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FANE

MAY THE SAVIOR BE WITH YOU

 
 
 

日志

 
 

第十二章  

2009-02-20 21:00:45|  分类: 绛攸与秀丽的故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珀明?”秀丽睁大了眼睛。

珀明径自走进来,“不好意思呢,就是派了我这么一个工作狂过来。”

无视苏芳,珀明一把抢过他手里的公文。

“喂!你什么态度啊!”苏芳半抱怨的叫起来。

“狸狸……”

珀明转过头,“什么态度?把来帮忙的人称为‘工作狂’……难道这就是御使台特有的待人方式?再说,我可是吏部的郎中,论官职可在你之上,那个……什么狸狸是吧?”

“……”一席话让苏芳顿时没了声音,一向抱有“不与权贵为敌”思想的他,立刻撤离。

“那个……珀明,听说吏部工作很闲……出了什么事情吗?”

“哦,那个啊……我也不是太清楚,”一边随手翻看着公文,珀明随口道,“反正几天没有看到红尚书的人影,工作也在迅速的减少……恩……想起来也挺奇怪的,这几天,绛攸大人好象也没有什么事情做……他的事情现在满城风雨,嘛,他最近也很少在吏部露面啦~~~~

“……满城风雨……吗?”

看到沮丧的秀丽,珀明把手轻轻放在她的头上,“这个时候就不要说什么丧气话了!你和绛攸大人的身份很特殊,结婚的事情搞的很大也是理所当然的……毕竟是全国数一数二的名门嘛。”

“名门什么的,我也知道啦,只是没有想到而已……”

珀明一脸不高兴,“喂喂,你真的是红秀丽吗?国试中超过我赢得探花……然后告诉我这点事情你都想不到……你这不是瞧不起人吗?”

“我不是那个意思啦!”

“我看你,一直就是抱着‘像一个普通人一样考上国试,然后成为普通官吏’的思想,”珀明一语道破,“也不想想自己是谁……你拥有的东西是每一个想成为官吏的人所梦寐以求的,如果善加利用,你可以拥有‘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地位。”

秀丽转过头,小声道,“我可没有想着靠红家来成就自己……”

“笨蛋!”珀明白了她一眼,“你以为‘不想’就可以了吗?你的命运是在出身之前就定下的,无论你是否认可红家,你都无法摆脱‘红家千金’的头衔……如果自己的自尊作祟,想要去成就所谓的自己,那么红家头衔会成为你无法摆脱的累赘!”

“……”

看到秀丽惊讶的表情,珀明一付“败给你了”的样子,“居然都没有考虑过红家的事情……真不知道怎么说你……啊,你怎么一点对家族的责任感都没有?”

脑海中突然跑出绛攸的话语……

这就是所谓“对家族之名的执著”……吗?

“对不起啊……我一直这样……”

并非单纯对王的忠诚,秀丽心中真正在意的,既非国王,亦非家族……只是对国家兴盛的渴望……没有建设强国的愿望,仅仅希望百姓可以富足;加强军备也好,开发武器也好,只是希望作为“守护”的工具……

对于百姓的疾苦,没有什么人比出身市井的秀丽更加了解了……所以,这也是她自身所希望的。

瞥了一眼秀丽,“……本来以为你们的婚事只是传言而已,没想到是真的呢……亏我还以为,那天在侍郎室的事情是意外……真是的,看错你和绛攸大人了……”

“什么啊,那确实是个意外啊!!!”

“嘛、嘛,算了,我也没什么啦……绛攸大人总是一个人,虽然很理性,也很认真,但是,有一个人陪在他身边也不错啦……尤其是你这样的……两个人会比较有共同语言啦,感觉上也很合适……”

“都说了那是意外啊!!╬!!”

“……我又没说什么,你反应用的着那么大吗?”

“我说你啊,珀明,你今天究竟干什么来了?门下省工作堆的像山一样,你到底要不要帮忙了?不要像‘龙莲二号’一样满嘴八卦!!”

