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FANE

MAY THE SAVIOR BE WITH YOU

 
 
 

日志

 
 

《红家公子》 第六章 弹奏琵琶的男子  

2009-02-20 21:31:55|  分类: 红家公子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

在屋子内踌躇不止,百合面临着人生最大的抉择,究竟是让自己为了所谓的信誉而搭上自己美好的人生,还是就此逃离这个恶魔之地。

这个时候,一脸感动的老管家充满了期待,憧憬着美好的未来。

 

——果然百合小姐在担心黎深大人啊,从黎深大人跟百合小姐在一起的几天来看……

 

每天不知何故躲在房间里,一定是在进行爱情的交流……

老管家毫无来由的坚信着,想象到恶魔终于能坠入情网,受害者就此消失,亲切善良的红黎深正式诞生,在百合小姐的熏陶之下,成为一个品德高尚的好人……

这近似天方夜谭的天真想法,与其说是老管家美好的想象,不如说是陷入歇斯底里的绝望而产生的妄想。

“请您务必留下……”

面对老管家闪闪发光的双目,足以令星辰褪色的璀璨,显然已经把百合当作成了拯救人生的唯一希望。

和黎深在一起,就算突然绝望想要自杀也没有什么奇怪的。哪怕是最穷凶极恶的犯人,在认识到自己与红黎深的差距之后,也会从此改邪归正,认识到自己的错误……

……这不是有很大的觉悟就能办到的,一定要有比仙人更强大的力量才行。

“……这是我的约定啊,不留下的话,也不知道那家伙会干出什么事情来……”

低低的嘟囔一句,终于无奈的耷拉着肩膀,百合轻轻叹了一口气。

“您决定要留下来了吗?”老管家一脸幸喜,“您竟然愿意作出如此的牺牲……啊,不,我是说觉悟……百合小姐您实在是非常的了不起,以后黎深公子就拜托您照顾了,您的府上是哪一位?啊,我这就派人通知邵可公子……马上就订婚好了……不、不行,还是马上就举行婚礼吧……还是赶快通知宗主大人……”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终于意识到事情向着一些奇怪方向发展的百合睁大了眼睛,“我我我只是答应留下来给他做仆人,没有答应嫁给他啊……”

“可是……”

 

老管家正想继续说些什么的时候,门被气势磅礴的推开了,一个很美丽的小姐站在那里,与那张漂亮脸蛋不相映衬的是一幅傲慢无比的表情。

“……黎深……吗?”

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对方是谁,百合试探着道。

黎深冷哼一声,瞥了一眼完全失去意识的老管家,“哥哥还没有回来吗?”

“……啊啊啊啊,邵可公子吗?还、还没有……”

总算从石化的状态下回过神来,老管家看了一眼百合,露出了相当微妙的神色,颔首之后,退了下去。

 

 

——怎么回事?是我的错觉吗?他刚才那副表情好像在说“黎深公子就交给你了”……

 

百合一脸黑线。

“你看起来很精神吗?做好给我当一辈子苦力的准备了吧。”黎深随口说着,坐下来脱去了身上的女装。

“……”沉默之后,百合微微侧过脑袋,“怎么了?”

“什么?”

百合没有说下去,不知道为什么,她觉得黎深看起来很难过的样子。

黎深挑了挑眉毛,赌气一般的坐在了地上。

 

“不要坐在地上啊,这样冷的天气会着凉的,而且别人还要洗你的衣服不是很麻烦吗?”

“这有什么要紧的?”

“你这个大少爷脾气还真是无可救药了,”拽着黎深的手臂,“好啦,快点起来……”

“不要!”黎深反而更加优哉的赖在了那里。

“起来啦,而且你现在穿的是我的衣服,你这个家伙……”

“我说了不要了,你怎么像更年期的老太婆一样罗嗦啊?”

“你就少给别人添一点麻烦吧,你知道吗?光是你存在就足以让世界暗淡无光了,我现在的心情你能了解吗?我的人生已经陷入低谷啦,从此以后就要怀着积极向上的信念努力的生活下去……所以你就不要在刺激我了……”

“……”

 

这听起来有点像操心的妈妈和调皮儿子的对话,让百合在很多年之后还头疼不止——黎深的臭脾气似乎从来都没有一点改进的趋势。

 

 

咚咚咚,很轻的敲门声,百合不由自主地抬起了头。

“黎深你在吗?”

一个沉着的声音温柔的响起,门被缓缓地推开了,站在那里的,正是邵可。

黎深的眼神在注视到兄长的一瞬就亮了起来,但很快的又暗淡了下去。

“哥哥……”

听起来多少有些沮丧的声音,让邵可露出了迷惑的神色,注意到房间里的百合,邵可露出了微笑。

“你一定就是百合姬吧,现在在红家已经是大名人了……”

温柔到极点的微笑让百合的视线游弋起来,被如此的注视着,她突然觉得自己的脸有一点发烧了。

“啊……小女、小女正是百合,不知道您是……”

“红邵可……我是黎深的哥哥。”

 

————嘀————

 

什么东西似乎发生了短路,百合大脑中一片空白。

 

 

开、开什么玩笑?这个温柔如水的男子,会事眼前这个变态大魔王的哥哥?怎么可能?看起来很有文人气质,而且……也会一直露出这样的微笑——和那个光是看一眼就可以让人冻结,给宇宙不断带来悲哀的妖怪,红黎深是兄弟?

