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FANE

MAY THE SAVIOR BE WITH YOU

 
 
 

日志

 
 

Chapter 11 Prince of Arasaka  

2009-02-21 00:20:06|  分类: 女神之血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银色的子弹从克瑞斯的头顶穿过,他轻轻松松的站起来,”We haven’t seen each other more than fifty years. A bullet is the way you welcome your friend, uh? Sweetie.”(我们已经差不多五十年没见了,你给我的欢迎就是一颗子弹吗?甜心。)

“Maybe I should also give you a hug.(也许我应该同时给你一个拥抱)”肖恩声音冰冷,双臂忽然飞出,巨大的利爪将克瑞斯一把抓住,与之一起的,还有那棵巨大的古树。

木屑纷飞,合抱的大树变成了一堆碎片,而克瑞斯已经站在了另一棵树枝上。

 

“还真是一个非常夸张而的拥抱,没想到这么快你就把爱尔兰人的礼貌全丢了,肖恩。”他摊开手,无奈的摇了摇头。

“别再手下留情了,我会杀了你,克瑞斯。”肖恩的手臂缩了回去,拔出了腰畔的军刀,精钢制成的金属微微泛着光亮,已经湿透了的衣衫滴着水。

“我是一个牧师,”克瑞斯淡淡的道,“我不会杀人。”

“别开玩笑了!”肖恩蓝绿色的眼中泛着浓浓的恨意,“已经有无数人为你而死,他们的血在地狱中叫嚣,等待着你的灵魂去祭奠!”

“那还真是让人遗憾,”克瑞斯的声音不愠不火,“我是一个放逐者,灵魂既无法进入地狱也无法进入天堂,看来他们要久等了。”

“去死吧!”肖恩的速度竟然快的惊人,克瑞斯呆了一下,整个肩胛骨头瞬间被打成了碎片。

正宗掉落在地,他神色茫然的看了一眼,抬起头望着肖恩。

 

“I never think you are gonna kill me, Shawn. We used to be good buddie.”(我从未想过你会杀我,肖恩。我们曾经是朋友。)

“那已经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克瑞斯·阿拉萨卡。”

肖恩声音冰冷,雨水落在他红色的长发上,充满了凛冽和淡漠,克瑞斯的血从他的剑上滴落,在积水中散开,红色的线条中,倒映着恶魔伤痛而彷徨的影子。

骨头上的伤口很快愈合,快到简直不可思议。

“我知道这一点小伤不会让你怎么样,只要有女神之血,即使刺穿了你的心脏你一样不会死。”

克瑞斯的黑色的眼睛瞬间沉了下来,“这是谁告诉你的?女神之血的事情。”

“这不重要,”肖恩的剑在风中甩了一下,血水滴落,剑光清亮,“不过,如果你能击败我的话,告诉你也没什么关系。”

恶魔的眼睛闪烁起来,红色的光芒在眼中拽露,克瑞斯的手指动了起来,骨节作响,他忽地伸出手去,正宗好像被召唤到了一样回到了他的手中,剑鞘飞出,剑光泛着嗜血的红色,就好像武器本身也有了生命一样。

“终于忍不住了吧,你那即将要暴露出来的恶魔本性,”肖恩讥嘲道,“无论和人类在一起生活了多少年,你的本质,不过是一只嗜血的恶魔而已。”

克瑞斯举起了刀刃,声音淡漠,“克瑞斯·李,现在判定目标已经获得恶魔之力,根据盖亚法典第七条,对目标肖恩·特伦斯予以斩杀。”

话音未落,恶魔的身影就忽然消失了,肖恩愣了一下,全神警惕,忽然,胸腹一痛,整个身体被挑在了正宗的刀尖上。

双脚已经离地,满脸诧异的看着比自己矮了些许的克瑞斯,他的神经开始一阵一阵的筋挛。

身体挣扎着,却扩大了伤口,武器掉在地上,他双手握住刀锋,拼命的移动着身体。

 

阿卡萨拉的王子,克瑞斯,就好像传说故事里的凶神一样,是恶魔中的恶魔。

 

血泊泊的流着,克瑞斯眼神冷漠,只是静静的看着,既没有采取下一步的动作,也没有放手。

“在你没死之前,告诉我吧,究竟是谁让你这么做的,谁给你注入了恶魔之血?”

肖恩苍白的嘴角扯出一抹极冷的笑容,“如果你想要知道的话……”

 

克瑞斯的表情忽然一僵,低头看着肖恩那深长的手臂,完全的扎入了自己的胸口。

肖恩倏地拔出了手臂,雾状的血液,狂飙在了他的脸上,面色苍白的恶魔缓缓的倒在了雨水之中。

捂住伤口,肖恩露出了充满狂意的笑容,“我说过,你一定会死在这里。”

克瑞斯挣扎着爬起来,吐出一口血水,内脏和血液竟然从他胸口的那个大洞里掉了出来,满地红色,怵目惊心。

他喘着粗气,捡起血肉,塞回胸口之中,红色的光芒闪耀,肉块迅速的凝结了起来。

 

“肖恩,你知道为什么人类无法来到魔界吗?因为魔界充满了有毒的气体,”拿住正宗支撑在地上,克瑞斯苍白的脸上沾满了红色的液体,会让人类变得疯狂,变得贪婪,他们在利用你来得到女神之血,你难道不明白吗?”

“那又有什么关系?”肖恩蹒跚着向前,红色的液体拖出长长的一条直线,在雨水的冲刷下变得有些模糊,“这是我自己的选择。”

“你不会明白失去那些重要之物的痛苦,克瑞斯,你是一个恶魔。”他笑得疯狂,刀刃挥下,克瑞斯骂了一句,反手用正宗架住。

“快点住手!肖恩,你还只是一个人类,这样下去,你会因为失血过多而死的!”

