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FANE

MAY THE SAVIOR BE WITH YOU

 
 
 

日志

 
 

《暗夜茗香》 第五章 山雨欲来   

2009-02-20 21:22:10|  分类: 暗夜茗香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宏伟高耸的府邸,见不得一丝俗气的小桥流水,红花绿树,美不胜收的景致让人很难想象这会是彩云国第一黑道世家——管家的所在地。

 

华宇高耸,精致到可以与蓝家媲美的绝美府邸,却让龙莲连眉毛都没有动一下。

 

见不到大汗淋漓的男人,见不到酒会上夸张的吆喝声,不知何故传来的阵阵香气让人有心旷神怡之感,直到一个三十开外的男子向着他们走来。

 

他的腰间插了一把短刀,几缕稀疏的胡子让他看起来既优雅又不羁,充满了飘逸之感;一双炯炯黑眸缓缓地落在了龙莲的身上,一抹玩味在唇角边缓缓绽开。

 

之后,他退后一步,单膝跪下,恭敬道,“见过宗主大人。”

 

茗夜也不多说,结下了他这一礼,等到男子重新站起来,她才静静开口道,“很久不见了,龙天……大家还好吗?”

 

“承蒙宗主记挂。”管家次子,管龙天对眼前年岁相差甚多的少女微微一笑,没有任何不悦之意,缓缓起身之后,“大家都好……也希望着宗主大人可以回来。”

 

“我不是回来探亲的。”沉静的声音缓缓吐出,第一次看到山少女如此的一面,站在一边适时保持沉默的龙莲轻轻挑起了眉。

 

“我知道,所以……茗夜小姐需要处理的事情已经快要堆成山了。”管龙天露出一抹苦笑,无奈的摊着双手,“这几年匪盗成群,光是要维持莲奥城内……”

 

“少给我诉苦!”茗夜噗嗤一声笑了,“你管龙天的大名,在白州谁敢惹你……快点进入正题吧,这个小鬼不是外人,你就直说好了。”

 

三个人心里都十分清楚,龙天扯了半天,实际上都没有谈到什么正题——原因很简单,因为龙莲这个外人在这里,管家的秘密自然是不能泄露的。

 

“不是外人?”龙天浮起疑惑之色,看看龙莲俊秀美丽的容貌(因为没有穿孔雀装),顿时恍然大悟。

 

“诶,”茗夜笑着点了点头,“他是我的婚约者……”

 

 

嘀嗒嘀嗒……

 

 

诡异的沉默在空气中蔓延着,即使是让全国上下头疼的龙莲也因此而陷入了无言的状态……如果此时有乌鸦从他们的头顶飞过,一定非常符合诸位此刻的心情。

 

终于,被石化的男人之一,管家的第一武将管龙天悲惨的大叫起来,“等、等一下!小姐为什么会跟着中家伙定下姻缘呢?如果不是比小姐强的人,我是绝对不会认可的!不仅这样,敬仰小姐的大家也是不会认可的……如果是紫戬华或者哥哥的话也就算了,这种乳臭未干的小子我是不会同意的!而且为什么小姐不告诉我们就私自作这种决定啊!!”

 

站在一旁的龙莲非常默契的点了点头,从某种意义上而言,他也算是受害者之二。

 

“……至于这么严重吗?”她小声嘟囔一句。

 

“哇啊啊!小姐您竟然说‘至于吗’这种话……”倍受打击的龙天捂住了胸口。

 

“好啦,我要请大家吃饭,快点去准备吧,管家七族的当家全部都要来……哦,小弟们也一起来好了……我好久没有见他们了。”

 

茗夜轻轻的点了点唇角,没有注意到龙天顿时苍白如纸的脸。

 

——完、完了……大小姐是要把这个小子介绍给全族吗?

