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FANE

MAY THE SAVIOR BE WITH YOU

 
 
 

日志

 
 

《红家公子》 第十三章 红家公子们的阴谋  

2009-02-20 21:38:10|  分类: 红家公子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真的跟你预测的一样,她现在走了,你准备怎么办?”幽幽的说出这番话的风絮,狠狠的瞪了一眼邵可,“也和你预测的一样,黎深哥哥根本就没有去追她!!!!”

 

和忿忿不平的风絮形成鲜明对比的是邵可一脸的平静,饮了一口茶,微笑道,“这是当然的……如果去追她,那么黎深就不是黎深了。”

 

“……”把茶杯重终得敲在了桌上,“你的冷笑话一点都不好笑!邵—可—哥—哥!”

 

“不要急啊,”邵可轻轻摸了摸一脸郁闷的风絮的脑袋,“我保证百合逃不掉的。”

 

看起来很邪恶的邵可并不会成为风絮不满的理由,她看着邵可的眼神也带上了窥测的味道,“真的吗?你已经有计划了?”

 

“嗯。”邵可笑眯眯的道,“而且……她也一定会嫁给黎深的。”

 

“啊?你已经想好了把她骗回来的办法吗?不是……我是说,劝说她回来的办法?”

 

邵可点了点头,微微一笑,“现在……百合大概正在为出不了城的事情而烦恼不已呢。”

 

 

 

 

“开什么玩笑!!!!!”

 

顺便补充一句,这并不是午间的消遣节目,很希望自己在做梦的百合已经陷入了无比的悲愤之中——

 

这里是彩云国关死刑犯人的监狱,不知何故被莫名其妙冒出来的人带到这里的百合,也只有仰天长叹的绝望。

 

“我怎么可能是女飞贼!!!!”几乎要晕倒的百合,面对一拥而上的捕快,甚至来不及解释,(似乎对方也没有给她解释的时间),就这样被拽进了这个密不透风的大牢内。

 

——紫戬华!我要杀了你!!!!

 

两眼已经喷出火焰的百合死死的抓着监牢的铁栅栏,不管事实究竟如何,至少目前来说,她的那股杀气是真的。

 

 

 

“阿嚏!”戬华揉了揉鼻子,露出了很奇怪的表情——说起来,今天都觉得背后凉凉的,有一种被什么人诅咒了的感觉。

 

“主上,您的身体今天感觉如何?”少见出现在戬华面前的邵可,微笑着递上了茶水。

 

“……不了,谢谢。”立刻拒绝了邵可的“好意”,戬华喉咙内发出了“咕嘟”的声音,至少自己今天不祥的预感是真的,“觉得很不好,背后总有凉丝丝的感觉。”迟疑片刻,戬华说了实话。

 

“哦?不会是被什么灵缠上了吧。”邵可温和道。

 

“……”自己杀了很多人是真的,但是,会有什么灵想要缠上自己呢?

 

“也许是铃兰大人的灵也说不定呐。”

 

面对邵可的笑脸,戬华很想一拳打上去,但是,为了成年人的尊严,他最终还是没有付诸实施——也许,只是因为知道邵可生气的理由,所以他没有绕弯子的直说了。

 

“我没有想要杀百合姬……生命什么的,对于我来说,也没有你想象的那么重要,”伸手扶住窗框,“如果我要那么做的话,一开始,我就不会救下那个小鬼了。”

 

邵可没有说话,只是把一样东西放在了戬华的手边。

 

 

微微睁大眼眸,有点不相信的看着邵可交给他的东西。

 

——那是,饭团。

 

 

做的很大很圆,看起来很结实……但是,一看就知道是新手做的。

 

戬华不由得笑了,拿起饭团,“这是你做的吗?看来你的厨艺有所提高啊,邵可。”

 

“是静兰做的。”邵可提高了声音,语气中也带上了些许不满的味道。

 

“静兰?”一抹错愕呈现在戬华的脸上,意味深长的看着这个圆圆的大饭团,“看起来确实是吃了会让人精神的饭团。”

 

“您不想知道他现在的状况吗?”

