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FANE

MAY THE SAVIOR BE WITH YOU

 
 
 

日志

 
 

《红家公子》 第七章 蔷薇公主  

2009-02-20 21:32:52|  分类: 红家公子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氤氲着奇怪的雾霭,红家府邸内,不知何故笼上一层朦胧之色。

 

守在昏睡的宇祥身边,鸾姬敏锐的感觉到了什么——有人在靠近这里。

 

……或者应该说,有人在动这里的东西。

 

“愚蠢……”冰冷的言语自这个绝美的女子口中缓缓吐出,那温柔的眼眸也带上了轻蔑之色,“我缥鸾姬的结界岂是你能够解开的?你未免太高看自己了,琉花。”

 

转过头,凝注着躺在床上的宇祥,忧伤却又不能自已的流露出来。

 

——究竟还有多少时间呢?侧着脸,鸾姬轻轻抚过丈夫苍白的面容,露出了哭泣一般的微笑。

 

 

 

“……如果只是为了守护什么人而杀人的话,也许可以被原谅,但是绝对不可以当作一种理所当然的事情……”明明只有十七岁而已,虽然学过一点粗浅的武术,但是还是轻易的被自己打的落花流水,鼻青脸肿的对自己说教的男子,就在那个时候,微笑着如此说道,“……因为不想拖累明昊,所以,就算被你杀了,我也会挡在前面……”

 

自己哭笑不得的看着这个眼前的少年,该说是愚蠢,还是天真?

 

“什么?你本来也要杀我吗?”一脸无辜的睁大了眼眸,让鸾姬不知第几次感叹这个家伙的反应迟钝。

 

“……我可不是悠哉游哉的公子哥啊,被你说还有一点理由……但是明昊为什么也会这么说呢,明明比我更符合要求嘛……”

当那个十七岁的少年,轻轻地握住了自己的手,低语“请不要走”的时候,自己就深深地陷落了。

 

——明明从来不相信所谓什么感情的东西,却被一种名叫“爱”的东西夺去了理智。

 

 

看着少年逐渐变成了男人,鸾姬却拥有着从不改变的容颜。

 

“……如果你一个人跑到我找不到的地方去,那么我生活在这个世界上,不就太可怜了吗?”

 

从很久以前就封闭自己心房的女子,缥鸾姬,在意的,也只有她的丈夫……儿子们无论做出怎样的选择都与她无关,所以,无论邵可选择了怎样的路,她都没有过问。

 

无比憎恨着自己的紫戬华也好,那个时候哭泣着拉住自己的衣袖请自己不要离开的鬼姬也好……鸾姬都不曾回头去注视过,

 

从遇到这个男人的那一天起,在鸾姬视野内的,就只有他了。

 

说起来,黎深和邵可的任性恐怕都是遗传自己呢~~

 

——觉得自己发现了很不得了的事情,鸾姬自言自语的低下了头。

 

除了脸之外,没有什么部分和宇祥相似的三个儿子……

 

从来都不是鸾姬要守护的对象,

 

 

 

许多年前,得到了鬼姬殒命于蔷薇姬之手的消息,即使非常难过,鸾姬还是什么都没有做。

 

 

但是,也就在那个时候,鸾姬知道,深爱着鬼姬的戬华已经不可能放过自己和缥家了。

 

 

 

“蔷薇公主吗……”轻轻眯起眼睛,鸾姬回忆起了第一次见到那个女子时的情景——是自己还只是一个小女孩的时候,虽然对方隐藏了气息,她还是找了出来。

 

——您真是非常的美丽……

 

这恐怕是从小学会隐藏内心的自己第一次发自内心说出的话,面对着眼前的绝世美人,鸾姬不由得低下了头。

 

 

说起来……那已经是差不多一百年前的事情了……

 

不知不觉都过了这么久,一直活下去也没有什么意义就是了,邵可、黎深还有玖琅都不是需要人照顾的类型……

 

大概是受自己冷酷的那一面影响太深,三个儿子都可以说有着相当理智的头脑,无论是面对贵族们的暗藏心机,还是现实的处世态度……

 

 

突然发觉自己的走神,鸾姬自嘲的揉了揉太阳穴。

 

“真是的,遇到了你之后就变得不正常了……”轻轻捋过宇祥湿润的刘海,她忽地皱起了眉头。

 

——雾气在变浓……

 

 

怎么可能,对现在的缥家而言,想要冲破自己的结界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难道说……

