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FANE

MAY THE SAVIOR BE WITH YOU

 
 
 

日志

 
 

《弦歌之初》 第二章 百合大人的嘱托  

2009-02-20 21:59:21|  分类: 弦歌之初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你这家伙怎么会在这里?!”

“还不是你这家伙,自从订下婚约之后就冷淡得要命呢,绛攸。”

“笨蛋!不要用那么恶心的口气说话!”

“呵呵,一直都是老样子呢,”楸瑛的视线落在了一旁歌弦的身上,“啊啊,还有这位可爱的大小姐是……”

“啊?她是百合大人吩咐跟在我身边的……怎么了?”

“不,没什么。”楸瑛摊开手,微微一笑。

“初次见面,我的名字是红·影歌弦……蓝楸瑛大人。”

 

完美的礼仪让绛攸露出了略带惊讶的表情——没有想到这个看起来不起眼的小女孩有着可以媲美秀丽的教养。

所谓影,在学徒时代就必须学习各种东西,上到大家闺秀的礼仪规范,下到青楼妓女的风情万种……为了可以潜伏到各种各样的环境中去,影甚至学习过怎样来取悦男性或者女性。

因为天生内向的性格,歌弦在这方面学得并不好……唯一比较象样的,只有贵族礼仪方面的东西了。

影的要旨就是成为主人最完美的工具,不管主人的要求是什么,影都必须无条件地服从。

 

“红·影……吗?”楸瑛眯起眼睛,露出了微妙的表情——因为家中的某位女性,所以,楸瑛并非没有听到过这个姓氏。

——红本家的工具,只能为红家而生,也只能为红家而死的可悲之人。

这是那位不管哪一点都非常优秀的嫂嫂给与红·影一族的评价。

看起来非常的年轻,只有十多岁的小女孩而已……

“你少来这一套!”绛攸显然误解了楸瑛感兴趣的方向,“我还有事情,那么,再见了。”

平常的时候,楸瑛一定会缠着要一起去,但是这一次,她却什么都没有多说的让开在了一旁。

“嗯……”

 

好强……

歌弦不由得微微吐出一口气,没有想到蓝楸瑛会是这样厉害的家伙,如果变成敌人的话,会很棘手吧。

 

“那个,歌弦小姐……”

“小人不干,歌弦就可以了……”歌弦低下头,躬身道。

“你们影,是怎样决定的呢?”绛攸忽然开口道。

“小人一出生就已经决定成为影,否则的话,只能选择被杀死或者嫁给贵族而已。”

——也就是说,根本就没有选择吗?

绛攸沉默着,并不知道这个世界上还有着这样制度的他,不知道应该如何作答。

有这样的制度……也就是说,黎深大人和百合大人都是知道的吧。

“……成为影对红·影一族来说是荣耀,大人勿需介怀什么。”少女小心翼翼的开口道。

青年似乎微微一怔,清秀俊俏的侧颜看起来仿佛蕴藏了些许淡淡的怔忡……让歌弦的心没来由的漏跳一拍。

“到、到了……绛攸大人。”她立刻低下头去。

“嗯。”绛攸随口的应了一声,推门走进了全商联贵阳总部的大门。

 

在歌弦出示了“桐竹凤麟”的木简之后,整个全商联的高层差不多全部都跑了出来,以太喜欢排场的绛攸不由得皱起了眉。

“这是百合大人上次定做的东西。”

不仅因为洪家的缘故,百合也是他们的上司,对方恭恭敬敬的递出了一个小盒子。

绛攸迟疑了片刻,很快的接了过来,打开。

 

一只精致的白玉手镯静静的躺在匣中,几乎是透明的玉色一看就是及其名贵之物,光洁玉润的做工看起来,也是花了不少的功夫。

这块玉石,是百合动用了红家的力量,才让全商联肯代为加工的……

如果楸瑛在的话,一定会大吃一惊,为什么蓝家的传家之宝——白麟,会变成了秀丽的结婚礼物,这其中的原因可谓是说来话长。

 

这件国宝级的东西,秀丽没有可能会整天带着吧?

