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FANE

MAY THE SAVIOR BE WITH YOU

 
 
 

日志

 
 

Chapter 8 When the Story Begins…  

2009-02-21 00:16:57|  分类: 女神之血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青草,阳光,湛蓝的天空偶尔会飞过几只海鸟。

躺在山坡上的克瑞斯抬起头,遮住刺眼的阳光,指缝间的红色微微散发着热度。

远处,卡珊德拉教堂的钟声开始响起,修女们已经忙着进进出出。

从孤儿院里溜出来的他很享受这样的闲暇,如果让艾德琳修女知道,自己恐怕又会饿着肚子被关进小屋子里。

钟声停止,海鸟咕咕的叫声听起来格外悦耳,克瑞斯伸了个懒腰坐起来。

卡珊德拉教堂坐落在北爱尔兰东部地区,是他一出生以来就生活的地方。

克瑞斯是一个很让人头疼的孩子,因为以作弄那些修女为乐,曾经把不少侍奉上帝的虔诚女子弄得大发脾气;作为孤儿院里惟一一个有着东方血统的孩子,他的身份证明,包括父母都无法得知,是孤儿院的前院长梅瑞迪斯修女抱回来的,之后,那个善良的修女就在屋子里用剪刀刺入了自己的心脏。

自杀是很重的罪,甚至不能升入天堂,所有人都不明白梅瑞迪斯为什么要这么做。

 

“你果然在这里!?”他克瑞斯一下子坐起来,看到艾德琳修女双手叉腰,一脸不愉快的表情,“克瑞斯先生,你如果继续擅自逃离午课的话,我就只好关您的禁闭了!”

“上帝啊,”克瑞斯嬉皮笑脸的在胸口画了一个十字,“神教导我们要仁慈一些,这样对待一个涉世未深的年轻人,耶稣是会流泪的。”

“如果你想要继续这样胡说八道亵渎神灵的话,我会让你饿上一天,现在快点给我回去!”

 

孤儿院里,唯一吸引着克瑞斯的,只有让人喜欢的午餐时间,这个时候,运气好的话,会得到一片涂了黄油的面包,这是他除了从厨房里偷来的奶酪之外最喜欢的东西。

“看来你又惹了不小的麻烦,克瑞斯·李。”端着稀粥和面包的孩子在他的旁边放下了盘子,笑得颇为无奈,“你迟早会把艾德琳修女逼疯的。”

“别说得那么糟糕,我亲爱的肖恩·特伦斯先生。”克瑞斯夸张的做了一个手势,“只是一个小小的散步而已,适当的运动会让我和英国绅士的距离更靠近一些。”

“你也许应该考虑移居北美,这里并不是十分的适合你,克瑞斯。”肖恩沉默了一下,开始用勺子喝粥。

“等到十八岁以后就行了,只是八年而已啊,肖恩,”大力的拍了拍他的肩膀,克瑞斯满意的看到肖恩把喝进嘴里的粥完全的喷了出来,“有点耐心吧。”

痛苦的肖恩不住的咳嗽着,白皙的脸上开始泛起了一阵阵的红晕,狠狠的瞪了一眼克瑞斯,“我希望我还可以活到那个时候……”

 

肖恩今年十二岁,父亲是英国陆战队的军官,母亲是医疗兵,两人均死于二战德国人的炮火,照顾他的祖父母也去世之后,肖恩就来到了卡珊德拉孤儿院。

肖恩·特伦斯有着一头漂亮的爱尔兰式红发,蓝绿之间的眼睛很亮,个子在同龄人中算是很高的了。

晚上,睡在一张床上的两个人最喜欢讨论的,就是那之后去做什么。

“我要去军校,称为像父亲那样的军官。”每当肖恩说起这个的时候,眼睛就会变的更亮,好像所有的生命都在那一瞬间有了神采。

“那种活我可不想做,说不定就被枪子崩了。”克瑞斯总是对这种梦想嗤之以鼻,两个人随即爆发的争吵总是在艾德琳修女的怒吼之中拉上帷幕。

 

肖恩总是想要早日结束战争,他说,这样的话,就不会有更多的孩子流离失所了。

十六岁的时候,他说,他要去参军,为国家的自由和人民的生命而战斗,克瑞斯却说,如果军队里有免费的黄油面包和松饼,那么他并不介意去那里做事。

 

然而,肖恩并没有等到他十八岁离开孤儿院的那一年。

一场意外的火灾烧死了所有的卡珊德拉教堂内的人们,包括修女和孩子,人们为之扼腕叹息,但是……真正的事故原因却是始终不得其解,唯一的证词来自于当地的牧羊人。

那个几乎疯狂了的牧羊人,口中不断的叫喊着。

 

“恶魔……我看到了恶魔……”