 

鸾姬的心一点一点地沉了下去。

 

 

如果是那个臭老头在捣鬼的话,就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了。

 

 

把手轻轻覆在了宇祥的额上,淡蓝色的光晕缓缓升起……看到丈夫均匀的呼吸,鸾姬轻轻地舒了一口气。

 

“……宵瑶璇,我等会再跟你算帐……”鸾姬低声喃喃着。

 

 

 

“阿嚏!”瑶璇揉了揉鼻子,奇怪的神色慢慢的浮上了眉梢。

 

——怎么觉得好像被什么人诅咒了……

 

“……大概是鸾姬吧……”完全看穿了瑶璇的想法,戬华淡淡的表示。

 

“……”对于诸如此类的吐槽,瑶璇决定不予置评,小孩子似的嘟囔起来,“这么说好吗?我可是为了你才这么做的啊……”转念一笑,瑶璇轻轻地敲着桌子,“不过真是了不起呢,居然学着彩八仙在红本家府邸布了一层结界……真的很难想象是一个普通人类所为。”

 

“她从来都不是普通人吧,”轻轻的瞄了一眼瑶璇,“消息送出去了吗?”

 

“嗯,红邵可会伺机而动,正好缥家这些日子也在做这件事情,算是被我们钻了空子呢~~”瑶璇一脸愉快的神色之上不防浮起一抹鄙夷,“缥琉花虽然讨厌,但是也不失为一个强劲的对手……可是,她这次选择跟鸾姬作对,未免有些高看自己了……那个女人,可是自己解开了控制自身的诅咒又大摇大摆离开缥家的第一巫女啊……”

 

“……”

 

“不用着急,目前的话,我们就静观其变好了。”

 

 

 

 

“这是什么味道啊……”

 

正在弹奏琵琶的百合突然感到了强烈的倦意,那是淡淡的花香,混杂着雨水的气息,仿佛温柔的花瓣拂过指尖……

 

“好困……”不由自主地闭上了眼睛,却仿佛感到掉落进了什么冰冷的窟穴一般,不断的下坠,却无法停止……

 

听到了琵琶滑落的声音,自己却突然落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中……

 

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

 

 

 

是谁?抱着自己的男子,长长的黑色发丝扫过自己的脸颊……

 

 

不知何故开始贪恋这个温度,下意识的抓紧了对方的衣角……

 

“冷……”轻轻的打着寒战,细碎如白玉一般的牙齿轻轻的磕碰着,身体骤然一紧,她闻到了对方身上的气息……

 

虽然神志不甚清楚,却对这个气味熟悉到不能再熟悉了……

 

“……黎、黎深吗?”

 

 

百合颤抖的声音让黎深悬在半空的心总算放了下来——看样子只是被雾气催眠了,应该不会有什么太大的问题。

 

——可是,为什么这种东西会出现在这里……

 

不止是百合,几乎全部红家的人,都被这种雾气催眠……简直好像就在攻击这座府邸一样……

 

 

难道是哥哥他……

 

猛然想到了什么的黎深把百合放在了床上,推开了窗户……紫色的黑光闪烁着,像是什么入口一般出现在庭院的各个地方……

 

 

“骗人吧……这是……”

 

 

 

 

“……空间扭曲的入口……”

 

沉默了很久的风絮给出了答案,不要过去,“这是缥家用来迷惑对手的法阵,如果靠近就会被吸进去……也许会被转移到其它的什么地方,因为出口的位置是任意的,所以,知道出口地点的,也只有展开入口的术士……”

 

玖琅拉住门的手瞬间松了下来,疑惑的看着风絮,“就算是的话,这种东西怎么会出现在红家呢……”

 

“我不知道。”

 

风絮说的是实话。

 

奇怪,就算是缥家发现了我的行踪,在鸾姬大人的结界内,应该是什么都做不了才对……就目前看来,恐怕能无事的,除了鸾姬大人之外,只有玖琅哥哥、黎深哥哥……还有邵可哥哥和缥家出身的我而已……

 

而且……为什么使用这种法术呢……

 

空间的扭曲通常是在缥家内部使用,让对手无法找到出路的法术而已……简直,就好像在为什么人隐匿身份一样……

 

“风絮?”

 

“啊……不管怎么说的话,我们现在还是呆在这里吧……如果不倾注力量的话,这个很快就会消失……何况……”鸾姬大人也不会一直坐视下去,一定会想办法破坏的……

 

“何况?”

