司马迅杀死自己父亲的事件,还有一个就是玉华和雪那怎样在一起。

 

 

  评论这张
 
阅读(22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