绛攸有点想不通百合的用意,但是,如果是百合大人的意思,应该也没有什么值得担心的部分才对。

 

绛攸悠悠的吐出一口气,因为离晚饭还有一段时间,他决定去邵可府邸拜访一下,毕竟,自从开始操持结婚事宜,很久都没有去见邵可了。

 

“是不是应该叫‘父亲大人’呢……”他的脸很快的红了,自从被静兰等一干人蹂躏之后,他已经差不多到了歇斯底里的状态,还好黎深最近都忙于解决红州的事情,也没有空闲来虐待自己的养子。

“那个……绛、绛攸大人……”歌弦开口道。

“啊?我要去一趟邵可大人的府邸,不会有什么关系的,你先回去好了。”

“……是。”

虽然有点担心,但是,歌弦不能拒绝绛攸的任何命令……这对影而言,是不能违反的铁律。

 

看着青年一点一点走远,歌弦犹豫的站在原地,最终还是转过身,抱着匣子回到了红家。

 

“歌弦你怎么一个人回来了?小绛呢?”

百合已经在厅堂之内,然而,因为被红家和悠舜等人威逼利诱,皇毅难得的给了秀丽一个小小的方便——所以,虽然时间还早,她已经回到了府中。

“秀丽大人,百合大人……”歌弦躬身颔首,“绛攸大人让小人先回来,他说要去拜访一下邵可大人的府邸。”

“哎?这家伙……真是的,晚上一起去不就好了,难得我想去下厨给那个生活不能自理的男人烧几道好菜呢。”百合象个小孩子一样厥起了嘴巴。

虽然说的都是实话,但是,出于某些原因,秀丽只有礼貌的装作没有听到。

 

“啊,这样的话,不如我们现在一起过去吧……歌弦,东西取回来了?”

“是的,百合大人。”

“那么晚上让小绛亲手给你吧。”百合笑眯眯地摸了摸秀丽的脑袋。

“哎?礼物吗?”几乎是反射性想到“可以用来换钱”的秀丽露出了颇为认真的表情,如果会读心术的话,毫无疑问百合会当场吐血而亡。

 

“黎深的话,不用管他了,反正也会眼巴巴地跟去……”百合侧过头,“那么,小歌弦你就在府邸里休息一下好了,想出去转转的话也没关系哦。”

“是。”

“……”

 

 

***************************************

 

 

 

“歌弦……”独自回到房间的歌弦转过头,毫无预兆出现在她身后的男子不由得叹了一口气,“警觉还是这么差,跟你姐姐一点也不像啊……”

“涟迟大人?”歌弦略带羞惭的低下头,“真是万分抱歉。”

“……进去说吧。”他冷淡的推开门,好像进入自己的房间一样自然地走了进去。

“……”歌弦当然只有跟进去,“那个……涟迟大人。”

“我现在是你的导师,不管怎么说,不可能放着你不管吧。”他悠哉游哉的在一旁坐下,“来这里稍微给你一点忠告。”

“哎?”

“如果绛攸大人继任宗主的话,你的地位可能更高……所以,在那之前请你记住一点。”

“是……”

“不管想要做什么,我们的铁律也并非完全不能违反,但是……对你自身而言,只有一条是绝对不能犯的……”涟迟冷冷的开口道,“不管到了何种时刻,绝对不能丧失的东西——对待主人问题的绝对客观性……也就是说,跟绛攸大人的关系,只能是主人和侍从而已,明白吗?”

“哎?”歌弦抬起头,“为什么……”

“只是给你一点提醒而已……否则,只会害死你自己而已,明白吗?歌弦……你跟你的姐姐不同,稍稍的任性就会送掉自己的性命……”

“涟迟大人……”

“百合大人选上你的原因究竟是什么,好好的想一想吧。”

 

——真正的……原因……吗?

 

歌弦心中掠过一丝沮丧,虽然知道自己没有什么势力,可是……

 

“涟迟大人,能不能问一个问题呢?”

“嗯。”

“姐姐……姐姐她究竟去了哪里?”

“……”涟迟转过头,“不知道。”

“……是吗?”

“知道了又能怎么样?在见面的时候,你们只能是敌人呢……取下背叛者的首级是你必须要做的,我要是你就期待着永远不要在见面……”

“是……”

“……”少女耷拉了脑袋,涟迟随手弄乱她的头发,“好好努力吧,虽然觉得不太可能,但就此好好尝试一下超越意雅好了。”

“……”

 

 

 

 

——百合大人为什么要选择我……吗?

