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FANE

MAY THE SAVIOR BE WITH YOU

 
 
 

日志

 
 

第十七章  

2009-02-20 21:05:03|  分类: 绛攸与秀丽的故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可以和国婚媲美的盛大婚礼就这样举行了。

地点设在了红家宗主的府邸,代理宗主以及部分红家长老也出席了这次婚礼。

不仅彩七家的贵族们几乎全部到席,霄太试、宋太傅、尚书令以及六位尚书中也来了四个,还有御使台的御使也有不少到场……

 

 

当然,这些人的出现让场面相当混乱。

管尚书和羽林军的两位将军拼酒,消耗了全场1/4的白酒,然后被红家宗主强行赶出去……

蓝家小公子坚持认为红家的乐队水准太差,没有任何风雅,于是自己上台吹奏了一曲……

结果是来宾2/3倒地身亡……除却一个貌似是某家宗主的年轻人坐在台下不停的拍手之外……

因此,蓝家小公子被蓝家宗主强行拖走……

混乱之中,黄尚书的面具不知被何人碰掉,以至于现场剩下的人中3/4出现了幻觉以及痴呆的症状……

……

 

虽然在散席时发生了几个小插曲(比如红家宗主几次想把蓝家宗主推进池塘未遂的事件),但是原本看来已经逐步步入混乱的婚礼总算结束了……

当事人也累的几乎摊倒……

 

果然……秀丽认识的人很多都是怪人啊……绛攸浑身无力的想着。

龙莲的怪异就也算了,黄尚书的真面目实在是……那就是黎深大人说的让乌鸦掉下来的脸吗?真是……

总算可以休息一下了……真是疲惫的一天啊~~

秀丽被几个侍女扶了进来,帮着脱掉了那件华丽的礼服。

“玖琅大人让秀丽大人和绛攸大人早一点休息,马车明早出发。”

绛攸点点头。

这里是他的房间。

为了做新房,他那些成堆的书被百合强行搬走……

本来是自己住了快二十年的地方,突然多了个人让人觉得无比的不自在。

虽说不是第一次一起睡了,但总是有这么做的理由,就这样堂而皇之的睡在同一张床上……还真是让人……

瞥了一眼少女,对方好象若无其事的在床边坐下。

听说她以前和静兰也在一张床上睡过……真是一个完全对男人没有警戒心的女孩子啊~~~

“那个……秀丽……”

“恩……什么事情,夫君大人?”

“夫君大人”这个称呼让绛攸大跌眼镜,“夫……夫君大人,为……为什么要这么叫啊?”

“啊啦,”秀丽微微一笑,“是百合婶婶叫我这么称呼绛攸大人的。”

为什么说话的口气这么像百合大人啊……

绛攸叹了口气,“不要用这种称呼吧,我会觉得很奇怪的……那个……你要是觉得可以的话,叫‘绛攸’就行……敬语什么的就不用了。”

“是吗?我倒是没有觉得什么奇怪啊,不过既然这样那就这样吧……绛攸,已经很晚了,明天还要很早就出发,你不来睡觉吗?”

睡觉……

这个词本来没有什么,但在这个时候,给人感觉格外暧昧不明……

绛攸咽了无数口口水,抱着必死的决心点了点头。

 

她居然真的睡着了……

绛攸有一种被打入异次元空间感觉……在吏部,像他这样年轻的根本是凤毛麟角,大多数官员都已经有了家室,每次听他们谈起结婚的体验时,总是说起自己的妻子在新婚夜里紧张的难以入睡……

但为什么……为什么……她睡的那么熟,自己却翻来覆去睡不着……

一只羊、两只羊、三只羊、四只……

啊啊啊啊啊啊,为什么这样啊!!!!

绛攸内心在呼喊,难道我才是新娘?

啊啊啊啊!!!!!怎么可能!!!!!我可是男人啊!!!!!但是为什么睡不着的会是我啊!!!

 

转过脸,看着熟睡的秀丽……

扑通、扑通……

自己的心好象快要跳出胸腔了!!!

