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FANE

MAY THE SAVIOR BE WITH YOU

 
 
 

日志

 
 

Chapter 9 Between Paradise and Hell  

2009-02-21 00:18:12|  分类: 女神之血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阴暗的下水道,老鼠来来回回的流窜着,克瑞斯一脚踢开被人打了七八个窟窿的窨井盖,跳入了这黑暗之中的黑暗。

水滴滴答答的流淌着,难闻的腐烂气息时不时的干扰着克瑞斯的嗅觉,和大多数恶魔一样,他有着自己的喜好,比如说,非常中意尼伦斯做的松饼,和他调制的血玛丽。

对气味特别敏感的恶魔即使在那个世界也非常少见,住在孤儿院的时候,他就可以分辨出两万种以上药草的气味,说起来,不可能有人类能做到这样吧?对于自己的后知后觉,他时常觉得很是沮丧。

这里的排水设施大概是唯一能证明这条街道还在使用的东西了,克瑞斯从口袋里拿出了雷纳德给自己的邀请函。

 

There is a gap between paradise and hell you can’t see. The route is under the river of blood. Sacrifice your soul and the gate will open. The city of devil is waiting for you.

(那是一个在天堂与地狱之间你永远无法看到的间隙。它的路在血河之下,献上你的灵魂,门会打开,在那里等着你的,是恶魔之都。)

 

“The river of banishment, uh?”(放逐之渊吗?) 克瑞斯把信笺抛向了一边,笑容慵懒自在,”Things are gonna be a little bit crazy though, you still wanna play, don’t you? Shawn.”(事情开始变得疯狂了,但是你还是想玩,是吗?肖恩。)

老鼠吱吱的叫着,在克瑞斯的脚边钻过,他忽然一脚踩住一只,颇为愉悦的看着阴暗下水道顶部的苔藓。

那耗子吱吱的惨叫着,忽然开始变大,竟然变成了一只獠牙满面的恶魔,挣扎着粘腻的身体。

“Well, it’s been ages, dear Tony.”(我们已经很久没见过面了,亲爱的托尼。)他笑眯眯加大了脚上的力道,老鼠尖锐的惨叫起来。

“哦,尊敬的克瑞斯大人,”恶魔一副摇尾乞怜的嘴脸,“我什么都没有做啊。”

“我只是很思念你罢了,所以来拜访一下。”克瑞斯踩的更加用力了。

“不不,我要死了,请您移开您的尊脚……”

“别装了,哪有这么容易死?”

恶魔托尼惨兮兮的道,“我只是一个小角色而已,当然不能跟克瑞斯大人您相提并论。”

“You such a kiss-ass.” (你这个马屁精)不解气的在托尼的肚子上又踩了一脚,他才放了可怜的小耗子,”I’ve told you once you do your kidnapping job again, I’ll squeeze your face into your ass.”(我告诉过你了,如果继续绑架人类的话,我会让你好看)

“我、我已经改邪归正了!”托尼叫唤着,跪在地上,“请你不要把我遣送回去……”

“Demon’s world is much better for you, isn’t it?”(难道恶魔的世界不是更加适合你吗?)

好像马戏团里的小丑,托尼咧着嘴,费力的挤出两滴眼泪,”Dear Lord Crius, you are such a kind priest. You, help humans and kill all the evil demons. Please don’t make me back, or those evil one will kill me!”(亲爱的克瑞斯大人,你是如此一个善良的牧师。你帮助人类,杀死所有邪恶的牧师。请不要让我回去,那些邪恶的家伙会杀了我的。)

“So,”克瑞斯把玩着正宗,”You surely are’t quite familiar with Arasaka?”(那么,你跟阿拉萨卡他们并不是很熟?)

“Absolutely!(当然)” 托尼一本正经的叫唤了起来。

“Oh, that’s great,”克瑞斯拿起了正宗,”Then you just prove you are totally useless to me. And I am gonna kill you without any hesitation.”(哦,那实在是太好了,你证明了你对于我来说毫无用处,我会毫不犹豫的杀了你)。

“Wait! Please.”托尼乞求道,用力的敲了一下自己难看的脑门,”I am such an idiot, please tell me, my lord. What can I do for you?”(等一下,求你了,我真是个白痴,请告诉我吧,大人,我可以为您做什么?)

“The blood river,”克瑞斯抓住了小恶魔的胡子,让他痛的惨叫起来,”Where the hell is it?”(血河究竟在哪里?)