 

我很清楚,我并没有成为影的才能,至今为止,无论在哪一点都谈不上优秀……

 

然而,绛攸大人应该是宗主之位的继承人之一,为什么这样重要的人,会选择我做影卫呢……

 

 

“歌弦小姐、歌弦小姐……”门外的侍女怦怦的敲着门。

“啊,来了!”歌弦跳下床,推开门,“有什么事情吗?”

“百合大人刚才送来消息,说秀丽小姐会暂时留在府库红大人的府邸内,让您把她的衣服送过去。”

“嗯……我知道了。”歌弦点点头。

“那么,拜托了。”

 

随手打了几个包裹,因为涟迟的话而有些心烦意乱的歌弦立刻的出发了。

 

到达邵可府邸的时候,不禁被其残破程度之严重而倒吸了一口凉气……

这、这真的是红家长资住的地方吗……

破烂的墙壁,千疮百孔的屋顶……到处都是一副凄惨之极的模样。

 

“啊啦,你就是意雅的妹妹吗?”

温和的声音响了起来,歌弦不由自主地抬起头,看到一个温吞的中年人微笑着站在那里。

——意雅的妹妹……

心不觉得沉了下去,所有人知道的……仅仅是“意雅的妹妹”而已。

“我是这里的主人,衣服什么的交给我就可以了。”

“啊,是邵可大人吗?小人……”

“好了……”邵可轻轻的摸了摸女孩子的脑袋,微笑道,“我知道你们的规矩很多……不过,我已经离开本家多年,这些规矩对我来说没有多少意义了……来,快点进来吧。”

“是……”

歌弦小心地抬起头,眼前的男子温和的微笑,仿佛要把人融入其中一般的暖意,让她的心也不知不觉地一点一点沉静下来。

 

跟着邵可走进府邸,坐在正厅内的,除了百合、绛攸以及秀丽之外……还有一名充满了贵族气质的青年。

歌弦不自觉地把视线转移到了这个温文尔雅的陌生人身上。

——原本以为像绛攸大人、涟迟大人这样的美男子已经是很少见了……这个青年仿佛还要胜上他们几分。

 

“哦,歌弦来了,一起饮些茶水吧。”百合笑眯眯的冲她招了招手。

“歌弦小姐,请吧。”秀丽将准备好的茶水递上,歌弦立刻跪下,双手接过。

“万分感激,秀丽大人。”

“真是的,这孩子的习惯看起来一天两天改不过来呢。”百合无奈的揉了揉太阳穴。

“是啊,第一次看到她的时候,如果不是姐妹两个的容貌有点相像,真的想不到她会是意雅小姐的妹妹。”绛攸不觉得露出了笑容,那个坚强的女子,离开府邸时,绛攸虽然只有十五岁……但是,作为教授自己马术和剑术的老师,他非常喜欢那位意雅小姐。

 

又是……意雅的妹妹……吗?

 

歌弦不说话,低头饮下茶水,原本甘甜的味道却变得苦涩异常。

 

“哎?绛攸学过剑术吗?”秀丽不由得露出了好奇的表情。

“只是一些基础的东西……多少可以防身吧。”

“真的吗?那我很想找个机会跟绛攸大人切磋一下呢。”坐在一边笑咪咪的青年,不知道为什么确爆发出了杀气。

“……不,我说了,只是基础的东西……”

“我相信绛攸大人的才能一定不只是说些无关紧要的废话,或者整天迷路而已……我们来较量一下吧,当然中间的伤亡还请各人自己负责。”

“……”

“好啦,静兰不要再欺负绛攸了……”百合皮笑肉不笑的样子看起来怎么都有几分可怕。

“没什么,”名唤静兰的青年露出一个人畜无害的笑容,“我只是想向绛攸大人好好条讨教一下而已。”

“……”

“啊,对了,这里是我做的包子,歌弦小姐要不要尝尝?”

歌弦抬起头,那个比自己年长的少女露出了温和的微笑,让她有一瞬间不知道如何应答——其实,秀丽大人也是个非常漂亮的美人呢。

她不由得想到。

“荣幸之至,承蒙您的关照,小人……”

“好了,”邵可不由得笑了起来,“这里并不是本家,歌弦小姐随意一些好了。”

“这是什么意思啊,邵可,你的意思是在本家我有欺负小歌弦吗?”

“啊啦,这个我可就不知道了。”邵可悠哉游哉的饮下茶水。

“可恶,红邵可……你想要打架吗?”

