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FANE

MAY THE SAVIOR BE WITH YOU

 
 
 

日志

 
 

第十章  

2009-02-20 20:58:44|  分类: 绛攸与秀丽的故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天亮了吗?绛攸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下意识的向前伸手。

摸到一个软绵绵的物体……

捏了一下……

这是什么啊?棉花吗?好象不会有这样的质感呢……难道是面团?怎么会,一点韧性也没有啊……

往旁边一看……

啊,这张脸……秀丽吗?

视线继续向下……绛攸终于知道自己摸到的是什么了……

……自己的手居然就这么大大咧咧的放在秀丽的胸口上……

“啊!!!!!!!秀……秀丽!!!!!!!”一声大喊,完全清醒的绛攸好象怕被非礼的女生一样缩到了床的一角。

“啊!!!!!!!什么事情?绛攸大人!!!!有小偷吗?还是着火了?”从睡梦中惊醒的秀丽从床上跳了起来。

“啊!啊!啊!不是!……”

~

悠扬的声音响起,某人以很难看的姿势从床上摔了下去。

 

 

然而此刻,蓝府的众人却在品味着相当惨淡的心情……

乌拉~乌拉~难听到不可思议的笛声在蓝府的内厅响起。

一个满头插满了鲜花的少年,穿着一身好象舞台剧一样的服装,正激情洋溢的为他的家人演奏横笛……

“真是很不错的曲子啊~”一曲终了,玉华笑呵呵的拍着手,“从中可以感觉到龙莲这个年纪所特有的朝气呢~

的确……是“龙莲特有的”,十三姬悲伤的想着,这个可怕的声音一直在脑海中徘徊,好象有绕梁三日的感觉……

雪那半放弃的低着头。他实在不明白,为什么出身于乐师家庭的妻子,为什么对这个小弟弟的演奏这么纵容……也许真不应该把他叫回来。

面对这世间最大的噪音来源,雪那也开始怀疑是否自己妻子产生了幻听。

听到玉华的赞赏,龙莲只是微微摇了摇头,沮丧的道,“虽然中间部分很完美,但是结尾处太过浮躁了……难道是因为身处这种不风雅之地的原因,让我吹奏出的空灵之音出现了滞怠?”

……雪那突然有想要掐死自己弟弟的冲动。

“我觉得很好啊,龙莲,如果太过平静反而缺乏生命的跃动呢~”玉华点点头,给出了自己的意见。

十三姬失去了语言的能力,虽然,生活在司马家的她没有接受过太多乐器的训练,但是,龙莲这种杀伤力强大“空灵之音”,还是让她觉得很崩溃。

“真是精彩的意见啊!”龙莲点头表示同意,“玉华,大自然本来就是生命的集合,你居然可以一语道破真谛的……这样懂得风雅,不如和我一起踏上成为仙人的道路如何?一直觉得你选择愚兄之一这种低俗又不懂风雅的男人实在是一种浪费,以你的资质,绝对可以得到上天的启示,超脱于红尘之外……”

……

雪那决定了……以后绝对不能再把他叫回来。

十三姬决定了……以后他出现的地方,自己绝对要后退一百步,来保证精神上不受到创伤。

“的确是个好主意啊,龙莲,不过现在的话,你能不能再把你的那首‘自然之魂·鲤鱼篇’演奏一遍呢?我们最近吃了不少鲤鱼。”玉华认真的表示。

龙莲微微的挑起眉,“没有想到愚兄之一对风雅的厌倦已经到了这个程度……鲤鱼的建议大概是愚妹十三提出的吧?总是生活在浮华之上的你们,从不去发现自然中更深层的东西……算了,既然是玉华的建议,我就用我的上天之音来感召你们这两个愚昧的人类吧……”

冷静!冷静!十三姬拼命的告诉自己,这个白痴你又不是第一天认识!

但是,提到鲤鱼,原本沉默的雪那缓缓的站了起来……

……

原本打算住在后宫,但是,珠翠不在的事实,让楸瑛很难受,所以,一向逃避问题的他难得的回到了家里。

后来想起这件事情,楸瑛觉得自己实在是做了一件错误的决定。

……

十三姬像八爪鱼一样抱在雪那的身上,不知道为什么静兰也在,而且还死死的抓住了雪那……

那个自信优雅的蓝雪那已经消失了,他脸上的表情好象要杀人一样。

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最年轻的弟弟很悠闲的坐在那里,和自己的嫂子聊着天……

了解到问题的严重性,楸瑛沉默了片刻。

为了自己剩下的人生着想,他决定无视这一切,转过身,慢慢的走了出去……

……

 

