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FANE

MAY THE SAVIOR BE WITH YOU

 
 
 

日志

 
 

第一章  

2009-02-20 21:11:14|  分类: 萤火虫公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那个女人悲伤的注视着自己。

 

——如果没有你就好了,如果没有你,我就不用受那些苦了……

 

血液……弥漫在自己身侧的血腥气息。

 

母亲的头颅飞到了半空……那双无助的眼睛,依然死死的盯着自己。

 

——我恨你!这一切都是拜你所赐!

 

母亲的手用力卡着自己的咽喉,自己却已经无力反抗……

 

 

 

“母后!”他惊叫一声,满头的冷汗。

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刺眼的阳光让他不由自主的伸出手去遮挡。

小姐今天没有叫我吗?太阳已经这么高了……

 

我的头好痛啊……下意识的去揉脑袋,却发现一只手臂很不雅的搭在自己脖子上。

 

由于没有睡醒,静兰并未多想什么,只是很不快的把那手臂推开。

 

……今天的天花板好奇怪啊……我记得,好象没有这么多奇怪的花纹呢。

 

转过头……

 

啊……那个不是鲤鱼吗?睡相真难看啊。

 

……

 

为了确定这一点,他坐了起来,揉了揉眼睛……

 

十三姬睡成了一个“大”字,还把脚很放肆的放在了他的腿上。

 

幸好这床够大,自己昨天晚上居然没有掉下去。

 

……

 

怎么觉得不太对呢?

 

静兰又看了一眼……

 

……

 

十三姬睡的正酣,口水全部流在了枕头,以及某人的脸上。

 

……

 

更离奇的是——

 

——他们两个都只穿了贴身的内衣!!!!!!!!!!!!!!!!!!

 

 

……

 

静兰突然很希望自己只是在做梦。

 

 

 

“唔……”

 

天亮了吗?好象有人在拍自己的脸啊……

 

揉揉眼睛,不爽的大叫起来,“烦死啦,让我再睡一会啊……”

 

处于半梦半醒状态的十三姬伸手抱住了旁边的某个物体,“不要吵我啊……困……”

 

对方义无返顾的继续拍。

 

……

 

“我说啦你给我安静一点!!!”终于忍无可忍的大叫出声,十三姬一下子坐了起来。

 

啊……我浑身上下都好酸痛啊……怎么回事?

 

本来已经坐起来的十三姬又倒了下去……

 

“好……好难受啊……”她终于醒过来,重新坐好,“怎么回事……”

 

“……”

 

突然在她面前放大的那张脸让她彻底清醒了……

 

沉默半晌……

 

“……开什么玩笑?还没睡醒吗?”她揉揉眼睛,逐渐找回焦距,她再一次确定了眼前看到的“物体”。

 

………………

 

这漫长的沉默好象过了一万年之久。

 

那张脸……呵呵,不会吧……

 

低头看看自己……

 

那件穿了很多年的睡衣松松垮垮的挂在身上,酥胸若隐若现;被子也没有盖好,大腿就这样完全的暴露在空气里……

 

自己一定是还在做梦……十三姬乐观的想着。

 

是啊,还没有醒……恩,继续睡……

 

她又倒下去。

 

冷不防一只手伸过来,在她的脸上用力一拉……

 

“痛……”

 

会痛……自己不是在做梦……

 

看看对方那张古怪到极点的表情……

 

不会吧……

 

不会吧!!!!!!!!!!!!

 

 

十三姬突然觉得自己的头很痛。

 

 

 

……两个人就这样在床上僵持了十分钟之久。

 

与其说是僵持,实际上也是不知道要说什么好。

 

静兰一脸阴翳,“喂,我说……鲤鱼,你昨天没有趁我睡着对我做什么奇怪的事情吧?”

 

十三姬简直当场就要口吐鲜血,“我对你做什么!这话应该是我对你说吧!你这个色狼!昨天是怎么把我骗上来的?!”