“哎?我刚刚有说了些什么吗?”

“不要随便装傻啊,你这笨蛋!”

“……”

 

 

“真是的,在十五年前我就已经完全放弃跟你的交流了,红邵可,完全没有一点进展啊!笨拙的程度即使是世间第一流的傻瓜也没办法比拟的恶劣分子……”

不知道百合跟邵可究竟有何恩怨的秀丽和静兰在瞬间陷入了沉默,然而多少有些耳闻的绛攸却也完全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来挽回此刻的状况。

 

——果然和黎深大人在一起,百合夫人积聚了不少压力呢。

 

他们也只能这样想了。

 

“啊,看起来已经有点晚了,”百合转过头,“歌弦你今天就暂时留在这里吧,小绛一个人在这里的话,也许会遇难而死也说不定啦。”

“百合大人……”绛攸半放弃的耷拉了肩膀,看起来已经浑身脱力了。

“那么,我去准备房间……”秀丽站了起来,静兰微微颔首,也跟在了后面。

“啊,秀丽大人,这种事情请让小人来做就好……”歌弦立刻站起来追了过去。

“我也去好了……”绛攸犹豫了一下,也站了起来。

 

“啊啊,还真是一个可爱的孩子,对吧?邵可。”百合笑眯眯的看着歌弦离去的方向。
“为什么选她呢?百合……不管怎么说,她也是意雅的妹妹……如果只是进入军团的话,不会接触到这些暗杀的事情……如果把她安排在绛攸身边,迟早有一天,她必须要面对自己的姐姐……这样实在是太残忍了。”

“是吗?”百合悠哉游哉的饮下茶水,似乎对此全不在意。

“这跟你的平常的做法不太像呢,为什么……让那个孩子死在战斗中,也许对她反而更好吧?”

“邵可,我并不亏欠意雅什么,请你记住这一点……”她的口气依旧是淡淡的,却重重的放下了茶杯,发出‘咚’的声响。

——完蛋了……在、在生气……

邵可咕嘟的咽了一口唾沫。

“你……还在生意雅的气吗?”

“没有……”百合闭上了眼睛,“只是觉得有点不愉快而已,难得我那么重视她的感受,居然把我一个人丢在贵阳跑到玉龙去……”

“你现在不是有新的影卫吗?”邵可的眼睛变成了一条线,“是吧?涟迟。”

“承蒙邵可大人的关照,正是如此……”在房间内毫无预兆现身,涟迟单单的道,“虽然百合大人非常的难看,极度不符合我的审美观,而且坏习惯非常之多……但是,如果是为了意雅的话,我相信我可以忍受。”

“……真是不好意思啊,迟,要让你忍受那么多……”百合的肩膀抽搐着。

“不,其实只要为了本家和意雅,我什么样的痛苦都可以忍受的,”涟迟平静的表示,“她是我非常重要的朋友,为了朋友而忍受一个两个丑女我完全没有关系的。”

“那、那个……涟迟,你好象说得有点过了……”邵可不知何故开始擦汗。

“哼,笨蛋,随便你怎么样好了……”百合愤愤地站了起来,拿起茶杯,对着窗户扔了过去,“黎深!回去了!”

“痛……”从窗口冒出来的男人,头上已经顶了一个小包,“你在干什么啊!”

“真是的!为什么总是要躲在角落里窥视自己的侄女啊,像个笨蛋一样……”百合哼哼了一句,狠狠地瞪了一眼涟迟,“我要回去,你今天就留在这里照顾邵可……”

“哎,当然。”涟迟难得没有争辩,只是点了点头。

 

邵可静静的看着唠唠叨叨的弟弟和百合离开,忽然轻轻的开口道,“这样真的可以吗?”

“哎,”涟迟闭上眼睛,“黎深大人有军团跟着,不会有什么问题。”

“不是这个问题啊……”邵可叹了口气,“你这样下去真的没问题吗?”

“……”屋内的空气陷入了一阵沉默,只有邵可用指尖轻轻敲击着桌面的声音。

半晌,仿佛伴随着一声细不可闻的叹息,他静静的开口,“成为影的绝对条件,第一,对所有的事情保持绝对理性;第二,不能因为任何外在条件而动摇初衷;第三……也是绝对不能违反的一条,不可以对主人产生忠诚以外的感情……”

他仿佛自嘲一般的抬起头,“这些……我哪一条做到了?”

