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FANE

MAY THE SAVIOR BE WITH YOU

 
 
 

日志

 
 

第八章  

2009-02-20 21:16:47|  分类: 萤火虫公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看来我真是逊啊,居然中计了。”独眼男人微微苦笑,“没想到黑狼居然藏在这里等我。”

 

“这本来就是你用过的计策。”静兰淡淡的道。

 

“静兰,你先走吧,剩下的事情就交给我。”邵可似乎不愿意静兰继续留在这里。

 

“那么一切拜托了……”

 

静兰微微颔首,十三姬用力挣扎,无奈静兰却死死的不肯放手。

 

“放开我!你这个混蛋!快点放手啊!”

 

迅静静的站着,神色中带着爱怜,“萤,快走吧,这里,不适合你继续留下去了……”

 

“我不会让你死的,绝对!”

 

“你知道,你为什么可以到这里吗?萤……”迅看了一眼静兰,“从城门到这里,‘幽灵’居然一点动静也没有……没有想到雪那大人竟然会这么大方的帮忙……你和他交换了什么条件吧?让他保护萤的安全……”

 

静兰没有说话。

 

“蓝家的效率真是高呢……不过风之狼也不赖……”迅竟然笑了起来。

 

“你的伙伴正在被我们肃清,你还要继续吗?司马迅。”邵可一脸波澜不惊,“如果现在住手的话,我会放你一条生路。”

 

“是吗?”迅扶住伤口,“那还真是多谢了!”

 

迅忽然退后,邵可大惊,一瞬间,灌木中银针暴芒而出。

 

十三姬身上一痛,便什么也不知道了。

 

 

 

 

十三姬一睁开眼睛,就看到了那双青紫色的眸子。

 

“十三姬……”楸瑛看上去很苍白,他轻轻捋了捋妹妹的秀发,柔声道,“你觉得怎么样?”

 

她的头昏昏沉沉,“……我,我是怎么了?”

 

“你中了一些麻药,不过,不用担心,已经没事了……”楸瑛温柔的把十三姬搂在怀里。

 

记忆隐隐回来,她抓着楸瑛的手,“迅呢?迅怎么样了?”

 

楸瑛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的看着墙角。

 

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她全身都颤抖起来……

 

 

 

一把仿佛还带着血污的方天画戟斜斜的搁在那里。

 

沉默而温柔。

 

 

 

“……对不起,我赶到那里的时候……只有这个了……我本来想着……至少,找到他的尸体……对不起……”

 

楸瑛紧紧的抱着妹妹,苍白的她如同空空的躯壳,只是怔怔的盯着那柄方天画戟。

 

“十三姬……如果痛苦的话就哭吧……不要这样……”楸瑛摇着她的身体。

 

“……”少女的眼神漠然而空洞,只是紧紧的盯着那柄方天画戟。

 

 

 

 

 

门外。

 

“你不进去看看吗?”雪那忍不住道。

 

“她现在也许不想见我,”静兰淡然道,转身,凝视着蓝家宗主,“我总觉得这里面不对头,你到底安排了什么恶毒的计划?”

 

“……你是不是把我想的太邪恶了?十三姬好歹是我的妹妹。”

 

“你是整个蓝家最猪狗不如的家伙,全国即使是红黎深也难以媲美的恶毒男人,我当然不能不小心一点……尤其是在你说‘我什么都不需要’之后。”

 

“你这种评价真让人讨厌。”雪那嘟囔着。

 

 

 

 

静兰走后,雪那回到了书房,客人已经在那里等着了。

 

“邵可大人……”雪那心情一片大好。

 

邵可笑眯眯的点点头,“这次真是多亏你了,如果不是你保护好十三姬,我以后都不知道要怎么面对玉华呢。”

 

“邵可大人说什么啊,十三姬是我的妹妹,不管怎么样我也会保护好她的。”雪那继续为了博得邵可好感指数而大扮“好哥哥”形象。

 

“十三姬她……”邵可的神情中带着一丝隐忧。

 

“放心吧,邵可大人,蓝家的子弟,是不会因为这么一点打击而倒下的。”雪那微笑着表示。

 

 

 

 

郊外。

 

一间茅屋内,静兰粗鲁的把食品丢在了地上。

 

“喂喂,你不能稍稍温柔一点啊。”

 

独眼男人坐在稻草上,戏谑的语气带上了一丝调侃的笑容。

 

静兰想到了燕青,从某种意义上,两个人还真有点像……不过,自己为什么总会遇到这种人啊?