 

“总之先给他安排房间吧……我也要好好洗洗澡呢……”若有所思地嘟囔一句,茗夜丢下龙莲和龙一,大摇大摆的走了。

 

 

 

——这种不好的预感是怎么回事……

 

一时间无法判断杀气出自何方的龙连眉毛轻轻的抽动了一下,出于蓝家天才的敏锐直觉,蓝龙莲实在是值得称赞……因为所有的担心都变成了现实。

 

来到房间不断出现的暗器毒药,在晚膳时间,不断要和自己挑战对打的醉酒男人……这一切都让这个罕见的天才有史以来第一次有了如此想要揍一个女人的冲动,一用过晚膳,便兀自和小弟拼酒的茗夜,用最快的速度选择了撤离。

 

 

 

入夜,微凉。

 

在奔波近半个月之后,第一次可以享受到了床铺的温暖,总算舒了一口气的龙莲却不由得睁开了眼睛。

 

——是笛子的声音……

 

月色盈盈的小院,站在那满目月光中央的绝美女子,琥珀色的眼眸轻轻闪烁,如秋日的寒星一般璀璨夺目,华丽若云的她指尖请按,如流水缓缓,直至天际。

 

悠远亢长的音色缓缓袭来,美妙,却忧伤的让人想哭,不知道是不是被笛子的音色影响,绵绵而来的淡然声音让他闭上了眼睛,直到一个惊讶的声音响起,才把视线落在此刻庭院中的倩影。

 

——恍惚间,他似乎闻到了淡淡的香气……

 

“怎么没睡?”悠然的声音,好像往日一样的轻盈,望了一眼手中的笛子,她尴尬一笑,道,“对不起,吵到你了吗?”

 

“睡不着吗?”他没等自己回神来就已经开口,怔忡的青紫色眼眸轻扫——那霜露降在她的衣襟上,冰冷的气息让茗夜微微一颤。

 

他没有回答,只是轻轻点了点头,抬起眼,那琥珀色的眸子内暗伤轻涌,浓浓的倦怠之意让他有些恍惚。

 

“突然想吹笛子了……”她做了傻事一般的笑了,揉了揉脑袋,“很久没吹了,也有些生疏……”

 

他立刻就很老实的点了点头,茗夜也在同一时间非常配合的暴出了青筋。

 

“我实在谦虚阿,谦虚……笨蛋,而且,比起你的那个让人抓头发的笛子,我的音色算是好了很多吧?”

 

女孩子最终无奈的叹了一口气,因为知道再怎么说也没用,她只有沮丧耷拉了肩膀,半放弃的举起手,“……唔,算了,想要跟你好好交流的我真是笨蛋呢,怎么说这晚上的风这么好,陪我练练吧。”

 

补充一句,其实今天晚上冷的要命,天气也非常的不好,有点泛潮。

 

可是,龙莲却忽然一笑,道,“那么,先告诉我这首曲子的名字好了……”

 

她微微一怔,一抹茫然的忧伤之色缓缓涌现,盈盈的笑意也被黯然所替代,半晌,幽幽的声音传来,仿若要哭泣一般的面容之上,带了淡淡的迟疑。

 

“这首曲子叫作……暗夜茗香……”她果断的抬起头,直到眼眸中重新恢复了一向的傲然,才算再次露出了那可爱的笑容。

 

“暗夜茗香……”轻轻咀嚼着这个名字,龙莲抬首,目光投向远处,“实际上……小的时候,我听过一个有关于茗草的传说……”

 

——芬芳的毒草,沁人心脾的美妙,却是杀人的毒物……

 

他埋首轻轻一笑,“……我一直相信有这样的东西存在于世……”

 

茗夜轻轻咬着嘴唇,把视线转向一边,紧贴腿侧的双手紧紧握拳。

 

 

似乎没有注意到她的痛苦,他向着茗夜走了过去,低下头,有些好笑的看着这个总是喜欢逞强的少女——和秀丽比起来的话,应该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了。

 

“明明是一首很美的曲子呢……确是为一种毒草所奏……”轻轻的托起她的下巴,少年玩味的一笑,似乎很喜欢她这副倔强的模样。

 

“哼……”别扭的把脑袋转向一边,“你还是离我远点吧,我可是个不祥之人,跟我在一起的,没有一个会有好下场……”

 

他呵呵的笑了,“你不已经跟他们说我是你的婚约者了吗?害得我今天饭也没法子好好吃……该是我讨还些东西的时候了吧。”

 

“那当然是整你的啦,可恶,知道你给我添了多少麻烦吗?”她露出了超级郁闷的苦涩表情,轻轻拨开了龙莲的手,“光是想到要回白州,我都已经郁闷的想哭了……结果还有你在旁边给我平添麻烦……唔……”

 

差不多要稀里哗啦哭下来的茗夜让龙莲很不高兴的颦起了眉——要说胡闹的水准,和在一路上给人添的麻烦,茗夜应该在自己之上才对。

 

“别指望我宠你啊……原本这就是你白家的事情吧?”他调皮一笑,眨了眨眼睛,“还是说,你根本只是一个爱哭爱闹的小鬼而已?”