——而且,为什么黎深的表情这么奇怪。

 

“……黎深,我们差不多应该回红州了。”阳光一般和煦的微笑,仿佛旁人都可以感觉到那一份温暖。

像做错了事情的孩子一样耷拉了脑袋,黎深低声道了一句,“知道了……”

奇怪的神色轻轻滑过邵可的面庞,转头注意到站在一旁的百合,他略略颔首,然后走了出去。

 

 

“……那个……他真的是你哥哥吗?”

“废话,你在质疑什么啊?”随口嘟囔一句,黎深露出了相当不爽的神色。

“不是啦,觉得有点奇怪而已……啊,对了,你回红州期间,我去工作也没有关系吧?”

“你在说什么啊……”黎深一幅理所当然的神色,“你当然要跟我一起回红州吧?”

“啊——————什么?我也要去红州?搞什么啊?我的家在贵阳啊。”

“你现在是我的奴仆对吧,跟着主人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咯。”

“……”因为底气不足,顿时瘪了下去……

——可、可恶……

 

 

 

“我早知道就会变成这样啦……”沁朔打了一个哈欠,一副“你是白痴吗”的表情。

“不是这个问题啦,呜呜,我的人生已经全部毁了,才跟凤珠公子约了几次会啊,现在我要怎么跟他说呢?”

“也不要这么沮丧啦,反正现在看起来,那个黄凤珠多半也是初恋,就当‘遇上了一个坏女人,然后初恋苦涩的结束’……这样的设定怎么样?”沁朔抬头挺胸,得意洋洋的模样。

“一点也不好!”拿起汤匙,对准沁朔的脑袋准确的扔了过去。

非常娴熟的避开攻击,沁朔淡淡的道,“不过这样也好啦,我并没有把你交给黄凤珠那家伙的打算,跟他在一起的话,也许你会过得很好,但是,不会幸福的……”

沁朔随口说出的话,让百合不由得闭上了嘴巴。

他看着窗外,露出了笑意,“这样也好吧,总是呆在贵阳,也没有机会出去走走,借此,到红州的全商联去帮忙,也可以看看外面的世界……我可没有想过把你强留在贵阳……说不定,夜光七彩还有到手的机会哦。”

“真、真的吗?”

“总之就放松一下心情吧……红家也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进去的地方,红州的全商联,基本上都是红姓之人,进入红家,也可以跟他们好好相处,也算是一件不坏的事情。”

轻轻呼出一口气,百合露出了无畏的笑容,点了点头。

 

“嗯,我知道了。”

“路上也要注意安全哦。”

“嗯……”

“不要忘记回来的时候给我带红州的特产……”

“……”

“那里的松子唐味道很好啊……”

“……”

“如果看到不错的男人也不要忘了你在贵阳等你的哥哥啊……”

“……………………”

 

百合感觉到自己的怨念在不断累积着。

 

 

 

“明天早上我们很早就要出发,你今天就睡在这里了……”

 

大模大样的发言,好像自己就是一家之主,搞什么啊?无奈的收拾了东西,百合在床上躺了下来。

唉……

怎么觉得前途一片黑暗呢。

把什么完全埋进了被子里,百合闭上了眼睛——还是睡觉吧,否则的话,也许明天就会对人生绝望而上吊自杀啊……

 

不知道过了多久,百合迷迷糊糊的睁开了眼睛。

 

“这是……琵琶的……声音吗?”

揉了揉眼睛,百合把下巴靠在了窗台上。

 

“不过真是非常好听的声音呢……”她闭上眼睛,那温柔的音色,风一般的触过人的心弦,带着仿若淡淡的忧伤和一抹不容人质疑的决绝……

 

究竟是怀着什么样的心情才能弹奏出这样的音色呢?

 

百合从窗口探出半个身子,隐隐看到一个身影坐在庭院内……

 

……是那个人在弹奏琵琶吗?

 

唇边不由自主的露出了微笑,手指轻轻的在窗台上划动着——

 

 

百合不记得自己是什么时候睡着的,醒过来之后,就被黎深催促着帮他收拾东西,准备出发——

 

——到底是谁在弹奏琵琶呢?

 

这个问题让她百思不得其解,而了解到真相,却已经是很多年之后的事情了。

 

 

 

“什么?骑马?”

黎深冷哼一句,“不然我们难道走路吗?”

把缰绳扔到了她的手上,一时间,百合完全失去了语言。

XXXXXX……”百合很小声地说了一句什么,没有听清楚的黎深不满的叫了起来。

“你在说些什么啊……”

“我、我……不会骑马啊……”第一次感觉到如此屈辱的百合露出了悲愤的神色。

“我可不管,不骑马的话,就走路好了……”

“……”

“怎么能这么说啊,黎深。”已经一切准备妥当的邵可走了过来,“百合小姐是女孩子不是吗?你应该好好照顾她啊。”

“其实……哥哥……”

在百合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邵可已经把她抱上了马。

 

“啊啊啊啊啊,哥哥你要带她吗?”