“……如果你想离开的话……”邵可似乎犹豫了片刻,“我可以……”

“请不要这么做!”涟迟几乎是惊叫了起来。

“哎?”第一次看到昔日那个清冷少年露出如此惊慌的表情,邵可不由得微微一怔。

意识到自己似乎有些反应过度的涟迟缓缓的低下头,“留在她身边,是我最后拥有的东西……只要这样就足够了……只要可以陪在她的身边……我明白的,邵可大人……没有人比她更爱黎深大人了……所以,只要可以留下,对我来说,就已经是足够的幸福了。”

“百合她……”

“她什么都不知道,她也什么都不会知道……”涟迟淡淡的道,“我没有意雅那样的决心,我想做的……只是维持现状而已。”

“是吗?”

 

 

“啊,房间已经收拾好了,哎,涟迟大人也在这里?”

涟迟冲着走进来的秀丽微微颔首,“很久不见了,秀丽大人……”

——其实跟在百合身边的他一直每天都见到秀丽。

“那么,房间的事情……”

“请不用担心,我自己会处理好一切的,歌弦没有给您添麻烦吧?”

“啊,没有……”

“那就好。”

望着若无其事走出去的涟迟,邵可再次叹了一口气。

 

 

 

“其实回府邸也没有关系,麻烦你了,真是……”绛攸不好意思的揉了揉脑袋,少女瞬间绽放的美丽笑颜让他有些失神。

“没什么关系啦,反正以后也要住在一起……”忽然发出类似于“噢赫赫”的傻笑,秀丽夸张的摆了摆手。

“……”

两个人面红耳赤的模样,不禁让人发出“果然是青春啊”这样的感叹。

“那个,需不需要我重新安排一下房间,让秀丽大人和绛攸大人睡一个房间?”歌弦很“体贴”的提出了这样的建议。

明明是两个更年长的人,可是不知道为什么从耳朵根上开始,全部都红了。

“啊啊啊啊啊啊,那、那个……秀、秀丽……早点去休息吧……那、那个……”

开始语无伦次的绛攸显然辜负了影卫的一片好意。

虽然对男女之事也只是懵懵懂懂,但是那过于执着于“为主人提供所有的需要”这样的事情,显然误解了什么的歌弦颇为认真的建议道,“如果大人想要做什么的话,我可以去把风,安心吧,为了大人,就算是黎深大人,我也不会轻易让步……为了大人,我一定会拼上性命的……”

 

——不需要你做这种方面拼上性命啊……

 

忍不住想要仰天长叹的绛攸真的是欲哭无泪了。

 

 

 

抱着琴坐在绛攸房间的门口,歌弦不由自主地轻轻叹了一口气,因为很多事情都没有办法弄明白,所以,一时间也很难理出什么头绪。

 

——如果姐姐在这里的话,应该会告诉自己应该怎么做吧。

 

沮丧万分的少女半耷拉了脑袋,拨弄着琴弦,发出低低的振颤。

姐姐总是很优秀,不管什么时候都不由自主地去依赖,歌弦甚至不知道应该去怎样寻找姐姐那所谓幸福的东西。

像绛攸大人和秀丽大人这样在一起,应该就已经足够幸福了吧?

因为睡不着,她开始随手地弹奏起了七弦琴。

很好听的音色在府邸内回响,如同人梦中的颤音一般……带起了丝丝涟漪。

姐姐不在了,自己果然很寂寞呢。

觉察到音色的情愫,她轻轻的闭上了眼睛。

 

门一下子被打开了,只是穿了白色内衣的绛攸露出了怔愣的表情,视线缓缓下移,最终落在了那老旧的琴上。

“是你……在弹琴吗?”他小声嗫嚅道。

“啊?小人吵醒大人了吗?真是罪该万死……”

“嘛,算了,反正我也睡不着……”绛攸小声嘟囔一句,沿着青石板的台阶坐下,“不过稍微有一点惊讶呢,看不出你小小年纪,可以弹奏出这样的音色。”

“您、您过誉了……”

“虽然偶尔也听意雅小姐摆弄过琴,但是,你的似乎更加有深意呢。”

“哎?”突如其来的赞誉打了歌弦一个措手不及,不安的开始游弋视线,只有沮丧的抱紧琴像做了错事的孩子一样耷拉了脑袋。

“……”轻轻敲打着地面,绛攸纤细的锁骨从衣襟中隐隐可见,让少女的脸飞快地染上了一层红云。

“你成为影,仅仅是因为你除此之外没有任何选择吧?“

“哎?”

