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FANE

MAY THE SAVIOR BE WITH YOU

 
 
 

日志

 
 

Chapter 12 Devil’s Trick  

2009-02-21 00:21:04|  分类: 女神之血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塔利亚曾经跟克瑞斯说,她心目中的恶魔,一定是生活在很阴森的城堡中,有着华丽的美酒和女人。

好吧,克瑞斯大概没有这些东西,但是显然有的恶魔就对之乐此不疲。

“Ok,”感应到正宗的存在,克瑞斯眺望着远处的城堡,活动了一下脖子,”I gotta say you play a great trick on me, pal. But you’ve begun to piss me off.”(好吧,我必须说你玩阴谋很有一套,老兄。但是你已经开始惹火我了。)

枪对于恶魔是没有任何用处的,克瑞斯宁愿选择自己的拳头。

城堡的大门紧闭,克瑞斯轻轻跃过十米宽的护城河,爬上了墙壁,跳入了窗户。

还真是一件非常简单的事情,克瑞斯吹了个口哨。

很多人以为恶魔的城堡都会有很多凶恶的守卫,变态的主人会养上几只流着口水的大狗,其实并非如此,有洁癖的恶魔在这个世界上并不在少数,看来这个城堡的主人就是其中之一。

屋子打扫的铅尘不染,已经干净到了克瑞斯觉得恶心的地步。

跟着正宗的呼唤走,克瑞斯一脚踹开最里面的大门,看到了飘浮在蓝光中的正宗刀。

好像被什么东西凝结了一样,用的东西是阿拉萨卡家族的血液封印。

自己的血已经不是百分之一百的恶魔血液,克瑞斯嘀咕了一声,咬破手指,血滴在了前面的小型原祭台上,蓝光微闪,似乎跳动了一下,却什么都没有发生。

 

“这个祭台只有他本人的血才能解开。”

克瑞斯猛地回过头去,在地上踱着步子的优雅黑猫慢慢的化作了人形,格罗瑞亚黑色的眼睛微闪,很吸引人的东方女性特制让他不由得呆了一下。

“你的血已经混入了盖亚的血液,无法解开这个封印。”

“Gloria?”他不可思议的摊开手,强笑道,”Why are you here?”(你怎么会在这里?)

“I suppose to ask the same question, Crius.”(我才应该问这个问题吧,克瑞斯)格罗瑞亚静静的看着他,”More than twenty years, you abandoned your people and left them to die.”(已经二十多年了,你遗弃了你的族人,让他们去死。)

克瑞斯很快的移开了视线,“我想关于这个问题,已经没有太多讨论的价值。”

“Yeah, right.”格罗瑞亚笑起来,”Now, Neil is back. He gathered all the left demons in Arasaka and he said he would complete his brother Augustin’s unfinished wish.”(是啊,现在,尼奥回来了。他集结了阿拉萨卡所有剩下的恶魔,并且他说,他会完成他哥哥奥古斯汀没有完成的遗愿。)

“Oh, that’s insane.”(真是一群疯子)克瑞斯恼怒的一脚踢在了祭台上,石头微微的晃了晃,却并没有动弹,”I killed my old man, and his twin brother is back to revenge?”(我杀了我的父亲,然后他的双胞胎弟弟要来复仇?)

“Actually, he just wanna get the blood back.”(事实上,他只是想要拿回那血液而已。)

克瑞斯皱起了眉,”Blood?”

“The blood of Gaea. You take it after you finish Augustin.(盖亚的血,你在杀死奥古斯汀之后拿走了它)”格罗瑞亚轻轻的抚摸着克瑞斯的手臂,”And now, it’s in your blood vessel.”(而现在,它正在你的血管之中。)

“那么,我可以认为我亲爱的叔叔要杀了我吗?”

“He wanna open the gate.(他想要打开地狱之门)”格罗瑞亚很快的按下了房间的门,克瑞斯意识到事情不对的时候,屋顶已经开始了缓慢的下沉。

机械转动的声音响起,她轻柔的笑了一下,”Stop him if you can, Crius.”(如果可以的话,就去阻止他吧,克瑞斯。)

“Shit! Who, the son of a bitch, made this?”(该死的,哪个混蛋做了这个玩意)克瑞斯大骂了一句,格罗瑞亚的身影已经消失,墙壁上出现了尖锐的刀刃,他忽然间想起了塔利亚跟自己说过恶魔城堡里有很多机关的事情。

他决定回去之后一定要向她借两本书回来看看。

屋顶在下沉,克瑞斯不会死,但是这一下子肯定也够他受的。

正宗的刀还是被关在封印里,他怒气冲冲的打着石台,还是一点反应都没有。

“Come on, sleepy beauty.”(快点醒醒)他一边打一边喊了起来,”They wanna see the show. Then we just give them a little bit something!”(他们想要看热闹,那么我们就给他们一点颜色看看)

正宗开始了轻微的鸣叫,蓝光愈强,克瑞斯一拳打上去,石台终于有了一条很细很细的裂缝。

接着,裂缝越来越大,正宗刀锋闪烁,将石台打成了碎片。

 

克瑞斯大吼一声,刀刃飞起,落下的屋顶变成了四块碎片,整个一层楼化作了一片难看的废墟。

他拍拍身上的尘土,慢慢吞吞的站起来,环顾变得不成样子的房间。

“Huh, it looks much better now.”(这样看起来好多了)他把正宗插入了刀鞘,”I hope my dear uncle would not be too mad about this mass. Whatever, I am just gonna clean it up.”(我希望我亲爱的叔叔不要太生气才好,反正不管怎么说,我都要去搞定这这一切。)