 

她的呼吸骤然停止,看到眼前轻笑得俊秀少年,美丽的眼眸中露出了淡淡的怜惜之色……虽然自己什么都没有说,聪慧如他,早就把一切看得清清楚楚。

 

纤弱的肩膀微微落下,之后,却缓缓地踮起了脚尖……

 

 

*******************************************************************************

 

 

龙莲看着眼前的少女又是撒娇,又是苦恼的模样,觉得十二分的好笑,不禁有了捉弄她的念头,正想要调侃两句,唇上却被一阵温热所占据。

 

顿时天旋地转的他甚至忘记了把她推开在一旁,只是感觉到柔软轻轻的咬着自己的唇瓣,如同落入云端的温馨——

 

然而毕竟事出突然,他竟然忘记了如何去反映,双手不知应该放在何处,因而尴尬的摆在一旁,直到茗夜结束这个吻,他才开始了重新的呼吸……

 

不过,之后的白茗夜却是呆呆的看了他半晌,顿时,一张绝美的面容红的可以滴出血来,转过身,以最快的速度逃掉了。

 

于是,庭院中便只剩下矗立在原地的龙莲。

 

苦笑着揉了揉嘴唇,舌尖轻轻一触,仿佛上面还残留了她的淡淡清香,美妙的不似真实。

 

 

 

*******************************************************************************

 

 

 

相比之下,以最快速度钻进被子的茗夜却一句话都说不出了。

 

 

——自己难道疯了吗?怎么会对那种家伙……

 

“可恶!真是的,本大爷见色起意,把那小子非礼了又怎么样?!”咚咚的敲着床板,说着莫名其妙的话,茗夜的大脑看起来是进入了缺氧状态。

 

呆坐了半晌,总算恢复的她,抱着膝盖坐在了窗台边上。

 

 

真是个笨蛋……

 

过了这么多年,总算又遇到一个知道事实,却还把自己当作一个“女孩子”来看待的家伙……

 

 

“这又怎么样呢?”她小声嘀咕着,琥珀色的瞳仁静静的凝注窗外,方才庭院中的男子已然不在,一切美的像一场梦。

 

“……已经不会有很多时间了……”在回到白州之前就作了心理准备,如果没有和对方同归于尽的觉悟,是什么都不可能做到的。

 

那个人在把玄意交给自己的时候,就已经预料到会有这一天的……如果不杀掉白玄武的话。

 

而自己也如他所料,根本就下不了手。

 

 

 

“……玄武哥哥……”她把被子往上拉了一些,颤抖的瘦弱身体,已经没有任何的温度。

 

 

 

白雪皑皑的土地上,屹立着千年不倒的巍峨山峰,秀丽望着窗外的景象,竟然不由自主地叹了一口气。

 

“怎么了?这么快就要投降了?”背后揶揄的笑意传来,她不用回头,也能知道究竟是哪位仁兄。

 

“哼,绝对不会!”毫不留情的咬着下唇,缓步而入的男子轻轻一笑,抬手拨弄着她的下巴。

 

“别这样对待自己嘛……明明是女孩子,这样折磨自己的话,实在是有点可怜……”

 

秀丽眨了眨眼睛,“那么你就放我离开这里好了。”

 

新月不说话了,优哉游哉的坐在了一边,自斟自饮的喝起了茶水。

 

“哼,就知道你不会答应的……”索性自暴自弃的坐在了对面,睁开一只眼睛的她小心翼翼的窥视着新月的反应。

 

“好啊……”

 

“果然……我就知道……哎?”惊讶的睁大眼眸,看着慵懒的男子露出一抹魅惑的笑容,尽可能轻柔的握住了她的手。

 

“咝……”秀丽不禁皱起了眉,他的手居然冷的一点温度也没有,纤细柔和的手指线条之上,覆了一层淡淡的薄茧。

 