 

早膳就绪,绛攸和秀丽坐到了桌子前。

昨晚的事情,绛攸想起来脸上不禁有些发烧。看到秀丽若无其事的表情,绛攸感到了自己的败北。秀丽可以这样正视自己的心情,而自己却这样紧张,真是……

喝着早上的第一杯茶,秀丽幽幽的叹了一口气。

回忆着昨晚,自己居然是抱着绛攸大人入睡的……唉,怎么这个样子啊,今天都不知道怎么开口……轻轻瞥了一眼绛攸,他的面部好象抽筋一样……

~

“那个,绛攸大人……”秀丽开口了。

“啊、啊、啊,秀丽啊……有、有、有什么事情吗?”

秀丽站起身,郑重其事的鞠了一躬,认真的道,“昨天晚上,真是对不起了,绛攸大人。”

诶?不是针对自己昨天晚上的……那句话吗?绛攸一下子没有反应过来。

“我对绛攸大人,说了很过分的话……真是万分对不起了。”

原……原来是这件事情啊……绛攸有点失望的想。

“啊,没有关系……其实应该道歉的是我吧……我对你……说了那些……还把你一个人丢下,真是抱歉了。”

“……”秀丽点点头,有点失落的坐下。

“怎么了?没有什么精神嘛,还在生我的气吗?”绛攸看着秀丽的样子,忍不住开始担心。

秀丽立刻摇头,“当然不是……只是绛攸大人说,红家是联系我和绛攸大人的纽带……什么的……”

脸色泛红,少女的眼神有点心虚的开始游离。

绛攸笑了,果然是拿她没办法呢……

“我说红家是‘联系我们的重要纽带’,可没有说是‘唯一的纽带’哦……对我而言,和秀丽之间的联系已经不仅仅是红家了,有更多更重要的东西凌驾于红家之上呢。”

少女睁大了眼睛,叫道,“那果然红家还是很重要的吧!绛攸大人敢说这里面一点红家的关系都没有吗?”

绛攸一怔。

原来她这么在意这样的小事啊……

“秀丽……”他缓缓的开口了,“你知道‘家族之名’对一个人的重要性吧?”

“诶?”秀丽愤愤然道,“这和‘家族之名’什么的,没有关系吧……”

“有关系哦!”绛攸眼睛里流露出了寂寞的感情,“我是被红家宗主养大的,秀丽……‘红’这个姓氏对我有着非同一般的含义……然而我却并非红姓之人……

 ‘选择自己喜欢的生活’……那个人是这样告诉我的,所以我虽然在意,却从未被这个姓氏束缚过……”从头到尾,绛攸的羁绊也只有黎深而已,也许对红这个姓氏有着向往,绛攸却从未遗失过自己的心。

“但楸瑛……不同,他是背负着‘家族之名’的人,不仅是他,还有珀明……他们珍惜姓氏背后隐藏的荣誉与尊严,因此,他们的一言一行都会问一问自己,是否有负于自己家族给予自己的使命……

然而我和他们不同,我选择红家并非执著于那个姓氏……秀丽,”绛攸自嘲的笑起来,“虽然我选择向前,但是我的每一个动作都是为了他……成为官吏,进入吏部……我想陪着他一起向前……然而我却并没有对‘家族之名’的意识……我害怕……害怕就这么离开……所以我永远只能站在他的身后辅佐他,小心的跟在他的身边,无法和他并肩前行……但是,我还是想顺着、顺着那位大人走过的路,走到他的前面,看看他看到的景色……呵呵,他也许会骂我是个笨蛋呢~

“绛攸大人……”

“所以,那时候知道了秀丽成为官吏的原因,我很嫉妒秀丽呢……秀丽有这么那么多美好的梦想,而我只是为了自己的私欲而已。”

“不要这么说!绛攸大人!”秀丽用力抓住他的手。

“‘秀丽不是在红家长大的’,我曾经这么告诉自己,所以秀丽对家族什么的完全没有概念,无论姓什么,你都是那样孑然一身,没有束缚……当然也没有对家族的责任感……但是看起来不是那样呢……”

无论在茶州,还是在贵阳,少女都为了人民和百姓拼搏着,生命,名利,对她来说都是微不足道的事物……永远永远都坚强的履行着自己的责任,离开红家,离开自己应该拥有的尊荣,如果就这么离开,也许会获得自由……但是,当她了解到自己所背负的家族使命的时候……她,却义无返顾的回来了。

“‘秀丽拥有我没有的东西’,我知道,所以……我想和秀丽一起……如果,不进入红家,我也许一直只能站在那个人的后面,看到的也是很狭隘的东西……”一旦进入红家,绛攸便不再担心自己与黎深的纽带会断裂,他可以大步向前……因为,他不会寂寞了。

绛攸认真的看着秀丽,“……你可以陪着我吗,秀丽,也许这一生都会被束缚……你依旧愿意回到红家吗?”

