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FANE

MAY THE SAVIOR BE WITH YOU

 
 
 

日志

 
 

Chapter 16 Fight for Your Destiny  

2009-02-21 00:24:56|  分类: 女神之血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也许是我的错觉,你今天看起来似乎有一点暴躁。”

点燃了香烟,克瑞斯舒服的吐出一口气,微微闪烁的火花燃烧着,在他纤细的手指间来回的跳动。

“你也许应该好好改一下自己的脾气,小姐,有的时候生气对于很多事情毫无用处。”

打开Zippo的打火机,蓝色的火焰跳了出来,叼着香烟的Thalia并没有急着点燃,反而是呆呆的望着火焰忽而熄灭,忽而打开。

“我的父亲希望我嫁给一个跟黑社会有染的该死政客。”烧焦外面薄纸,火星跳动起来,烟雾弥漫,淡淡的笑了一下。

克瑞斯懒洋洋的一笑,“我以为你是一个对这些事情很随便的人,或者是舍不得你那个警察男朋友?”

“我说过了,艾雷斯只是我的高中同学而已,”Thalia无力的开口道,“我现在没有跟任何人约会。”

“那么你应该改变一下自己挑剔的口味。”克瑞斯把烟蒂按入黑色的烟灰缸,烟雾滋滋的响起,他忽然凑近了脑袋,痞痞的笑起来,“魅力十足的西班牙女郎偶尔也应该找一个普通一点的……”

笑着推开了他的脑袋,Thalia耸了耸肩膀,”Oh, no. You are the last guy on my list. So just cut me some slack. But if you want a chick, the best way is getting her drunk.”(哦,不。我不会考虑你的,所以你还是放我一马吧。不过,你如果想要小妞的话,最好的办法是把她灌醉)她走近吧台,笑着拿起了酒杯,红色的液体微微一晃,在暧昧的灯光下,让人有一种很奇异的感觉。

 

“看来克瑞斯这一辈子是不要想找到女朋友了。”

艾尔弗雷德站在酒吧的门口,冲着她露出了微笑。

“Come on, Mr. Spencer. She is the only chick say no to me.”(拜托了,斯宾塞先生,她是唯一一个会拒绝我的女孩子啊。)

“Not a bad lie, honey.”(说谎说得不错啊,亲爱的。)Thalia笑得更愉快了,举起酒杯,”Welcome to Unites State of America, Al.”(欢迎来美国,阿尔。)

阿尔弗雷德用生涩的英语道,”Thank you, Thalia. It’s always glad to meet beautiful lady in the street who is pleasant to help you.”(谢谢你,塔利亚,在街上遇到愿意帮助你的漂亮小姐总是一件让人高兴的事情)

“克瑞斯可能有不少苦水要向你吐,斯宾塞先生。”Nirens悠闲的走过来,“所以,我们还是先把正事办了吧。”

“好的。”阿尔弗雷德点了点头,看到克瑞斯一脸别扭的表情。

“我先带他去你的公寓了,你要一起去吗?克瑞斯。”

“我算了。”用杂志盖住了自己的脸,克瑞斯闷闷的道。

 

Fane难得的挂上了Close的标志,塔利亚翻阅着今天的报纸,忍不住问道,“你不去好吗?他应该是你的朋友吧?”

“就算去了也改变不了什么,斯宾塞先生会处理好的。”

“处理……是什么意思?”她疑惑道。

“大概是遣送魔界吧,当然如果他要回来的话,还是可以办到的。”

“恶魔……不能来人间吗?”塔利亚拿下了克瑞斯脸上的杂志,淡淡的问道。

“你可是一个人类啊,Thalia,问出这种问题不觉得笨吗?”夺过了杂志,克瑞斯无所事事的翻阅起来。

“为什么?”

“你以为恶魔的食物是什么?”啪的合上了杂志,克瑞斯咚咚的敲击着桌面。

“人肉不一定是唯一的食物吧?难道松饼和甜甜圈不是吗?”

“不是所有的家伙都是这样的,Thalia,”他仰起头,呆呆的看着天花板,“就像人类一样,有不错的家伙,也有垃圾一样的混蛋。”

“你好像更喜欢和人类生活在一起?”

“因为小的时候就认为自己只是一个普通人吧。”克瑞斯笑了起来,带了东方血统的黑色眼睛漂亮的就像宝石一样,”When I was a kid, I always considered about what I do in future, some crap like dreams or having a real family. But once I became older, I realized that destiny never left you too many choices. Everyone fates to be what the gods wants they like.”(当我还是一个孩子的时候,我总是在想着自己的未来,一些没用的梦想,或者有一个真正的家庭。然而,当我一点一点长大之后,我开始意识到,命运从来都没有留给你太多的选择。每一个人的未来都是注定的。)

“Well, you also can choose to fight. Gods’ choice is only for those losers.”(好吧,但是你还是可以选择去抗争,神只会给那些可怜虫留下选择。)塔利亚轻轻敲击着桌面,微微的笑起来。

“You can fight. But there could be a price.”(你可以去抗争,但是必须要付出相应的代价)

“Then I’m just gonna pay it, even if the price is failure.”(那么我也一样愿意,即使等待我的是失败)

克瑞斯哼了一声,”It’s easy to say so.”(说得容易)

