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FANE

MAY THE SAVIOR BE WITH YOU

 
 
 

日志

 
 

Chapter 3 666, Door Street   

2009-02-21 00:11:31|  分类: 女神之血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Thalia 仔细的看着一个一个的门牌,因为大多数Door Street的门牌都被损毁,要在这样肮脏的街道上找到一个666的数字,实际上并不容易。

走到路口,发现整个路面都被垃圾堆砌,好不容易翻过去,却发现自己一脚踩进了阴沟的水塘里。

“Oh, crap.”(哦,该死!)她无奈的捋起前面的刘海,这个时候的披肩长发也显得格外碍事。

“Hey, baby.” 街角的地方,几个穿着奇装异服的男人冲她笑了起来,”Wanna have a drink?”(要喝一杯吗?)

“No, thanks!” 她冲着对方大喊了一声,接着为自己的鞋子感到难过起来。

好像是三四个人的样子,他们已经过来的时候,Thalia才意识到事情有点不太妙了。

“来吧,一起去,我知道有个不错的地方。”男人看着她狼狈的样子哈哈大笑起来,一个人伸出了手,开始在她脸上抚摸着。

“滚开!”Thalia恼怒的推了那人一下,剩下的几个跟着也起哄叫嚣起来。

 

很奇怪的一件事情,即使城市里天气很好,在Door Street却总是没有尽头的阴天,有的时候还会下雨,就好像有什么奇怪的生物潜伏在这个地区一样。Thalia觉得,这个地方没有传染病开始流行还真的是让人惊讶。

实际上,大多数的人已经从这片区域搬走,留在这里的,只有流窜的罪犯,还有一些想要找寻刺激的青少年而已。

顾不上跟他们纠缠,她飞起一脚,踢中那个那人的要害,拿着背包对着另外一个的脑袋狠狠的敲了一下,冲过他们向前飞奔。

身后传来那些家伙叫骂的声音,但是很快的就安静了下来。

Thalia停下了脚步,回过头去,意外的发现那些人忽然间全部没有了影子。

这条街简直就好像一个潘多拉盒一样,充满了秘密,她的心不觉得紧张起来,从包里拿出了用来防狼的点击枪,慢慢的走过去。

前面的街道变得稍微宽了一些,前面的道路虽然很脏,但是偶尔也可以看到一些人经过,从这里开始,却是一个人都没有了。

Thalia不觉得有点害怕,环顾左右,正要向前,忽然被一个干枯的手抓住了肩膀。

她猛转过头,一个瘦的让人害怕的老太婆正睁大了眼睛看着她,有点像魔幻小说中的女巫,手指干枯的几乎只剩下骨头,满是皱纹的脸,充满了惊恐。

“You can’t go there.” 她的声音诡异而难听,紧紧的抓着Thalia的手腕,一道道的血痕很快出现在了Thalia白皙的手上。

“Sorry…I…”

“Demons always hide in the shadow, and Gaea is the only one can keep them away from human world. But once a human over the line…”(恶魔总是藏身于黑暗之中,只有盖亚可以让他们远离人间。但是……一旦人类违反了规则……),她难看的眼睛睁得很大,声音颤抖,”You could die and you will…They’re not your saviors…No one can help you.”(你会死……他们不是你的救世主……没有人可以帮助你……)

Thalia被她的声音弄得毛骨悚然,安静街道把这一切弄得凄迷而诡异。

“They ?” Thalia迟疑的重复道,”Who are they?”(他们是谁?)

老太婆压低了声音,沙哑的嗓音让人害怕,”Those one who carry the blood…”(那些拥有血液的人……)

“Blood?”(血?)

“The blood of Gaea…But, it’s not a gift. It is a curse…which they never get rid of…”(盖亚的血……但是,这并不是恩赐,这是诅咒……一个他们永远无法摆脱的诅咒)。老太婆忽然尖锐的笑了起来,越小越响,好像疯了一样的跳了起来。

“You will die…And so is he. All of you could die…”(你会死的……他也是一样。你们都会死的……)

她尖叫着,又哭又笑,好像滑稽戏里的小丑一样,飞快的跑了。

 

“Gaea?” Thalia 喃喃着这个名字,”Who is that? And those things are demons…”(那是谁?还有那些玩意是恶魔?)

她摇了摇头,笑道,”What a freak!”(真是个怪人!)

实际上,Door Street并不是想象中的那样难找,血红色的字体,张扬叫嚣,就好像是恐怖电影里的血色小屋一样。

歪斜的木板和错落的砖瓦倒了一地,看样子这屋子真的需要好好修整了。

铁门倒是锁的很紧,Thalia拉了一下锁,那看似坚固的铁块,居然哗啦一下子掉了下来,激起了烟雾一样的灰尘,Thalia捂住了嘴巴,打了一个喷嚏。

还真是够脏的。

推开铁门,里面隐隐传来水声。

 

Thalia好奇的参观着这件脏到让人不敢想象的屋子,就好像鬼屋一样,真的有人住在这里吗?