对“龙莲二号”这个词,珀明一瞬间没有反应过来……

难道是指那个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大广播——欧阳玉……

……

他是碧家的耻辱……

——原本很敬佩对方的珀明这样想……

……

居然被人拿作和龙莲作比的素材……

……

耻辱……

绝对是彩七家的耻辱……

……

“……我知道了,开始工作吧……”

 

 

“啊嚏!!!”

“怎么啦?阳玉?感冒了吗?”工部尚书管飞翔把剩下的酒也倒进嘴里。

“没什么,大概是花粉吧……还有说了多少次了,我不叫阳玉!”

“嘛、嘛,差不多吧,不要计较这种小事……”

“……╬……话说回来,你怎么回事啊,今天才喝了这么一点就这么晕晕忽忽的……”

“啊,说起来也是啊……怎么回事呢?”

“……”拿过喝完的酒瓶,“恩?这个酒是什么啊?好象不是我买的啊~~~~

“哦,那是黎深拿过来的……恩……据说是一种很特别的酒啊……可以‘驱除身边的害虫’什么的,啊,最近不知道怎么回事,我家有很多蟑螂啊……希望这个派上用场才好呢……”

那是你邋遢吧?一直不洗碗,家里好象垃圾处理厂一样……想起上次去管尚书家的经历,欧阳玉忍不住有了逃避的想法。

不过……好象他刚才还说了什么别的事情……

“等等……你……你说这个酒是红黎深送来的?”

“恩。”

“吏部尚书红黎深?”

“恩……”

“红家宗主兼吏部尚书红黎深!!!!!”

“……”

“红玖琅的哥哥,红绍可的弟弟,红秀丽的叔叔,吏部侍郎李绛攸的养父红黎深!!!!!!!”

“……你认识很多‘红黎深’吗?”

“那你还喝他的酒!!!还不快扔出去!!!!”

“啊?”

“‘啊’什么啊!!!那个人的东西太危险!!快扔掉!!!!”

“……可是我已经喝掉了呀。”

“……”

“可是怎么回事呢?刚才就觉得很热,啊,头很晕,觉得很不舒服啊……”

 

欧阳玉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晚上回到玖琅的别苑……

“诶?玖琅叔叔住在黎深叔叔家,为什么啊,这里不是他的别苑吗?”

面对秀丽如此纯真的眼神,绛攸再一次感受到了自己思想的猥琐……

“……他说……有点事情要跟黎深大人商量……”

秀丽立刻露出了“原来如此”的表情。

对少女的迟钝不知道是第几次感到浑身无力,绛攸很沉默的递上了手中的东西。

“诶?这是什么?”

“……啊,其实我也不是很清楚,应该是保护皮肤用的吧,听说效果很好,就托白州的朋友顺便带了一点……”

接过白玉色的瓶子……

看上去就是很贵重的东西呢……

“这个……难道是要给我的?”

“恩……楸瑛说,女孩子什么的,皮肤一定要好好保养……”

秀丽有点失落的看着自己的手,“的确是呢,我的手……一直这样……”

“……”

“总之,谢谢绛攸大人了……其实绛攸大人是特意为我去托人的吧……真是麻烦你了。”

绽放的笑颜让绛攸满脸通红,“不、不是啦,真的只是顺、顺便……”

“……恩,那么,我明天特别帮绛攸大人做点心吧,诶?不过好象要去龙山……”

“……你知道去龙山的事情了吗?”

“恩,龙莲过来告诉我的。”

有很不好的感觉……

果然……

有什么阴谋吧……

“我和黎深大人也会去的……”

“啊,那么我做了点心带过去吧。”

“不用了,这样会很麻烦的。”

“什么啊,这可是谢礼哦~~~

“……”绛攸微笑,“既然这样,那么谢谢你了。”

秀丽男人一样的伸了个懒腰,“那么今天早点睡吧~~~~”转过身,“啊……好久没有看到黎深叔叔了呢……不知道他怎么样了……明天他也去吧……”

看着秀丽一边自言自语,一边离开,绛攸突然产生了一种强烈的恐惧感……

……

秀丽好象说要给我做点心……                

给我特别做点心……

……

明天……

黎深大人也会去……

……

突然,眼前一黑……

……

“快来人啊!绛攸大人晕过去了!”