 

“啊啊啊啊,没什么,总之呆在这里就好了,只要不到处乱跑的话,就不会有什么问题了……”

 

“是、是吗?”狐疑的点了点头,玖琅疑惑的看着风絮,“但是,我都不知道你对缥家的事情这么了解……”

 

“啊,是吗?哈哈、哈哈哈哈……”

 

“……感觉你好像在装傻……”玖琅一脸的怀疑。

 

“……”

 

 

 

 

昏昏沉沉的百合突然感觉到什么火辣辣的东西流进了自己的喉咙。

 

 

“哇!”一下子跳起来的她拼命的那起了桌上的茶壶——立刻的往嘴里灌了起来。

 

毫无愧怍之心的始作俑者却是毫不在意的开了口。

 

“看样子是恢复正常了~~”一脸平静的黎深轻轻的哼了一声。

 

“哇啊啊!你给我喝了什么东西啊?”这种辣辣的液体还真是一种对喉咙的强烈刺激,显然已经陷入歇斯底里状态的百合呜呜的哭了起来。

 

“我做的清醒剂,据说生姜对人有好处,我就放了……”

 

“你放了多少啊!!”用手掌扇着风,百合继续四处搜寻着茶水。

 

“……一个,”黎深歪着脑袋想了想,“大概还剩一个……具体多少我不记得了。”

 

百合几乎要晕倒了,厨房内存放着近乎几百个生姜……黎深居然伟大到把那么多的生姜浓缩成这么小小的一碗——开、开什么玩笑!?生姜强化剂吗?

 

“你、你真的是人类吗?太可怕了,这究竟是怎么做到的?你还不如杀掉我算了……”

 

“搞什么啊?”对百合的抱怨,黎深很不愉快的皱起了眉头,自己为了把她弄醒可是花了不少力气呢,“对待自己的救命恩人就是这种态度吗?”

 

“我宁愿这样不被你救啊,实际上,我更希望保持原样啊。”百合的眼泪哗啦啦的流着,没有想到生姜会具有如此强大的威力。

 

“哼,看来你根本就只是一个娇生惯养的大小姐而已嘛。”

 

“你根本没有资格这么说吧,比起傲慢到了极致,毫无人性的你而言。”她不满的转过头去,嘟囔着,“不过还是谢谢你了,虽然你采取了这种愚蠢的方式啦。”

 

黎深哗啦啦的展开了扇子——真是不愉快呢,早知道还不如让她躺着好了。看到不对的时候,他就立刻过来了;如果自己也没有事情的话——哥哥是绝对不会有事的,他坚信这一点。

 

——他并没有告诉百合,自己看到她倒在地上时的慌乱心情。

 

“不过这个究竟是什么啊,这些雾气……”闻着空气中的清香气味,百合的眼神又变得朦胧起来。

 

“……没有什么重要的啦,”非常粗鲁的拽上了百合,黎深飞快地跑了出去,“我们现在还有重要的事情要做……”

 

“哇!你要做什么啊,那些紫色的光是……”

 

百合尚未来得及做出任何反应之前,一股巨大的吸力将她拽入了深深的黑暗之中,身边传来的冰冷空气让她的身体有些麻痹,隐隐约约的感觉倒自己在移动着……在黑暗的深处,仿佛是七彩的光芒闪烁着的色彩……

 

突然眼前出现了光亮,百合下意识的抬手遮住了眼睛,直到熟悉的声音平静的响起。

 

 

“黎深?百合?你们怎么会跟到这里来的?”

 

 

——邵可穿了一身黑色的夜行衣,手中握着闪亮的白刃,站在他们眼前。

 

 

一旁的,还有一个二十五六的男子,揶揄的神色之上,浮起深邃的探究目光;看着黎深的时候,带上了估量斤两的意图。

 

 

 

“……哥哥……”沉默之后,黎深缓缓地开口了,“你不要想把我一个人再丢下。”

 

这是只有邵可明白的意思——就在那一瞬,他明白,黎深已经知道了所有的事情。

 

“……”所以他什么都没有说,什么也都不必说。

 

诧异的僵立在原地的百合看着他们,邵可低下头,躲开了她探究的目光。

 

——事实上,邵可也是一个非常任性的人。

 

深谙这一点的百合因此没有追问什么。

 

 

“哎呀,还真是家族大团圆呢,”一旁的男子轻轻的笑了起来,“你的弟弟还真是跟你一样固执,不过这位可爱的小姐是谁啊?”