“是啊,百合不会骑马啊。”邵可笑眯眯的道。

“可、可是……哥哥都没有带我骑过马啊……”

“因为黎深你会骑马嘛。”

“但是……才见几次面啊,哥哥也对这个女人太好了吧……不然这样好了,让我来跟哥哥骑一匹马吧……”

“开什么玩笑啊?如果这样的话,百合小姐要怎麽办呢?”

“可是,哥哥,这样的话太不公平了……”

“黎深……”

 

对以上对话,百合没有说话,事实上,她是彻底地失去了语言的能力。

 

——怎么听都像是大人跟小孩子的对话啊,还有那个恶魔脸上可疑的红晕是怎么回事?总觉得发现了好可怕的事情呢……

 

 

 

 

在赶了好几天的路之后,总算抵达了红本家府邸。

 

“喂喂,你这家伙好从哥哥的马背上下来了吧?”一路上就不停的重复着这句话的黎深不耐烦地扯着百合的衣角。

“……”

“唉……”邵可有些头痛的揉了揉额头,歉意地看了一眼百合,微笑道,“真是对不起了,我弟弟……”

“啊……没、没关系……”因为骑马的缘故,百合不得不靠在邵可的身上,面色微红的她视线不由自主地变得游弋起来,“其实……其实……”

她吞吞吐吐的样子让黎深火大起来——搞什么啊,整个人粘在哥哥身上。

 

“好啦,你快点给我下来!”终于失去耐性的黎深跳下了马,伸手去拽百合。

 

“啊——”失去平衡的百合整个人落了下来,跌进了某人的怀中。

 

 

“痛~”

 

下意识接住百合的黎深不满的抱怨了一句,“搞什么啊……”

 

 

然后是一声、两声……很多声的“えい——”响了起来——

非常僵硬的转过头,出现在百合 眼前的是——一群貌似红府家人(看样子是来迎接黎深和邵可的)像是围观一样目瞪口呆的看着发生在红府大门口的情景:

 

——黎深公子非常温柔的搂着一个非常可爱的女孩子

 

黎深公子非常温柔的搂着一个非常可爱的女孩子!

 

黎深公子非常温柔的搂着一个非常可爱的女孩子!!

 

黎深公子非常温柔的搂着一个非常可爱的女孩子!!!

 

 

所有人石化——————

 

 

 

尚在石化中的百合猛地回过神来——

 

“诶——————?不是吧?”猛地推开黎深,百合终于意识到了事情的进展完全向一个错误的方向推进了。

 

 

不是什么暧昧的笑容,所有人的眼眸中都流出了热泪,那分明是在说“得救了”。

 

 

“你还愣在这里做什么?”伸了一个懒腰的黎深不耐烦地催促着,“快点进去吧,还有重要的事情要做不是吗?”

 

 

重要的事情!?

 

重要的事情!!!!!!!!!

 

 

这就是很重要的事情吗?欲哭无泪的百合默默地剥着黎深给自己的蜜柑。被整个红家的人用“热切”的目光注视,毋庸置疑,自己现在已经是红府的大名人了。

咚咚的敲门声,百合无奈的叹了一口气,拉开门,一个十多岁的小女孩和一个少年站在门外,小女孩可爱的脸上红扑扑的,那个少年却是一脸尴尬,带了贵族气质的俊俏面容有些窘迫的转向一边。

“……黎深他不在……请问你们是……”

“你就是黎深哥哥决定命运的女孩子吗?”可爱的少女抢先道。

“……风絮,你这样太失礼了!”少年忍不住开口斥责,听到百合的声音时,不由自主地转过了头,迎上百合柔和的视线,他的脸有些微微发烫。

“啊?玖琅哥哥好过分啊,明明自己也很想知道让黎深哥哥这样的男人也俯首称臣的超级女性是什么样的吧?”

“……”少年一怔之下,竟然也变得支吾起来,“我、我没有啊……”

“呀、呀,玖琅哥哥真是狡猾呢……看到黎深哥哥的夫人是一位这样漂亮的人啊……”风絮唇边溢出了揶揄的笑容,“不过还真是让人惊讶呢,像这样一位美丽的小姐,居然会喜欢黎深哥哥……啊,该说是兴趣广泛吗?”

“啊?这个是兴趣广泛吗……啊?不是这个问题啦,我跟那个家伙一点关系也没有啊,真、真、真的是误会啦……”

“不要解释啦,我们都明白。”风絮露出了谅解的微笑,摆了摆手,“我是风絮,这位是玖琅哥哥……嫂嫂……”

深吸一口气,风絮露出了壮士断腕一般的决心,郑重地拉住了百合的手,气势磅礴的开口了。

 

“……黎深哥哥就拜托你照顾了!”一个九十度的大鞠躬,女孩子大人一样把玖琅也压了下去,“玖琅哥哥你也一起来……”

“啊?”