 

“算了,”戬华垂下眼眸,嘴角边带了一丝浅浅的笑意,“那种天真的小鬼,我完全没有任何兴趣……倒是你,今天很奇怪啊。”

 

邵可没有露出惊奇的神色,只是轻轻一笑,“的确,因为我今天是来和陛下作交易的。”

 

“哦?”戬华难得的有了兴趣,认真地坐了下来。

 

“我有一样重要的宝物,可以交给陛下您……但是,作为交换的条件,我希望陛下不要在干涉任何有关于百合的事情。”

 

面对邵可骤然沉下的脸,戬华像听到什么笑话一样轻笑出声,“你的宝物?你认为我一定会跟你交易?百合对我来说就像是一根救命稻草呢。”

 

“……一个彩云国独一无二的吏部长官。”邵可淡淡的道,“绝对不会有任何的偏袒,也不会因为私欲而做出任何人事调动的人……这个,怎么样?”

 

戬华敲着桌子的手指顿时停住了,“……”看着邵可的眼神多了一些不愉快,“你是说你的那个弟弟红黎深吗?”

 

邵可微微一笑,“我主圣明。”

 

“哼……我如果无视你,你是不是要让他回红州?”

 

邵可点了点头,笑意更甚,“不愧是主上您呢,一点也没有猜错。”

 

“你不怕我再次盯上你可爱的弟弟?”

 

“对黎深而言,被不被你盯上都是无所谓的事情……但是,如果没有百合的话,他可能这一辈子都只有一个人了。”

 

“……”戬华悠悠的呼出一口气,“你还真是个狠心的哥哥……把重要的弟弟丢开吗?”

 

邵可没有回答,只是微笑着。

 

低头看着又大又白的饭团,戬华无奈的笑了,“看来没办法了呢……就看在你给我带来的大饭团的份上吧。”

 

“谢谢主上。”邵可认真地作出了回应。

 

“……偶尔让他做一些别的菜色吧,你府上的那个小鬼……”咬了一口饭团之后,皱着眉头的戬华露出了非常郁闷的表情。

 

想到静兰昨天直接把茶叶扔进茶杯然后倒上冷水的情形,邵可得眉毛轻轻的抽动了一下,但依旧回答道,“是,下次我会让他学习一下的。”

 

 

 

 

 

“……”风絮冲进房间的时候,黎深正在弹奏琵琶。

 

 

顿时石化的风絮完全说不出话来——这是怎么回事!难道百合小姐走了,黎深哥哥非常开心,然后优哉游哉的弹起了琵琶!?这种让人吐血的设定让风絮一阵眩晕。

 

黎深琵琶的音色很好听,但是因为本人的性格,却很少弹奏——只有邵可的要求才能让黎深乖乖的去弹琵琶,风絮从小到大也没有听过几次。

 

除了邵可哥哥,大概只有黎深哥哥的琵琶能够和宇祥大人相提并论了——没有听过红玉环的音色,风絮只能如此评价。

 

 

“黎深哥哥……”很少看见黎深这么安静的时候,风絮咬了咬嘴唇,“你真的……不去找百合小姐吗?”

 

黎深没有说话,拨了一下琴弦,甚至没有抬起头看风絮一眼。

 

“……如果百合小姐走掉的话,黎深哥哥你准备怎么办呢?难道黎深哥哥你一点也不在乎百合小姐吗?”

 

琵琶的声音瞬间停下了,抬起头,黎深冷冷的视线让她心里没来由的微微一颤。

 

 

 

“风絮,你还是回桐寓吧,就算继续留在贵阳,你跟哥哥也不会有什么结果的。”意料之外冷静的话语,让风絮完全的僵硬在了当场。

 

用力忍住含在眼角的泪水,黎深的话语,毫无疑问伤及了她内心深处最柔软的地方。

 

“玖琅的话,也需要帮手……如果一直这样下去,你也只能孤独一人……还不如现在就回到红州去,这样的结果,应该也会比较好吧。”

 

完全不像是黎深说出的话,风絮看着这个男人的眼神,带上了奇异的色彩。

 

 

“黎深哥哥……”

 

 