 

一个冰冷的触感忽然抵住了克瑞斯的额头。

年轻的恶魔呆了一下,随即露出了讥嘲的冷笑,“不管你是谁,用这种东西对付我,你不觉得掉价吗?”

妖媚而诱惑的声音在克瑞斯的后面响了起来,“呵呵,我猜您一定就是克瑞斯了,和想象中的一样,您和您的父亲真是非常的相似。”

“我说过,他必须由我解决掉!”肖恩怒吼道,瞪着眼前的蛇妖,科拉。

科拉笑容依旧,”My dear Crius, would you like to pass me the Masamune? It looks a little bit dangerous when it in your hand.”(亲爱的克瑞斯,能不能把正宗交给我呢?它在你手里的时候实在是有一点危险。)

“你既然知道我是谁,那么应该了解这种东西是杀不死我的吧?”克瑞斯声音懒散。

“当然,”科拉笑得愉快,慢慢的移动着手臂,指着肖恩,“但是他就不一样了。”

肖恩的身体忽然剧烈的颤抖了一下。

“你认为我会介意这个家伙的死活吗?”

“Fine,”科拉耸了耸肩膀,蜜色的皮肤在雨水中看来格外诱人,她眨了眨眼睛,扣动了保险,”Good bye, Mr. Terrence.”(再见了,特伦斯先生。)

肖恩的手臂忽然伸长,向着科拉抓去,女妖微微让开,姿态优美,子弹飞出,打在了他的胸口。

红发男子闷哼一声,向后倒去,科拉的嘴角边露出一抹笑容,对准了肖恩的太阳穴。

“等一下!”

科拉眼神微闪,优雅的转过头去,”Yes?”

克瑞斯烦躁不已的扔出了正宗,科拉笑着接住,蓝色的火焰忽然在手中燃烧起来,按上肖恩的胸口,他忽然吐出一口血液,接着昏了过去。

“肖恩!”

“别担心,他没事。”

克瑞斯警觉的装过头,看到了笑容天真的雷纳德。

“It seems that I’ve been a little under-estimated on you, Mr. Crius.”(看起来我有点低估你了,克瑞斯先生。)雷纳德撑着小伞,轻轻跃起,和科拉一起落在了树干上。

“My lord is waiting to see you, Mr. Crius. Your sword will be there too, in the castle.”(我的主人在城堡等你,克瑞斯先生,你的剑在会在那里。)

语罢,两个人就消失了。

 

克瑞斯皱起眉,检视肖恩的伤口,那蓝色的火焰有点像某种催眠,肖恩已经睡了过去,而他的伤口,正在慢慢愈合着。

“你还真是给我惹了大麻烦,如果我找不回我的剑,你必须赔我一把,肖恩。”

 

他讪讪的笑了一下,甩了甩湿淋淋的头发,黑色的眼睛凝望着前方。

恶魔的红眼可以看到几千公里之外的物体,克瑞斯野兽一般的敏锐感觉也在一点一点的回来。

一定要向斯宾赛拿到杀死尤拉的奖金才行,这样就可以买自己一直想要的机车什么的了。

满脑子胡思乱想,克瑞斯踢开了树干,胡乱的扫开小恶魔,向着前方走去。

 

 

在森林的尽头,一个城堡巍然伫立着。

坐在火炉边上的男子,安静的望着忽明忽暗的炉火,一抹红色在他黑色的眼睛里闪烁跳动着。

一只黑色的猫咪趴在他的膝盖上,毛皮光滑而细腻,在主人的爱抚之下,舒服的打着盹。

忽然,雷纳德的身影出现在了房间的门边,男孩子单膝跪下,旁边的科拉手中拿着克瑞斯的正宗。

“看来你们并没有能杀死他。”优雅好听的声音,有点像法国人,可是男子留给他们的,还是一个冷漠的背影。

“非常抱歉,我的主人。”

“That’s fine. He is the one killed the most powerful solider in the demon’s world. If that human can beat him, it could be a stigma to us.”(没有关系,他曾经杀死了魔界最强的战士。如果那个人类可以打败他,对于我们来说,这会是一个耻辱。)

“他很快就会到达这里。”雷纳德的漂亮的大眼睛里,难得的流露了一丝恐惧。

 

趴在男人腿上小睡的猫咪忽然醒过来,跳下了他的膝盖,向着雷纳德他们走过了过去。

猫咪的身体发出了微光,身形越变越大,竟然变成了一个很美丽的黑发女子,步履优雅,笑容魅惑。

“我会去把他带来。”女子转过身,向男子行礼道。

“嗯,”男子的声音似乎带着笑意,“我已经很久没有见到我那亲爱的侄子了……不过要用心招待他的话,我可能需要一点时间来准备美酒和晚餐。”

“As you wish, my lord.(如你所愿,我的主人。)” 黑猫变成的女人慢慢推开门走了出去。

“Gloria is such a good girl(格罗瑞亚真是个好孩子).”男子声音悠闲,”How do you think? Leonard.” (你觉得呢?雷纳德)

“她曾经是克瑞斯的侍卫,主人。”雷纳德声音可爱,“也曾经是奥古斯汀大人为克瑞斯安排的未婚妻。”

 

 

书房内一片安静,雷纳德抬起头的时候才发现,椅子上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空无一人。

 

 

 

 

(to be continued…)

  评论这张
 
阅读(5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