青年淡淡的视线缓缓扫过少女的脸庞,“没有人会希望把自己的人生交付给另外一个人,放心吧,红家这种制度的不合理程度我很清楚……等我在红家有地位之后,我也一定会给你自由,不用担心。”

“不是这样的!”

绛攸露出了不解的表情,“为什么……”

“请不要这样做,绛攸大人,成为影是小人的光荣……如果将其夺走,那么小人就什么都不剩下了。”

绛攸有些诧异的睁大眼眸,“你……难道不讨厌成为影吗?”

“当然,能够成为像姐姐一样优秀的影,是小人的夙愿。”

“……但是,你这样一个女孩子一直跟着我,实在很奇怪吧?”

歌弦微微抬起头,“影是没有男女之分的,对影而言,只有主人和侍从而已……大人无需介怀什么。”

“话是这么说……但是……”

“如果大人需要我做什么,不管是什么,只要不违反影的法令,即使让我去死,我也可以毫不犹豫地做到……”

“你再说什么傻话!”

“我很清楚,作为贴身护卫,我的实力也好,应变的能力也好,全部都差的很远……”她微微垂下头,“但是,只要有一丝机会也好!请大人相信我一次!一次就好……我一定会向大人奉上我全部的忠诚!”她单膝跪在他的脚下。

“喂……我还没有弱到要一个小鬼来保护的底部啊。”

“……”她用力的咬了咬唇,一言不发。

“嘛……”绛攸闭上眼睛,“大概我现在让你走的话,在红家那边你也会很麻烦,暂时我就勉为其难的作一下你的监护人好了。”

“是……”

——明明应该是保护者才对……她在心中轻轻的叹了一口气。

“真是的,明天会迟到也说不定……唉,还真是听到了麻烦的东西……”他随手弄乱自己的头发,“作为赔礼,今天晚上给我弹奏一曲吧……”

“是!”

 

——只是让她给自己弹琴而已,为什么这么高兴啊?

 

虽然不明白少女那仿佛要喷涌而出的喜悦究竟是怎么回事,绛攸还是静静地坐了下来。

很好听的音色一点一点的发散开去,不知为什么却融入了不一样东西的音色,那个时候,绛攸和歌弦还都不能明白。

“苍瑶姬吗?”青年露出了微笑,因为大多数时候都是一副冷冷淡淡的表情,微微睁大眼眸的歌弦露出了惊讶的表情。

 

——绛攸这样的笑容,第一次看见。

 

“……小的时候,百合大人经常弹给我听……”他闭上眼睛,露出了怀念的表情。

“小、小人的水准当然无法跟百合大人相比!”

“不,”青年拍拍身上的尘土,站起了身,向她露出了笑容,“很好听呢……谢谢你,歌弦。”

 

 

——那是……第一次听到他叫自己的名字……

 

 

 

次日,再度见到百合的时候,已经差不多到了晚上。

 

跟着绛攸去皇城,然后再回到府邸,花去了大半天的时候。

 

“啊啦,新的工作觉得辛苦吗?小歌弦。”那个美艳的女子露出了微笑,“听迟说,你跟小绛相处得很不错呢。”

 

——难、难道……昨天晚上,涟迟大人都在旁边!?

 

“……”看着女孩子越来越苍白的脸,百合露出了奇怪的表情,“那个……”

“我什么都没有做,百合大人!只、只是给大人弹了琴而已!真、真的!请务必相信小人!”

百合有些不解的眨了眨眼睛,“你……给小绛弹琴了?”

百合大人还不知道吗?!

对自掘坟墓有了真正意义上了解的少女无奈的耷拉了肩膀,看起来自己要成为姐姐那样独当一面的优秀影卫,还有非常之漫长的旅途。

“有什么不好么?”百合笑眯眯的拍了拍她的脑袋,“小绛的个性一向不够坦白,如果你能走到他的身边,我会很高兴哦,歌弦。”

“但是……大人并不把我视作保护者。”

“这是理所当然的吧?”百合哑然失笑,“你现在也只有十四岁而已……”

“可是,影卫的实力与年龄无关……”

“歌弦……”

“是……”她抬起头,看到百合的脸上,露出了严厉的表情。

“影卫,并不仅仅是‘保护者’,真正的影卫,应该要成为主人的‘辅佐者’……”

“百合大人……”歌弦深吸一口气,“涟迟大人问起过我,百合大人选择我成为绛攸大人大人护卫的原因。”

“哦?”

