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FANE

MAY THE SAVIOR BE WITH YOU

 
 
 

日志

 
 

Chapter 2 The Knight of Darkness  

2009-02-21 00:10:25|  分类: 女神之血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和Ares从黑暗的小巷中奔出,他用力关上车门,两个人兀自喘着粗气。

“What the hell is that?”(那究竟是什么玩意?) Ares猛地敲上了方向盘,整个汽车真了一下。

Thalia的手微微泛凉,那生物的滑腻触感却依旧清晰,她用力搓着手,声音颤抖,“就是那个杀了那些人吗?”

“我想是的,”Ares深吸一口气,握紧她的手,“你还好吧?”

“我没事。”她勉强的笑了笑。

“You stay here. I’ll go back and check what happened.“(你呆在这里,我去看看究竟是怎么回事)。

“不,我要跟你一起去。”Thalia嘴唇发白。

回答她的是子弹上膛的声音,Ares推开车门,检查了一下外面,无奈的转过头。

“好吧,不过你要保证跟着我,不能乱跑。”

“Get you!”

钻出了车外,虽然觉得害怕,Thalia却忍不住兴奋起来,如果刚才的事情不是做梦,那么她的小说就已经有了不错的素材。

 

Door Street的路面很脏,即使原本还算得上宽敞的道路也堆满了垃圾,苍蝇和各种昆虫愉快的在其中钻进钻出,在这样的天气里,散发出了阵阵的臭味。

浓重的血腥气息在巷口开始扩散,Thalia加快了脚步,不等Ares,自己冲进了小路。

“Thalia!”被垃圾箱挡住视线,Thalia很快的消失在了Ares的视线之内。

“Damn it!(该死的)” Ares咒骂了一句,推开眼前的障碍物,”Thalia ,wait!”

 

里面的味道更重,Ares皱起了眉,发现巷子内已经空无一人,怪物,还有刚才的神秘人似乎全部都消失了。被烟雾还有其他古怪物质熏到发黄的墙壁上,好像腌肉一样一条一条的挂满了动物的皮肉,简直就好像在内部炸开了一样。

Thalia捂住口鼻,浓烈的味道让她忍不住剧烈的呕吐起来。

“Thalia!”

“I’m fine(我没事).”她摆了摆手。

“If you want your dad to kill me, just say it.(如果你想让你父亲杀了我,直接说就好了。)”Ares 拍着她的脊背,脸色很难看,”Please don’t risk your life.”(请不要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

“I’m sorry.”

吐完之后,她觉得舒服了很多。

Ares踢了踢地上的肉块,把枪收了回去,”It’s dead.”(它死了)

“Someone’s just killed it.”(有人刚才杀了它)Thalia叹了一口气,“我想,这就是那一系列凶杀案的答案了。”

“I guess so.(我想是的)”Ares从口袋里拿出小型照相机,开始拍照。

Thalia扶着手臂,从巷子口望出去,一片安静,不似曾经有过人影。

收起相机,Ares伸出手去,”Come on. I’ll drive you home.”(走吧,我开车送你回去)

 

 

早上九点,在Thalia No.17 Street的公寓里。

浴室的淋浴器哗哗的响着,Thalia站在镜子前面,想起昨天晚上的事情,依旧有些心悸。好像什么东西在黑暗中窥视自己一般。

就好像Nirens说起的一样。

 

Demons in the shadow……(即使黑暗中存在着恶魔)

 

她摇了摇头,对自己这种疑神疑鬼的性格忍不住觉得有些好笑,扬起嘴角。

“No matter what…”

眼睛里好像发现猎物的猎人一样,有什么东西在闪烁着。

裹着浴巾出来,她打开了电脑,在键盘上很快的敲击了几个单词。

 

“I still got my knight of darkness…”(我还是有我的暗夜骑士)

 

电话铃忽然响起,打断了Thalia的胡思乱想。

她没有接电话,留言的录音很快响起。

 

“Hi, this is Thalia. I’m not in the building right now. Please leave a message and I’ll call you back.”(你好,卧室塔利亚。我现在不在家,请留言,我会给你打电话。)

 

哔的一声之后,Ares的声音从电话里传来。

 

“Uh, Thalia, it’s me, Ares. I wander if you are ok…and I’d like to have dinner with you tonight. Oh, you pick the place. I’ll see you at six.”(呃,塔利亚,是我,艾雷斯。我想知道你是不是没事……还有我想今天跟你一起吃晚餐。哦,你选地方,我们六点见。)

 

Thalia悬在半空的手停了一下,Ares Colin Kent似乎有一点反常,这个年轻英俊的警官在女人中相当的受欢迎,可是,至今却还没有女友,还真是一件让人匪夷所思的事情。

有人甚至怀疑他根本就是个gay,对于这一点,Thalia决定不予置评。

很快的换上了衣服,Thalia决定在白天的事情去再次拜访一下Door Street的酒吧。

 

理论上,在中午的时候,大多数酒吧都是不营业的,Fane却是一个例外。

老板Nirens悠闲的擦着杯子,风铃响起,英国人微笑了一下,带着不符合这条肮脏街道的贵族气息。

“真的很高兴见到回头的客人,我几乎以为自己的慷慨打了水飘呢。”Nirens不失幽默的眨了眨眼睛,“可以为你做些什么吗?Miss Lough.”