 

“……等一下,说了我不是啦……”

“啊啊啊,真是失礼啊,还不知道嫂嫂您的名讳!”

“我叫百合……啊,不是这个问题,开什么玩笑,我跟那个恶魔根本没于这种莫名其妙的关系啦!”

“原来是百合嫂嫂,真是失礼了!”

“不、不是啦,我跟红黎深那个傲慢自大的白痴一点关系也没有啊。”

“……无论黎深哥哥做出什么愚蠢的事情,请百合嫂嫂都不要抛弃他!”

“啊啊啊啊,什么抛弃不抛弃的问题啊,问题的根本不在这里啊……”百合想死的心都有了,莫非不听人说话是红家的特色?

“我明白,黎深哥哥的尺度,一般女人都没有办法跟上啦,只有无比坚定的决心和为国家奉献的觉悟,才有可能站在黎深哥哥的身边,百合嫂嫂……”

 

哗——

门被很粗鲁的拉开了,一脸不满的黎深站在那里。

“喂,黎深,我说你就不能轻一点吗?”百合抱怨得站了起来。

自鼻子里哼哼了一声,黎深大模大样的坐了下来。

“……被父亲大人斥责了吗?”玖琅淡淡的瞥了一眼黎深。

“罗嗦,这种事情谁要你管啊?”

“……黎深哥哥好好休息吧,我们也先告退了。”笑意盈盈的风絮拉起了玖琅,似笑非笑的瞥了一眼茫然无措的百合……

 

——那个眼神怎么回事?好像在说,“不打扰你们了”。

 

 

“……那个,是你的弟弟和妹妹吧?”

“嗯。”

“诶……真的吗?”

“什么啊,这个不相信的口气是怎么回事?”

“不是啊,因为你的妹妹和弟弟看起来很可爱的样子……”

“所以这有什么问题啊?”

“因为你一点也不可爱啊,”仔细的打量着黎深,百合深深的叹了一口气,嘟囔着,“无论是性格还是什么别的……不过不听人说话这一点是蛮像的。”

“……你刚才开始就在说些什么失礼的话啊?”

“啊?你会在意这个……真少见呢。”

黎深很不愉快的挑起了眉,“为什么这么说啊?”

“嗯……你看起来就是那种不管别人说什么都不会在意,而且也超级傲慢的家伙……”

“……”

“啊,对了,黎深。”

“嗯?”

“你……啊,不是,邵可公子会弹琵琶吧?”想来想去,黎深实在不像那种温柔的会弹出那样曲调的人。

黎深露出了非常奇怪的表情。

 

“……会啊,你问这种事情做什么啊……”

 

“没什么……”低头继续剥着蜜柑,她躲开了黎深追问的视线。

 

“……”

 

 

 

“未婚妻?那位黎深公子吗?”

“虽然只有十四岁,但是,差不多也可以有婚约者了……”

“哇啊啊!但、但是是那位黎深公子啊,很难想象有什么脑子有问题……啊,我是说精神力强大的女性会喜欢上他……”

“那还用问吗?那位小姐一定是非常的美丽温柔,让黎深公子也不由自主地拜倒裙下了……”

“我看应该不是这样……多半一定是非常强悍,像那位名将武藏一样的人物吧。”

“……啊啊啊,真是有道理呢,一定就是这样吧……”

当众人一起发出“嗯、嗯”的赞同声的时候,耳闻这一切的百合也被彻底的石化了。

 

名、名将武藏……吗?

 

脸部的神经开始抽搐,百合发现自己已经彻底失去了语言能力。

 

居然还“哇啊啊”,黎深果然不是一般人呢。

不对,相信黎深是一般人才怪呢——那个人肯定不是人类,不过自己为什么会落到这种境地?嫁给红黎深?还不如让自己死了算了,除非自己脑子抽风,否则是绝对不会嫁给这种惨绝人寰的大变态……

 

脑子里胡思乱想,温润的声音突然响起。

 

“啊啦,百合小姐吗?”

 

猛地抬起头,看到了微笑着站在自己面前的邵可。

 

“邵、邵可公子!”脸色微红,看到邵可的百合无比激动的睁大了眼眸。

 

“……要不要,喝一杯茶?”微笑着提出了意见,百合立刻猛力颔首——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做出了一个多么错误的决定。

 

 

——好、好苦……

 

欲哭无泪的百合,默默地喝着这些茶水,不时抬起眼睛瞥一眼邵可——那个温柔的笑容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制作了多么让人窒息的东西。

 

“真好呢,有百合小姐在这里……”

 

“哎……啊?”若无其事像球一样抛过来的话语,让百合悬在半空的手停住了。

 

一个平和而温柔的微笑,邵可向着百合投去了感激的眼神,“……我知道,这跟辛苦,但是,舍弟就拜托你照顾了……”

 

“……”一瞬间,百合没有反应过来。

 

邵可哎呀呀的笑了,喝了一口茶水,“第一次看到让黎深如此执着的女性,他再过一个月就十五岁了,如果这样的话,即使举行婚礼也没有什么问题……”

 

“……哎?————啊!!!!不、不是这样的啊,邵可公子,我单纯只是因为和红黎深的契约而已,我对这种性格恶劣,枉自尊大,光是存在就给世界带来绝望的男人完全一点兴趣也没有!请您务必要相信我啊!”