“这又怎么样呢?”他不理会秀丽拼命想要抽回手的举动,把她温热地手放在自己的唇边轻轻一吻。

 

“唔……”面色微微一红,直到新月露出有趣的笑容,才着急的抽回了手。

 

“真是可爱,让我忍不住也想要帮你……如果想要离开的话,随时都可以走,只是……如果离开这里,对接下去白州发生的任何事情都不可能置身事外了。”

 

“我正是为此而来的。”

 

少女抬头挺胸的模样让新月轻笑出声,像对待小孩子一样点了点她的鼻子,“你还是自己决定好了,留下来的话,我也可以一定限度的保护你……”

 

秀丽缓缓地垂下眼帘,静寂之余的声音缓缓吐出。

 

“请送我去莲奥城,新月大人。”

 

新月托着下巴的手缓缓落下,唇边露出淡淡的笑意,“……我是从来不想让美丽少女失望的呢,既然这样……那么,就如你所愿吧。”

 

 

 

 

*******************************************************************************

 

 

 

莲奥城内。

 

“谢谢您了……”苏芳冲着向自己递上茶水的老板微微颔首,当他注意到清雅那一脸嚼碎黄连般的苦涩表情时,露出了有趣的神色。

 

直到对方颔首退下,他缓缓地道,“不用整天这副表情吧,只是被对方扔在了莲奥城的城门口而已,而且行李和财务全部都在……不管怎么说,相比被扔在雪原上的人来说,我们应该是很幸运吧。”

 

“哼,”看着苏芳优哉的享用着食物和茶水,清雅不悦的颦起了眉,“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被带走,多半只有红秀丽那个女人被留下了。”

 

“那么,你准备怎么办呢?你的话肯定不会去救她的吧?”用筷子轻轻敲着碗盘,苏芳眼睛半睁半闭。

 

“但是不可能长期把她丢下不管的……与其等到她做些什么多余的事情,还不如我们首先采取行动……”清雅顿了顿,淡淡的道,“在莲奥城内,敢对朝廷派来的御史作出这种事情的,也只有两家了。”

 

“你是说白家和管家吗?”苏芳微微皱起眉。

 

清雅用筷子蘸了汤水,在桌上写了起来。

 

“首先是作为彩七家武道第一名门的白家……在白州拥有绝对的权威,即使是绑架御史这种事情也能够做到……”

 

“但是……身为彩七家的名门,没有必要做这种事情吧……而且,白家是一个很讲道义的家族呢,也没有作出过什么过分的事情……而且,听闻昔日的白家宗主——白鹭兮,被天下武者尊为第一武神……之后,白家宗主就变成了一个谜团,听闻是有人继承了那个位子……但是,究竟是什么人就不是很明了了……”

 

忽的,清雅轻轻的笑了起来,除却托着下巴的手,筷子轻轻敲击着碗壁。

 

“这样下去,你就只有在那个女人之下了呢……狸狸,工作之前还是要好好调查啊。”稍稍敛起笑意,清雅接着道,“当年,白鹭兮的结发妻子去世,先皇下嫁公主……也就是先代的妹妹——茗莱公主……”

 

说到这里,苏芳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就是那个曾经被誉为天下第一美人的公主……紫茗莱吗?”

 

“哎……”饮了一口茶水,一抹复杂的神色浮上他的眼眸,“虽然不是很确定……但是,在有所传言的是,白鹭兮非常宠爱茗莱公主……即使有那样优秀的七个儿子。”

 

“白家七子吗?”苏芳露出一抹奇怪的神色,那是先王时期的传说了,帮助国王打下了这片天下的将士中,白家七子正是其中之一……即使其中最优秀的白家七公子,白玄武只有十三岁而已。

 

“啊,现在已经只剩下白玄武一个人了……执掌着代理宗主的位子,”清雅淡淡的实现扫过苏芳,“现在的白家宗主,对白家而言,大概也就等同一个摆设的价值吧。”

 

看着陷入沉思的苏芳,清雅并没有说出自己的怀疑。

 

——虽然在白州境内发生的事情不可能跟白家脱的了干系,但是……那八年前发生的“神仙草”事件,和现在发生在被俘刺客身上的情况如此之相似……而那个时候,朝廷怀疑的对象是……

 

他抿了抿唇,冰冷的视线有一丝的迟疑。

 

如果就这样放弃秀丽的话,接下来的事情也许会变得更加复杂……但是,不要说自己无法找到她的位置,就算找到的话……

 

他下定决心一般的把几枚铜钱放在了桌上,拍了拍衣衫,“走吧。”

 

“唔……走是没问题啦,可是去哪里呢?”

