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FANE

MAY THE SAVIOR BE WITH YOU

 
 
 

日志

 
 

第八章  

2009-02-20 20:57:04|  分类: 绛攸与秀丽的故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痛!痛!痛~

温柔对待受伤的人是秀丽的准则,心中虽然有着诸多的不满,但秀丽还是叹了一口气,柔声道,“这个如果不用冰块敷的话,明天会肿的更加厉害哦。”

“……”绛攸小心翼翼的看着秀丽,“那个,秀丽……你不生气吗?”

秀丽微微转过头去,小声嘟囔着,“当然生气啦,绛攸大人没有经过人家同意就做这种事情……没有可能不生气吧……”

绛攸有点寂寞的低下头,“对不起。”

“唉,算了,绛攸大人也不是故意的,我也太过分了,居然这样做……说对不起的应该是我。”秀丽扶着绛攸躺下去,把冰块敷在他的眼睛上。

“啊~”眼前突然一片黑暗,绛攸下意识的向旁边抓过去。

冰冰凉凉的手握在自己手里……

是秀丽吗?拿了冰块之后,手也变的冰冷……好象发抖一样的微微一颤……秀丽还是任由绛攸握住了自己的手……

“对……对不起……”绛攸意识到自己的失礼,想要抽回自己的手。

“没有关系,我会陪在这里……你好好睡一觉吧,绛攸大人。”秀丽的另一只手盖在了上面,“你这几天都很疲惫,不是吗?”

好象和风一样的温柔声音……虽然那双手冰凉粗糙,绛攸却觉得比什么都美丽、温暖。

“啊……”

“……”

“秀丽……”

“恩?”

“谢谢你。”

“恩。”

“还有……”绛攸迷迷糊糊的叨念着,“不要走……”

 

绛攸好象已经睡熟了。

秀丽把手放开,轻抚着嘴唇……绛攸大人,明明很温暖啊……为什么,刚才看起来却那么悲伤,那么寂寞呢……

一抹月光,照在屋内男子的身上……秀气冷俊的面容上,好象受了委屈的小孩子一样,露出了忧伤的表情……

秀丽轻轻拉起他的手……

手指纤细,修长……刘辉的手指和静兰一样,有点粗有点短……而这双手,一看就是属于终日握笔的文人呢……

墨绿色的头发,好象冷玉一般散发着动人的色彩……

绛攸大人就是那样的人呢……秀丽嘴角边划出一个弧度。

 

次日,早晨。

已经什么时候了啊……绛攸一脸迷糊的睁开眼睛……

太阳都这么高了……吗?绛攸看看窗外,刺眼的太阳让他下意识的伸手去挡……

唔……

却发现自己正死死的抓住了另一只手……

“啊~”绛攸吓了一跳……秀丽吗?

秀丽趴在床边上……好象动了一下,但是……没醒呢……

难道她一夜都守在自己旁边吗?

小巧的身体坐在椅子上过了一个晚上……一定很累吧……

绛攸有点心疼的把秀丽抱了上来,然后,给她盖上了被子……

看着秀丽传来均匀的呼吸声,绛攸有点欣慰的笑了。

“真是拿你没办法啊……”

然后,绛攸就这么走了出去……

一名侍女已经站在门口了,她颔首道,“绛攸大人,是否准备早膳?”

“不必了,我们呆会进宫去吃……”

“那么,秀丽小姐……”侍女没有抬头,所以,绛攸没有看到她一脸似笑非笑的暧昧神情。

“不要叫她……这么一晚上,她肯定很累了,让她好好休息吧。”

绛攸说这些话的时候,是抱着单纯的感激心理的,但是……

在遥远的红州……

“你说的是真的!”接见了来自贵阳的信使之后,玖琅觉得又好笑,又吃惊,“原来那小子一直深藏不露啊……其实很有一手嘛……”

“大人……接下来……”

“红州这里已经没有问题……明天,不,马上起程……”

“不知大人要去哪里?”

玖琅淡淡的道,“那还用问,当然是……贵阳。”

在红府的密室……

某人带着深深的怨念,看着“影”首领送来的报告。

“可恶!!!绛攸那个混蛋!!!我一定要让你知道我的厉害!竟然敢动我的亲亲可爱侄女!!!绛攸!!!!我一定会让你……”

事实上,这个已经接近于怨灵的吏部尚书一直都在府库陪自己最爱的兄长大人喝茶……顺便,在兄长大人的督促下,完成一部分吏部的工作。

虽然不甘心就这样将自己的侄女双手奉送,但是,每天和哥哥一起喝茶聊天,对黎深而言,实在是一种过于巨大的诱惑,所以,他直到现在还没有去找绛攸的麻烦。

然而在蓝府……

某个手执干将的武官像往常一样找某个小姐继续钓鱼……因为这个原因,雪那府上已经连续吃了好几天的鱼肉……虽然玉华手艺高超,但雪那的肚子已经逐渐忍受不了了。

“我说啊,你能不能不要再和十三姬较劲了……”雪那一脸黑线,“你想让我变成鱼吗?还是想以后改行做渔民?”