 

“啊,百合小姐,茶水凉了,我再帮您添一点吧……”

 

“哎?啊,万分感谢……啊,果、果然还是不必了!啊啊啊啊啊啊!不是这个问题啊,我真的跟黎深他……”百合突然很想一死了之,红家的人种果然不同凡响。

 

“啊啦,这位就是百合小姐吗?”非常好听的女声响起,百合不由自主地回过头去,站在那里的,是一位绝世美女。

 

好、好漂亮的人啊。百合惊讶的看着眼前的美女,看起来大概二十多岁,柔媚的眼睛俨然是墨色的,长长的银色发丝随风飘扬,看起来竟不似真人。

 

“母亲大人。”邵可得声音听起来很恭敬,很平静,没有任何的温度和感情。

 

不过问题不在这里……

母、母亲大人?这个美女?看起来没有比邵可大几岁……是邵可公子的……

 

母亲大人!

 

看着目瞪口呆的百合,鸾姬轻轻的笑了起来,“……真是一位非常美丽的女孩子呢,黎深一定是给你添了不少麻烦吧。”

 

“啊,没、没什么,其实……”面对这样一位美女,百合的脸不由自主地红了。

 

“邵可,”鸾姬的脸转了过去,“这样可不好哦,就算想宠着黎深,用这种方法让百合小姐留下……百合小姐就太可怜了吧。”

 

哎?百合疑惑的看向邵可,他脸上没有太多的表情……只有一抹淡淡的不屑,但那也只是转瞬即逝。

 

难道说?自己在红家遭受的种种待遇……都是预先……安排好的?

 

鸾姬冲着百合眨了眨眼睛,轻轻地笑了起来。

 

“那个、那个……究竟……”

 

“百合小姐好没有好好休息就被你们使唤来使唤去的,真是过分呢,黎深也是……还有,邵可不时跟你说了吗?不要随便给人家泡茶啊,你泡的那个茶让人喝下去也会晕倒的。”她轻轻推着百合的肩膀,“第一次见到百合小姐这么可爱的女孩子,过来吧,我带你参观一下这座府第……”

 

 

 

 

不明其原因的百合并不知道,自己正缓缓地陷入了非常可怕的阴谋中。

 

对这一切非常明了的宇祥露出了同情的神色——对不起啦,百合小姐……

 

在黎深的问题上,无论是邵可还是鸾姬大概都不会让步;多半只要百合离开黎深,他们都会想尽所有办法把她抓回来吧……毕竟,能容忍黎深的女孩子,除了百合,大概不会有第二个出现了。

 

事实上,宇祥的预感是非常正确的,内心孕育着邪恶阴谋的红家众人,已经下定了无比的决心,一定要把黎深和百合放在一起了。

 

 

 

“好可爱啊……”随心所欲的把自己过去的衣服给百合穿,鸾姬的手指轻巧的指着百合的脸蛋,“这么漂亮的女孩子,为什么会跟黎深在一起呢?”

 

“啊……哎?”好像说的很轻巧,虽然是事实,但也没有必要把自己的儿子说成这样吧。

 

“我是黎深的母亲哦。”她调皮的笑了,“自己的儿子是什么样的人,我也很清楚……如果想要离开的话,聪明的你,一定也有很多办法吧……”

 

“这是约定嘛……我输了,所以自然要留下来啊。”

 

“但是,你不讨厌黎深,对吗?”

 

“啊,怎么可能?讨厌死了,那个白痴一样的家伙,光是看到他就决定人生没有希望……”

 

“这样啊……”鸾姬笑了,“我明白了。”

 

 

 

——这真的是一家人吗?从鸾姬的房间出来,百合越发的奇怪了,一家人,性格没有一样的,而且……

 

好像有什么阴谋在酝酿的感觉。

 

 

路过庭院的梅林,百合不由自主地停下了脚步。

 

哎?琵琶……吗?

 

 

追着音色走进了庭院,乐曲却停住了,坐在那里的邵可似乎正在喝茶,琵琶放在了一边。

 

——听起来很熟悉的音色,难道,那天晚上弹奏琵琶的,是他吗?

 

 

不过确实如此呢,黎深这种类型的人种很难想象他会温柔的弹奏琵琶……

 

 

“百合……小姐吗?”

 

“嗯……打扰到您了吗……”微笑着坐在了邵可得对面,身后的树丛却奇怪的动了动。

 

——为什么会有杀气啊

 

动了动脖子——感觉有点奇怪呢,会是什么奇怪的啮齿动物吗?

 

 

 

 

“……那个……谢谢刚才邵可公子的茶水……”

 

“啊,没什么……百合小姐最近都会留在红家吗?”