 

“闭嘴,北斗,这不关你的事情。”

 

冰冷到可以冻结的声音——百合不由得开始了怀疑:这真的是那个温润如玉的男子红邵可吗?

 

“哎呀呀,我是无所谓啦,不过这些‘门’都是单向的,你的弟弟要回去也是不可能的事情了吧,”微微眯起眼睛,北斗露出了有趣的表情,“你的话,不会选择在这里一直浪费时间消耗下去吧?”

 

“……大人、大人就在那里了……”

 

这是百合才注意到站在邵可身后的小女孩。

 

看上去大概和风絮年纪差不多,但是一张可爱的脸孔上却带了难以掩饰的胆怯之色。

 

“谢谢你。”转过身轻轻拍了拍小女孩的脑袋,邵可握紧了手中的长刀,“你自己一个人来就算了,为什么还要拉上百合?”

 

黎深默默地垂下了眼帘,没有说出原因。

 

“……北斗,我的弟弟暂时拜托你了。”话未落音就,邵可已然像箭一般窜入了最深处的房间。

 

“……”百合嘴微微张开,却依旧什么都没有说。

 

突然手心传来的热度,惊讶得低下头——黎深紧紧地握住了自己的手,浅褐色的眸子内带着说不清道不明的复杂情感。

 

——太多东西需要解释了……所以,请现在不要问。

 

并非不懂。

 

她轻轻地叹了一口气,就现在而言,不是呆子的她,也从其中了解到了一些事情。

 

 

 

握着长剑的,名唤北斗的男子饶有兴味的注视着黎深,不经意流露出来的,是猎豹一般的敏锐。

 

“……不用担心。”反过来握住了黎深的手,她露出了安慰似的微笑,“邵可不会有事的。”

 

黎深微微一怔,没有想到自己的想法居然如此轻易的发觉了,也没有想到百合会这样说……

 

迟疑之后,冷淡的松开了被握着的手,不满的转过身去,“谁要你废话。”

 

听起来不安多于赌气的话语让她轻笑出声,转脸看向北斗,“请问……”

 

“什么都不用问,我也不会说。”像野生动物一样敏锐的北斗立刻就收敛了笑意,耸了耸肩,然后就像发现猎物一样眼睛里闪烁着光芒,打量着黎深。

 

——魁斗的……弟弟吗。

 

并未因此而露出了安心的表情,北斗反而不由得皱起了眉头,这个看起来最多十六七岁的少年,冷冷的注视着自己——在才能上也许稍逊哥哥一筹,这不表示红黎深会是一个可以简单应对的家伙……

 

为了对付缥家,国王竟然选择了红本家府邸作为进入缥家的入口。更加意外的是,缥家竟然也在进攻红家,也是得益于此,才能利用缥家术士在外的结界确定了缥本家府邸的位置。反而被国王利用的红、缥两家并没有意识到——自己已经变成了国王手中的筹码……

 

这是自己原先的想法。

 

但是看到平静以对的黎深时,北斗改变了这样的一种看法。

 

 

——因为年长的弟弟开始不相信那些传说故事……

 

陪伴邵可在礼物店选取礼物的时候,偶尔听邵可说起的弟弟。

 

那双和邵可颜色一样的浅褐色眼眸,与其说是傲慢,不如说是对世间的事情全部都毫不在乎……

 

 

“……来暗杀缥家之人吗?”听起来有一些沉默的声音,黎深缓缓地开口了。

 

“哎?缥、缥家吗?”百合不由得睁大了眼眸,环视四周——这只是一个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房间而已,虽然布置的很华贵,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

 

北斗立刻就露出了非常微妙的表情,这一次的行动可以说,自己也是在不久之前知道的;而从邵可的反应来看,也不像是会透露秘密的人。

 

“……只有你和哥哥吗?”