“我原来以为是姐姐的缘故,其实是……”

风吹过,传来沙沙的轻响,掩盖了一切的声音。

“……”对于歌弦的话语,百合不置可否地笑了,“原来如此,虽然不尽全对,可是,能想到这种地步,你已经相当不错了……”

“是!”

“暂时的话,我就把小绛交给你好了……”百合笑了起来,“好好的努力吧……如果有一天能变成‘辅佐者’的话,我把意雅的下落告诉你也没有关系哦。”

“真的吗?”她一下子站了起来。

“哎……不过,”她竖起一根手指,“有条件哦。”

“条件……吗?”

“在你成为小绛影卫的期间内,必须好好练习七弦琴哦。”

“哎?”

百合露出了温柔的微笑,“很喜欢吧?七弦琴。”

“嗯。”她立刻猛力颔首。

“那么,好好努力吧,我对你很期待哦。”

 

 

 

歌弦回到府邸的时候,秀丽正在厨房里非常“精神”的跟一条鲶鱼作着斗争。

 

望着被瞬间切割成数块的生鱼片,歌弦自姐姐以来,第一次对某人产生了由衷的敬意。

那样的速度,精准的切片——恐怕只有擅长刀法的君言大人才能与之相媲美吧。

“哎?是歌弦小姐吗?”少女露出了“被吓了一跳”的表情,因为某个“前辈”长期带来的压力,她的精神时常处在暴走的边缘。

“秀、秀丽大人!”

“啊啦,不好意思,”少女轻轻地笑了起来,“午饭的话稍微等一下就好。”

“嗯,劳烦您了。”她的视线缓缓地落在了以可怕数量堆砌在一边的馒头、烧饼什么的(全部都是面食),豪迈吆喝着切下鱼头的秀丽,就像女鬼一样,两眼开始放出诡异的光芒。

——那、那究竟是什么啊……哪里有着什么啊?

变得超级紧张的气氛一时间显得更加诡异,连歌弦也变得坐立不安起来。

“秀丽大人,很擅长料理呢。”她拨弄着炉子里香喷喷的点心,露出了遗憾的表情,“家姊很擅长做饭,可是我却完全不行,总是弄得一团糟。”

“嘛……因为小的时候经常做这样的事情……”秀丽不好意思的揉了揉脑袋,“家母很早就去世了,家境也不好……所以,必须什么事情都得会做才行……”

歌弦有些不解的睁大眼眸,虽然身为影必须接受种种的训练,可是,在影之一族中,歌弦其实也是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大小姐。 

“哎?”

“静兰和我都会去各种各样的地方打工,如果挣到足够的钱,就可以吃到米饭还有美味的鱼肉了。”

一时间睁大了眼眸的歌弦彻底的失去了语言,丝毫没有意识到自己的存在将会在歌弦的人生中掀起怎样惊涛骇浪的秀丽露出了有点寂寞的微笑。

“……现在做官吏的话,工作的时间会更少吧……希望可以多多存钱就好了。”

——光凭藉着父亲那种温吞的性格,俸禄大概永远都要不回来了。

虚脱般的叹了一口气,秀丽挥舞着菜刀,完美被切成两半的鲶鱼,即将面临凌迟的危险。

不愧是秀丽小姐!

歌弦怀着由衷的敬意,从此也暗暗的下定了决心。

“如果您需要打工的话,请让我也来帮忙吧!”

如果百合或者涟迟在旁边的话,绝对会因为一些无意识中产生的误会而就此流下冷汗,新友情诞生的同时……有些非常了不得的事情似乎即将发生。

秀丽的双眼中闪烁着可以让星辰退色的光芒。

“承蒙您的照顾,如果我能为秀丽大人分担一些工作的话……为了可以让秀丽大人吃上米饭,就算拼上小人的性命也一定做到!”