 

“也许吧……”轻轻的叹了一口气,恐怕自己想离开都是一件很奢侈的事情。

 

“可能,黎深会给你造成许多麻烦,不过我还是希望你跟他好好相处。”低头抿了一口茶,邵可笑了笑,“虽然性格比较偏执,但是,黎深并不是那种对任何人都好好相处的类型……”

 

——他有跟什么人好好相处过吗?

 

百合在心中毫无来由的想着。

 

 

 

多日不见的妻子出现在自己的面前,孩子气的幸喜出现在了宇祥的脸上,无奈的鸾姬轻轻地点了点丈夫的鼻子,露出了非常好笑的神色。

“贵阳一行,还顺利吗?”

“嗯,稍微恐吓了一下缥家,相信他们短期内不会轻举妄动。”像一个恶作剧得逞的孩子,鸾姬坏坏的笑了起来。

宇祥却没有买这些,他脸上的笑容凝固了,轻哼一声,“你还真是潇洒呢,昔日的缥家宗主回归,他们一定‘热烈’的欢迎你了吧?”特别的加重了“热烈”的读音,猛然失笑的鸾姬轻轻的握住了宇祥的手,“……不要担心,我做事会有分寸的……”

“……既然去了缥家,你多半还见了贵阳的老朋友吧?”宇祥幽幽的道。

“……本来还想去见见明昊的……啊,真是好久不见了,他不知道现在怎么样……以前就是美男子呢,性格又温柔,对女性也很体贴……”

加重了“哼”的音量,鸾姬看着脸色微红的丈夫,终于破功,笑了起来。

 

面色窘迫的红家宗主很不爽的转过头去——可恶,被耍了,为什么总是自己会被欺负啊?

 

以前就和蓝明昊一起欺负自己的妻子,似乎跟那个天才的蓝家宗主更有共同语言。

 

 

“……黎深一定会被盯上,但是,只要我还活着,我不会让黎深走邵可的路……”下巴轻轻摩挲着丈夫的肩膀,鸾姬低声的说道,“玖琅和风絮也是一样……”

“……”轻轻拍了拍妻子的手,宇祥苍白的面色变得有些奇怪,“我很清楚,鸾姬,我的时间不多了……在那之后……”

他感到嘴唇上一阵温热,鸾姬把手轻轻放在了他的唇上,没有让他继续说下去。

 

“不要给我留下什么遗命,我们不是谈过了吗?等到了那一天,我会跟你一起离开的……”

“你不必这么做的,你的生命远远比我的长得多……而且,黎深和玖琅……”

“不要想着把他们作为我的包袱留下哦,”鸾姬轻轻的笑了,“我不会为他们留下的……爱人是一件很累的事情,光是爱你……我就已经很辛苦了,所以,我顾不上他们了……”

“……”

那是很温柔的声音,却没有任何商量的余地——妻子以前就是这样,相比犹豫不定的自己,要顽固和坚强的多。

 

“我爱你哦,宇祥,所以,到了那一天,我会陪在你身边的……”

 

绝美的笑容绽放在鸾姬的唇齿边,宇祥没有继续说话,只是很用力的搂着她,仿佛她随时都有可能消失。

 

 

“对了……”想起什么似的他不由得皱起了眉头,“那个跟黎深一起来的女孩子……是叫百合吗?”

“啊啦?你也知道啦?看来百合小姐已经变成大名人咯。”

“……我觉得你们这么做很过分啊,”终于忍不住提出自己的看法,宇祥微微呼出一口气,“那么可爱的女孩子,你怎么能把她推给黎深呢?”

“……这就是我那位‘深爱着儿子们的丈夫’吗?好像把黎深说的多么差劲一样……”

“事实如此吧?”

鸾姬不悦的挑起了眉毛,“那位小姐,可是跟黎深想出了好几天呢……”

“什、什么?”宇祥不由得睁大了眼睛,“怎么可能?那个黎深会有女人愿意跟他相处一天以上?”

“下了一跳吧?”鸾姬抬头挺胸,仿佛应该接受全世界的赞美一般,“而且是一位非常可爱的小姐哦?跟黎深在一起的话,也是一件不错的事情……看样子,邵可也有此类的打算……”

“啊,我已经看出他的阴谋了……啊啊啊啊啊,不、不是这个问题,我觉得要让那个女孩和黎深在一起,可能比让她去青楼卖身还要难啊……”

“啊?什么比喻啊?黎深好歹是你的儿子好不好?”

“正因为如此,没有人比我更了解他是一个多么让人绝望的人种了……不管怎么说,还是先试一试吧,也许百合小姐会一时糊涂答应了呢?”

 

——恶魔的种子在红家宗主的内心萌发了。

 

“……一、一时糊涂……吗?”

