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FANE

MAY THE SAVIOR BE WITH YOU

 
 
 

日志

 
 

Chapter 10 If Hamlet Killed King, How Is the Story Gonna Be?  

2009-02-21 00:19:16|  分类: 女神之血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克瑞斯握紧了正宗的刀柄,愈发鲜明的血液甘甜让他的神经变得兴奋起来,似乎恶魔的对于自己的本能都非常的放纵,自控能力要比人类差得多,渴望刺激和血液;用尼伦斯的话说,恶魔是一种习惯性让肾上腺素飙升的动物。

艳丽的红色光点漂浮在空中,同时散开的恶魔残影,让神经敏锐的克瑞斯微微的皱起了眉。

平时的话,这些微妙的感觉能够帮他瞬间解决掉对方,可是现在却变成了碍事的错觉。

血红色的道路即将看到尽头,一扇巨大的铁门在红色的液体中矗立着,克瑞斯踩入血水,泛红的倒映微微晃动。

很多人类受欧洲雕塑家罗丹的艺术品地狱门影响,很多人认为恶魔世界的地狱之门,应该上满攀附了很多华丽的装饰,有神灵和恶魔在俯视着一切。

克瑞斯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有人类在后面思考着自己的未来,实际上,地狱门,看起来就是一堵坚硬的墙。

没有可以打开的地方,没有入口,也没有出口。

他拔出了Masamune,一刀砍在了门上,巨大的金属撞击声,尖锐而刺耳,火花四溅,然而,门上却连一条痕迹都没有。

“What the hell is that?”(那究竟是什么玩意?)克瑞斯黑色的眼睛里露出了不愉快的情愫,门的顶部,却出现了一个人影。

不是思想者,而是一个穿着盔甲的骑士。

洁白的翅膀就如同天使,他慢慢下落,姿态优雅。

“Oh, great,”克瑞斯凌空甩出了Masamune,夸张的打了一个响指,”You must be the angel who guards the hellgate.”(哦,太好了,你一定是看管地狱门的天使。)

“天使”的声音平静而温和,”It’s not the real hellgate. But you still are not supposed to be here. Mr. Crius.”(这并不是真的地狱门,但是,克瑞斯先生,你依旧不应该出现在这里?)

“抱歉,我已经拿到了我的邀请函,而且,我也一向不喜欢做一个失礼的人,”克瑞斯猛地挥出了Masamune,“你可以选择挡在我的前面让我砍了你,或者乖乖的让开。”

“You can do it, but still you can’t get in.”(你可以杀了我,但是你还是没有办法进去)。

“那么就告诉我吧,怎么进去?”克瑞斯把长刀抗在肩上。

“This gate is the door to the River of Banishment. The only way to open it is apply your soul.”(这道门通向放逐之渊,唯一打开它的办法,就是献上你的灵魂)骑士的声音平缓。

“You mean if I wanna get in, I have to kill myself…”他颇为好笑的摇了摇头,”Sorry, I’m not a moron.”(你的意思是,我如果想进去,我就要杀了我自己?抱歉,我不是个白痴。)

“我说的是实话,你可以选择不相信,但是你永远无法进入。”

语罢,骑士就忽然消失了。

这想必就是恶魔托尼说起的看门人,看样子也没有那么凶恶。

克瑞斯哼了一声,开始打量这个看起来愚蠢之极的铁门。

“我上次打烂地狱门的时候,你还不知道在哪里呢。他咚咚的敲了一下,正宗刀忽然鸣叫起来,铁门发出红色的微光,蠢蠢欲动。

他的唇角露出了一抹极淡的笑容,用刀口割破了自己的手指,红色的艳丽沾染了刀身。

正宗的鸣叫愈发剧烈,微微震颤着,克瑞斯大吼一声,红光乍现,石屑飞溅,顿时间,铁门碎成了两半。

“Wooh,”克瑞斯吹了个口哨,拍拍正宗,声调上扬,”It seems that my little boy begins to feel homesick, uh? I guess it’s gonna be one big hell of party! And those jackasses will seriously cry on their butt.”(看来你想家了,我想这一定会变成一个大Party!而且那些混蛋一定会倒大霉的。)

 

一脚踢碎铁门,他冲进了那隐晦的光点之中。

 

 

 

黑暗之中,荒芜的森林里生长着各种奇怪的植物,雨水淅淅沥沥的下着,雷纳德撑着伞,笑容天真可爱。

红发独眼男子肖恩双手抱在胸口,倚靠在潮湿的树干上,雨水从他长发下滑落,无端的给这一切添上了几分颓丧。

黑色的烟雾从泥土中升起,低沉却很优雅的声音从下面传来。

“How is everything going, Leonard.”(事情怎样了,雷纳德。)

雷纳德闭上眼睛,单膝跪下,语气恭敬,”Project is on proceeding. The only thing we need is the precious blood of Gaea, my lord. ”(计划正在进行中,我们现在唯一需要的,就是盖亚之血,我的主人。)

那个声音短暂的沉默了片刻,”Then be careful, he is very close. You know what’s gonna happen if you screw it up, Leonard.”(那么,就小心点吧,他已经离这里很近了。如果你把事情搞砸,你知道结果会怎样,雷纳德。)

语罢,烟雾便消失了。

“是的,我的主人。”雷纳德低声喃喃着,拍了拍身上的潮湿的烂泥,那污渍竟然立刻化作了粉末,掉落在地。

他很快的恢复了小孩子一般的可爱笑容,转过头,“你的朋友快要来了,我想,你是不是应该去好好招待一下?不管怎么说,他曾经是你的同类。”