不知道多久没洗的碗,还有让人看了害怕的昆虫在爬进爬出,Thalia抖了一下,缩回了手。

屋子居然很宽敞,里面好像是卧室,她慢慢走进去,第一眼就看到了那把放在架子上的长刀。

刀在鞘中,犹然可以感觉到那散发着的奇怪感觉,她的好奇心作祟,慢慢的拿起来,缓缓的拔出了刀刃。

银色的光芒瞬间几乎遮掩了一切,她的眼中闪烁着孩子一般的欣喜。

一个冰冰冷冷的硬物忽然抵住了她的后脑。

“放下它,女士。”

“抱歉,我看到门没有锁,所以……”

“请先放下它。”声音显得很不耐烦,而且焦躁。

Thalia举起手,刀很快的落在了地上,金属的撞击发出清脆的响声,在对方捡起刀的瞬间,她的电击枪已经对准了那人的咽喉。

“好吧,我必须承认你的胆子实在是很大,可是你如果认为这垃圾对我有任何作用的话,你最好去问Nirens多要一些绷带和止痛药。”

Crius好像刚才在洗澡,黑色的头发还是湿淋淋的,上身也没有穿任何的衣服,只有先前的那条很脏的牛仔裤。

他瞥了一眼喘息不定的Thalia,抓着搭在脖子上的毛巾,低头捡起长刀,恭敬的放回了架子上。

“这是一把日本刀。”Thalia盯着他的眼睛,那黑色的眼睛沉默而冰冷,简直不像是一双人类的眼睛。

“It’s called Masamune.” (它叫做正宗)。Crius随口应了一句,一脸轻松随意,“欢迎你来到Door Street 666号,魔鬼的巢穴,来到这里,你想必也遭遇了不少麻烦,让我来猜猜,嗯,你一定是对我一见钟情,这样契而不舍的类型我喜欢……那么,我们来选第一次的约会地点吧。”

Thalia忽然打断了他,一脸怀疑,”You surely remember my name, don’t you?”(你理所当然还记得我的名字吧?)

“Uh…”Crius认真的摸着下巴,心虚的一笑,” Connie?”

她微微一笑,”Good.” 忽然,她拿起了Masamune对准了Crius的脑袋,狠狠的敲了下去,接着一脚踢在了他的脸上。

“你做什么!我可是你的救命恩人啊!”

Thalia哼了一声,“你如果觉得我是个好对付的家伙你就大错特错了,you sick bastard!(你这个混蛋。)”

Crius一脸惨象,整个人也趴在了地上,呜咽道,“我现在知道了……”

“So,” 她蹲下身子,眨了眨眼睛,”Are you a Japanese?”(你是日本人?)

“No.” 他慢吞吞的站起来。

“Chinese?  Korean?” 她好奇道,“你不是很像西方人。”

“I’ve got some series disease when I was a child.” (我小时候得了一些很重的病)。他很认真的,只睁开一只眼睛,两根手指比划着,”It really makes me a l-little different from others.”(它让我跟其他人看起来有点不同)。

“Albinism?(白化病)”她笑了起来,”Or infantile paralysis(小儿麻痹症)?”

Crius揉了揉脑袋,“好吧好吧,胆大而且决心不小的女士,告诉我有什么可以为你效劳的。”

 

她把剑放了回去,绿色的眼睛闪烁不定,“你是这一带的牧师?”

Crius在胸前做了一个十字,彬彬有礼道,“愿神保佑你,女士。”

“我在你的房间里没有看到任何圣经,”Thalia环顾道,“而且,身为一个神职人员,你难道不觉得住在这样的地方接受人们的忏悔很不合适吗?”

“……我没说我是一个基督教徒。”

“真的吗?”Thalia眼中的好奇更加浓厚了,“没有任何冒犯之意,能告诉你的宗教信仰吗?”

“抱歉,”他耸了耸肩膀,拿起了浴巾认真的擦拭着自己的头发,“我一向是个保守的人,并不欢迎异教徒来打听消息。”

“Gaea?”

Crius忽然站住了脚步,转过头,看到了Thalia脸上的一脸笑容。

“这是你所信奉的神祗吗?”她走过去,轻轻在他脸上吹了一口气,低声道,“异教徒先生。”

 

Cruis揉了揉脑袋,“你从哪里听到这个名字的?”

“一个奇怪的老太婆。”Thalia毫不客气的在在沙发上坐下。

“看来你遇到了我那个神经不太正常的房东。”

“我想是的。”

他随意的道,“算了吧,她根本就是疯了,你想信她说的话吗?”

“我相信其中的一部分。”Thalia表情很坦然,“尤其是一个对于善意来见面的女士如此粗鲁的牧师,不是什么好人的这一部分。”

看了看手里拿着的左轮手枪,Crius叹了一口气,把枪抛到了床上。

 

“你真的应该去做警察,女士。”

Thalia这才微笑着伸出手去,”Nice to meet you again, Thalia Lough.”(很高兴见到你,我是塔利亚洛夫。)

 

 

 

(to be continued…)

  评论这张
 
阅读(9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