 

“还有大概三十多个,”北斗淡淡的表示,“全部死了。”

 

用力握紧双拳,黎深咬着下唇,狠狠的瞪着北斗。

 

“这里有很多入口吧,你怎么找到这里的。”

 

因为这是反向的寻找,所以很容易被传送到什么奇怪的地方去;百合却突然想到了什么——在进入前看到的点点星光。

 

“夜光七彩!”她忽的惊叫出声,试探着看向黎深,他哼了一声,不愉快的看向了一边。

 

 

对这个非常了解的百合立刻就明白了,因为沁朔对缥家的事情非常感兴趣,所以自己也知道一些。

 

——不过没有想到这种可以扭曲空间的东西真的存在

 

夜光七彩本来就不是一般的颜料,它不仅仅是在黑夜中可以发光这么简单……对此,她做过非常细致的研究。

 

“噢~~”故意拖长了声音,仿佛为了激怒黎深一样露出了笑容,“原来是追着魁斗来的……”

 

“……”黎深正想说什么的时候,那个小女孩却突然惊叫出声。

 

寻声望去,黎深脸色大变。

 

邵可浑身是血的站在那里,轻轻地喘着气,却紧紧地抓着身侧一位绝世美女的手腕。

 

 

 

——一直以为鸾姬已经是自己见过最美丽的女子了,没有想到还有这样完美到了极致的人。

 

 

她就站在那里,那种美丽,几乎到了让人无法呼吸的地步;仿佛随时都会乘风而去的女子,美的不似真人——

 

 

 

她站在邵可的旁边,对已经摇摇欲坠的邵可连一丝扶住的意思都没有,一双漂亮的眼眸内是冷漠到可以让人冻结的目光。

 

“……快、快走……”抓住冲上去的黎深的衣襟,邵可的声音听起来有一点颤抖。

 

“……没有办法了……”无奈的揉了揉乱七八糟的短发,北斗笑了笑,从怀中掏出了一个小小的符,像扇子一样来回晃动着。

 

 

“……这是宵大人给的啊,来试试吧。”

 

 

 

 

 

“我爱你啊……”当一个孩子冰冷的嘴角轻启,露出了少见的温柔笑容时,她不禁皱起了眉头。

 

爱究竟是什么东西?无聊的人类情感?还是什么愚蠢的妄念?相比这个孩子毫无人性的父母而言,这个孩子却显得好一些。

熟悉的二胡音色,在他的身边听了几十年的美妙音色——

 

她并不讨厌。

 

可是,这一切都被一个无聊的家伙给打破了——她不知道应该是高兴还是难过。

 

握着长刀的,竟然是一个不满二十岁的少年,平和的面容之上怔忡的目光,缓缓地停留在了自己的身上。

 

还罗嗦什么?不满的皱起了眉头。

 

——你能闯到这里,恐怕暗杀技巧不会落于人后吧,就像对待其他人一样拧下妾身的脑袋好了……

 

无比厌烦的挥舞着手,她甚至不想转过头去多看他一眼。

 

当他解开了自己的束缚之后,她终于不敢相信的注视着他的眼睛。

 

——为什么?你应该是来杀死妾身的,这样可以吗?

 

即便如此,他还是什么都没有说。

 

 

 

“若不是那张符咒,你就已经死在那里了。”

 

利用了紫霄的力量,慌慌张张的逃进了贵阳,居然还带着弟弟的男子——红邵可。

 

“看在你把妾身从那里带出来的份上,姑且就记住你的名字好了。”非常不满的转过头去,这个少年却依旧厚脸皮的坐在了旁边。

 

“……我不会把你交给什么人的,也不会让你被缥家的人抢回去……我想,我大概爱上你了吧……”嘟囔着这样的话语,少年流露出了迷茫的神色。

 

“哦?那你是不是要效仿缥家把妾身关起来吧?”

 

“……我要的不只这些啊,我要和我的妻子到许多地方去旅行,看许多有趣的东西,每天做出各种美味的饭菜,然后晚上一起赏月,夏日里一起看萤火虫……”

 

她不由得睁大了眼眸,盯着这个任性的恶质少年。

 

“你、你说什么?你脑子没有问题吧?”

 

“你在说什么失礼的话啊,”邵可皱起了眉头,这个女人用得着这么直接吗?“不要以为这样就可以轻易的让我退缩哦。”

 

“还是快点回你的房间去养伤吧,妾身都可以感觉到出现在门口的杀气了。”赶人似的打开了门,邵可有点沮丧的走了出去——第一次告白就被这样拒绝了。

 

 

站在门口的,是鬼鬼祟祟的黎深。

 

“……你怎么不去睡觉?”邵可板起了脸,现在已经靠近午夜了。

 

“……那个女人究竟哥哥准备怎么办啊?”已经在贵阳呆了七天了,通过打开的“门”逃进了缥家无法触及的贵阳,呆在红家府邸中,似乎并没有遇上什么麻烦的事情;但是,邵可至今也没有把那个随同而来的女人弄走。

 

“……黎深,你是不是还没有给我一个任性妄为的追过来,外加拖百合下水的理由呢?”微微眯起眼睛,邵可冷冰冰的声音让黎深耷拉了脑袋。

 

“哥哥,实际上……”

 

“回去睡觉吧。”

 

“……”

 

 

 

“真是过分啊,被什么人拒绝了,然后拿黎深出气吗?”