——到最后的最后也没有说出,自己其实很喜欢三位兄长的女子,红风絮,看着黎深时,露出了往日一般甜美的笑容。

 

 

 

“我知道啊,黎深哥哥……邵可哥哥喜欢的人只会是蔷薇大人了,我没有奢望,只是希望,偶尔能看见他就好了……只是这样而已……所以,我真的很希望百合小姐能留下,你喜欢百合小姐的,对吧?那么为什么要在这里等待呢?为什么不去把她找回来……黎深哥哥明明还有机会……”

 

“我的事情,不用你管……你管好你自己就行了。”冷冷的扔下一句话,黎深已经走了出去。

 

 

 

已经几乎陷入绝望的百合像泄了气的皮球一样倚靠在牢门之上,现在,她唯一想的事情就是快点出去,连计划出去后教训戬华的兴趣都没有了。

 

外面的门吱呀一声开了,带了倦意的百合微微抬起头,看到一名差役模样的人走了进来,似乎拿出了一张类似于文书的东西,装模作样的开口念道,“你的名字……是叫百合姬,对吧?”

 

她有气无力地点了点头,监狱还真是一个让人不愉快的地方,更不要说,她已经快一天没吃什么东西了。

 

“嗯,那就没错了……”差役点点头,向着她歉意地一笑,“看来我们是抓错人了?”

 

“当然!”一丝希望浮出水面,可是这个差役接下来的话让她完全石化了。

 

“百合姬,是蓝家宗主的养女,年幼与现任红家宗主红黎深定亲,约定在下个月完婚……证明人是……紫戬华!?”一脸惊讶的差役看着百合,“原来是贵族小姐,我们真是失礼了,还望百合小姐不要介意才好。”

 

受了冲击的百合却难以置信的睁大了眼眸,自己什么时候变成蓝家宗主的养女了!?听说那个蓝家宗主死生子女出奇的多,子嗣的数量更是达到了一个相当可怕的境地,蓝家也有与夺以养女名义收下的孩子,其中大多数就是蓝家宗主的孩子。

 

……这个头衔也就算了,那个什么和黎深结婚是怎么回事!证明人还是……还是……戬华!!!!!!

 

 

“……”百合突然明白什么叫被坑了——自祤为相当精明的商人,她还是有生以来第一次上当受骗。

 

心情总算平静下来,现在要离开这个破地方才是第一重要的事情,户籍什么的……也只有出去才能想办法了。

“……没、没关系……”她冲着差役淡淡的一笑。

 

“那么,请你在这里签下您的名字吧。”一丝诡异的笑容浮现在差役的脸上,已经差不多失去思考能力的百合抬笔写下了自己的名字,至于为什么会被人误抓,她暂时也没有心情去研究了。

 

 

 

签下名之后,一阵奇异的香气飘来,百合感到了强烈的睡意,眼前昏昏沉沉的失去了意识。

 

 

那个差役嘿嘿的笑了,敲了敲墙壁,一个人推门走了进来,正是邵可。

 

“怎样了?”

 

“这个可爱的小丫头已经签了,”把东西递给邵可,差役却有点同情的看了百合一眼,“不过这女孩子还真可怜……”

 

“啪”的一声,是书本合上的声音,邵可笑眯眯道,“你对此有什么意见吗?”

 

“完全没有!”那人狠狠地道,“只是以后请黑狼大人不要再让我们这一群属下做这种事情了!好歹我们也是彩云国闻名的‘风之狼’啊,却在欺负小女孩……”

 

“哎呀,你是在说我吗?”邵可抬起手活动了一下手指,那人被吓得退后了一步,“不要忘记了,主上也参与了哦。”

 

“……”

 

 

——这就是红邵可,外表谦和,内在却比自己那个任性的弟弟更加邪恶的男人,却非常的宠自己的弟弟……即使把风之狼支使去欺骗女孩子这种事情也毫无愧疚之心的为弟弟去做。

 

 

 

百合再次醒来的时候,却是躺在红府了。

 

一睁开眼睛看到的人,不是别人,正是黎深。

 

 

看到百合醒来,他轻轻地哼了一声,好像是十二分的不满,对待揉着额头坐起来的百合却投来了窥探的视线。

 

“唔……”头真的很痛,因为邵可用了很强力的药物,这几天,百合大概都会过得昏昏沉沉的,“我怎么会在这里?”