“秀丽小姐,怎么办啊!!”

“快去拿清水啊!”

“……绛攸大人……”

“……”

……

神啊……

为什么我的命运总是这样?

……

总觉得明天……

会是超级不幸的一天……

 

 

 

 

第二日,当众人在龙山聚集的时候,一个异常幽雅的男子也同时出现在了其中。

 

——同时,他的身份也得到了众人的质疑

 

“你是……蓝龙莲……”绛攸的眼珠即将脱落。

不过这也不能怪他,即使看过他正常打扮的秀丽,此刻心脏也承受着极大的冲击。

“雪那大人,你一定搞错了。”在看了一眼这个“蓝龙莲类似物”之后,静兰严正提出,“请问,是否蓝家旁系还有什么和蓝龙莲十分相似的孩子?”

确实,怎么想,这个把美丽和英俊发挥到极至的生物会是那个吹着魔音的孔雀男……

尤其……

这个人站在这里的时候,另外几个自认脸还算不错的男人感到了深刻的败北……不仅是楸瑛和绛攸,就连静兰也对自己的容貌失去了自信。

楸瑛浑身无力的拍了拍静兰的肩膀,“没有错,他的确是龙莲……今天早上,是我监督他把那件愚蠢的衣服脱掉,穿上正常人的衣服的……所以,基本上,他就是龙莲……”

基本上……

果然,他也很难接受这个事实吧。

“真是悲哀啊,这世间的愚人仅仅因为外表就无视到我风雅的内在……原本就想这样带着你们踏上旅程,但是似乎,你们的愚蠢以及对风雅的了解已经到了无可救药的境界,那么,吾之心之挚友啊!就这样放弃这群执著于俗世之人,与我一起踏上修仙之路吧。”

“……”

在这个优雅男子发表了这么一番言论之后,每个人都不在怀疑……

没错……

这种令人讨厌的口气……

这种让人绝倒的内容……

是的,世上只有一个人可以干出这样愚蠢的事情……

 

然而在众人惊异于某孔雀男大变身的时候……

另外两个男人正在进行着让旁人觉得十分悲哀的眼神对话……

 

当然,这两个人不是那种腼腆到不好意思的物种,他们采取这种方式的原因仅仅是因为一个对他们来说十分重要的人的嘱咐——

大家是开开心心去玩的,黎深、雪那,不要把气氛搞的那么怪哦

 

邵可在出行前这样吩咐。

 

所以他们当然不能用语言这种露骨的方式表示出自己对对方的讨厌。

 

用扇子遮住脸,黎深冷冷的瞪视着雪那——

 

——你这个白痴老头,又想干什么?

 

微微扬起头,雪那充满寒意的回看过去——

 

——敢叫我白痴,红黎深,你胆子不小。但是你得意也就今天了,很快,秀丽就会成为蓝家的一分子了……呵呵、呵呵

 

——你说什么!秀丽怎么可能落入你的手里,哼哼,蓝雪那,让你看看我的终极手段……你绝对会后悔!后悔没有离我的亲亲侄女远一点!

 

——呵呵,是吗?龙莲的新形象好象秀丽很喜欢呢~~~哎呀,立刻就把你的绛攸比下去了呢~~~~

 

——你以为秀丽是那种单喜欢外表的女人吗?到底什么是内在!!!你蓝雪那的白痴弟弟,只会比你更加白痴!!!

 

想到自己在国试期间被邵可说教的事情……

说到底,都是那个蓝龙莲的错误,害的我一直过了一、两年才告诉秀丽我的身份……

 

虽然黎深无比怨念,但是雪那也没有好到哪里去……

都是那个什么李绛攸,真是的,后天的教育竟然让一个青年堕落到了这个地步……居然一直占着我们家楸瑛,哼,这笔帐,我会跟你好好算的,红黎深……

 

对视……

——白痴,好好看着吧,很快秀丽就要跟你这个白痴叔叔说再见了……

 

——蓝雪那,就在这里,让我把你这个污点从秀丽的生活中抹杀!