少女的脸上好象由于温度的原因变的红彤彤,微微张开的嘴唇好象在祈求接吻一样……

心中泛起一阵难以言喻的情感,绛攸的唇慢慢的覆了上去。

……

 

“啊啊,终于要出发啦!”秀丽带着好象要出征一样的表情。

“那么路上小心啊,秀丽。”百合笑眯眯的表示。

另外一边……

啪,扇子打开。

“绛攸啊,你要是敢让我的侄女受到什么伤害……”一边以极其可怕的眼神暗示绛攸,他如果敢越雷池一步,那么他的未来将会在悲惨与不幸中度过。

“……我、我会注意的,黎深大人……”

……

 

 

终于摆脱了贵阳的一干可怕人等,绛攸微微舒了一口气。

坐在马车上……

“好怀念啊~~那个时候呢,去茶州赴任,也是走的这条路……”

被这样温柔的气氛影响,绛攸也不觉露出了笑容,“路,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的吧。”

“恩……茶州,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是我的起点呢~~

少女的脸上流露出的,是与年龄不符的伤感。

“……自己爬上来……你一定可以做到的吧,有一天,和我一起守护国家……还有王。”绛攸把手搭在少女的肩上。

“恩…………哦,对了,绛攸,我昨天晚上做了个梦哦~~

愣了一下,想到昨天晚上的事情,绛攸忍不住面红耳赤。

“啊、啊,那个啊……其实是……”

“我梦见我在吃我们家中的那个又香又甜的小水萝卜……”

诶?

“水……水萝卜?”

“啊,真是好吃啊~~~”秀丽一脸陶醉。

对“真是好吃”这个词绛攸觉得有点无地自容,但是……怎么说的话,水萝卜……实在是……

难道自己长的很像水萝卜吗?

“……”

……

 

就这样过了好几天,总算到了砂恭。

“接下来,只要去金华就好了,红家的人会在那里接待我们。”

“真是跟那个时候完全不一样啊……那个时候,大家都被抓了,然后啊,我一个人到金华去……啊,对了,”秀丽一脸兴奋,“我们跟全商联的商队一起走吧?”

诶?

“……跟商队一起……为、为什么啊?”

绛攸完全不能理解妻子的想法。

“很怀念啊……”仿佛想起什么一样,秀丽的表情那么忧伤,“那个时候……”

“秀丽……”

“不过,如果绛攸不想的话也没有关系啦,确实,跟着商队去旅行……这个实在是……”

“不,没有关系,既然你想的话,我们就和商队一起出发吧。”

 

走进砂恭全商联的大门,绛攸立刻觉得好象进了乌烟瘴气的工部一样,而且声音非常嘈杂,来来回回奔走的人们大声吆喝着……

——真是混乱啊。

立刻就有人迎了上来。

带着一脸商人式的微笑,“请问,二位,有什么需要吗?”

绛攸还没有来得及回答什么……

“我们希望可以和商队前往金华。”

仔细的打量了一番,对方开口了,“到金华吗……请问二位有通行证吗?”

绛攸打开随身包裹,递上了木简。

“……‘桐竹凤麟’……原来是红家的二位,对不起,这里有一点嘈杂,能不能请二位到楼上一谈?”

……

 

“真是好久不见了,红州牧……”加来微笑着道。

“……请不要用这个称呼了……我……已经不是什么州牧了……”

“虽然交往时间不长,但是,您给我们留下了很深刻的印象……这位,难道就是传闻中的李绛攸公子吗?”

绛攸微微颔首,加来还礼道,“在下全商联砂恭区长,加来。”

“吏部侍郎,李绛攸。”

“二位如此年轻就有这样的成就,毋庸质疑,红家的未来让人期待……但是,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二位似乎是结婚旅行来的……为什么要加入商队呢?”

绛攸很想深有同感的点点头,但是秀丽的一脸认真让他真的很难这么做。

“……只是觉得自己的起点就在这里,想重新回忆一下那段旅途……当然,这是在不给各位的工作带来麻烦的前提下。”

加来不置可否的笑笑,“事实上,红家的代理宗主已经为各位安排了这一行程,本来,全商联准备到了茶州境内在联系二位的……既然这样的话,就在这里上路好了。”

诶?