“谢谢你,歌弦。”秀丽感动的似乎要流下泪来了。

 

实际上,一旦秀丽进入红家,得到的财产,即使是重新建造十座邵可那样的府邸也完全没有问题。

 

“……真的很不错呢。”尝了一口完程度相当高的汤。

“和秀丽大人比起来,真的还差了好远。”歌弦叹了一口气,和擅长料理的意雅比起来,歌弦觉得自己还真是一点进展都没有。

“没关系,这种东西做多了就好了。”把炒好的土豆丝装在盘子里,基本上完成的秀丽轻轻吐出一口气,“歌弦小姐,麻烦你去通知一下黎深叔叔他们,准备吃饭了。”

“是!”

歌弦立刻推门走了出去,看到站在门口的青年时,却不由自主地停住了脚步。

“绛、绛攸大人!”

“秀丽在里面吗?”

“哎……”

青年的视线带着歌弦从未见过的温柔,缓缓凝注远处的同时,突然想到歌弦还站在那里。

“哦,有什么事情的话,你先去做好了。”

“是……”心里泛过一丝丝失落,歌弦还是点了点头。

 

绛攸推开门,趴坐在椅子上的少女,呼吸平和,似乎是睡着了。

一定很辛苦吧。

他叹了一口气,白天要处理御史台的工作,晚上还要和自己一起准备婚礼事宜。

怜惜的低下头,轻轻握起少女的手,从怀中取出那尚且来不及交给她的白玉手镯,小心的戴在了她的手上。

不愧是百合大人,大小正好合适。

他不由得想到。

也就在这个时候,少女慢悠悠的睁开了眼睛。

“哎?绛攸大人吗……”

“辛苦你了,”绛攸不知何故,视线变得游弋起来,好像做小偷一样的感觉也变得越来越明显,只有非常僵硬地转移了话题,“啊啊,那个……最近工作还忙吗?”

“嘛……还好吧……”手腕的冰凉让少女不由自主地低下头去,“啊……这个是……”

“这个、这个……这个……”手舞足蹈的吏部侍郎已经满头大汗,虽然现在外面是二月的初春天气。

“是非常名贵的东西呢……”

“嘛……其实只是百合大人准备的……”

总算从那上句不搭下句的意思中明白了些什么的秀丽露出了温柔的微笑,“是绛攸大人送给我的吗?很漂亮呢……谢谢,我很喜欢。”

“哎?”一瞬间面部神经全部坏死的绛攸再度面临人生的挑战,因为没办法抗拒这样可爱的笑容,严重抽搐的表情和逐渐上升的脸部温度,让彩云国未来的优秀官吏面临着脑充血而死得危险。

然而,这也并不是最让人失去语言的东西。

 

 

“让开一点啊,黎深,我看不到了!”

“闭嘴,你就等着我怎么把那个臭小子抹杀吧。”

“嘘~轻一点,他们会听到的!”

“哼,说起来,百合,你光是这个月就和那小子出去约会了十七次吧,这笔帐我会好好的逃回来的!”

“一起出去买纳豆这种事情也算是约会吗?”

“纳豆也好,红豆糯米糕也好……这种粘粘的东西,最可以让两个人永远在一起了!”

“嘛……我是没有让小绛出去单过的意思啦。”

“不要随便转移话题!去凤珠那里的事情我也很清楚哦。”

“那是因为你在人家家里喝的烂醉,最后不肯回来,凤珠才好心的拜托我把你弄回来吧?”

“可是为什么你们会在凤珠家里面把衣服全换了?最后好在他家里洗了澡……绝对做了什么不可告人的事情吧?”

“你有资格说这种话吗?你知道那个时候我有多想哭吗?被你和飞翔吐了一身的我和凤珠实在是太可怜啦!”

 

就是这样在旁人听来非常丢人的对话,在红家夫妇之间,非常平静的持续着。

即使是趴在窗户上这样偷窥狂一样的事情,百合与黎深却干得不亦乐乎。

 

“这就是青春啊……青春……”百合发出了出自内心的感叹,“虽然我的青春只有跟你在一起的恶梦而已,但是,一旦想到小绛可以幸福的生活下去,我就不由自主地感动得要流泪呢。”

远处两个面红耳赤的少年少女,正在积极上演着百合心中“青春”的篇章。

 

“那、那个……百合大人……”似乎已经出现了一段时间的歌弦似乎已经被风化了。

“哎?小歌弦吗?”

“秀、秀丽大人让我来叫您去吃饭……”

“哦,那么,黎深……一起去吧。”

“……”

 

……

 

 

 

(本章完)

  评论这张
 
阅读(4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