 

听起来很生气地声音,邵可不禁失笑,看到了百合一张气鼓鼓的脸。

 

“我没有啊~”无辜的睁大了眼眸,百合不禁同情起黎深的遭遇来。

 

“嘛,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没有必要迁怒黎深吧,他只是担心你而已啦。”随口嘟囔着,视线转移到了邵可身上。

 

“百合你还真是宠黎深呢。”遥望着天际,邵可露出了安心的微笑——有她在的话,即使没有自己,黎深也会好好的生活下去吧。

 

“……”真的搞不懂这两个兄弟在想些什么——她有点头痛的揉了揉太阳穴。

 

一个道貌岸然,却是一个杀人不眨眼的刺客,一个被誉为天才,却是性格恶劣的超级恶魔……

 

这样两个人究竟是基于什么相似点而变成了兄弟呢?还是仅仅是一个美丽的错误,让两个天上地下的任性怪胎变成了同父同母的兄弟。

 

“有百合在这里真的太好了……”邵可温和的笑容让百合脸有点发烧,窘迫的转向一边——

 

“什么啊,总是给别人添麻烦的你们,偶尔也做一点有用的事情吧,”轻盈的跳下了石阶,走了几步又转过身,“差不多是时候给桐寓送点消息了吧?还有……如果想要给黎深弹奏一下琵琶,作为道歉……随时欢迎哦。”

 

“……今天太晚了,改天吧。”邵可忍不住笑了。

 

 

 

百合并没有立即回到房间去睡觉,推开黎深的房门,他倒下成一个大字,鞋也不脱的睡在了床上。

 

——在生气……

 

这是自然的吧。

 

悠悠的叹了一口气,百合小心翼翼的蹲在了床边。

 

“……那、那次谢谢你啦,害得你还被邵可骂了,对不起……”

 

冷哼一声,赌气地黎深立刻把头转了过去。

 

“……不过,你也有不对吧?比如说,你那个生姜汤实在是……太、太出格啦……”

 

“……”

 

“还有,邵可也有不对的地方,我已经说过他了……”

 

“……”

 

“……黎深?”

 

“琵琶……”哼哼唧唧的声音,黎深立刻就坐了起来,无比妄自尊大指了指台子上的琵琶,“给我弹琵琶就原谅你……”

 

——还真是傲慢呢……

 

“好吧。”百合立刻就爽快地答应了,拿起了琵琶,拨动着琴弦弹了起来。

 

“……”

 

“……说起来,我第一次住在这里的时候,就听到了邵可的琵琶呢~”不经意的露出了微笑,百合划过琴弦,看到了黎深脸上的古怪表情。

 

“……哥哥的琵琶……吗?”

 

“嗯……我已经说过了,我想他大概不久之后就会给你弹琵琶道歉的……真是的,你们两个能不能稍微长大一点呢?”专心弹奏琵琶的她,并为对黎深脸上的表情多加在意。

 

黎深低下了头,抱着膝盖坐在了地上。

 

——真难得,他居然会那么沮丧……

 

百合不禁咂舌,看来除了邵可,大概不会有第二个人能对他的情绪影响这么大吧。

 

轻轻地把琵琶放回了架子上,她起身合上了开着的窗户。

 

 

“早些睡吧,反正你这几天一定也没有好好睡觉……”嘀咕了一句,她重新焚上了可以促进睡眠的香草,然后走了出去。

 

“喂!”傲慢到极致的声音响了起来。

 

她探进半个身子,疑惑的看着坐在地上的黎深。

 

“……谢、谢谢你……”比蚊子还要轻地声音,就在下一秒,黎深飞快的跳上了床,把头蒙进了杯子。

 

 

“啊?”

 

非常莫名的百合并没有听清黎深那句说了些什么,只有狐疑的点了点头,转身走了出去。

 

 

 

 

——真是笨蛋。

 

独自在房中的女子感觉到了异样的气息,不禁皱起了眉头。

 

——没有任何要隐匿自己的意图。

 

那个家伙是在担心自己的安全吗?

