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FANE

MAY THE SAVIOR BE WITH YOU

 
 
 

日志

 
 

Chapter 13 Lost Memory  

2009-02-21 00:21:53|  分类: 女神之血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真是太好了,克瑞斯大骂着,以飞一样的速度冲回树林,原先的深渊已然变成了一个巨大的裂缝,山石和树木纷纷被吸入,Masamune扎在地上,红色的光微起,瞬间包围了他。

黑色的短发飘在狂乱的风中,飞沙走石在他的脸上挂出一道道的血痕,虽然并不能造成什么实质性伤害,克瑞斯还是觉得心烦意乱。

如果真的像那个混蛋说的,自己要被在这个破地方困一辈子,还真是够让人欣慰的。

裂缝很快扩大,克瑞斯的脚下出现了碎土,整个大陆变成了可笑的碎土,脆弱的不堪一击。

这里只是尼奥做的一个环境而已,用不了多久,它就会变成放逐之渊原来的样子。

 

“Damn it!”惊怒之下,只有攀上落下的山石拼命向上,还是无法阻止克瑞斯的下坠。

忽然间,整个深渊的空气好像被撕扯出了一个裂缝,他只感觉到一股大力,把他从那个世界里扯了出去,脚下一空,竟然是在半空中,来不及反应的情况下,克瑞斯重重的摔在了地上,摔得他七荤八素,头昏眼花。

肋骨十有八九断了,也许擦了擦嘴角边的血迹,他摇晃着站起来,又吐出一口粘稠的红色,看着脏兮兮的衣服,心中不住的叹气。

虽然身体恢复的速度很快,不代表他不会痛,回过神来看着黑色的天空,昏暗的,已经坏掉了不知道多少的路灯忽明忽暗的亮着,嘈杂的夜晚可以听到飙车族兴奋大吼的声音,还有Fane那差不多已经掉的霓虹灯,F每次开的时候,总是会闪烁不定,尼伦斯懒得去休,也就任由这玩意一直被搁置着。

好吧,不得不承认,无论地狱还是天堂,都没有这个可爱的人界让人满意,虽然它有时候恶心的让人想吐,但是能活着,总是一件让人很高兴的事情。

穿着满身血污的牧师长风衣,克瑞斯疲惫的推开了Fane酒吧的门,让人意外的是这个一向没有什么客人的酒吧里,出了塔利亚之外,竟然还坐着一个眼神迷茫的红发男子。

“肖恩!”克瑞斯惊怒之余拔出了Masamune冲了上去,肖恩好像吓了一跳,整个人从椅子上摔下来,坐在了地上。

“你在做什么?”Thalia生气的瞪了他一眼,弯下腰扶起了肖恩,“你没事吧?”

“嗯……还好。”奇怪的是,肖恩的眼睛里已经没有了那种决绝的可怕,只是淡漠的茫然,失神的看着克瑞斯。

“你又在玩什么鬼把戏,肖恩?”他摸着胸口,一口血吐在了地板上,刚才那一下子,让原本差不多复原的骨头有有了裂缝。

Thalia的眼底满是惊讶,怒气也逐渐消散而去,“你受伤了?”

克瑞斯没好气的道,“应该问问这个家伙这伤是怎么回事!”

肖恩·特伦斯缓缓的抬起眼眸,带着迷惑,“我们……以前认识吗?”

在克瑞斯没有破口大骂之前,他就很快的接着道,“对不起,以前的事情,我已经不记得了……肖恩,那是我的名字?”

尼伦斯擦着高脚杯,悠闲道,“是Thalia小姐准备回去时在路上看到的,就把他带来了这里。”

“你对于捡东西还真不是一般的热爱啊。”克瑞斯哼了哼,一脸嘲讽。

“不好意思,你也是我捡来的‘东西’之一。”Thalia转过头去,“那么,要不要我带他先去警察局?”

“我想不必了,”年轻的英国人笑眯眯的道,“既然他是克瑞斯的朋友,就暂时住在他家里好了,我想,仁慈善良的神父也不会这么小心眼的。”

如果不是看在盖亚法典的份上,克瑞斯会把这个该死的英国佬剁碎做成爱尔兰肉汤,身为神父,杀死协调人的做法是不被允许的。

“我会带他回去,放心吧。”他闷声闷气的答了一句。

 

 

看到墙壁上的钟,已经过了十二点了,在那个该死的地方耗费了好几个小时,今夜的工作注定要被耽搁了,听说别的地区,牧师可以轻松的在一夜之间解决恶魔,但是在门街附近,因为太过于靠近门以及自己的存在,好像数以千计的恶魔都不断出现者,不管你杀死多少,还会有多少冒出来。

对于战斗,克瑞斯并不像他的父亲那样有着近乎偏执的狂热,他喜欢过懒散的日子,偶尔的刺激是不错的精神调剂。

 

睡懒觉是克瑞斯每天的必修功课,因为喜欢昼伏夜出的恶魔们常常会在深夜制造出影响居民休息的大party,死去的人已经越来越多,难怪当地的警方也开始了介入,但他并不认为自己有所渎职。