 

“……我怎么知道。”无比傲慢自大的声音,黎深这一点好像一点也没有改变过。

 

渐渐的想起了那时的事情,百合一下子跳了起来,却因全身脱力而软软的倒了下去。

 

黎深咋了一下舌,然后抱着百合让她重新躺回了床上,好像看到传说中的七大秘宝一般的她难以置信的睁大眼眸,黎深怎么可能这么温柔?莫非自己是自做梦,貌似比较符合黎深性格应该是先说几句刻薄话,然后大摇大摆的走出去才比较对嘛。

 

“你现在还是老实的在床上躺些日子吧,其他的事情不要多想了。”用笨拙的手法为百合盖上被子,百合投来的奇怪视线让他肢体也变得僵硬了。

 

“黎深……”她用很淡的语气呼唤了他的名字。

 

“嗯?”不耐烦地抬起眼眸,却带上了担忧的意味。

 

——请不要这样,不管你做什么,我最终还是会走的。

 

她想这么说,但是,不知何故,有些话真的很难启齿,犹豫之下,她迟疑道,“能不能……为我弹奏琵琶呢?”

 

“……”他瞥了她一眼,“撒什么娇啊,想听琵琶的话,就自己去弹吧。”

 

果然,黎深还是黎深啊……她幽幽的叹了一口气,也被自己这种认为黎深很温柔的想法打败了。

 

——真是个笨蛋,那可是黎深啊……

 

露出了说了蠢话的表情,她把脑袋缩进了被子。

 

 

 

“笨蛋,想要闷死你自己吗?”黎深砸了咋舌,把冰冷的手毫不怜惜的伸进了被子。

 

“咝——”她哆嗦了一下,黎深迟疑片刻,愤愤的起身,然后走了出去。

 

 

 

“哇……百合小姐你回来了。”不知为什么,哭得稀里哗啦的绛攸跑了进来,“我还以为你已经决定走掉了呢。”

 

看到这个孩子的表情,百合不由得叹了一口气,是否自己的决定却是自私了一点?也仓促了一点。

 

“对不起啊,小绛……”怜惜的摸了摸绛攸的脑袋,百合轻笑道。

 

用力擦了擦眼泪,绛攸想起什么可怕的事情一般的道,“百合小姐您回来实在是太好了……黎深大人真的好可怕,呜呜,我再也不想跟他出去破坏别人家的墙壁了……”

 

黎深破坏人家家里的墙壁?多少猜出些端倪的百合微微一笑道,“看到小绛这么精神,我也就放心了。”

 

哪里精神了?完全已经到了绝望状态的绛攸突然发现,一直被自己妄想成为最后一根稻草的百合,其实并不能起到太大的作用。

 

“……”

 

“啊……我会做点心给小绛吃,那之后,请小绛继续自信满满的学习吧。”笑意盈盈的拍了拍绛攸的脑袋,百合如此保证道。

 

“唔……”有些不好意思地点了点头,绛攸想起什么一般的道,“不过,百合小姐不在,黎深大人真的很可怕啊……不,应该说比平时要可怕很多倍,什么事情也不做,一句话也不说……就在房间里弹琵琶……那天风絮小姐去找他……我、我好像看到黎深大人把风絮小姐弄哭了……”

 

百合惊讶的睁大了眼眸——黎深弄哭风絮?首先,风絮绝对不是能被弄哭的人,要不是家里有黎深,也许风絮才是最让人头痛的小孩子,其次,黎深虽然恶劣,但绝对不是会随便欺负女孩子的家伙啊,尤其是他的妹妹,从小在一起长大,虽然黎深时常会把自己和风絮气的七窍生烟,但是,惹哭的情况好像不曾出现在记忆中。

 

“真、真的吗?”