“The blood river!” 托尼的一对小眼睛睁得滚圆,夸张的双手好像演歌剧一样举起来,”It's a forbidden area of Arasaka without entrance or exit. Why you wanna go there?”(血河是阿拉萨卡的禁地,既没有入口也没有出口,为什么你会想要去那里?)

“Well, I got my invitation. And it’s none of your business.”(好吧,我拿到了邀请函,而且这跟你一点关系都没有。)

托尼的眼珠子一阵乱转,“好吧,我知道入口的位置,但是我不能带你去,阿拉萨卡的守卫真是可怕,哪怕稍稍靠近一点,都会被撕碎。”

“你只要告诉我在哪里就行了。”把正宗收回了刀鞘,克瑞斯淡淡的道。

“哦,女神在上,”托尼紧张的捂住胸口,“我没有办法过去,能通往那里的,只有阿拉萨卡家族的血液……”

托尼猥琐一笑,裂着两颗牙齿露在外面,“只有阿拉萨卡的血液……可以通往血腥之都。”

克瑞斯陷入了沉默。

恶魔眼珠子一眨一眨的,谄媚一笑,“如果没有什么事情,那么我先退下了……”

一阵烟雾,他又变成了那只老鼠,用双足着地,站起来,“愿女神与您同在,神父大人。”

语罢,它嗤的一声溜了。

 

“阿拉萨卡的血吗?真是一群不讨人喜欢的家伙。”

克瑞斯拔出正宗,凝视片刻,跳入难闻的水池,刺入了自己的手腕。

红色的液体马上流了出来,滴在不算清澈的水中,缓缓散开,向远处流去。

 

血红色的光点在遥远的地方出现,他的嘴角边露出了一抹极淡的笑容。

 

“The blood maybe a curse or not,” 他着看了看已经愈合的手腕,揶揄一笑,”You never know…”

(世事难料,血液也许是一种诅咒,也许不是。)

 

踩水的声音颇为愉悦的在耳边想起,克瑞斯飞奔着冲进了那个血红色的光点。

 

 

同一时间,Fane。

风铃的响声让尼伦斯不由自主的抬起头来,拿着一件制服外套的塔利亚慢慢走进来。

“你好,洛夫小姐,有什么需要帮忙吗?”

塔利亚颇为疲劳的在吧台前面坐下,“我不知道克瑞斯去哪里了,他的伤还没有好,你有没有看到他?”

“嗯,他好像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尼伦斯微笑着道,“不用担心,洛夫小姐,恶魔的身体,和我们并不一样。”

“恶魔?”塔利亚惊讶道,“他告诉我他以前是人类。”

“也可以这么说吧,”手势熟练的为塔利亚倒上咖啡,英国人语气不愠不火,“他并不知道自己是恶魔,克瑞斯是被人类养大的。”

“那么,他是怎么知道自己的血统……”

尼伦斯耸了耸肩,“发现自己被捅了一刀也不会死,活了几十年,脸和原来一模一样,任何人都会注意到有所不同吧?”

她一脸复杂,似乎有点难以启齿。

“克瑞斯他……”

“不用担心,从地狱活着回来的牧师,没有那么容易死的。”尼伦斯笑得轻柔。

抿了一口尼伦斯煮的咖啡,塔利亚觉得自己心情稍微好了一些。

 

“By the way, is there any chance that you know about the Arasaka?”(对了,你知不知道关于阿拉萨卡的事情。)

尼伦斯停下了手里的工作,“你从那里听到的这个名字?”

“一个出现在克瑞斯公寓的恶魔,它说,来自阿拉萨卡的骑士正在找他……”

“那么,”尼伦斯继续的开始了冲泡咖啡,“如果是阿拉萨卡的家伙,那么没有任何人比他更熟悉了,He used to be one of their kind.(他也曾经是他们其中的一员。)”

“What are you talking about?”(你究竟在说些什么)塔利亚一脸迷惑。

 

五颜六色的酒水在他变化纷飞的手势下,充满了华丽和优雅,英国绅士温文的姿态让人几乎移不开视线。

 

“Because…”

 

透名酒杯翻飞,水滴轻扬,红色的液体犹如鲜血。

 

“He was the prince of Arasaka. And the one who killed his own father and people.”(他曾经是阿拉萨卡的王子,也是那个杀了自己父亲和族人的恶魔。)

 

 

尼伦斯沉着深邃的声音就像一个咒语,久久的环绕在塔利亚的脑海之中。

 

 

“Crius is a demon. Miss Lough.”(克瑞斯是个恶魔,洛夫小姐。)

 

 

 

(to be continued…)

  评论这张
 
阅读(7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