玖琅大人……

不会吧……

“真的吗?啊,太好了呢,绛攸~~

“……是啊……”

“下面是关于二位的身份以及参加的商队……”

……

 

…………

出于某种原因……

自己成了某位为了出售杀虫剂而向金华进发的商人,而秀丽,则变成了自己的侍女……

……只是变装了而已啊。

而且……为什么要出售杀虫剂啊?

据说是红家宗主委托全商联出售的……

黎深大人……

绛攸一脸无奈,原本最最浪漫的结婚旅行竟然莫名其妙的变成了这样……

看来即使自己将来有了惊天动地的壮举,也会被这场奇怪到一定境界的结婚旅行掩盖吧。

但是……为什么……为什么自己的妻子好象一脸兴奋,不仅在沿途到处叫卖,还把这种名叫“灭雪灵”杀虫剂的广告贴满大街小巷……

……

终于到了金华。

不愧是商业都市,处处都是繁华热闹的景象。

“看来权瑜大人把茶州治理的相当不错啊。”绛攸拍拍秀丽的肩膀,“去完全商联之后,我们去和红家的人会合吧。”

“可是……现在是昆虫繁殖的旺季,‘灭雪灵’这种强力杀虫剂在市场上几乎供不应求,如果我们现在把货品提高价格推出去,一定可以卖到好价钱呢。”

“……是……是吗?”看来秀丽不仅在做官方面有天赋,经商方面也毫不逊色。

“当然咯,我们还可以联络全商联啊……黎深叔叔实在太有经济头脑了!”

绛攸一阵眩晕,这个人的这个举动和产生巨大经济效益两者之间完完全全是一个巧合……倒不如说,这个产品只是为了满足一下自己那幼稚的报复心理。

“不过啊,那个秀丽……这个好象有一点……”

“不止这样哦,绛攸,我们可以把这种产品带到紫州……但现在还是试用期,我们可以一步一步的让老百姓喜欢这种产品,这个样子,我们也许可以把这种杀虫剂推向全国!”

秀丽的眼睛里闪烁着可以令星辰褪色的光芒……

绛攸忽然意识到自己果然是低估了自己的妻子,如果女子国试制度无法通过,她也许会去经商,然后成为彩云国第一的女商人也说不定。

“那个……秀丽……我们是来旅行的吧,再怎么说,在沿途出售杀虫剂实在是……”实在是太愚蠢了……

“你错了哟,绛攸,”秀丽发出啧啧的声音,伸出一根手指摇了摇,“旅行实在是一件耗费金钱的举动,所以在沿途收回钱财,不仅可以节约旅行的开支,还可以补贴家用!”

……绛攸彻底失去了语言的能力……

——她好象完全会错意了……

 

事实上,就算秀丽什么都不做,绛攸的收入也足够他们过上很富足的生活……更不要说,是红家的财产了……

…………

 

终于……

终于…………

终于………………

到琥链了!!!!

绛攸有一种想哭的冲动,这一路上,不仅秀丽,自己和在金华加入的随从也一起参与了“叫卖杀虫剂”的行列……本来想出言阻止,但是秀丽的满腔热情让他实在很难开口,只有逃避的移开视线,假装没有看到红家随从们悲哀的眼神……

……

 

 

“就是这样……”绛攸一句话总结了茶州的经历。

在一年半后,楸瑛无意中问起旅途中的事情,虽然有点离奇,但听完之后,他也只是呵呵一笑,“很有趣嘛……不过我不相信哦,你们难道一路上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

“有什么会发生?都是黎深大人的那个什么杀虫剂惹的祸……”绛攸半放弃的摇摇头,这一年来,他的意志力已经到了一定境界了。

“见到茶家的人了?”

“啊,茶家宗主,还有他的妻子……不过两个人给人感觉真不配套啊。”

“呵呵,没有你和秀丽配套……”

“的确是。”绛攸微微一笑。

这样的反应让楸瑛一愣,然后坏坏的笑起来,“啊,啊,这个表情是什么啊……让人怀疑哦……”

“怀疑什么?”