 

“唔……”绛攸认真地点了点头,“而且,好像是因为百合小姐的事情……”

 

——自己成了造成对方兄妹不合的原因了?百合觉得自己发现了非常讨厌的事情。

 

 

 

 

 

算了,还是先去找邵可吧……完全不知道自己已经踏入某个红家公子阴谋中的百合如此想道。

 

 

 

 

抱着秀丽,坐在石桌边消耗着邵可难喝的茶水,百合不禁幽幽的叹了一口气。

 

 

“怎么了?”好像什么也没有发生过一般,邵可笑眯眯的递上了点心。

 

她没有说话,轻轻摆弄着秀丽的小手,赌气一般的撅起了嘴巴;没有发觉异样的,只有年幼的秀丽,她咿咿呀呀的笑了,软软的小手轻轻拉着百合纤细的手指。

 

“……如果有什么事情不说出来,我也是没有办法的哟。”一脸有趣的邵可笑意盈盈的道。

 

“……”把下巴轻轻的磕在石桌上,沮丧的百合半开半闭的抬起眼帘,“我好像发生了很奇怪的事情……我被抓进大牢里……然后,他们给了我一堆很奇怪的身份……”

 

“哎?”邵可微微睁大眼眸,“什么身份啊……”

 

“他们说……”她觉得很难以启齿,“他们说我是黎深的未婚妻。”

 

“……”邵可悠悠的喝了一口茶,视线转向秀丽,道,“难道不是吗?”

 

“唔……关于这个问题,我已经解释了四年,已经有点厌倦了呢……”咚咚的敲着桌子,又有点担心吓到秀丽的百合略略压低了声音,“而且……还说我的证明人是……王什么的……”

 

“有什么不好啊?反正你嫁到红家来也不是什么糟糕的事情嘛……玖琅一直都把你当作嫂嫂看待哦。”

 

百合沮丧的耷拉了脑袋,她突然想到玖琅每年都给自己桂花糕的事情。

 

——确实,红家尽是一群不喜欢听人说话的家伙……

 

 

“我一点也不想把自己的人生给毁掉,和黎深在一起的话,我就完蛋了……反正,户籍这个东西应该有什么办法可以查的……对吧?”

 

“唔,只要递上申请给户部的下属部门就可以了。”

 

百合认真地点了点头,事到如今好好的核查一下会是不错的选择吧。

 

邵可假装喝茶,观察着百合的动作表情——看起来好像一点也没有觉察的样子,但是,如果强行让她留下之后,黎深不采取任何行动的话,事情也会变得麻烦起来……但是……

 

“我还是先去一次吧……”虽然觉得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但她总觉得有点心神不宁,把差不多已经睡着的秀丽交给邵可,她起身,像是犹豫片刻,转身道,“……邵可,我觉得……你……”

 

看着一脸莫名的邵可,百合放弃了让他好好的和风絮谈谈得想法。

 

“……偶尔给秀丽弹弹琵琶吧。”丢下这样的一句话,百合走出了大门。

 

 

 

 

“什么叫做‘没有问题’啊!这个问题很大好不好!”奔走了一天的百合近乎绝望的敲着桌子。

跑到户部的下属部门,却被告知自己的户籍完全没有问题,在全商联可以给自己证明的人却不知何故,旅行的旅行,调走的调走……对方甚至拿出了自己签字的证明……百合已经那么阴错阳差的变成了黎深的未婚妻了。

 

签字?!

 

陡然大脑中闪过一个画面,缓缓垂下肩膀的百合开始想到了某些事情。

 

 

然后飞快奔回红府时,黎深已经大模大样的在吃蜜柑了。

 

“回来的好慢。”有点不满的嘟囔了一句,黎深缓缓抬起头。

 

百合感觉到自己很想杀人。

 

 

“喂!”