十三姬悠闲的道,“这种一条鱼都钓不上来的渔民,大概只有饿死的份了。”

“每天都是鲤鱼、鲤鱼!我告诉你,十三姬,你再钓的话,我可不陪你吃!”雪那大声呵斥。

静兰保持沉默,他决定无视这一干人等,一定要钓一条鱼上来。

“不是玉华嫂子会红烧,或者清蒸吗?偶尔还有烧汤。”

“那也是鲤鱼!我不想再吃了!我警告你,十三姬!”雪那歇斯底里的大叫着,看样子,他是真的忍受不了了。

“雪那大人。”一个侍从走过去,小声在雪那耳边说了什么,然后颔首退下。

“……呵呵……”刚才还为鱼的事情争吵不休的雪那一下子闷笑起来。

静兰原本准备继续无视的,但是,蓝雪那白痴的表情让他忍无可忍,“什么事情?”他回过头去。

“呵呵……很有趣哦,不想听一下吗?静——兰~

“……”

 

“你听说了吗?凤珠。”景柚梨一脸古怪的微笑,走到黄奇人的面前。

“昨天丢失的面具找到了?”奇人一想起这件事情就觉得恼火,都是那个原因,昨天户部完全瘫痪,到今天还有很多官员请假。

他一定要严惩那个小偷!

“你怎么只对这种事情敢兴趣,看来你消息一点也不灵通啊……”

打量了一下景侍郎,“你有空到处八卦的话,还不如多做一点工作,柚梨。”

无视黄尚书的反感,景侍郎继续道,“昨天有人看到李侍郎和小秀在侍郎室里接吻……恩,好象还做了什么别的事情哦。”

黄尚书沉默片刻,缓缓道,“消息来源又是那个整天无所事事、搬弄是非的欧阳玉吗?”

“唉~”景侍郎摇摇头,“他不过是错把你当作女人,向你求了一次爱而已,凤珠你没必要这么在意吧……”

“……”

“不过呢,这次的事件还有人证哦。”

“……那个酒鬼?”

“……他是一个啦,不过,还有一个人……”

“……谁啊……”黄尚书仿佛对这件事情完全失去了兴趣,又拿起了笔,开始工作。

景侍郎神秘兮兮的道“吏部的碧官吏……”

啪嗒~黄尚书的笔掉了下去……

 

 

“……”绛攸对这种诡异的气氛已经难以忍受了,今天,从早上开始,周围的人就一言不发用暧昧的眼神看着他。

这种尴尬的、好象凝固了一样的空气在吏部飘荡着。

然而这还不是最糟的……

 

“啊,真的吗?我还以为那位大人是个善良正直的好人啊……”

“……”

“听说他在侍郎室里和那个女官吏在一起那个啊……”

“诶?是不是那个红姓女官吏……”

“这里还有第二个女官吏吗?”

“那位大人不是出自红家吗……”

“……”

“啊、啊,说不定是乱伦啊……”

……

“我经常看到那位大人在皇宫中漫无目的的游荡呢……”

“啊,难道说……”

“恩,肯定的,他一定是在寻找下手的目标……”

“不会吧……”

“……昨天后宫有一位女官就被他骚扰了啊……”

“啊,果然是个大色狼啊%……”

……

 

好、很好、实在是太好了!

绛攸开始还觉得有点不好意思,但是,伴随着越来越离谱的传闻,他很想往楸瑛的身上捅一刀,说到底,这都是他不好……啊,还有那个世界八卦大广播欧阳玉,这些莫名其妙的传言十有八九跟他有关……

皇宫内一整天就这样飘荡着这样的传闻,绛攸就这么悲惨的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然而故事的女主角也没有好到哪里去……

 

“你的私生活我不想管,但是……请你以后注意一下场合和时间,红秀丽。”门下省长官这样表示,然后,甚至没有给当事人一个解释的机会,就把她赶了出去,另一个人也跟了出去。

“哼,看不出啊,居然会做这样的事情,还在吏部……你很擅长投怀送抱嘛。”一边发出啧啧有声的嘲讽,御使陆清雅有点不悦的道。

“什么啊!那根本使子虚乌有的传言!”秀丽已经疲惫到想不出一句帅气的话来回敬对方了。

“所谓‘无风不起浪’吧,我并没有完全相信那些传言……啊,欧阳侍郎说的那些,我一向听过就算,但吏部的碧官吏也看到了……应该就使真的吧。”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清雅看上去好象很生气的样子。

“只是意外啦!完完全全的意外!”

“偶然也使必然的一部分哦,秀丽。”清雅转过脸,缓步离去。

“啊!!!!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啊!!!!!”就在门下省长官办公室的门口,秀丽大叫了一声。

“小姐……”

诧异的转过头,不知什么时候起,几天未见的家臣已经站在自己的身后……

 

“‘大色狼’先生,又在寻找目标了吗?”