“听说秀丽最近经常迟到呢~~~

“啊!那个是……”

“不要这么急着解释啊,嘛,怎么说你们也是夫妻,结了婚爱做什么的话也没有关系啊~~

“都说了不是啦!!!!”

“哈哈,脸红了,真可爱~~~

“哼,”绛攸转过头,“与其有时间和别人废话,不如去改改你整天夜不归宿的毛病吧。”

“啊,你说那个啊,我已经很久没有去过了。”

“诶?”绛攸一脸惊讶,“为什么啊?”

“什么一脸期待的表情啊,你很期待我去吗?”

“不是啦,只是你会放弃你那些个小情人,真是让人惊讶。”

楸瑛伸长双腿,微微舒展身体,“只是……看到你成家了……突然,也想结婚了。”

绛攸不由自主的睁大了眼睛,好象看妖怪一样看着楸瑛。

 

门下省。

“又迟到了吗?你还真喜欢迟到呢,红御使,看来结了婚的女人实在是有很多麻烦的事情。”皇毅平淡的语气与其说是在生气,倒更像一种嘲弄。

“其实那个是因为……”

“敷衍的理由我就不想听了,哼……真是受不了。”

“对……对不起。”

“我希望你下次注意,不然,就算尚书令给你求情也没有用了……好好的感谢一下郑大人,不然你就又变会亢官了。”

“我……我一定会注意的!”

皇毅赶人似的挥挥手,秀丽只好颔首之后退出。

 

悠舜已经在外面等着了,“怎么样?”

秀丽叹了一口气,“叫我下次不要再犯了,嘛……黎深叔叔真是的,怎么每天都这样啊?”

悠舜忍不住笑了,“他这次又干什么了?”

“他让红家研制了一种最新的门锁,然后装在家里,可是今天早上门却开不开了,然后只好爬墙……不过他爬墙的技术真是一流啊。”

“……那都是你和绍可大人太宠他了,让他整天干一些奇怪的事情……不过至少他现在不和蓝家宗主对着干了。”

“唉,爹爹和绛攸还好,我就比较惨了每天都要被皇毅大人骂……”

“……啊,对了,秀丽你知道吗?吏部接受了葵皇毅和凌晏树联名的请求,要提拔你呢~~

“真的吗?那个皇毅大人?”

“呵呵,黎深还叫我保密呢~~

…………

 

 

矮矮的土坟……

没有墓碑或是焚香,只有一支极不协调的方天画戟插在那里。

没有尸体,只有这个。

 

哥哥只找回了这个……

 

刺客集团全部歼灭……没有生存者。

 

是凤之狼吧,能做到这个地步的……

 

她浅浅的一笑,用力深吸一口气。

不过这个现在已经没有什么意义了……

快一年了吧

虽然知道,只有抛弃过去才能向前——她知道,但是还是想来这里看一看,也许可以听到那个人的声音什么的也说不定啊,那个时候,自己一定要好好的臭骂他一顿。

“又来这里了吗?”毫无预兆的声音若无其事的响起。

被他找来了……

“有什么不满吗?”没有回头,她小声抱怨着。

“……”对方似乎想说什么,但是还是保持着沉默。

“……不用担心……”少女收起生气的表情,微微一笑,“不会再哭了……”

转过头,阳光透过层云洒在她的脸上。

 

——我们……不是约定好了吗?

 

 

“珠翠大人!”女官慌慌张张的跑过来。

“怎么了?”

“蓝……蓝将军又来了,啊,怎么办,好几个女官都是新来的!”

“……我马上去。”

女官想了一下,更加惊恐的道,“而且那个蓝将军穿的很奇怪啊,好象要去求婚一样……他一定是要动真格了!”

“……”

好象预感到什么一样,珠翠的心漏跳半拍。

……

 

 

“诶?真的吗?”秀丽从床上坐了起来,“后来呢,珠翠有没有答应?”

