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FANE

MAY THE SAVIOR BE WITH YOU

 
 
 

日志

 
 

第七章  

2009-02-20 20:56:13|  分类: 绛攸与秀丽的故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看啊,就是他呢……那个人……”

“好可怜……”

“尚书大人真的很过分呢。”

……

黑眼圈、蓬乱的头发、苍白的面容——吏部幽灵李绛攸在皇宫中漂浮着。

一路上的窃窃私语和女官投过去的同情眼神并没有引起他太大的注意,但是值得肯定的是,他的新形象已经把他从“理性”、“铜墙铁壁”等一系列词汇中解脱出来……也许不久之后“吏部幽灵”就会在众位八卦先生、小姐之间流传来开。

然而,他并不是诚心追求新的形象才这样做的,因为某种原因,他昨天一整天都维持在一种极度紧张的状态下……过了这么长时间,似乎已经快要到极限了。

“绛攸~”一个熟悉的声音在背后响起。

李侍郎并没有像往常一样无视此人的存在,继续大步向前,而是以十分缓慢的速度慢慢转过头去。

“绛攸~”那个人心情大好,但看到朋友的状态时,下面要说的话已经忘记了。

“……早……”楸瑛沉默了片刻,还是带着一点沉重开口了。

“早……”转过头,继续向前。

楸瑛不忍的抓住他的手,“绛攸,等一下。”

“……”幽灵又慢慢的转过头。

“吏部……不是这个方向……”

 

绛攸难得没有反驳什么,只是默默被楸瑛带到了吏部的休息室。

让绛攸在供官员午休的床上躺下,然后转身正要离开,却被绛攸抓住了衣角。

“你……你去哪里?”

本来想嘲弄一下老友,但是他那有气无力、好象一秒就要暴毙的样子让人格外担心。楸瑛只是笑了笑,“我去倒茶,很快回来,你先在这里休息一下。”

安心的绛攸这才慢慢闭上了眼睛,平时太过认真,此刻,他的睡颜在楸瑛看来,实在非常的可爱。

在柜子里找到了茶具,楸瑛在水池边把它们洗干净,泡茶,然后,像秀丽那样摘了几片花瓣放在茶里。

 

“啊,你醒了,睡了一会感觉怎么样?”楸瑛托着下巴,笑嘻嘻的看着睡脸蓬松的绛攸。

绛攸迷迷糊糊的坐起来,瞥了一眼身边,“茶泡好了?”

“恩,刚泡好,要不要喝?”

绛攸醒来时,楸瑛已经泡了第三壶了。

他泡好了茶,等待绛攸醒来;茶凉了,他又倒掉,再重新泡……他不喜欢一个人,有绛攸陪着,他便不再孤单……

绛攸坐到桌边,看到茶里的花瓣,愣了一下,喝了一口之后,转过头,“哼,你泡的茶比秀丽差远了。”

楸瑛呵呵一笑,“说话的时候脸不要红哦,绛攸,口是心非的话,很容易就可以看出来的。”

“谁口是心非了!谁……谁脸红了!”

楸瑛饶有兴味的看着绛攸脸上温度逐渐上升,决定为了他的健康着想,放弃这个话题。

于是,他投降式的举起手,“好、好,你没有脸红……那个,绛攸,你今天怎么会搞成这个样子的?”

“……”

 

**************************************************************************************

 

“绛攸大人,你不过来吃饭吗……”

“绛攸大人,你可以教我一下这个吗……”

“绛攸大人……”

“绛攸……”

每被秀丽叫一次,绛攸就觉得自己浑身上下毛孔都收缩了,然而,这还不是最可怕的……

 

~自己好象已经出现了幻视~

秀丽穿着白色的内衣,柔顺的秀发上还在滴着水,衣襟微微敞露,若隐若现的锁骨因为温度的原因而有些发红……

“绛攸大人……”

 

~秀丽在叫我~

绛攸转过头去……

五、四、三、二、一……

“啊!!!!!!!!!!!!!!”