 

“莲奥城内没有州牧府,先去州尹那里看看好了……”清雅沉吟半晌,如此道。

 

“……我觉得还是放弃从正途这一条来调查比较好,”苏芳含糊不清的道,“白州,尤其是莲奥,不是那种安宁太平的城市,两大家族的力量要远远的凌驾于官府之上……”

 

清雅皱了皱眉,“但是……”

 

“我觉得,应该先从全商联那里下手,毕竟,如果有人贩卖这种毒物的话……商人应该会多少有些了解吧。”

 

“……好吧。”迟疑片刻,他点了点头,“不过……还有一件事情,我有点在意……那个茗夜……究竟是什么人?”

 

苏芳一愣之下,沉默不语。

 

“怎么了?”清雅有点不悦的道,“不能说吗?”

 

“不是的,”苏芳若无其事的耸了耸肩,淡淡道,“那个小姐神出鬼没的,谁知道究竟是什么人……”

 

“是……吗?”清雅瞥了一眼苏芳,似乎接受了他的说辞。

 

“……那么,尽快出发吧。”

 

“……”

 

 

 

 

*******************************************************************************

 

 

 

新月真的骑着马把秀丽送到了莲奥城内,第一次看到这样的城市,少女不禁有些吃惊的睁大了眼眸。

 

“这……就是莲奥吗?”因为眼前繁盛的情景,真的跟城外的雪原成为了鲜明的对比。

 

“啊……武者的朝圣之地——莲奥城,”新月笑着下了马,又接过了秀丽,“怎么说,要不要我陪你去馆驿?”

 

“不用了,不管怎么说,还是谢谢你送我来这里。”她迟疑片刻,还是向着他伸出了手,“即使你可能会变成我的敌人。”

 

少女炯炯的目光让新月哑然失笑,这副表情和她的父亲还真是如出一辙。

 

“可以的话,我一点也不想变成你的敌人……因为你实在太可爱了,可爱到让我不由自主地想要帮你呢。”新月戏谑的笑意让秀丽脸微微一红。

 

“……您是在说谎吧,我已经完全看穿了。”

 

新月哈哈大笑起来,轻盈的掠上马背,“下次再见的时候,你应该就会知道一切了吧……但是像这样下去的话,茗夜可能会做出什么傻事来呢……”

 

新月的喃喃自语让秀丽微微一怔,“茗夜……吗?”

 

男子微笑不语,拍了拍马臀,飞快地消失在了秀丽的视线中。

 

 

 

目送着这个谜样的男子消失,秀丽重新振作了精神,“好……那么,接下来的话……”

 

正准备去打听白家的事情,一个温和好听的声音在耳边响了起来。

 

“请问,你是红秀丽小姐吗?”

 

秀丽猛地转过头去,一个浅褐色长发的消瘦男子不知何时已经出现在自己的面前,淡淡的表情好像没有什么事情能让他动容一般的恬静笑意。

 

诗人一般的落拓客站在自己的身旁,玄青色的长衫猎猎飞舞,那如秋日寒星一般的眸子仿佛是惨碧色的……他长得并不好看,可以说,比不上大多数秀丽见过的男子,却有一股慑人心魄的奇异魅力。男子大约三十出头,波澜不惊的面容之上无端的带了一股拒人千里之外的冷漠。

 

“……啊……”一时无法判断对方是敌是友的秀丽陷入了沉默,似乎看穿了他的犹豫,男子轻轻一笑。

 

“我的名字是白……真。”名唤真的男子向着她伸出了手,温和有礼的笑容让秀丽很难拒绝。

 

“你是白家之人吗?”