“啊……那个啊……”绛攸头枕在手臂上,“其实……”

“快说啦!”不顾现在是什么时候,秀丽极其粗鲁的把绛攸拽了起来。

“明天再说好不好,现在很困了……”

“不行不行!你快点起来!”完全不理会丈夫撒娇的口气,郑重其事的宣布,“你不说的话,今天就不准睡觉!”

“呃……我今天帮黎深大人处理了很多工作哎。”

秀丽眨眨眼睛,帮绛攸敲着背,“夫君大人,我实在是好奇的要命啊,所以,请你不要再卖你那个不值钱的关子了,快说吧。”

……最近她越来越有百合大人的风范了……

“……”

“不要用这么无辜的眼神看着我!快点说啦!”秀丽催促着。

绛攸叹了一口气,“这还用说吗?当然是……”

“……”

一分钟之后……

“当然是什么啦!”

把刚刚倒下去的绛攸又拽起来,板着脸,“不要想着这么可以敷衍我哦,快点说!”

“啊?我说了啊,你没有听到吗?”

“……”

绛攸本来还想逗逗她,但是……

秀丽浑身颤抖……

不会……生气了吧……

赶紧赔笑着,“其实也没有什么啦……”

……

咚!

“哇!秀丽!好痛!不要这样啊!我告诉你,马上就告诉你!”

“哼!我才不稀罕!谁稀罕你的小道消息啊!今天给我到你的那个破书房里去睡!”

“为……为什么啊?”

“哪来那么多废话!”

“哇!”

 

哐!

门几乎贴着绛攸的鼻子被关上了。

绛攸就这样很凄惨的抱着被子站在门口。

“喂,你在这里干什么啊?”

相当可怕的阴沉语气让绛攸颈上起了鸡皮疙瘩,转过头,“黎、黎深大人!”

本来想解释一下,但黎深穿着睡衣,抱着被子的情景让绛攸一阵战栗。

不、不会吧……

“恩,绛攸,我问你呢,在这里做什么?”习惯性的展开手,却发现手里并没有扇子。

“……”

绛攸同病相怜的眼神让黎深极为火大,“你用什么眼神看我啊!告诉你,我可不是因为把工作都推给你而被百合赶出来的哦!不要搞错!”

“……”绛攸不知道应该说一点什么。

 

好心的红家长子敞开自己的房门,收留了两位流离失所的男人。

“绍可大人……没有被夫人赶出来的经历吗?”点了蜡烛,绛攸可怜兮兮的问道。

“住嘴!绛攸,怎么可以问这么失礼的问题!你这让哥哥怎么回答!”

“没有关系啦,黎深,其实我也有过。”

“啊,真的吗?哥哥也有啊……”

“记得那个时候,好象是……恩,秀丽发烧,我做了饭菜给她吃……本来以为会好一点,结果好象烧的更加厉害了……”

“……”

黎深沮丧的叹了一口气,“百合也真是的,这么一点事情就要……女人啊,真是麻烦。”

绛攸刚想深有同感的点点头,两股极有杀伤力的视线就射了过来。

……咕嘟……咽了口口水。

为什么……只有我不能这么说……

……

看来以后还会发生不少事情啊……

 

 

 

 

 

后记:

 

红秀丽,为彩七家名门红家长女。

彩云国紫刘辉治世元年通过国试,得到赐花。次年,与同期进士赴茶州州牧任。

紫刘辉治世三年,因违反制度夺其州牧一职。

同年,入门下省御使台,领御使衔。

紫刘辉治世四年,与红家宗主之养子李绛攸成婚。

半年后,与羽林军及风之狼一同捣毁暗杀官吏的刺客组织。

紫刘辉治世六年,得一子,红琦攸。

同年四月,红家宗主辞官。

 

紫刘辉治世十三年,红秀丽任门下省次官,其夫李绛攸任吏部尚书,领太子少保衔。

 

紫刘辉治世五十四年,红秀丽卒于贵阳家中。

——〈彩云国传〉

 

 

 

 

 

 

 

  评论这张
 
阅读(14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