“I cannot get it.”(我不明白)她皱起眉,”Why a demon like you won’t fight for your own destiny? Human are weak, even though, there still tons of people who always believe miracle could happen.”(为什么一个像你这样的恶魔不会为自己的命运而战。即使是弱小的人类,也有很多人始终相信奇迹的存在)

“你不知道真正的绝望是什么,塔利亚。”克瑞斯无奈的笑了,“我曾经一度的认为自己可以向命运抗争,然而最后等待的结果,却好像早就写好的剧本一样,无论是人类还是恶魔,都无能为力。”

“我们只是神的玩偶,塔利亚。”

 

他吸了一口烟,轻轻的道。

 

 

 

推开克瑞斯666号的公寓,尼伦斯看着站在房间里洗碗的肖恩,露出一抹很淡的笑容。

“看样子并没有发生什么你我不愿意看到的事情,斯宾塞先生。”

肖恩探出脑袋,“尼伦斯先生,有什么事情吗?克瑞斯现在不在家……”

“没关系,我只是来找你的。”英国人压低了帽子,微笑道,“这位是阿尔弗雷德·斯宾塞先生,他来自教会,会帮你解决你失忆的问题。”

西班牙男子温和的笑容让肖恩的表情缓和了一些,点了点头,乖乖的坐在了沙发上。

“尽快开始吧,尼伦斯。”阿尔弗雷德割破了自己的手指,“请您坐好不要动。”

手提箱里放着针,完成了抽血的工作,阿尔弗雷德微微喘了一口气。“我想我要把这个带回总部,特伦斯先生就暂时交给你了。”

肖恩的脸上露出一丝惊惧的表情,“你们……”

“别担心,特伦斯先生,一切都会没事的。”

掳起袖子,尼伦斯的手臂上出现了一个血红色的印章图样。

 

红色的光芒慢慢放出,竟然把肖恩的身体包裹在了其中,然后又收进了那个纹章之中。

肖恩的身体竟然消失了。

“不愧是魔界最强的巫师,亚历山大·斯图亚特(Alexander Stuart)。”阿尔弗雷德拍了拍手,微微一笑,“你从来都不让人有一点担心。”

“如果不是这样,教会也不会让我做一只看门犬来守着克瑞斯·阿拉萨卡了。”放下衣袖,尼伦斯的眼中流露出一丝丝不悦,“你应该知道,我并不喜欢别人用那个名字来称呼我,斯宾塞先生。”

“我想也是。”阿尔弗雷德拎起了手提箱,“我想我会尽快回去,血液也需要化验,那个家伙也许会对我们的计划有所增益。”

“我不认为一个愚蠢的人类能有多大的用处,斯宾塞先生。”

“永远不要歧视任何一个物种,哪怕他比你弱小得多,Alex,”阿尔弗雷德很快的道,“关于阿拉萨卡家族的事情……”

“那个小鬼巫师不用担心,我可以料理他,尼奥·阿拉萨卡也大可以留给克瑞斯来解决。”

“克瑞斯是不是和那个女人走的太近了?”阿尔弗雷德有点担心的道。

“放心吧,我会注意的,她不过是一个喜欢幻想的小姑娘而已。”

尼伦斯的嘴角露出一抹极淡极淡的冰冷微笑。

 

 

 

在Fane,好像赌气一样的Thalia关掉了手机,一口喝下了整杯伏特加。

“不用因为无法驳斥我而觉得沮丧小姐,听一听年长者的建议不失为一个坏主意,我的年龄可能跟你祖父差不多大。”

“我的祖父去世的时候只有二十七岁。”

Thalia的声音虽然好听,但是依旧像吵架一样。

“Alright, I guess our relationship finally face the crisis. You’d better take it slow and enjoy me with a cup of coffee.”(大意为:不要态度这么坏,心态放平和一点)

克瑞斯懒散的把弄起了正宗,表情悠闲自得。

“Where you got this sword? Asia?”(你从哪里得到的这把剑?在亚洲吗?)她转过头去,随口问道。

“It’s the most powerful weapon in demon world.”夸张的转着这把极长的武士刀,他把刀柄深深的砸进了地板中,”which was sealed in Arasaka. And there’s hearsay about it says the sword Masamune killed the goddess, Gaea.”(这是魔界最强大的武器,一直以来被封印在阿拉萨卡,据说就是它杀死了女神盖亚。)

她不由得呆了一下,露出了迷惑的表情,盯着克瑞斯的眼睛。

 

“The blood of Gaea? What the hell is that?”(盖亚之血?那究竟是什么玩意?)

“It’s a code to forbid devil in human world.”(这是一个对在人界的恶魔令行禁止的法则)克瑞斯吸了一口烟,”And also a seal to separate human world from demon world.”(也是一个用来分开人界和魔界的封印)

“The one who carries the blood got cursed from demon.”(那些拥有女神血液的人被恶魔诅咒。)Thaila一脸有趣的表情,盯着克瑞斯的眼睛,”It’s a hint, right?”(这是一个暗示,对吧?)

“The one who carries the blood means those who got the power from Gaea and defend the code, Thalia.”(那是指得到女神力量并且捍卫法典的人,塔利亚)克瑞斯淡淡的笑了笑,”That’s me.”

 

 

 

(To be continued…)

 

  评论这张
 
阅读(6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