 

“……这话我还要问你呢。”静兰双手抱在胸口,“这好象是你的房间吧……”

 

“……”环视四周,好象是这样没错。

 

“可恶,我头好痛啊……”静兰痛苦的抵着脑袋,感觉就像宿醉一样难受。

 

十三姬也觉得浑身不舒服,一种恐怖的想法缠绕着自己——

 

——不会吧,难道我们真的……

 

“喂,鲤鱼,我要换衣服,你出去一下。”静兰好象在自己家一样,开始发号施令。

 

十三姬睁大了眼睛,“我出去!?要出去也是你出去吧?!”

 

难道他要自己穿了睡衣站到自己的房门外面吗?

 

“难道你要我穿了睡衣站到外面去吗?这里可是蓝府!”

 

十三姬倒吸了一口凉气——如果他这个样子站出去,无论他们有没有发生那种事情……自己的一世英明都毁了。

 

但是自己好象也没有必要出去吧?还有他那个防色狼的表情究竟是怎么回事?

 

“你就在这里穿好了……”十三姬很无奈的转过头,“我不会看啦。”

 

静兰看了她一眼,仿佛带着笑意,下床后,把散落在地上的衣服一件一件的捡起来。

 

十三姬听到声响,习惯性的抬起头。

 

第一次看到他把头发披散下来啊……虽然性格很差劲,但十三姬也不得不承认——这个家伙的确是个脸超级好看的美男子呢。

 

静兰和楸瑛哥哥比起来,也许略微纤瘦一些,但这样反而更加衬托了他身上的贵族气质……

 

“喂,你看够了没有啊?”静兰一边系着纽扣,一边调侃似的看过去。

 

“谁、谁看你了!快点穿衣服然后出去!”

 

“你要我出去?”无端跳起两道剑眉,既而笑了,“我是无所谓啦,只是觉得,被蓝家的人看到可能不太好。”

 

十三姬瞪大了眼睛,“难道你要在这里看我换衣服!”

 

“你刚才不是一直在看我?我看回去的话……恩,虽说是吃点亏,不过也勉强可以接受啦。”

 

“你、你你……”向来玲牙利齿的她有生以来第一次无言以对。

 

“……好了,我知道……我出去。”静兰投降似的举起手,向门走过去。

 

哗!门开了。

 

 

 

“十三姬怎么还没起床?”

 

本来今天说好要一起去绛攸家里的,居然到了这个时候还在睡觉。

 

楸瑛重重的叹了一口气,十三姬这种随便的性格什么时候能有所改观呢?说到底,都是以前迅太宠她啦……不过,自己好象也拿她没什么办法……

 

楸瑛想着,走到了房间前面。

 

抬起手,“十……”

 

他刚刚说出第一个字,门就自己开了。

 

自己最讨厌的人就站在自己的面前……

 

头发也没有梳,衣服好象也是刚刚穿上的……

 

楸瑛抬起的手也僵硬的停在了半空中…………

 

这个……

 

楸瑛沉默的放下手,退后一步,环顾四周——没错,这里是蓝府。

 

……而且……没错,的确是妹妹的房间。

 

 

 

“……开、开什么玩笑!!!!!!!!!!!”

 

那一瞬间,楸瑛真的很希望这一切只是自己的幻觉。

 

 

“雪那哥哥不在,现在你可不可以把事情跟我解释一下,静兰,还有十三姬。”有生以来最可怕的表情出现楸瑛脸上,他的语气不仅变的冷冰冰的,连视线都充满杀伤力——好象随时都很想把眼前这只名为“茈静兰”的臭虫掐死。

 

“……我不记得了……”十三姬苦着脸,说了实话。

 

“不记得了!”楸瑛睁大了眼睛,“你告诉我你不记得了!”他一下子跳了起来,指着静兰的鼻子,“这个家伙到底对你做了什么!”

 

“……”十三姬努力的在脑子里寻找一点昨天发生的事情,但很奇怪的——好象记忆被抽走了一样什么都想不起来。

 

看到妹妹静默不语,楸瑛恶狠狠的瞪着静兰,“喂,你这个家伙是男人吧?是的话就说两句啊!你不会也想要用‘不记得’这种话来逃避责任吧?”