 

“她醒了。”静兰想了想,飞快的道,“这样真的好吗?让她和蓝楸瑛认为你死了。”

 

独眼男人“恩”了一声,脸上又露出了那种怅然的表情,“这样对她会比较好吧……原本,司马迅就已经是个死人了。”

 

静兰轻轻瞥了他一眼,“邵可大人近期会安排你离开贵阳……在红州给你准备了住的地方,你先到那里去,这是盘缠。”

 

迅接过布包,迟疑着。

 

“‘幽灵’已经死了,不要忘记,你欠邵可大人一条命……”静兰转身,“老爷让我转告你‘有一天,我也许需要你的力量’……所以,在没有回报老爷之前,你必须好好的活着,明白吗?”

 

“……”

 

静兰正欲离去。

 

“好好照顾她。”迅突然开口,“给她幸福……拜托了。”

 

“就算你不这么说,我也会这么做的。”静兰冷冷的道。

 

 

 

 

 

十三姬在龙山上搭了一个土坟,把方天画戟插在那里。

 

时常在那里呆呆的看着,也不哭,也没有什么特别的情感波动,只是静静的,仿佛司马迅就站在她的面前。

 

 

“你又在这里……山上风很大,不要着凉了。”他总是出现,从不错过。

 

为她披上一件外衣,坐在她的旁边,有的时候,一天也不说一句话,就那样静静的陪她坐着。

 

有的时候,他也会说很多话,但她依然看着那空洞的方天画戟,似乎什么也没有听到。

 

“我爱你。”他这样认真的表示,有时候会轻轻的拉起她的手,可她却好象触电一样立刻避开。

 

 

有的时候楸瑛会来,雪那和玉华也来过,还有秀丽和绛攸……

 

刘辉也来过一次。

 

她也会跟他们交谈,说话,聊天,但是,她不跟他说话,甚至,不看他一眼……

 

 

 

他设计了一个圈套——害死了迅。

 

 

 

 

他也不恼,就这样陪着她,过了一个月。

 

 

 

那天,他没有来……

 

她一直在那里,一直到了夜里。

 

 

 

荧荧的星光闪烁着,仿佛那天一样召唤着她……

 

萤火虫吗?她轻声呢喃。

 

 

 

像那天一样,来到了湖边。

 

点点的星光在湖面闪动,美如银河……她似也痴了,看着它们飞舞……

 

 

 

 

“对不起……”一个温柔而熟悉的声音响起。

 

 

 

跟那天一模一样。

 

碧绿色的眸子比湖水更加温柔,那其中的情感,仿佛只要一个缺口就会倾泻而出。

 

“我……昨天才知道……他叫你萤……”

 

十三姬微微一颤,冷冷的道,“楸瑛哥哥当真多嘴。”

 

“有个人告诉我……如果做错了,说一声‘对不起’就好了。”

 

“……你认为对不起有用吗?”她转过身。

 

“我不知道。”他扶过她的身体,认真的道,“但是我爱这个女孩,即使让她恨我一辈子,我也不想让她消失。”

 

“……”她微微低下头,“你说的轻巧,你难道没有考虑过我的感受吗?”

 

“……有人说我的问题就是考虑的太多了,所以,我决定莽撞一回。”

 

“莽撞一回?你知道……”

 

 

 

一股熟悉的青草芬芳侵蚀了她的感官,他轻柔的把她搂在怀里,道,“对不起……是我的错……你可以恨我,怎么样都好……但是……不要再折磨自己了……”

 

 

 

 

温柔如湖水一般的话语让她再难克制自己的情感,她一把推开他,一拳打在他的胸口,静兰立刻倒了下去。

 

“茈静兰!你这个混蛋!我恨你!你这个猪狗不如的家伙……我……”

 

 

 

晶莹的液体落在他的衣襟上。

 

她似乎还不解气,抓住他的手狠狠的咬了下去,腥甜的味道在她的口腔内弥漫。

 

血慢慢的流了出来,她的泪水落在上面,绚丽而剔透。

 

 

 

他没有阻止,只是静静的看着。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她终于松了口,微微喘息,瞪着他。

 

手上血肉模糊的,静兰叹了口气。

 

“你违反约定了。”他平静的道,“你说,你不会再哭的。”

 

“你……”她一时哑然,没有想到,他会说这样的话。

 

他皱皱眉头,看着自己手上的伤口。

 

 

 

 

“好痛。”

 

他看着她的……厄,手。

 

她下意识的把手收了回去,恶狠狠的道,“你是活该被咬!”