 

“哎……”真淡淡的道,“我奉白家代理宗主……白玄武之命,请您去白本家府邸……御史,红秀丽大人。”

 

 

 

 

 

 

 

轻盈的雨滴落在地上,泛起一阵凉意,她坐在床边,迟疑的伸出手,却如同被烫到一边缩了回去。

 

只是穿着白色的宽大单衣,趴在窗台上的少女露出了怀念的表情。

 

 

因为莲奥城很少下雨,很久以前,有一个男人用揶揄的低沉嗓音笑道,“……等到下雨的时候,许下的愿望也许会被实现也说不定……”

 

那个时候,她毫不在意的撇了撇嘴,“这种小孩子的东西……没有人会相信吧,亏你是和白鹭兮齐名的武者呢。”

 

他没有向往常一样呵呵的笑起来,倚在门边的颀长身躯如同被洒上了一层淡淡的光辉,“知道吗?茗夜……如果为喜欢的人实现一个愿望,那个人就会感受到你的心意而一直幸福的生活下去呢……”

 

她立刻就板起了脸,冷冷的哼了一声,“这种东西你真的会相信吗?这可不是杀人魔王管风疾会相信的东西呢……”

 

男子不置可否的一笑,静静地凝注窗外细小的雨滴,“……这个世界上能够相信的东西,原本就很少……如果连你这样的孩子都不相信的话,这个世界上的人们就太可怜了。”

 

她额角立刻暴出了青筋,“我可不是什么小孩子呢……”

 

每次嘟囔着说出这番话,看起来像是在向他撒娇一般的表情有淡淡的笑意……究竟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自己已经无声的相信了那个久远的传说……可是,当自己唯一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实现了那个男人的愿望时,他却永远的沉睡在了深深的地下。

 

这样真的是幸福吗?她在将自己唯一一个在意的亲人逐出家族的时候,也同时实现了他的愿望……所以,不管在何时何地发生了怎样的事情,她都不希望找到了自己重要的朋友和战友的雷炎回到这里。

 

就算这样……自己的愿望究竟谁会为自己完成呢?少女露出了哭泣一般的笑容,用食指轻轻的在窗台上画着圆圈。

 

“茗夜……”有点犹豫的敲门声响起,她回头看了一眼,不禁露出了好笑的神色——从以前开始,龙天就和他的哥哥很不一样,是一个善良认真,有不能违背信条的武者。

 

穿着过于长大的单衣,因为冰冷的空气而微微颤抖了一下,推开门的瞬间,站在门口的男子完全僵硬在了原地,脸红了红,嗫嚅道,“……你已经不是小孩子了呢,茗夜……有的时候也要注意一点……毕竟管家……毕竟管家可是有着一堆的男人呢……”

 

茗夜哎呀呀的笑了,“龙天你在意这种事情吗?小的时候,你可还帮我洗过澡呢……”

 

龙天一张黝黑的面容顿时红了,愤愤地转向一边,一副恨铁不成钢的表情,“那种事情请不要再提了……而且那个时候小姐您只有八岁啊……您也差不多要考虑一下您的婚姻大事了……如果那位跟您一起来的龙莲公子合适的话,我们没有意见……毕竟,小姐的选择应该是正确的才对……”

 

如同一个操心的妈妈一般唠叨的官龙天追在茗夜的后面走进了房间,茗夜嘟着嘴巴,坐在床边晃荡着两条腿,笑意盈盈的看着龙天。

 

“……小姐你实在是……”

 

“好啦,我知道了……”粗线条的茗夜不管龙天,自顾自的换起了衣服,尴尬无比的龙天只有把头转向一边,随口道,“那个……蓝龙莲离开府邸了吗?”

 

“哎?蓝龙莲?您是说您的婚约者吗……”龙天倒吸了一口凉气,“他是蓝龙莲……吗?蓝家的蓝龙莲!?”