 

静兰面无表情的转过头去。

 

楸瑛面部开始抽筋,他恐怖的笑着,“喂,不要逃避我的视线啊……你不会也什么都不记得了吧?喂,看着我啊……”

 

“……我只记得来找蓝雪那,后来发生了什么事情就都不记得了……”考虑之后,静兰诚实的把事情说出来。

 

“找雪那哥哥?怎么会‘找’到十三姬房间里去的?!”

 

“……不是说了后面的事情我不记得了吗!?”

 

“……”楸瑛认真的想了一下之后,还是决定把这件事情先保密起来——如果让雪那哥哥知道,就不能保证会演变成什么惊天地泣鬼神的惨案了。

 

“静兰你先回去!”楸瑛已经开始赶人,“这件事情我要和十三姬商量一下。”

 

当事人被排除在商量的范围内吗?

 

虽然觉得不爽,静兰的脑子里也很乱——还是先走吧,呆在这里也没有什么帮助。

 

 

 

静兰走后。

 

“十三姬,”楸瑛认真的把妹妹扶坐到椅子上,“……你一直是我最喜欢的妹妹……”

 

“……”楸瑛怪怪的表情让十三姬觉得心里毛毛的。

 

“……我不希望你受到什么伤害,”楸瑛深吸一口气,“所以,请你诚实的回答我——昨天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

 

“我说了我不记得啦!是真的,你这个白痴哥哥要用这种猥琐的眼神看我看到什么时候!你以为是我把他带来的吗!”大吼几声,十三姬觉得自己的心情一下子松了下来——真是的,这样才是自己嘛。

 

“……”楸瑛无言以对。

 

说实话,在他心中——可以对这个强悍的妹妹霸王硬上弓的人大概还没有生出来;何况,茈静兰虽然性格差劲,也不是那种会做这样事情的人……

 

……想法彻底被看穿了。

 

看到哥哥无比受伤的眼神,十三姬意识到自己说的也许有点过了。

 

叹了口气,伸出手,好象男人一样搭在哥哥的肩上,“好啦,我知道你担心我……但是……现在很多事情我也没有搞明白……让我自己解决吧。哥哥这种性格,连把珠翠小姐搞定都很吃力不是吗?所以就不要再想啦,那个神经质先生的问题让我自己来吧……”

 

“……十三姬……”好象被这种气氛影响,楸瑛轻轻呼出一口气,道,“其实,我一直很希望你可以忘记迅……”

 

“……”

 

自嘲的一笑,楸瑛转过身,“我希望有一个好男人可以好好照顾你……虽然我没有办法对抗哥哥们,但,我至少可以想办法让你不要在这件事情上继续下去……”

 

知道楸瑛指的是什么,十三姬只有缄默不语。

 

“……可是,我看到你现在每天都很开心的生活,却又很害怕……”

 

三个人一起微笑,一起练武,一起胡闹的日子已经不会再来……

 

楸瑛突然觉得很难受,好象什么东西被夺走了一样——

 

——总有一天,那个男人会彻底的从自己的生活中消失……

 

是否十三姬也会忘记他,然后开始新的生活——楸瑛不知道……他虽然希望自己的妹妹可以幸福,但也不想迅被别的男人所取代……

 

好象有点不甘又有点矛盾——楸瑛也是此刻才真正洞察了自己内心的想法。

 

……早已看穿了哥哥的内心……十三姬并不是不能理解楸瑛的想法——她并不是一个会去违反约定的人:她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可以救下那个男人——这是她自己的选择,无论是哥哥或是那个家伙都无法改变……

 

约定……这一点不会有任何变化,无论是对那个深爱着司马迅的自己,或是内心有了动摇的自己。

 

“……楸瑛哥哥,”十三姬好象平时一样笑了起来,“不用担心!我和又软弱又无能的楸瑛哥哥可是不一样哦……不管究竟是怎么样的事情我都会认真处理,绝对不会耍性子的!”

 

楸瑛有点无奈的笑了,的确,妹妹和自己不一样。

 

“……”

 

“……你傻笑什么啊!这副表情!难怪珠翠小姐会甩你……”

 

“……”

 

 

 

  评论这张
 
阅读(4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