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FANE

MAY THE SAVIOR BE WITH YOU

 
 
 

日志

 
 

Chapter 5 He Is Crius Lee.  

2009-02-21 00:13:37|  分类: 女神之血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如果你要继续扩大那个小小的误会,我不介意去找一个律师。”克瑞斯毫不含糊的吃光了盘子里的松饼,“作为一个被非法入侵的受害者。”

“如果你可以付得起钱的话……”Nirens调侃道,“不如先付清你的债务怎样?克瑞斯。”

“你还真是一点情面都不讲啊,Nirens,我们可是相识了很久的好朋友呢。”

“我不记得有你这样一个好朋友。”

红色的液体,在酒杯中来来回回的晃着,年轻的英国绅士露出颇为有趣的笑容,低头抿了一口,优雅的动作让贵族也自愧不如。

“那么,”塔利亚一脸好奇,看着Nirens,“你跟他一样?”

“一样?”Nirens愣了一下。

“我想我有话要跟塔利亚说,”Crius忽然跳了起来,伸手揽住了她的肩膀,对着艾雷斯大力的挥了挥手,“抱歉,借用一下你的女朋友。”

 

在众目睽睽之下被他拉出了Fane,塔利亚一脸不愉快。

“究竟是什么事情?难道在你们的国家不知道,这样对女士是不礼貌的吗?”

“只是有一点小问题而已。”Crius用力的揉了揉脑袋,把乱七八糟的长发弄得更乱了一点——这好像是他的习惯性动作,一旦紧张的时候,就会不自觉的去揉头发。

“哦?”

“可不可以不要向Nirens提起这件事情,”他小声道,心虚的视线胡乱游弋着,“这个……有一点小问题。”

“为什么?”

“因为……如果他知道的话,我可能要受到教会的处分……”Crius缩了缩脖子,不好的预感越来越严重,这个女人的外表可爱,实际上内在比恶魔要麻烦的多。

“因为暴露身份吗?”Thalia点了点嘴唇,笑得开心极了,“不如做个交易,怎样?”

“……你想要什么?”

“别用这种口气嘛,说得我好像什么十恶不赦的坏人一样。”Thalia笑了一下,“不如这样,we make a deal(我们做个交易),你给我所有我需要的信息,我帮你保守秘密如何?”

“……”

“放心吧,”Thalia满不在乎的一笑,“我只是一个小说家而已,想要的,不过一点灵感罢了。”

沉默片刻,Crius耸了耸肩,微微一笑道,“你知道我一向不能对美女的要求说不。”他颇为愉快的打了个响指,“一言为定,当然你也不能向任何人提起这件事情,包括你的男朋友。”

“男朋友?你说艾雷斯,我和他只是……”

“我不管你们约会了几次,这是我的要求。”

“Deal(一言为定).”Thalia微笑着伸出手,“看来我们以后会经常见面呢,Mr. Lee。”

对我来说可不算什么好消息。克瑞斯小声嘟囔了一句,他一向不擅长应付人类,尤其是对付塔利亚这样难缠之极的类型。

 

 

坏掉的路灯一闪一闪,Fane的霓虹灯在昏暗的Door Street上,显得很颓丧,苍凉的感觉让人忍不住开始喜欢这种废弃的金属气息,腐烂的味道参杂着淡淡的血液腥味,让这个地区充满了惊险和刺激。

她看到克瑞斯眼中的微闪的光芒,黑色的光泽,在暗夜之中更显妖冶,就好像荒漠之中的一朵干枯染血的黑色玫瑰,充满了叛逆的叫嚣。

如同躲在暗处等待猎物的猎人,这个拥有着东方血统的家伙舔了舔嘴唇,无所事事的看着黑幕布笼罩的天空。

“这里难道不会有晴天吗?”她皱着眉,碧绿色的眼睛依旧显得很漂亮。

实际上,Thalia的母亲是一个西班牙人,在她很年幼的时候就去世了,父亲出生在纽约州,从政之后,带着她来到了帕罗特市。

 

“你好像很习惯这样的生活,我以为恶魔都会住在华丽的城堡里,有着最好的美酒和女人。”

“那是你看太多的魔幻小说了吧,女士,我可是个信奉神灵的牧师。”

“牧师选择这样的地方传教也是很少见的吧?”她俏皮的眨了一下眼睛。

他微微吐出一口气,好像有什么无形的压力在他的肩膀上一般,“你听说过,死刑犯在之前会得到牧师的祈祷吗?”