 

“我什么也没有说啊。”他无辜的道。

 

“……”

 

 

 

他再次拥她入怀,这一次,她没有阻止,任由他紧紧的抱着自己。

 

“……不要再飞走了,我的萤火虫公主……”他轻声呢喃,把头埋在了她的颈项间,贪婪的嗅着属于她的气味。

 

“……我不能原谅你……”她想说的斩钉截铁一点,可是传到耳边的,却是温柔的让自己难以相信。

 

“我不会放弃,我会陪着你……直到你原谅我的那天。”

 

 

 

他放手,轻轻托起她的下巴,低头吻了下去。

 

他很温柔,只是嘴唇的轻触,一点一点,仿佛在等待她打开心扉一般。

 

这样让人醉,让人着迷……

 

 

 

泪水再也难以抑制。

 

“可恶!我恨你……我恨你……”十三姬狠狠的敲打着他的胸口,口中满是咸咸的苦涩。

 

为什么要对自己这么温柔,这么让自己沉迷?

 

她把头索性埋在他的胸前,开始号啕大哭。

 

 

所有的痛苦,悲伤,绝望全部爆发出来。

 

 

 

她简直像个受了惊骇的孩子。

 

 

 

静兰什么也没有说,只是更加用力的抱紧她,仿佛只要一松手,公主就会消失。

 

 

 

 

 

 

 

——让我再最后大哭一次吧,最后一次,明天……我一定会重新好起来……像我们约定的一样。

 

 

 

 

 

 

尾声:

 

 

 

 

 

多年以后。

 

蓝州,蓝本家府邸。

 

 

雪那两指捏了一个棋子,玩味的注视着对面的黑发少年。烛光下,他碧绿色的眸子显得很深邃,很沉着。

 

嗒。

 

棋子敲击了棋盘,少年的脸上露出了笑容。

 

“您输了,舅父大人。”

 

雪那皱起了眉头,说起来也奇怪,整个蓝家,可以和自己对弈的,居然是这么一个十七岁的少年。

 

“你玩了很卑劣的花招,燕潇。”

 

少年一言不发,还带着一丝微笑。

 

 

 

即使这样,雪那也并没有生气,反而有些欣赏。

 

——青琼就是太君子了……

 

思及至此,他不禁有些沮丧,自己的儿子与其说是像自己,不如说是像弟弟……真不知道这究竟是怎么遗传的。

 

平时都是一副温文尔雅的笑容,有的时候却会化身为恶鬼——雪那从来没有小看过这个家伙。

 

 

“那么你准备起程吧……我会遵守约定。”他平静的表示,拿起放在一边的茶杯,“不过是有附带条件的。”

 

意料之中。

 

少年早就想到——如果这么轻易的妥协就不是蓝雪那了。

 

 

 

“前一阵子非常猖狂的杀手,黑狼,你知道吗?”

 

少年点点头,眼中飞快的闪过一丝邪恶。

 

 

 

“去杀了他。”雪那饮了一口茶,“查出他的身份,然后杀了他——如果做到,以后,无论你做什么,蓝家都不会再干涉你,你和蓝家也再没有牵连。”

 

“真是苛刻啊,舅父大人,不过,我会尽力的。”少年起身,微微颔首。

 

 

 

冷不防些许星光落在窗台上,雪那的脸上仿佛还带着若隐若现的怀念。

 

“又是萤火虫吗”他低声喃喃。

 

少年看了他一眼,转身走了出去。

 

 

 

 

现在应该去贵阳了

 

——不知道父亲大人和母亲大人在那里好不好。

 

 

 

 

少年轻笑起来。

 

 

 

 

 


  评论这张
 
阅读(8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