 

 

低低的嗤笑,女子却突然听到了琵琶的声音——

 

 

琵琶在很久之前就是红家的秘技,明明是一个家族的大少爷,却沦为国王的走狗,这还真是一件好笑的事情。

 

 

想起不久之前那个名叫红邵可的小鬼说起的传说故事。

 

 

“……就算‘值得庆贺值得庆贺’的故事原本不存在,那么被拘禁的公主也一定会和把她救出来的男子坠入爱河,然后哪怕是极短的人生,也能够幸福的在一起啊……”

 

“哈哈,不要逗妾身笑了,你暗自给自己做什么角色分配呢?你认为妾身有朝一日会爱上你?哈哈哈哈,这是妾身今天听到的最好笑的笑话啦!亏你还是一个冷酷的杀手呢,这种童话故事一样的东西究竟是怎么回事啊?”

 

 

不耐烦地挥了挥手,她不想被这个愚蠢人类的想法所左右。

 

——差不多应该离开了。

 

 

虽然力量大部分被封印了,只要在贵阳的话,缥家的人应该不会形成什么问题。

 

 

琵琶的声音停止了,她眯起了眼睛,忽的开口道,“作为把妾身从那个地方弄出来的谢礼,妾身就给你拉一首曲子好了……”

 

拿起了不久前邵可为她找来的二胡,她默默的闭上了眼睛。

 

 

 

“……”一时间无言的瑶璇看着眼前的女子,视线不由得开始变得不安起来。

 

女子轻轻的笑了,这让瑶璇更加冷汗直冒,喉咙中发出了“咕嘟”的声音。

 

“好久不见咯,紫霄。”非常悠哉的坐了下来,女子轻轻的哼了一声,淡淡的瞥着这个讨厌的男人。

 

“啊,确实呢,您还真是越来越美丽了,蔷薇……哈哈、哈哈……”一边发出近乎傻笑的声音,瑶璇不由得开始为自己的未来担忧起来。

 

“这种没有营养的废话还是趁早收起吧,那个像纳豆一样的小鬼究竟是怎么回事?又傲慢又难缠,妾身差不多也快要到极限了……”

 

这几天,不管自己走到哪里,都会粘着自己不放的可恶小鬼——简直是甩也甩不掉。

 

瑶璇瞠目结舌的看着旧友——居然可以把她惹到来找自己求救的地步,那个臭屁小鬼到底做了什么啊?

 

“……是红、红邵可吗?”听起来有一点沉默的声音。

 

“是啊是啊。”蔷薇自暴自弃的点了点头,“真是,他到底是什么做的?整天缠着妾身……真的已经到了忍无可忍的地步了……”

 

“能先问一个问题吗?”小心翼翼的开了口,瑶璇观察着蔷薇脸上的表情。

 

“嗯?”

 

“他还活着吧……”

 

“嗯……”雪白的手指轻点下唇,蔷薇平静的道,“如果他从那个悬崖上摔下去,又被妾身踢进深潭里,然后丢进皇宫内的那个机关密室之后还活着的话……”

 

喉咙里再次发出了咕嘟的声音,瑶璇擦了擦汗——好、好可怕。

 

“……嘛,其实不管你想不想知道我都打算告诉你啦,那个红邵可是缥鸾姬的儿子。”

 

这个答案让蔷薇惊讶的挑起了眉。

 

“那个鸾姬吗?”

 

轻轻的点了点头,瑶璇露出了微妙的神色,“如果她还在的话,缥家大概也不会是现在这个样子啦……”

 

蔷薇什么都没有说,只是转头看向了天外。

 

这里是仙洞宫,在这里可以俯视整个贵阳——

 

 

暗夜送来的冷风让蔷薇不由得闭上了眼睛,仿佛想起了那时的情景。

 

 

——虽然只是身为一个小女孩,却已经被选定为缥家宗主的继承人了。

 

 

当时自己确实是很吃惊,没有想到会遇到一个跟当初的女子如此相似的人——

 

 

“您实在是太美了……”轻轻的吐出一口气,女孩子露出了微笑。

 

“……缥家之人吗?”