肖恩冷冷的道,“抱歉,我是人类,不是恶魔。”

黑色的皮靴在地上踢跶着,泥土软软的发出声响,很快的,肖恩的身影消失在了森林的深处。

 

雷纳德轻轻吐出一口气,收起雨伞,忽然跳到了树上,在树枝上坐下,两条腿来来回回的晃着。

一条三角形脑袋的蟒蛇慢慢地移动着,红色的眼镜紧紧的盯着男孩。

“How do you think about this man, Cora?(你觉得这个人怎样,科拉?)”雷纳德无比欢喜的笑着,侧过头,看着那条巨蟒。

“Well, I don’t trust any human.(我不相信任何的人类)”蛇居然张口说话了,竟然还是一个女子的柔媚声音,”They are weak, greedy and stupid.”(他们虚弱,贪婪,而且愚蠢。)

“But my lord sent him to fight Crius.(但是我的主人让他去和克瑞斯战斗)”他的眼镜忽然亮了起来,双颊笑意盈盈。

科拉伸出舌头,发出了嘶嘶的声音,”It’s crazy. Betrayer Crius used to beat Augustin, the king of Arasaka, and he destroyed the blood city in the hell.”(真是疯了,背叛者克瑞斯曾经打败了阿拉萨卡之王奥古斯汀,而且他曾经毁掉了地狱里的血腥之都。)

“但是他逐出了魔界,”雷纳德笑得可爱,“知道吗?科拉,我也很赞同主人的决定,对付克瑞斯,让肖恩去再合适不过。”

他很快的继续道,“克瑞斯是整个魔界最强的战士,所以,盖亚才让他变成了放逐者,携带着女神之血的叛徒,然而,这一切却并不是偶然的。克瑞斯自己选择了离开,他自以为可以保护人类,带着那颗愚蠢的友情离开地狱,而等待他的,就是朋友的刀刃。”

“That bitch always looks for flunky. (那个女人总是在找手下)”科拉的忿忿的道,”And he is such a loser.”(而他,就是一个没用的失败者)

雷纳德愉快的微笑着,伸手摸了摸科拉的脑袋,漂亮的大眼睛闪烁不定,”No matter what happen, Crius is gonna be fatal.”(不管发生什么事,克瑞斯都将会死去。)

科拉闷闷的笑起来,声音充满了诱惑力,”I can’t wait to see lord Neil getting back to the throne.”(我已经等不及要看尼奥大人回到他的位子上了。)

男孩笑容依旧,眨了眨眼睛,”Cora, you’ve heard about the famous play in human’s world Hamlet, haven’t you?”(科拉,你听说过人界很有名的剧本哈姆雷特吗?)

“The play about a prince who revenge to his uncle? “(那部讲述一个王子向他叔叔复仇的剧本?)科拉扭动着自己的身体,”It’s kind of interesting.”(很有趣呢)

“Have you ever thought that, if Hamlet killed the king, how is the story gonna be?”(你有没有想过,如果是哈姆雷特杀死了自己的父亲,这个故事又会变成怎样?)雷纳德懒洋洋的倚着树干,”Crius killed his father, lord Augustin. But his uncle, lord Neil, is gonna revenge.”(克瑞斯杀了他的父亲,奥古斯汀大人。然而他的叔叔,尼奥大人却要去复仇。)

“Human call it art.”(人类称其为艺术)科拉嘶嘶的鸣叫着,慢慢的游下了,“我要去好好享受这一场舞会,传说中的狂战士,到底会怎样悲惨的死去呢?”

 

看着蟒蛇走远,雷纳德从衣袋中取出一只很精致的怀表,上面的指针却是停止的。

呆呆的看着毫不动弹的指针,男孩的脸微微的沉了下来,很快的合上了表盘,撑开雨伞,跳下去,消失在了森林的浓雾之中。

 

 

 

“Damn it!”(该死的)克瑞斯恼怒的一脚踢在了树干上,走在森林里已经有差不多几个小时了,虽然这个世界和人界的空间构成不太一样,但是他依旧可以感觉到一些让人不安,却始终存在的气息。

好吧,他不得不承认,自己迷路了。

魔界的森林很多,那没完没了的阴雨天气和门街几乎一样,奇怪的植物时不时的张开大嘴,将你撕成碎片。

这里并不是魔界,这里是放逐之渊。

克瑞斯在魔界生活过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魔界的各种植物很少有他不认识的,而这里的草木却显得相当陌生——很显然,这个所为的魔界,还有地狱门,都是某些人制造出来的幻境。

大部分的阿拉萨卡家族,在二十年前克瑞斯离开魔界的时候就都死了,他的父亲奥古斯汀是阿拉萨卡的家族,而Masamune原本也是他的佩剑。

除了奥古斯汀的孪生弟弟尼奥·阿拉萨卡下落不明之外,魔族的纯血都已经被克瑞斯杀的一干二净。

雷纳德是谁?后来出现的尤拉残杀人类,一直被教会通缉,从那时起,克瑞斯就知道阿拉萨卡的人迟早会再度出现在自己的面前。

 

悬崖之下,是一条很细的溪流,克瑞斯用正宗砍断树藤,好像人猿泰山一样飞了出去。

忽然飞过来的血光让他警觉的挥出了Masamune,击落飞刀,他跳上了对面的山崖。

 

 

“Welcome to the River of Banishment, Crius.”(欢迎来到放逐之渊,克瑞斯。)

 

一把冰冷的银色手枪,正毫不留情的顶着克瑞斯额头。

与之一起的,还有肖恩比雨水更冷的蓝绿色眼镜。

 

 

 

(to be continued…)

  评论这张
 
阅读(6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