 

“嘛……这种细枝末节的事情就不要在意了……”

 

“怎么能说是细枝末节的事情!”龙天焦急的叫出了声,“如果让白玄武知道……”

 

茗夜琥珀色眼眸瞬间沉了下来,仿佛变成了黯淡的褐色,冷漠的视线扫过龙天,让这个男人没来由的轻轻一颤——因为知道她的过去,所以龙天立刻就闭上了嘴巴,直到她略带愧疚的垂下眼眸,才有些后悔自己的言语。

 

“……龙天……”用细致温和的声音呼唤这个名字,他迟疑着抬起手,少女伤痛的眼神让他叹息,试图想要像父亲一样摸一摸她的脑袋……可最终还是默默地放了下去——也许自己还没有这个资格。

 

“……如果要像父亲一样奉上自己的性命以维护武者之道,我会毫不犹豫地照做的……”少女纤弱的身躯如同被蒙上了一层淡淡光晕,美的不似真实,“但是,在白州的事情结束之前,我是不会死的……等到刺客的事件真相大白,身为白家的一员,我会和玄武哥哥一起献上首级……”

 

“茗夜!”龙天惊叫出声,“这件事情根本……”

 

少女伸出一只手,阻止了他继续要说下去的话,“我知道你的意思,但是这件事情不管是否是我授意……身为白家宗主的我,应该说是首要的责任——这一点无法改变,就算长老们替我承担罪责,最终也只会牵扯上身在贵阳的小雷……只是这样而已。”

 

“那么,你要管家的我们如何自处?”龙天忽然平静了下来。

 

“呀啦,龙天你不是已经做出了指示吗?”她淡淡地道,“让飞翔回来……”

 

龙天脸色一变,“我叫大哥回来是因为……”

 

“不用解释什么,在我看来,这是最好的决断。”茗夜笑了笑,“如果我是你的话,也会这么做……所以,你只要尽可能的保护管家不受牵连就可以了……八年前的事情已经告上了段落,不要让什么有心人去发掘当年的旧事……”

 

管龙天紧紧地咬着下唇,忽然张口道,“如果可以的话……小姐只要把当年事情的真相说出来……”

 

茗夜的脸色变了,怒道,“你在说什么……管家的代理当家——管龙天,你身为管家之人,要违背当家的命令……并弃管家的名誉于不顾吗?”

 

他默默地垂下眼眸,一言不发,双手在腿侧紧握成拳,指节已然发白。

 

“出去吧……”茗夜叹了一口气,转过身去,缓缓地开始系上了衣扣。

 

龙天沉默颔首,缓缓地退了出去。

 

 

 

*******************************************************************************

 

 

 

莲奥城,依旧是那样的平静,即使在晨曦的第一缕光穿透云层的瞬间美丽,也是让人沉醉。

 

淅沥沥的小雨落在地上,因为很少有下雨的时候,莲奥的人们也很少有打伞的时候。

 

穿了裘皮外套的男子缓缓地迈着步子,因为容貌秀美而让路人不时地多看了他两眼,然而,对于熟识他的人来说,唯一还可以看出他身份的,大概只有那终年不离手的横笛了。

 

他似乎很悠闲的在城内来回走着,不时停下脚步看看,淡淡地神色看起来很平静。

 

——蓝家的小公子……蓝龙莲……只有你的出现,是在他意料之外的呢。

 

坐在不远处茶楼内饮着茶水,猫一般慵懒的男子轻轻的甩了甩被细雨润湿的灰黑色短发,露出了有趣的笑容。

 

“真是丢脸啊,居然他会被人摆了一道,”男子浅浅的笑着,喃喃道,“不愧是红邵可和先王认可的人物,茗夜……但是,如果……蓝龙莲也不能力挽狂澜的话……你还能怎么办呢?”

 

“客官……”小二笑眯眯的走上了楼,“您还要什么点心吗?”

 

男子淡淡地扫了他一眼,在桌上放了几枚铜板,然后走下了楼。

 

 

走出店门,天上的雨水缓缓而落,交织成一片银色的光幕,即使阴暗的天气也变得闪闪发光。

 

 

“还在被监视着吗?”他自嘲的一笑。

 

还真是不让自己消停……他暗自叹了一口气,给自己的工作恐怕不只是监视蓝龙莲这么简单的事情,白家大概这次也难逃一劫吧……不,不应该这么说……如果白家胜利的话,王多半要用自己的生命为代价来平复天下武者的愤怒了。

 

——不管从哪个方面来看……白州都不会再是久留之地了呢……

 

新月不知何故露出了冷然的微笑。

 

 

——差不多了吧……茗夜你也应该出手了……

 

 

 

 

 

(本章完)

  评论这张
 
阅读(3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