“不管怎么说,这确实是一件让人高兴的事情……”

“确实呢……”

 

 

就在百合悠哉游哉的整理着自己的行李时,并不知情的她,没有了解到目前的红家上下,已经形成了一种奇怪的默契和决心——

 

——那是上自宗主,下至仆人对黎深的了解而形成的微妙共鸣。

 

 

 

“……绝对要让百合小姐嫁给黎深公子……”

 

几乎就在同一瞬间,抱着即将“解脱”的喜悦和憧憬,每一个红府中人,都开始了各种各样的策划:而这每一条计划,都会让百合原本已经走向终结的人生之路更加黑暗和绝望。

 

 

同时,每一个人内心也在悄悄地反省着。

 

对不起啦,百合小姐……只有牺牲你来减少黎深公子的破坏范围了……

 

 

 

 

就是这样,不知不觉间,在红家人微妙的安排下,黎深公子的“未婚妻”百合小姐,在红家已然留了两年的时间。

 

“百、百合小姐!”无比慌慌张张的呼喊,家人不顾一切的冲进了房间。

 

坐在床边的女子今年已经十八岁了,因为一次错误的“签约”而被迫留在了红本家府邸——百合大部分时间都在做着同样的一件工作——为某位无可救药公子的愚蠢行径善后。

也就是这样,她已经练就了惊人的耐力,无论是黎深,还是他做的那些蠢事,百合都可以发挥比纳豆还有强上几倍的粘性,不到黎深道歉,绝对不会让步……光是这一点,就已经让红家上下对这位比黎深仅年长一岁的女子致以了无比的尊敬。

 

轻轻的放下了正在弹奏的琵琶,百合不由得皱起了眉头——弹奏琵琶已经变成了她平日里消遣的活动,近年来长期留在府邸的邵可便是她的老师。

与气喘吁吁的冲进房间的家人形成鲜明对比的,是非常平静的百合……直到琵琶被放回架子上,百合才淡淡地开了口——她已经变得非常冷静了。

 

“……他又干了什么蠢事?”

“黎深公子、黎深公子他不见了……”

面对几乎要哭下来的家人,这种不能称之为惊慌理由的理由,在黎深身上并不是没有适用的元素。

——不见了才是真正的可怕吧,因为不知道他又躲起来做什么了……

“……不在邵可房间里吗?”再次叹了一口气,这两年来对黎深的适应程度已经提高到一个境界的百合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反应,“等到受害者上门之后再说吧,反正迟早会找来的。”

“可是不行啊,黎深公子不是明年就要去参加国试了……现在如果再惹出什么麻烦的话……”

“放心吧,他毕竟是红家的少爷,就算有什么麻烦,他的老爹也可以用红家的权力惨绝人寰的让对方闭上嘴巴。”

百合给出的斩钉截铁的吐槽让家人欲哭无泪——这些年,百合小姐也变得越来越奇怪了,果然都是跟黎深公子呆的时间太久了。

“……而且,”百合以很小的声音嘟囔着,“他去不去贵阳还是未知数呢……”

“啊?”

“……呵呵,总之不用担心啦,再受害者上门以前,我们就安心的等着好了……黎深虽然强势,但是,要在受害者自杀或者作出什么偏激行为之前,肯定来得及阻止啦,毕竟红家的情报体系还是很完善的……”

虽然并没有包含多少亲切的成分,正打算安慰家人的百合被突然冲进来的另一个家人打断了。

 

“百、百合小姐,糟糕了!邵可公子正打算拿茶水招待来自贵阳的客人……”

 

不由自主地揉了揉额头,已经不知何时变成红家救星的百合再一次的陷入了无言。

“那么就准备好清水和毛巾吧,反正最后肯定会晕过去的吧……哦,顺便给他一点邵可上次做的茶点好了,这样会结束的快一点……”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百合小姐你在说什么啊,上次照你的吩咐把邵可公子做的茶点全部给狸猫吃了,但是那之后,所有的狸猫都变得一蹶不振,连叫声都发生了改变……虽然有些失礼,但是作为红家忠心的家人我还是要说,如果您再不采取动作的话,对方绝对会因为邵可公子的愚蠢而丢掉性命啊……”

虽然那悲愤并没有让百合有多少触动,在红家这两年的生活已经让她非常习惯于这些事情了;没有多少反应的她反而坐了下来,拿起了放在桌上的书册,悠哉游哉的看了起来。

看到最后的希望也如此的破灭,两位家人终于忍不住呜呜的哭了起来,原本唯一有可能镇住红家的红家宗主夫妇完全对儿子们的异样举动不予反应,看来百合也有向那个方面发展的趋势。

 

“啊,啊,我知道了……”完全不为之所动的百合轻轻的翻过书页,“放心吧,不会出人命的,如果真的发生了很糟糕的事情再说吧。”

“哇啊啊,那个时候就来不及了吧!百合小姐你认真一点好不好!那可是黎深……”

“好了,”终于不耐烦地放下了书本,百合再次深深地叹了一口气,长期为黎深善后的她真的对不停的道歉开始厌倦了,“我知道了,一个一个来吧,介于黎深的恐怖事件还没有发生,先阻止邵可给贵阳的客人喝茶好了……”

 

“请吧,鸾姬大人……”微笑着为义母奉上了茶水,风絮可爱的表情让鸾姬也露出了笑容。

浅紫色的长发轻轻晃动,风絮青紫色的眼眸看起来温顺而平静。

“……风絮。”鸾姬放下了杯子,轻轻地声响让风絮不由得抬起了头,看到了鸾姬面上的遗憾神色。

如此深沉的声音,让她产生了些许不好的预感,却也不得不挺直了腰板,“是的,鸾姬大人。”