阿拉萨卡剩下的恶魔们一定还会回来,那个家族的人几乎都是为了战斗而生的疯子。

扯开薄薄的被子,光着上身起来,尚且处在低血糖状态的克瑞斯摇摇晃晃的走进了浴室。

浴室的门今天似乎格外奇怪,一下子居然没有打开,克瑞斯不耐烦的又拉了一下,才慢悠悠的走进去。

透明的浴帘看起来就好像停尸间里的塑料布一样,他昏昏沉沉的拉下裤子就跨进了浴缸。

 

朦胧中看到里面隐隐约约的人影让克瑞斯大吼着跳了起来,几乎是瞬间用魔力召唤了Masamune,红光微闪,正宗却化作了人形,是一个一脸淡漠的年轻人穿着,穿着紧身的皮制外套。

“How much should I pay you to keep you silence in the morning, Crius.”(我应该付你多少钱你早上才会保持安静,克瑞斯)

他不由得呆住了,因为低血糖的缘故,克瑞斯显然还没有对状况有所反应。

和地狱大多数的武器一样,正宗原本也是由恶魔幻化而成,然而,可能是原本性格使然,Masamune根本很少出现,而且,因为克瑞斯长期遏制自己恶魔力量,它也得不到足够的能量在人界长期的保持人形态。

浴帘被拉开,一脸惭愧的肖恩下身裹着浴巾走了出来,视线微微飘移,默不作声。

“你这家伙,难道你不知道用浴室的时候要关门吗!?”黑色的眼睛瞪得很大,被水蒸气弄湿的黑色前发细细密密的贴在额前,早上本来脾气不好的克瑞斯更是怒火冲天,唾沫漫天,好像歌剧院里的演员一样。

而肖恩却不自然的红了脸,视线左右摇摆不定。

“……我关了……”肖恩小声辩驳了一句,克瑞斯烦躁的嚷嚷着。

“那么你还要记得锁门,伙计!”

“他锁了。”这次开口的是Masamune,他向着浴室的木门瞥了一眼,完全被扭曲成奇怪形状的门锁似乎是最好的回答。

“……”一时间,尴尬的气氛让克瑞斯彻底的安静下来,然而就在肖恩急急忙忙的跑出去下一秒之后,他又不满的是摊开手,“这家伙真是个怪人,对吧,亲爱的伙伴。”

Masamune双手抱在胸口,倚靠着门,冷冷的开口,”That’s because you totally forgot your pants, my lord.”(那是因为你彻底的忘了穿好自己的裤子,我的主人)

“……”

 

 

好在克瑞斯并不是那种会因为这样一点小事而沮丧的人,自认为早上低血糖是他唯一弱点,满不在乎的开始大啖肖恩准备好的三明治。

早餐的气氛依旧沉默。

门街是不会有阳光的,在阴暗的灯光下,克瑞斯悠闲的翻阅着不知道多少年前的报纸,对于最近不断有人做早饭的好运气,他颇为满满意。

肖恩漂亮的红色长发已经在头顶束好,蓝绿之间的眼睛,很是漂亮。

 

他是怎么回来的?

从放逐之渊那种地方,又是什么人把自己带回来的?

他的记忆是怎么回事?眼前的这个肖恩,就好像在北爱尔兰孤儿院里的小鬼一样嫩。

 

满脑子胡思乱想,克瑞斯很快的打断了自己的思路。

想不通就不想,这是他一向的做事原则,盯着几年前的促销广告看了老半天,他忽然想起应该去跟尼伦斯讨论一下这个问题。

虽然不情愿,但是该死的英国佬是惟一一个可以替他解疑释惑的人。

 

拿起了放在架子上的正宗,克瑞斯拿起了那件没有袖子的长风衣,黑色的粗制布料印着那苍白的皮肤,带了几分东方人忧郁气质的克瑞斯看起来甚至有几分英俊。

“你要出去?”

“嗯,”他闷闷的应了一句,“枪在我床头的抽屉里,你需要的话自己去拿吧。”

丢下这么一句莫名其妙的话,黑色的身影已经晃出了大门。

 

 

天空阴霾,小雨淅淅沥沥的下着,克瑞斯抬起头,看着乌云密布的天空。

他忽然觉得自己无法面对这样的肖恩。

曾经一直以为自己是一个普通的人类,直到拿起正宗的那一天,好像一切都被改变了。

 

如果一只狼,在很小的时候就被一群羊喂养长大,他回到狼群的时候,又会变成什么样子?

 

双手插在口袋里,克瑞斯微微瑟缩了脖子,黑色的长靴踩着积水,慢慢吞吞的走着。

 

茫然的双眼看着前方,他意识到自己并不愿意去多想自己是人类时的事情。

杀戮,血腥,斩杀者……

 

 

“I am not a demon…”(我不是一个恶魔。)

 

 

 

好像为了确认什么一般,他用不太肯定的语气如此说道。

 

 

 

(to be continued…)

  评论这张
 
阅读(4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