“绛攸大人……”秀丽闭上眼睛,深吸一口气,“其实……有人告诉过我,如果……回到红家,也许会成为权力的筹码……为了家族,也许要放弃很多东西……但是,一切还是有可能改变的,不是吗?绛攸大人也不要这么悲观哦,贵族并非全是利己主义者哦,我就知道一个人,他可是不折不扣的大贵族呢,但是,为了百姓,他却牺牲了很多很多……他说啊,家族的荣耀是‘王的信任’、‘百姓的尊重’还有‘国家的振兴’哦~

诶?绛攸一愣。

秀丽看绛攸犯傻,得意的笑起来,“说这个话的人,绛攸大人应该认识哦……就是茶家的宗主茶克洵!”

绛攸忍不住失笑,道,“其实这话是茶太保大人说的……没想到,那个现任宗主记的那么牢啊,看来,茶家的未来值得期待呢~

“啊~~~”秀丽红着脸,道,“反正,家族什么的,不一定要玩弄权力的手段,也可以和王一起,以同样的目标向前……有的时候,舍弃家族的利益,换得百姓的尊重,可以让一族得到更大的荣誉呢!所以啦!绛攸大人不要把自己装在一个小盒子里……绛攸大人难道以为走到黎深叔叔的前面这种想法就不狭隘了吗?绛攸大人!不管成为一个普通老百姓也好,成为红家宗主也好,路都是自己去走呢……随随便便的把自己塞进一个容器,然后变成那样的形状……那样才真正是差劲的家伙呢!!”

.看着秀丽生气的样子,绛攸呆呆的说不出话来。

“什么‘家族之名’嘛!绛攸大人,姓红也好,姓什么别的也好,绛攸大人就是绛攸大人啊!红家的尊贵是给人的装饰,赢得的话,是可以让后世子孙为之骄傲……但并不是要让人去为了那个装饰而活啊!”

“……秀丽……”

“而且,我一点也不觉得这种‘沾祖宗的光’有什么光荣的地方……一心想着要做出符合‘家族之名’的事情,那么不就永远无法超过先人了吗?”秀丽淡淡的道。

“……”

“所以,绛攸大人也不要这么一付寂寞的样子,说什么斩断和黎深大人之间的关系……表面上的关系很容易斩断,但是,内心的亲情是没有办法消失的,不是吗?”

 

诶?绛攸心中一凛……从来都没有考虑过这样的事情呢,那位大人,总是带着一付无所谓的表情,好象自己消失或存在都没有关系……

所以自己想变的更加优秀,更加显眼,好让那个人看到自己……

然而,那个人却挥挥手把他赶开了……

——喜欢什么,自己去做,不要来问我!

简简单单的一句,绛攸甚至不知道自己在那个人心中究竟扮演了一个怎样的角色。

所以,他选择跟那个人一起走,跟在那个人的后面,追随那个人的脚步……不知不觉中,绛攸给自己编织了一张巨大的网……

他觉得如果要挣脱,就必须离开。不愿走远的他,选择了一条永远斩不断的纽带——家族。

然后带着锁链向前,虽然沉重,但是温馨……因为他无时不刻都可以看到那个人。

 

“真是的,绛攸大人又不是小孩子,连我也看的出黎深大人很喜欢绛攸大人啊~”秀丽抱怨似的道,“我经常在皇宫里看到黎深大人呢,他到处走来走去……询问绛攸大人在哪里啊!”

绛攸一阵沉默……

“其实那是百合大人逼他说,不去找就没有晚饭……”

 “绛攸大人是笨蛋吗?”

笨、笨蛋……绛攸觉得自己在抽搐,除了那个人,身边还没有一个人会叫一个十七岁考上状元的人笨蛋……

“黎深叔叔要找人的话,根本没必要亲自去的吧!他难道不是在担心你吗?”

诶?

“黎深大人……在……担心我?”

“那当然咯,你们是家人啊……”秀丽指着绛攸的鼻子,“所以,绛攸大人不要再说什么羁绊啦,家族啊之类的事情了,原本,绛攸大人根本就没必要‘害怕’离开,就算离开,黎深叔叔也一定会抓着绛攸大人的手的!”