“一些茶就可以了,我等一会要开车。”她也笑了一下,这个名叫Nirens的男人给人一种很舒服的感觉,一点也不象是这条街上的住户。

“你住在这里吗?”她有点好奇。

“不像吗?”

“只是觉得,这里的人更加……更加……”

Nirens耸了耸肩膀,“我当然不是像看起来的那么好欺负,如果Lough小姐你要抢劫的话,我觉得还是算了。”

Thalia忍不住笑了起来。

 

这个时候,酒吧的门被什么人一脚踢开了,她不由自主的转过了头去,看到一个穿了牧师装束的年轻人走了进来。

说是牧师的装束,那模样也足够亵渎神灵了,袖子被扯下来,露出两条苍白的胳膊,下面穿的是一条很脏的牛仔裤,黑色的短发虽然有点乱,但总算还干净。

他黑色的眼睛轮廓很深,鼻梁也很高,有点像亚洲裔的混血儿,身材却不像亚洲人那样矮小,手脚很长,可能和Ares的个头差不多。只是,那张苍白的脸,看起来就好像是白化病人一样。

最让人注意的,是他的腰间挂了一把剑。

这把剑实在是长的离谱,有点像小时候在漫画里看到过的日本武士刀。

 

“如果你再继续弄坏我的门,我就不会再施舍你食物了,Crius。”

Nirens虽然依旧微笑着,但Thalia却不禁打了一个寒战。

叫做Crius的年轻人打了一个哈欠,大模大样的趴在了吧台上,“不要这么小气,上帝教育我们要仁慈一些。”

那个声音立刻让Thalia睁大了眼睛,“你,是你!”

Crius撑着下巴,好像懒得要躺在地上。

“Who the hell are you?”

和Nirens不同,那是一口很标准的美国腔。

“昨天晚上是你救了我。”Thalia真诚道,“我想我应该谢谢你。”

“Ok, that’s it!”

Crius立刻跳了起来,拍着吧台,“我要这里所有的松饼。”

想了想,他又转过头,一脸轻松的笑容,“如果要谢我救了你的姓名,请我吃一点东西应该不算过分吧?”

“当然……”Thalia愣了一下。

Nirens似乎嘴角抽搐了一下,歉意的看着Thalia。

“抱歉,给你添麻烦了。”

“不,确实是他救了我,”Thalia笑了笑,“只是,我还和朋友有约,所以,可能不能呆很久。”

Nriens摇着头,把一堆的松饼丢在了Crius的面前。

 

“他是这里的牧师,Crius Lee,”Nirens为她倒上了咖啡,“是个不折不扣的懒鬼,白天在我这里骗吃骗喝,晚上就出去胡乱闹腾,真是让人受不了。”

“牧师?”Thalia上下打量着Crius,似乎很那把他和那种神职人员联系到一起。

“是啊,年轻的神父大人,你是不是应该把欠我的钱先还来?”

“……等到下个月就会有钱的。”一面往嘴里塞吃的,Crius一面拿起了放在架子上的Playboy。

“就是这样一个家伙,”看着目瞪口呆的Thalia,Nirens再度摇了摇头,“彻头彻尾没救了,我敢说他根本不记得什么救了你的事情,你真的确定吗?”

“我想是的。”Thalia微笑了一下,看了一下表,发现已经快要五点半了。

 

“我想我要走了。”Thalia站起来,放下一张钞票,走到Crius的面前。

“Hi, my name is Thalia Lough.” (我的名字是塔利亚·洛夫),她伸出手去,”I’m a detective story writer.”(我是一个侦探小说家)。

Crius从Playboy下面探出脑袋,看到Thalia猫一样的绿眼睛时,哼哼了一声,吹了一个口哨。

“Sorry, sweet heart, you are hot, but not my type.”(抱歉,甜心,你很棒,但不是我喜欢的类型)。他啪的合上了杂志,绕着Thalia坐回了椅子上,拿起Nirens递过来的红色酒水,干杯似的微微举起,嘴角边露出一丝调侃的笑容,”Thanks for the meal.”(谢谢你请我吃东西)。

 

他居然好像一阵风一样,什么都不听的跑了出去。

 

“我说了您不用理他,他是一个怪人,这里没人跟他说话。”Nirens擦着杯子,轻哼一声。

“他住在哪里?”

Nirens一愣,“您说什么?”

“你知道他的地址吧?”Thalia的眼中闪着兴奋。

“Door Str.666,”Nirens一脸古怪,“您最好还是别去,那里的房子根本没人住,是一个疯老太婆的房产,价格便宜的不行。”

“为什么没人住?”

“Well,”Nirens点了一支烟,慢慢的吞云吐雾,“这里的人都很迷信,不喜欢666这样的魔鬼数字。”

 

 

 

(to be continued…)

 

  评论这张
 
阅读(12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