 

 

然而另外一方面……

“呵呵,他们竟然在用眼睛说话呢~~~”玉华一边笑着,一边为邵可添茶。

“是啊,我都没有知道他们两个关系这么好~~~”完全没有认识到状况的红邵可这样说着,“不过这样我也放心了,我一直以为黎深很讨厌雪那呢,看来是我白担心了。”

“真是心灵感应哦~~邵可大人。”没有意识到状况的人之二玉华微笑着表示。

 

显而易见,龙山之行分成了三组:

其一为邵可和玉华,其二为绛攸、秀丽、龙莲、楸瑛、静兰以及十三姬,剩下的,则是两个势不两立、从出发一直企图“用眼神杀死对方”到现在的男人——红家宗主红黎深,及蓝家宗主蓝雪那。

 

“好久没有来这里了呢,成为官吏之后,就几乎不和静兰来这里摘野菜了。”秀丽感慨道。

“今天是来玩的,小姐就不要想着家务的事情了。”静兰拍拍她的肩膀,笑着道。

“可是,今天真不是出来玩的日子呢……草都还没有长出来……怎么看都是一个光秃秃的破山啊……”绛攸理所当然的表示。

“你想说夫人的墓地只是一个光秃秃的‘破山’吗?”静兰露出了皮笑肉不笑的恐怖表情。

“啊,不是这个意思……只是说,今天来‘踏青’好象有点不是时候……”

不是“不是时候”,根本是完全莫名其妙。十三姬想着。

“不用担心,”龙莲微微一笑,“我会用我的天籁来感动花草,它们会瞬间绽放出最美丽的光彩……”

“不、不用了。”秀丽一脸僵硬的表示。

如果龙莲在这里吹起魔笛的话,龙山上极有可能几十年寸草不生。

龙莲想起什么似的笑了,赞许的点点头,“不愧是我的心之挚友,除了你我之外,恐怕没有人能体会到这种荒芜的风雅……即使寸草不生,也是一种动人心魄的美丽。”

“……”

秀丽决定放弃和他交流。

“那个,蓝将军……”秀丽把楸瑛拽到一边,“有件事情想问你一下。”

“恩……”

“既然今天没有青草,那郊游、踏青什么的都做不了吧?那我们在这里做什么呢?”

楸瑛尴尬的笑了数声,“那个……雪那哥哥应该有安排吧……”

“安排?活动吗?”

十三姬把头凑过来,“我看,与其说是活动,不如说是阴谋……”

“……”楸瑛很识相的保持缄默。

“阴谋?雪那吗……”

十三姬握住秀丽的肩膀,“小心啊,小秀丽,我的那个雪那哥哥……可是一个不折不扣的阴谋家……差劲程度可以和你的黎深叔叔相提并论呢~~~

黎深叔叔很差劲吗?好象没有吧……秀丽想着,虽然是奇怪了一点,好象还不到差劲的地步。

决定摆脱这个话题,秀丽拿出了包裹。

“绛攸大人,这个,请收下。”

绛攸浑身一颤,他一直都在担心这个。昨天晚上,因为想到今天的恐怖情形,他甚至当场休克了过去……

瞥了一眼在旁边以眼神和雪那斗争的黎深……

很好,他没有注意到。

接过包裹,绛攸小声在秀丽耳边说了声“谢谢”。

虽然觉得奇怪,但秀丽并未多说什么,只是点了点头。

 

这个动作,在当事人看来实在没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但是,旁观者眼中,这好像夫妻之间悄悄话一样的动作不仅让楸瑛和十三姬露出了似笑非笑的暧昧笑容,更让某位前皇子殿下十分不快。

“是专门给绛攸大人做的吗?”不知道是不是错觉,静兰说这话的声音大小,与其说是在问话,不如说是成心把这话传达到某位恋侄女成癖的尚书耳朵里。

气氛……气氛好象不太对……

杀气吗?