绛攸飞快的转过身,以这一生中最快的速度逃掉了。

 

**************************************************************************************

 

“哈哈~哈哈~”楸瑛听完这个故事之后,先保持了一秒钟的呆滞状态,然后爆发似的大笑起来。

“你笑什么啊!你不知道我昨天一夜都不敢睡吗……一想到秀丽就住在隔壁,我实在是……”

楸瑛捂着肚子,好不容易笑停下来。他指着绛攸的鼻子微微一笑,“绛攸,你知道你像什么吗?”

“……像什么?”

“新婚初夜的新娘。”

“你、你、你你你你说什么?”绛攸拍案而起,他耳朵根上都红了。

“你这样下去,玖琅大人的好意可就全部白费了哦,绛攸。”

“什么好意,我……”

“主上给的三个月时间,如果秀丽和你不能坚定与对方的感情,就不会长久的在一起了吧,你希望这样吗?绛攸~

“……”

“我对你也算蛮了解的,你好象从来没有对哪个女性像对秀丽这样执著呢……你敢说你不喜欢秀丽吗?”

“……可是,让我们两个住在一起,这实在是……”

楸瑛深深的叹了一口气,“你和秀丽是要结婚的吧。结婚的话,不仅是住在一起,还有其他事情要做的吧?比如说,生小孩……”

“啊!啊!啊!啊!啊!我我我我我怎么可能做那么没有节操的事情啊!!!!!”绛攸的脸上可以煎蛋了。

真不知道该说你纯情呢,还是愚蠢……楸瑛想着。

“这不是有没有节操的问题,绛攸,你们在一起的话,早晚都要这么做的吧,现在早一点也没有什么啦……再说,你的对象是那个破绽十足的秀丽,如果不快点动手的话,很有可能被别的男人抢先哦。”

“……但是,你要我去……这实在是……”绛攸自暴自弃的转过头,红着脸道,“我又不是你,我怎么知道怎么做啊?”

楸瑛又一次在心中叹息,看来,长期厌恶女性已经给绛攸的心理上留下了某种阴影。

“唉~绛攸,别的不说,你至少要告诉秀丽你对她的感觉吧……你向秀丽告白过了吗?”

“告!告!告——白!”绛攸后退一步。

“无论要做什么,双方应该先知道彼此的心意不是吗?如果心不在一起,就无法前进了。”

微笑着述说的楸瑛,在绛攸看来,好象很伤心,很难过的样子……

“楸瑛……”

楸瑛立刻恢复了不正经的笑容,“啊,如果那个方面不会的话,到时候,我带你去花街实践一下好了……不用担心……”

“……你这个万年发情种!你以为我跟你一样吗!!!!!!!!”

 

 

蓝府。

静兰十分疲惫的踏进了蓝府的大门。

他这几天一直被邵可缠着做这做那的,原本立刻打算去那个不知天高地厚的李绛攸一点颜色看看,但是,现在,可以从邵可那里跑出来就已经不容易……

以前真是低估老爷了。静兰暗暗的想,那人也许深藏不露呢。

因此,他决定放弃自己单独行动,而拜托某个自己非常讨厌的人来做这件事情。

 

书房里,一个青衣男子怔怔的看着窗外。

静兰不耐烦的走过去,“蓝雪那,那件事情到底……”

那人回过头,一脸鄙视,“哥哥和玉华嫂子去游湖了,神经质先生。”

静兰头上立刻暴出了青经,这个人竟然是在皇宫里嘲笑自己不会钓鱼的蓝十三姬。(详见《月草摇曳》)

但是这个时候,优雅高贵,而且自尊心比天高的静兰当然不会对她表现出生气的样子。

他微微一笑,“那不知道他们什么时候回来呢?”