 

 

顺着楼梯向上走,里面的装饰愈发豪华,简直不像是恶魔的城堡,倒像是哪个中世纪法国贵族的财产。

走进最上面的大厅,灯光忽然亮了起来,坐在椅子上的优雅男子举起红酒,黑色的眼眸和克瑞斯的相似到了极致。

“Long time no see, my dear nephew.”(好久不见了,我亲爱的侄子。)

烛火之下,尼奥·阿拉萨卡年轻英俊的容颜,倒映在银质的盘子中,棕色的短发,属于欧洲人的那张脸,和曾经的战士,奥古斯汀一模一样。

克瑞斯不由得呆了一下,穿着华丽衣衫的尼奥慢慢站起,让开一步,微笑道,”Please, take a seat. You can't imagine how much I miss you.”(快请坐吧,你不知道我有多想你。)

恶魔牧师却已经拔出了正宗,”The only thing you miss is my blood, Neil. You dare to use my friend. I hope you are ready to pay for that.”(你唯一想念的,只是我的血而已。尼奥,你竟敢利用我的朋友,我希望你已经准备好为之付出代价。)

“You are just like your mother, Crius, with passion, and the love to human. How impressive…”(你和你的母亲很像,克瑞斯,充满了热情和对人类的爱。真是令人感动啊。)

尼奥笑容和蔼,作为恶魔,尼奥·阿拉萨卡并不难看,而且还相当的年轻英俊,脸色虽然和克瑞斯同样苍白,黑色的瞳仁中却没有克瑞斯的颓丧气质,而是充满了高贵和自信,完美的毫无瑕疵。

“If you wanna play your little trick, it wouldn’t be a right time!(如果你还想要玩你的小把戏,现在可不是恰当的时候)”克瑞斯忽然跃起,刀刃落下,桌椅瞬间变成了碎片,而尼奥却已经不在那里。

恶魔忽然出现在了他的身后,克瑞斯尚未反应,正宗已经一刀劈了过去。

尼奥优雅的跃起,站在了吊灯上。

“Obviously we have the opposite opinion about some problems. You should calm down and think about it.”(显然我们在某些问题上有着相反的意见,你应该冷静下来,好好的想想。)

克瑞斯揉了揉鼻子,把正宗抗在肩膀上,“我已经杀了很多的族人,不在乎多你一个,我亲爱的叔叔。”

接着,他一刀下去,把精致的木质餐桌劈成了两半,木屑满地,大理石地板也有了裂缝。

尼奥微笑道,”Take it easy, kid. It’s not polite to kill the host during the dinner.”(放松点,孩子,在用餐期间杀死主人是不礼貌的。)

“抱歉,我一直都是这样一个不服管教的野小子。”

 

显然尼奥无论是速度还是力量都和肖恩不是一个档次。

正宗从某种意义上是一个有生命的存在,它在战斗中,可以帮克瑞斯感觉到敌人,有的时候甚至会抢先反击。

 

阿拉萨卡在魔族的语言中,是战斗的意思,阿拉萨卡一族在久远的年代中,就象征了杀戮和血液,正是因为这样,女神盖亚才会一次又一次的将之封印。

克瑞斯的母亲来自遥远的东方,虽然只拥有一半阿拉萨卡家族的血液,被族人称为狂战士的克瑞斯·阿拉萨卡,在恶魔的眼中看来,就好像一个不可撼动的传说一般。

 

然而,身为奥古斯汀的弟弟,尼奥的眼中也因为战斗开始变得疯狂起来。

优雅的黑色眼眸开始变红,一位的躲闪也变成了攻击。

 

几乎是同时,尼奥的手和克瑞斯的正宗刺入了对方的身体,因为血液和疼痛而激发起的战意,让两只恶魔的欲望开始了复苏。

大厅已经被弄得不成样子,克瑞斯微微喘息着,没有拔出正宗,也任由尼奥的手指伸出了自己的胸口。

 

“Time is up, my lord.”(时间差不多了我,我的主人。)

雷纳德和科拉站在二楼的拐角处,尼奥淡淡的瞥了他们一眼,拔出手指,轻轻的跃上了楼梯。

 

“我希望跟我的侄子好好的交流一下,但是看样子没有时间了,”他细细的看着手指上沾染的血液,红色的浓稠开始让他的手融化,“这就是盖亚之血的力量吗?真是让人期待。”

雷纳德跪在地上,不知道念了什么咒文,一道蓝光出现在地面,然后跳了进去。

“你最好快点离开,我亲爱的侄子,这个仿造血腥之都做成的幻境,不久之后就会破碎,如果不想被困在放逐之渊的话,就快点离开吧。”

语罢,他动作优雅的跳入了蓝光之中,黑色的猫儿跟在后面,眼神复杂的看了一眼克瑞斯,跟着也走了进去。

 

科拉一道闪电打在克瑞斯的身上,他闷哼一声,摔了出去,蛇妖笑着进了光芒,然后出口很快的合上了。

 

大殿开始坍塌,克瑞斯骂了一句,翻身跳出了窗户。

 

 

 

 

(to be continued…)

 

  评论这张
 
阅读(29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