 

 

 

=====================================

 

 

 

克瑞斯忽然睁开眼睛坐起来,扯动的伤口让他呻吟了起来,缠着厚厚绷带的身体,看起来就好像是木乃伊一样。

自己正躺在那门街666号的房子里,头痛的好像要炸开一样,有点像是宿醉的后遗症。

卧室的门被推开,(原本被塔利亚踢坏的门也不知道被什么人修好了),高大的年轻警察没有穿制服,拿着热水和体温计走了进来。

“你看起来好了许多。”艾雷斯颇为同情的看着他浑身的绷带,“你应该好好谢谢塔利亚,是她把你弄回来的。”

“我……”昨天晚上的记忆慢慢的显现,克瑞斯陷入了沉默。

他的视线落在了趴在一边睡着的塔利亚身上。

披着的,好像是艾雷斯的制服,她沉沉的睡着,眼眶下隐隐可以看到黑眼圈。

“她很担心你。”艾雷斯叹了一口气,“我下午警局还有工作,案子还没查清,你自己一个人可以吗?”

“我没事。”掀开被子径自下了床,艾雷斯一脸看怪物的表情。

“好吧。”

年轻的警察走到门口时,他忽然开口了,“警察先生。”

艾雷斯回过头,“还有什么事情吗?”

扯下了那快要缠死自己的绷带,克瑞斯淡淡的道,“从明天开始,大概这些杀人案就不会再继续了。”

年轻人呆了一下,还是点了点头,“好吧,我知道了,You take care.(你自己小心)”

 

Thalia没有醒来,克瑞斯把绷带扔在地上,粗略的检查了一下伤口。

腹部的那一刀已经完全愈合,连一点痕迹都找不到,至于刺穿心脏的那一刀,也基本上没了感觉,应该已经好了。

该是感谢阿拉萨卡留给自己的这副不死躯体吗?

他冷冷一笑,望着放在架子上的正宗。

 

桌上已经不准的电子钟显示时间是九点,外面的明亮程度,应该已经是十一点以后了。

克瑞斯没有叫醒她,拿着外套,直接出了门。

Fane的灯光没有开,推开玻璃门走进去,正在擦杯子的Nirens连眼皮也没有动一下。

“你又搞砸了工作?”标准的伦敦音总是让克瑞斯很痛苦,尤其是在这个时候。

但是他既没有摔桌子也没有大发脾气,只是闷闷的道,“目标是人类,交给你了,调停师。”

“哦?你已经弱到连人类都无法应付了吗?Cirus。”

烦恼不已的牧师趴在了桌子上,一副“自甘堕落,你别管我”的表情。

“他们是来自阿拉萨卡的家伙?”放下漂亮的高脚杯,Nirens悠闲道。

“放心吧,真正认识我的人,大多数已经死了,都只是一些从未见过的生面孔。”他闷闷的声音从下面传来。

“那么……”

“是那之前认识的家伙。”

“人类吗?”尼伦斯认真的想了想,“你之前认识的人类,应该至少有六七十岁了,莫非一个老头子也可以把你撂倒?”

克瑞斯拍了一下桌子,歇斯底里道,“他被困在放逐之渊几十年,脸和身体都没有任何改变……不知道阿拉萨卡那群家伙对他做了什么,让他拥有了恶魔的血液。”

 

酒吧内一片安静。

尼伦斯戴上单片眼镜,从口袋里摸出一本小册子,开始念道,“盖亚法典第七条,当人类违背本性夺走恶魔之血时,牧师应予以斩杀。”

啪的一声合上,尼伦斯微笑道,“教会的规定你不会是忘记了吧?作为牧师,要保证绝对的客观性,任何感情因素都是不允许的。”

他烦躁的站起,“他是我的朋友!”

“你的朋友不会在你的胸口捅一刀吧?”

“该死的!”一脚踢飞了椅子,克瑞斯颓然的坐在了地上,捂着脑袋。

尼伦斯笑容依旧,走过去拎起了他的衣襟,然后猛地把克瑞斯甩了出去。

“你这该死的砸碎从来都不是什么人类,给我脑子清醒一点,如果你违背教会的命令,我一样会去杀了那个人类,并且把你送回去。”英国人的眼镜如冰一般寒冷,克瑞斯喘了一口气,拍拍身上的尘土,慢慢站起来。

“你是不是不管我做什么都没有关系,只要按照教会的规矩办事就可以了?”

“是的,克瑞斯先生。”

“我明白了。”闷闷的拿起了正宗,克瑞斯很快的走了出去。

 

 

尼伦斯犹豫了一下,按下了灯的开关,霓虹开始闪烁,这门街的夜晚,竟然提前到来了。

 

 

 

 

(to be continued…)

  评论这张
 
阅读(3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