 

她冷冷的声音让女孩子有些失措,注视她的眼神却不由得带上了钦羡的目光。

 

“是的。”非常恭敬的垂下了眼帘,女孩子眼底已经带上了与年龄不符的沉静。

 

 

 

“……她也是拥有那样身体的人……”看出了蔷薇的犹豫,瑶璇平静的表示。

 

蔷薇沉默了——半晌,缓缓地抬起头,凝注瑶璇的眼睛。

 

“红邵可吗……为什么鸾姬会让她的儿子陷身于其中,她不是那种残忍无情的人啊。”

 

“说来话长了,毕竟,你认识的只是九十二年前的她嘛,现在,她也已经变了不少。”送了耸肩,瑶璇淡淡的表示。

 

露出了美丽的侧颜,轻轻地敲击着桌子,蔷薇很不悦的挑了挑眉。

 

“有些人是不会变的……不管过了多少年,多少时光,都不会改变……人类虽然渺小,却是一种非常顽固的生物呢。”

 

面对消失在茫茫的烟雾中的蔷薇,瑶璇独自拿起了酒杯,好像在向什么人敬酒一样向前举了举。

 

“……或许吧。”低低的嘟囔了一句,蔷薇的话让他想起了目前在茶州的老友。

 

——心软也要适可而止。

 

 

“……这一次在茶州拖拉的时间未免太长了……”已经得到消息的瑶璇轻轻的呼出一口气。

 

——茶本家男子全部死亡。

 

 

被冰冷的空气所包围,瑶璇不由得皱起了眉头。

 

 

“鸳洵……”

 

 

 

 

隐隐约约的气息让蔷薇停下了脚步。

 

视线微微后移,已经注意到被发现的刺客很快的出了手。

 

“哼,就派这种货色来,未免太小看妾身了吧……”

 

飞快地挥出了短刀,可是,中刀的刺客却并未应声倒下;不仅如此,反而要摇晃晃的站了起来——

 

“这是……”惊讶的看到刺客青紫色的面孔,已经是死去多时的人脸了。

 

把意志灌入尸体的内部,有点像做出来的魂魄,然后让他们进入贵阳实施暗杀——

 

“哼,还真是难缠呢……”

 

举着长刀的刺客动作非常的迅速,即使把刀刺入他们的身体,他们也不会死去;因为力量尚未恢复,难以支持长久的蔷薇姬不觉得流下了冷汗。

 

“嗤……”

 

像是变魔术一般,突然尸体全部碎成了几块,然后白色的发光体从里面流了出来,散发出一阵难以忍受的恶臭。

 

“……不管你怎么打,还是砍掉它们的头,它们也都不会死……”出现在面前的邵可把什么钢丝状的物体收了起来

 

“……”

 

“不要质疑啊,只有人类才能想出这些奇奇怪怪的东西,也只有人类才能控制他们……”

 

低下头小心的查看了她的衣服,在确定没有任何伤口后,轻轻地呼出一口气。

 

“……就算是没有你,妾身也没有那么容易死的,更不要说受一点小伤了。”非常不爽的转过头去,蔷薇露出了有点孩子气的表情。

 

“啰嗦死了!”不满的邵可抬起眼,瞪着美艳的蔷薇,“好歹是我救了你吧,稍微怀一点感激地心理不行吗?”

 

“哈哈哈,妾身似乎没有叫你救哦,以为上演这种‘傻瓜救美’的戏吗就可以让妾身感动的话,你就大错特错了~”全无感激地蔷薇好像和邵可比眼力一样的瞪大了美眸。

 

“你是笨蛋吗?可是我保护了你的安全啊,如果想要五体投地的喊两声‘邵可大人万岁’之类的,我是一点也不会介意的哦……”

 

蔷薇不可思议的睁大了眼眸。

 

——这个可恶的小鬼。

 

“快点给妾身速速的闪到一边去吧,光是看到你出现在妾身的视野内,妾身都觉得碍眼呢……”

 

“说得轻松,我的毅力是很强的,不会因为两句话就轻言放弃哟……”备受打击的邵可抱着双臂站在她的面前,一副不折不挠的模样。

 

“啊啊啊啊,你究竟是什么物质做成的啊?可恶,不要让妾身看到你,否则绝对会让你后悔出现在这个世界上……”

 

“如果是被推下山崖或者踢进水里这种事情,我是完全没有任何问题的啊……”

 

“……离妾身远点!毫无节操的傲慢小鬼!”

 

“被你说成这样完全没有一点理由吧?”

 

“哼哼,以为年轻人生就是美好的你,不会意识到这个世界上还有地狱的存在吧,妾身会让你好好享受一下的……”

 

“哦,随时欢迎~~~

 

 

 

 

 

(本章完)

  评论这张
 
阅读(8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