 

一惊之后,才发现……

太多的疑惑和不安,经历了多少年的沉淀,仿佛一瞬间被眼前的少女解开……束缚自己的也许从来就不是对那个人的眷恋,只是自己的懦弱。

绛攸笑了,发自内心的笑,他向少女伸出手……

“啊,啊,绛攸大人,你干什……”少女羞红了脸,支吾着道。

把这名为自己解开咒束的女孩搂在怀里,绛攸心中充满的喜悦和欣慰,原本自己想扮演一个陪伴公主向前的助手,但是……真正无助、懦弱的人,却不是公主。

“就一会儿,让我抱着吧,秀丽……”

“唔……”

“……还有……”

“……”

“……谢谢……”

……

 

 

府库。

看着“影”送来的报告,邵可会心的笑了,“‘沾祖宗的光’吗,不愧是秀丽呢,说的出这么有哲理的话。”

黎深少见的一言不发。

“绛攸的心结总算被解开了呢,嘛,这都是某个没有大脑的人的错误。”玖琅瞥了一眼黎深。

“不要这样说呀,玖琅,”邵可笑嘻嘻的喝了一口自己的“父亲茶”,“黎深一向性格内向,而且也不善于表现自己的感情……心思敏感的绛攸自然会有点在意吧。”

玖琅笑笑,道,“看来红家的未来在他们手上,会有所期待哦……绛攸和秀丽。”

“哼,那个笨蛋……”

听起来像要面子的话语让邵可忍俊不尽,“那么……那份邀请,你们决定怎么办呢?”

“接受!”“回绝!”

兄弟两个提出完全相左的意见。

“黎哥你在说什么!对方可是蓝家的宗主,你就这么拒绝人家?”

“谁知道蓝雪那那个白痴又要玩什么花样,摈弃害虫的最好办法,就是远离它们!”

黎深斩钉截铁的言论让玖琅哭笑不得,“你居然用害虫来形容蓝家宗主,那你认为你是什么?杀虫剂吗?”

“难道你不知道吗?玖琅。蓝雪那多次对我那可爱善良的侄女进行无耻的骚扰,都是我,红黎深暗中守护着心爱的侄女,让她幼小纯洁的心灵不被玷污!我的辛苦你难道没有看见吗?玖琅!”

看到黎深如此激动,玖琅忍不住有了“再一次确定,秀丽嫁的是绛攸”这样的想法。

“他们才见了一次吧?”玖琅小声提醒。

黎深立刻正气凛然的道,“错!玖琅,你太天真了!越是洁净,就越容易被污染,越是洁白就越容易被沾染上污垢……我怎么能让我那如此纯洁的侄女落在蓝雪那那个肮脏的坏蛋手里!!!”

“……”

“但是……”邵可开口了。

“啊,是,哥哥……”

“雪那难得来一次贵阳,又说的那么诚恳,拒绝他可能不太好吧。”

不是“不太好”,简直是“太不好”,玖琅心道。

“哥哥也想……”

邵可笑笑,“恩,雪那一直很照顾我……再说,我的弟弟给他们家添了不少麻烦,我觉得就这么拒绝,好象有点过分……”

在邵可那完全无害的笑容下,某个有着严重恋兄情结的男人再次妥协……

 

 

“‘舍弃家族的利益’吗?没想到红家的人会说出这样的话呢……看来秀丽也许会成为颠覆过往的大人物呢……”蓝雪那优雅的一笑,“真是棘手啊,越来越想要得到这个女孩了,有了她,蓝家也会变的不一样吧。”

一起在书房的楸瑛认同的点点头,“的确是呢……她拥有任何人都没有的坚强品质。毫无疑问,红家的未来也许会有所变化吧。”

雪那看了他一眼,“楸瑛,其实我原本打算把你推销出去的……”

推销……

“……”

“龙莲那个家伙,我完全不对他抱有什么太大的希望……”雪那无奈的道,“说实话,我觉得排除秀丽对他的兴趣,让那个家伙乖乖听话的几率简直为零……”

有道理……楸瑛深有同感。

“但是你的话……如果对手是那个李绛攸,你一定会无条件投降吧?”

“……”

同时……

“雪……龙莲的衣服选好了,你要不要过来看看?”