“你跟随我来红州差不多已经有七年了。”

“是的,我非常感谢鸾姬大人对我的照顾。”

“是吗?”微微迟疑的声音,鸾姬默默地注视着窗外的景色,“把你从那个地方带出来,当初是没有任何选择,但是,事到如今,我也必须把选择放到你的面前了。”

缓缓地转过身,鸾姬脸上的凝重不知何时加深了,“……是继续留在红家,或者是离开,都由你自己决定……”

微微睁大青紫色的眼眸,风絮急急得站了起来,“为什么这么说呢?鸾姬大人,我愿意一生都追随您……”

“这种天真的想法还是趁早放弃吧。”冷冷淡淡的声音——在风絮看来,鸾姬的神色实在是似足了黎深,“第一,我不可能保护你一辈子;第二,就算我可以保护你一辈子,你真的打算一辈子都生活在我的羽翼下面吗?”

“我……”短暂的沉默片刻,风絮缓缓地抬起了头,“我没有可以去的地方,如果回到缥家,他们也只会把我当作狗一样的养着,然后到需要使用的那天,当作礼物送给贵族们……”

“我知道,正是因为这样,我才会带你离开……所以我不希望自己当时的辛苦白费,现在是你自己该拿个主意的时候了。”

很用力的咬了咬嘴唇,风絮眼神中飞快的闪过一抹决绝,“鸾姬大人,要我离开吗?”

“是的,而且最好尽快。”虽然觉得那个从小看着长大的男人不会这么心急,但是最近总是有一种很不好的预感,略略沉吟,“如果不留在红家,就去贵阳,如果跟着邵可去的话,他应该可以保护你的安全……而且,最重要的是,缥家一直以为你已经死了,这样的话,他一个人也应该可以保护你的安全……”

“您要把我托付给邵可哥哥吗?”

“啊啦,”淡淡的扫过风絮,笑意在鸾姬的眼眸中弥漫开来,“你不要吗?如果把你交给黎深的话,我不放心,玖琅的话,虽然那个孩子很优秀,但是还是太天真了一些……最重要的是,你也希望跟邵可在一起吧?”

“我是……希望,”担忧在风絮的眼底显露出来,“但是,为什么这个时候鸾姬大人要跟我说这个呢?”

“……这个你就不需要知道了,等到邵可完成了他要完成的任务,你就和他去贵阳吧……否则,活在世界上也只能是一件工具……”

这句低低的声音,却如同梦呓一般的声音,让风絮猛地抬起了头。

“鸾姬大人……”

“我累了,你出去吧……”

躺在软塌上,鸾姬轻轻地闭上了眼睛。

 

门吱呀一声关上了,从屏风后面走出来的宇祥迟疑的站在了原地。

“……”

“不要尝试着说服我哦。”鸾姬依旧闭着眼睛,“我已经决定了。”

“我也很爱风絮啊。”嘟起了嘴巴,宇祥像没有得到糖果的小孩子一样坐在了旁边。

“……宇祥你还真是博爱呢,爱着你的那三个儿子,你不怕妾身生气吗?”睁开一只眼睛,鸾姬露出了俏皮的微笑,“妾身可是很会吃醋的哟~

“……”被妻子无端抢白,宇祥非常郁闷的把头转向了一边。

 

“呐,宇祥……”

“什么?”

“我不会去帮邵可的……如果你这几天都在计划说服我做这件事情的话……”

沉默片刻,宇祥从后面轻轻地揽住了妻子,“为什么呢?你不是以前告诉过我……你一生中最重要的三个人,其中有一个就是紫戬华吗?而且,当初是你丢下了他和鬼姬……”

“宇祥,你太善良了,有些事情不是那么简单的……”挣脱了丈夫的怀抱,鸾姬缓缓起身,“我如果这一次帮了他,那么,邵可以后怎么办?戬华会认为邵可才是我真正在乎的人,而可能把对我的报复施加到邵可的身上……宇祥,你应该知道我当初究竟是为什么离开戬华身边的……”

为了躲避缥家追杀而逃入贵阳皇城的缥家宗主,从小看着紫戬华怎样从一个单纯的少年变成杀人不眨眼的凶手,非常了解这个孩子的性格——所以,鸾姬绝对不会回头。

“……鸾姬,”这样漠然的声音从宇祥的口中缓缓吐出,“鬼姬已经不在了,主上的身边,已经一个人都没有了……我很了解我还能活多久,所以,等我死了之后,请你回到主上的身边吧……”

“你在说什么啊!”

“我是认真的!”因为恼怒而喊出了声音,宇祥弯下腰,剧烈的咳嗽起来。

“宇祥……”

 

点点的猩红顺着指缝落下,交织成一片夺目的色彩,美丽的让人心醉;一阵痉挛般的窒息,眼前被黑暗所代替——他已然失去了知觉。

 

在那之前的最后一眼,看到的,是妻子慌乱的眼睛。

 

 

 

(本章完)

  评论这张
 
阅读(7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