绛攸浑身僵硬,慢慢转过头,看到了那个终日嬉皮笑脸的男人……当然,也是自己如此命运的始作俑者……

“蓝——楸——瑛!”绛攸已经散发出了杀气,青经暴现,“你——这——个——混——蛋……”

经常惹怒绛攸的楸瑛也很少看到绛攸的这付表情,多少有点愧疚之心的他不准备继续拿那件事情开他的玩笑……当然也是为了生命安全着想,楸瑛退后一步,“冷静……绛攸,你现在一定要冷静……”

……

 

“小姐……那个……”静兰愈言又止,目光也开始四处游离。

“怎么了,静兰……”想到什么的秀丽,用力深吸了一口气,然后生气的看着静兰,“不会是静兰也相信那个传闻吧……我可说明哦,我跟绛攸大人清清白白,什么事情也没有哦。”

“是吗……太好了。”静兰心里松了一口气。

实际上,他在意的并不是皇宫里的八卦分子传出来的传闻,而是今天蓝雪那得到的密件。

 

**************************************************************************************

 

“昨天夜里,绛攸和秀丽,可是一起睡的哦。”蓝雪那闷笑道。

静兰白了他一眼,“小姐对‘一起睡’并没有什么概念,即使是我和刘辉……也陪小姐‘一起睡’过,只是,睡一张床而已,有什么大惊小怪的……”

“……哦,是这样啊,你还真有自信呢……那么看看这个……绛攸一早起来,对侍女说‘这么一晚上,她肯定很累了’……一晚上哦,静兰……”雪那继续坏笑。

“……”

 

**************************************************************************************

 

小姐对“男女之事”完全没有概念,就这么被李绛攸骗了也说不定……这才是静兰担心的。

“不过,好几天没有见到静兰了呢,”秀丽有点寂寞的小声道,“我回去的时候,静兰也不在家……”

“……对不起啊,最近,有一些事情……”

看到静兰愁眉不展,秀丽担心的道,“是很棘手的事情吗……”

静兰看了秀丽一眼,笑了,“是啊,棘手到……我都不知道怎么办呢……”

“有什么可以帮忙的就告诉我吧,虽然……恩……能让静兰觉得‘不知道怎么办’的事情,我一定也不行,但是,如果可以的话,我也愿意为静兰分担一点……”

看到秀丽的认真摸样,静兰一方面感慨于小姐的迟钝,一方面也有点感动,他把手轻轻放在秀丽的头上,“我知道了……如果需要麻烦小姐的时候,我一定会不客气的说出来……这样可以了吗?”

“恩……”

“……”

静兰露出了些许寂寞,揽过秀丽,秀丽就像以前那样,把头靠在他的肩上,“静兰……”

“恩?”

“刘辉还好吗?”

“……虽然什么都没有说,但是……他也不希望……”

“不要说!”秀丽打断了静兰,手覆在了他的嘴上。

“……”

“如果静兰告诉我,我也许会改变主意的……”当初明明说好给他一次机会,但自己还是逃离了……虽然心中知道,总有一天会这么做,但还是觉得对不起那个寂寞的国王……

“小姐怕面对自己的心吗?”静兰握住她的手。

秀丽有点逃避的转过头去,“没有……我只是……”

“小姐只是觉得对不起刘辉吗?”

“不是啦……只是……”

“小姐,从来没有考虑过我的心情吗?”

诶?秀丽讶然的抬起头,看到的却是静兰那一张忧伤的面容……

“静兰……”

静兰默默的把秀丽搂在怀里,他那么小心,好象稍有不慎,这名一生中最爱少女,就会离自己远去…

“还记得吗?小姐,在茶州,我跟你说过……”(详见《茶都遥想》)静兰加重了手臂上的力道,“我知道你有一天也许会爱上什么人……然后离我而去……如果是小姐的真爱……我会微笑着放手,并用自己的一生来守护你们……但是……我绝对不容许小姐就这样成为权力的筹码……”

“静兰……”

“政治婚姻什么的,小姐觉得这样真的会幸福吗?把自己的一生托付给一个自己不爱的男人……那样的话,我难道不比他适合多了吗……小姐如果希望的话,我可以……”我可以让死去的清苑复活,为了你……为了你的梦想……静兰在心中默道。

“你在说什么啊,静兰,不要跟我开这种玩笑……”

“不是开玩笑!”

这样的认真和执著……这真的是那个温柔如水的男子吗?秀丽怔怔的看着静兰。

“秀丽……我爱你,无论什么时候,我都会让你幸福……所以,不要嫁给李绛攸好吗?”眼前的男子这样表述着。

凝视着惊讶的少女

低头,蜻蜓点水般的在她的唇上轻轻一触……

温柔如他……放开一脸错愕的秀丽,静兰默默的转身离开。

 

  评论这张
 
阅读(6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