女子温柔的微笑只换来楸瑛一脸僵硬的站在那里,爱过,逃避过,楸瑛到底还是无法面对,他慌乱的立起。

“失礼了……”就这样奔逃似的离开了房间。

 

害怕,害怕看到她幸福的笑容,那只是自己无能的写照。

自己无法给予的,哥哥都可以做到……

忙乱的回到房间……

一个穿着华丽丝缎外衣的优雅男子很自然的坐在楸瑛常坐的那张椅子上,随手翻阅着书本,甚至没有抬头看一眼走进来的主人。

“……你总是喜欢像兔子一样跑掉吗?愚兄之四。”

 

“请问你找谁”的话语已经到了嘴边,“愚兄”的称呼让楸瑛意识到了对方的身份……

“你是……龙莲?”虽然这么想,但是,如此正常的外表实在是和那个“蓝龙莲”太不配了。

男子不悦的颦起眉,从书桌后面走了出来,“总是拘泥于表象,对真正的内在却一言蔽之……愚兄之四正是因为太过于客观才忽视了风雅的存在。”

平时的话,楸瑛绝对会立刻不客气的把这个家伙赶出去,然而今天,有点疲惫的他连对自己最小的弟弟发火也没有兴趣了。

他摇晃着走过去,坐下,闭上眼睛,“龙莲,你出去吧,今天我没心情……”

龙莲少见的没有反驳,只是淡淡的道,“勇气也好,力量也好,并非只是在自己认为可行的方面……无论是正确的判断,还是错误的决定……承认或是逃避有时也注定了事情的结果。”

“……”

“把事实看的太透往往会忽视真正的要点,与其,用头脑判断,不如随心而动,随遇而安……有的时候也会有意想不到的结果……”

楸瑛苦笑,“你今天废话特别多。”

“因为我觉得,愚兄之四与其在这里为过去烦恼,不如去看看那个李绛攸的情形……”龙莲转过身,信步走了出去。

意想不到的结果……吗?

楸瑛笑了,总觉得被那家伙完全看穿了呢。

 

 

皇宫。

“又是蓝家吗?”绛攸有点恐惧的开口了,这次又要玩什么花样了。

玖琅点点头,虽然认为应该去,但说实话,那个蓝雪那的伎俩,他也有点拿不准。

“这次是……”

玖琅沉默半晌,以很难以启齿的口气道,“去龙山郊游……”

“……”

对这个如同小孩子一般的活动让绛攸感到浑身无力,“是蓝雪那大人提出的吗?”

“不,听说是那个‘传说中的蓝龙莲’提出的……”

“……”

那个怪胎又要做什么了,绛攸忍不住想,被龙莲折磨的日子好象昨天一样……

难道噩梦还没有结束?

“我倒不担心那个蓝龙莲会怎么样,绛攸……”

“是,玖琅大人……”

这种表情的玖琅格外可怕,给人一种强烈的压迫感。

“我没有叫秀丽来,也没有告诉哥哥们,仅仅是作为我个人提醒你……绛攸,你的警戒心太差了!”

诶?

玖琅微微扬起头,“主上也好,蓝楸瑛也好……啊,还有那个茈静兰……绛攸你完全没有在意过他们的存在是否会给你自身带来威胁……”

“不会的!”绛攸虽然这么表示,但内心还是有点底气不足,“主上,楸瑛是不会对我怎么样的……这一点请玖琅大人放心。”

“那么那个茈静兰呢?”玖琅的脸色并未缓和,“绛攸,你要知道,那个人的身份很特殊……到了一定的时候,他可能成为颠覆一切的存在……”

“啊!玖琅大人已经知道静兰他……”

“绛攸!”

“……是……”

“茈静兰和秀丽接触过,不仅如此,他还说了一些很动摇秀丽决心的话……”

一怔之后,绛攸明白了。

难怪那天她会那么慌乱……

“请您不用担心……”绛攸坚决的表示,“秀丽和我的决定已经不是什么人可以动摇的了。”

“……”

“我已经想的很清楚……不是为了红家,我自己……我自己想和秀丽在一起生活……只是这样而已。”

玖琅冷漠的嘴角有了一丝笑意,“啊,我也听说了……绛攸‘一晚上’都让秀丽很‘累’的事情。”

诶?

意识到对方意思,绛攸的顿时变红,头脑也开始发热。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不不不不不不不、不是……这这这这这这样的!”

“哼,”暧昧的笑容在玖琅脸上浮现,“绛攸,我没有责怪你的意思……啊,不,你做的很好,我很满意……但是黎哥可能就不这么想了。”

~~~~

世界好象镜子一样在绛攸的心中就此碎裂……

……




(本章完)

  评论这张
 
阅读(6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