难道自己今日就要毙命于此?

绛攸抱着包裹,觉得放也不是,不放也不是。

“恩,是谢礼啦,不过大家一起吃也没有什么关系啊……是我的新产品哦。”天真无邪的少女这样表示。

阴冷的视线向绛攸射去……

“特别为绛攸大人做的吗,那么我们吃不太好吧?”静兰强调了“特别”两字,“好象绛攸大人也不太想让我们吃呢~~~~

啪!扇子打开,黎深的半张脸在扇子之下,从绛攸的这个角度看来格外可怕……

现在应该怎么做才能不被黎深大人杀掉……

这是绛攸现在唯一想的。

……

楸瑛逃避的转开视线,十三姬好象什么也没有看到一样拨弄着青草,秀丽一脸无辜,静兰则是展现着相当可怕的“温柔”笑容……

但是……

诶?奇怪?为什么杀气有两股?

……

——请大家一起吃吧。

在一条小命尚存的情况下,他还是做出明哲保身的举措。

 

所以,大家就一起坐下来吃点心。

虽然被频频投以警告的眼神,但绛攸还是有一种“得救了”的感觉。

 

——差不多应该开始了吧。

雪那想着。

——哼,居然差点让那个小子近水楼台先得月……真是被红玖琅摆了一道,不过,红黎深,你要高兴也就现在了吧……呵呵呵呵~~~~

 

“你们有没有觉得今天上山砍柴的人特别多啊?”秀丽向身侧看过去,明明山上没有太多树木,虽然偶尔会有樵夫,但是今天好象出奇的多呢。

“有吗?是有一点啦,也许只是今天樵夫协会出来举办活动什么的……”雪那心虚的表示。

“哦?是吗,我倒是觉得有一点可疑啊。”

啪!扇子合起,黎深冷冷的看着雪那。

噼里啪啦!火花四溅……

为什么每次都会变成这个样子啊。楸瑛悲哀的想。

“对了,我准备了有趣的活动哦,大家要不要一起玩?”雪那这样表示。

“愚兄之一难道要我们在这里比赛钓鲤鱼吗?”龙莲问道。

“闭嘴!你这个孔雀笨蛋!不要再跟我说什么鲤鱼的事情!!!”

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秀丽觉得好象雪那已经歇斯底里了。

“其实呢,”调整心情之后,雪那故作神秘的表示,“这个龙山里有宝藏哦……”

 

“好多蚂蚁啊,楸瑛哥哥……”

“是啊,一只、两只……”

“小姐快看,它们在搬米粒哦。”

 

“你们什么意思!觉得我的活动很白痴吗?”

“我们什么都没说……”楸瑛小声道。

十三姬翻了个白眼,“其实雪那哥哥自己也这么觉得吧。”

“好了、好了,”雪那清清喉咙,“以一天为限,范围就是这个龙山……不过,一个人的话,也许会迷路……”

绛攸打了个寒战。

“所以,我们以两人为单位分组,现在,请大家来抽签吧。”

 

——呵呵,秀丽果然同意了,现在只要把她和龙莲分在一起,

 

——那个满足的表情是什么意思?果然,有什么阴谋吧?怎么会让你得逞!!(黎深)

 

 

就在雪那自信满满的拿出签的时候……我的计划就成功一半了……那么……

 

~

黎深以一个极不自然的姿势摔倒,顺势一带,签也全部撒到地上……

 

 

 

 

黎深不好意思的站起来,微笑,“对不起啊,脚下一滑。”

这个笑容让在场众人完全冻结。

“黎深叔叔?你没有摔伤吧?”

“没、没有。”啊,秀丽在关心我啊,要不要再摔一次呢?

“……”

 

——可恶的红黎深!签的顺序全乱了!

雪那默默的把签捡起来。

 

——现在只有听天由命了……

 

 (本章完)

  评论这张
 
阅读(7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