 

“唔……”

 

“这件事情是你做的吗?”没有拐弯抹角,百合的面部神经开始轻微的抽搐。

 

“如果你说的是有关你户籍的那个……主意是大哥想的,抓人是他办的,你的户籍是玖琅拿去改的……至于你找不到给你证明的人,因为我稍稍使用了一下红家宗主的头衔,然后他们就给我办了……”

 

若无其事说着这桩恐怖阴谋的黎深,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在百合那可以与修罗恶鬼相媲美的表情之下,依然可以从容应对,实在是非常的了不起。

 

 

——确实是三兄弟联手的阴谋……

 

纤细的肩膀因为气愤而抖动着,想到另一个不负责任的家伙,百合缓缓地道,“那么笨蛋戬华呢?他答应我送我走的……”

 

淡淡的瞥了一眼她,黎深悠悠的开口了,“我跟哥哥说,如果你能留下,为这个白痴国王做点事情也没有什么不可以……”

 

百合愣住了,难道,作为放过自己的条件,邵可和国王做了什么交易吗?

 

“哼,怎么?快点好好的感激一下吧,你的主人。”

 

这副傲慢自大的口气让百合不爽起来,“你是笨蛋吗?开什么玩笑……我是不想连累你才走的!你还偏偏去和笨蛋国王做什么交易!”

 

“啰嗦死了……你可是我的苦力,想要这么走掉的话太便宜你了!”黎深咋了一下舌,因为邵可的药物,百合的脑袋还有些昏昏沉沉的。

 

——居然在外面奔走了一天,还真是够逞强的。

 

 

“呜呜……你和邵可也就算了,为什么玖琅会做这种事情啊?”

 

“因为那家伙说什么,如果你走了,我会毁灭世界什么什么的……”想到玖琅说的那些奇怪的话,黎深有点不愉快的挑起了眉。

 

“但是,一想到你会变成我的未婚夫,我就觉得悲哀啊……”恍恍惚惚的坐在了冰凉的地板上,百合抱着膝盖,把头埋了下去。

 

“你难道还在想着凤珠吗?算了吧……他这样可怜的男人经不起你这种坏女人的愚弄,看来这个世界上能受得了你的也只有我了,为了这个世界,我就牺牲一下好了。”

 

“唔……你是笨蛋吗?光是你的存在就会让世间灰暗无光呢!有你们这两个哥哥的玖琅实在是太可怜了!”

 

“明明玖琅也参加了,为什么你只给他一个人辩白啊!”不满的转过头去,百合却像小孩子一样轻轻拉住了他的衣角。

 

“……我真的很讨厌你啊,为什么这个样子也要把我强行拽在身边呢?明明你用红家宗主的名号可以找到很多很漂亮的女孩子啊……”

 

“因为你说了啊,不管什么时候也不会走掉的,所以当然不能让你违背约定嘛。”黎深忿忿道,这个骗子。

 

“怎么办呢,我连一场浪漫的恋爱都没有谈过……唔……我的人生太不幸了……”声音越来越小的百合把脑袋轻轻搁在了黎深的肩上,看样子好象是睡着了。

 

“这就是你的人生,认命吧。”说着毫无人性的话,黎深把毯子小心的披在了她的身上。

 

 

 

从怀中取出那天百合放在自己床边的吊坠,他想了想,重新给她戴了上去。

 

 

 

 

自从百合那天回来之后,就再也没有说过要离开的话,跟每天一样和黎深吵来吵去,一如既往地教绛攸读书写字。

 

 

“百合小姐……”叫了一声托着下巴看着窗外的百合,绛攸迟疑道,“那个……黎深大人他……”

 

“哦,今天开始,黎深要去参加进士的实习了。”笑着拍了拍绛攸的脑袋,百合在不被任何人察觉的情况下幽幽的叹了一口气。

 

——听说,进士的实习会是很糟糕的事情呢,相比黎深,百合更加担心悠舜……他腿脚不便,也许会在朝廷被人欺负也说不定啊。

 

 

“黎深大人是榜眼吗?”绛攸想了想,应该就是第二名吧。

 

“哎……小绛也要好好努力哦,如果小绛能取得状元,超过那个笨蛋……我会跟小绛去约会的。”

 

“啊?”瞬间面红耳赤的绛攸赶紧低下头,装作认真写字的样子。

 

“唔……”还是去皇宫看看吧,不知道悠舜怎么样了,还有凤珠……之后就一直没有去见过他呢。

 

 

 

 

准备了一个上午的点心之后,百合向着皇宫进发了。

  评论这张
 
阅读(7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