克瑞斯轻轻抚摸着正宗的剑身,脸上流露出淡淡的怀念,“我的工作,就是为那些将死的恶魔祈祷。”

“祈祷他们的灵魂升入天堂?”塔利亚好奇道。

“不,”克瑞斯的嘴边带着恶魔般的笑容,冷酷而充满了诱惑,“没有恶魔想要上天堂,他们的向往之地,只有地狱。”

“还真是一个让人讽刺的事实。”

他耸肩表示同意,“实际上,恶魔和人类一样,他们只是想要回到最初的地方去罢了……和人类的世界一样,它们有着所谓自己的法则,教会的工作就是处理违反规则的恶魔。”

塔利亚微微吐出一口气,“看来我有不少需要补习的了。”

“如果你要来找我的话,就去Fane好了,我会经常在那里……”

“我会兼顾你的家里和Door Street的大街小巷,”她笑着转过身,挥了挥手,“我的公寓在17号大街,随时欢迎您的光顾。”

“抱歉女士,我对城里不洁净的空气过敏。”

 

 

塔利亚确实不是一个一般的女人,因为她,克瑞斯开始对人类有了全新的认识,面对如此的状况都可以泰然自若,并且对于自己的秘密开始了种种紧追不舍的调查,他已经开始认真的后悔自己与她那所谓的“一言为定”了。

被艾雷斯教训了很长的时间,之后才知道,那个发生在Door Street的案子又有了新的受害者。

死者普遍是女性,伤口难以入目,很多警察甚至因为这个而心理出现了问题。

当局不得不叫停了搜查,艾雷斯和搭档拿着物证去了法医那里,开始调查死者的身份,不顾出版商那边歇斯底里的电话,塔利亚再次来到了Door Street 666号。

 

不客气的推开门,带了大量清洁用具的她开始打扫屋子,解决了那多的让人难以置信的盘子之后,清理了旧报纸和地板,虽然墙面上难看的灰暗颜色已经无法处理,塔利亚至少希望可以把这里变的整洁一些。

 

完成一部分工作,低头看表的时候,发现已经下午一点了,腹中依旧空空如也,而克瑞斯卧室的大门还是紧紧的关着。

不客气的敲了敲门,无人答复。

开始没什么耐心的她一脚踢在门上,让人意外的是,看来不稳的老旧木门就这么直直的倒了下去。

克瑞斯睡衣蓬松的抬起眼睛,揉着头发,有气无力的骂道,“如果你继续这样私闯民宅的话,我就只有报警了,女士。”

塔利亚双手叉腰,绿色的眼睛漂亮又有精神,“睡到下午的人,根本没有资格说这种话吧?差不多是起来工作的时候了。”

他眯着眼睛,然后又钻进了被子,闷闷的道,“我是标准的夜班一族,让我再睡一会吧。”

“恶魔是不需要睡觉的。”

被毫不留情的掀了被子,他一脸悲伤的坐了起来,好像游魂一样的下了床。

 

三十分钟之后,塔利亚盯着悠闲吃着三明治的克瑞斯,他很熟练的从抽屉中拿出一张报纸,就好像那些受过良好教育的家庭一样。

她的眉毛忍不住抽搐了一下,“那究竟是多久之前的新闻了?”

“我不知道。”把三明治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塞入口中,克瑞斯很嚣张的把脚跷上了桌子。

一手拿着拖把,一手拿着抹布,带着围裙的塔利亚有点像贵族人家里的女佣。

“丑话说在前面,就算你再怎么打扫卫生,我也不会付钱给你的。”

“我也没有指望你会这么做,只是不喜欢在一个这么脏的地方做事而已。”她笑得心满意足。

克瑞斯低声骂了一句什么,开始专心致志的翻报纸。

“对了,那个家伙说过……来自阿拉萨卡的骑士,那究竟是什么?阿拉萨卡又是哪里?我不记得美国有这样一个州。”

他把报纸抛起来,完全的盖住了他的脸,印刷的油墨味道愈发深邃,脏的满是灰尘的报纸就这样把污垢再一次播散到了空气之中。

塔利亚却并没有在意这样的事情,她兴致勃勃的坐在一边,等待着克瑞斯的回答。

“阿拉萨卡在门的另一边。”沉闷的声音并不响,却好像有一种奇异的魅力,仿佛Arsaka这个名字本身就有着恶魔的力量。

“那是一个城市?”

“是一个家族。”

“恶魔家庭?”

“好吧,你可以这么说,但是恶魔并没有你想象的那么糟糕,他们的智慧、肉体的强大、力量都远在人类之上……他们是人类的进化。”

“你是说恶魔有好坏之分?”

克瑞斯猛地扯掉报纸,塔利亚的脸离他还不到一公分。

“在这个国家里,没三百万人口就可能有一只恶魔存在……只是,人类无法分辨出恶魔的样子,他们可以变成人类的模样,生活在人群中,随时改变身份,只要注意,就不会有人发现。”

“混在人群中寻找猎物?”

“滥杀是法则的罪,违反者会被我们斩杀。”他微微一笑,“当然,如果粗俗的恶魔只是想要利用人类得到更多的财富和金钱,我们并不反对。”

“你们?也就是说,不止你一个。”

“我们的教会,不过,人也不多就是了。”

“Nirens也是?”

克瑞斯淡淡的扫了她一眼,“他只是一个普通的人类。”

 

他忽然站起来,拿起了正宗。

“你去哪里?”

“再过几个小时就是我的工作时间了,”他笑得愉快,黑色的眼眸因为兴奋而泛着银色的光芒,“要不要去喝一杯?”

 

 

 

(to be continued…)

 

 

  评论这张
 
阅读(7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