十三姬对这个欺负自己哥哥的人万分厌恶,于是,转过头,“不知道。”

冷静、冷静,没必要跟这个蓝家的臭丫头一般见识……静兰在心中默念。

“不过呢,”十三姬恶作剧一样的回过头,“连鱼都不理睬的人,我的哥哥、嫂子大概也不想见吧……你说是不是呢?神经质先生。”

静兰的理性之弦就这样断掉了,他现在只有一个念头——自己所受的屈辱一定要挽回!

“线呢?”

阴沉的声音吓了十三姬一跳,“什么?”

“钓鱼……我们再较量一次吧。”

 

 

御使台。

“喂,我说,你现在和那个什么绛攸大人住在一起,竹笋没有说什么吗?”苏芳想了想,竹笋怪人到现在也没有采取什么行动倒蛮不可思议的。

“静兰?说起来我都没有看到他……他可能在忙什么事情吧,昨天回去了一趟,也没有看到他。爹爹说他在蓝府……恩,好奇怪啊,静兰好象很不喜欢雪那呢,为什么会去蓝府啊?”

“那你现在都和那个李绛攸住在一起?他没有对你做什么吗?”

秀丽睁大了眼睛,“绛攸大人会对我做什么……不过这几天他没有那么奇怪了,给人的感觉正常了一点……恩……但是啊,他总是用偷偷摸摸的眼神看着我……”

苏芳感到了深深的无奈,“那个……秀丽啊,一个男人用偷偷摸摸的眼神看你的话,只有一种可能……”

“恩?”

“他喜欢你,而且是很喜欢的那种……说不定想跟你告白啊。”

“……”秀丽沉默了片刻,随即就笑了,“怎么可能,那可是绛攸大人啊……他不是极度厌恶女性吗?”

苏芳把书理成一堆,吹了声口哨,“这可就难说了,也许他只是害怕向别人敞开心扉……啊,也许他在女性面前感到自卑而已……但是遇到喜欢的对象就难说了。”

“自卑?绛攸大人?他哪一点可以让他自卑了,我说狸狸,”秀丽双手叉腰,大声道,“与其有时间想这种莫名其妙的事情,还不如快点完成工作,你不觉得你的休息时间太长了吗?”

 

“啊!!!!不行啊!!!!”绛攸已经崩溃到了抓头发的地步。

已经三天过去了,他和秀丽还是一点进展也没有%……每当他下定决心要告白的时候,看到秀丽天真的眼神,总觉得自己无比的肮脏龌龊……

“我说啊,绛攸……”从那天以后,楸瑛就每天例行公事,和绛攸一起坐在吏部的休息室里喝茶,顺便为绛攸解疑释惑,“秀丽不是说过喜欢你了吗,那就不用担心被拒绝啊,你究竟在怕什么呀?”

“不是这个问题!”绛攸怒吼。

二十几年来一向对女性敬而远之的他,突然要向心仪的对象告白,怎么想都是一大挑战啊。

~真是无可救药了呢。

“那么……”楸瑛微微一笑,“我们来练习吧。”

诶?绛攸由于大脑的短路一时没有理解楸瑛的意思。

“练习?练习什么?”

“告白啊,我看你要先找到感觉才行呢。”

绛攸红着脸转过头去,“哪有人练习这个的……”

楸瑛站起身来,“那么,我先示范一下吧……”

 

 

“哎呀,这里的鱼真是多呢~”十三姬满意的拉上钓钩,把自己的第N条鱼放进鱼篓。

“……”静兰保持沉默,他已经和十三姬在蓝府钓了一天的鱼,至今,自己的鱼篓还是空空如也。

十三姬瞥了一眼静兰,“怎么样?还要比吗?我看你是钓不上来了,还是放弃吧。”

静兰心中无限屈辱,但是向来心高气傲的他,是绝对不会在这种事情上低头的,“……我很快就会钓上来的。”

十三姬托着下巴,笑了,“还是放弃吧,神经质先生,我看你有生之年是学不会钓鱼了呢……快一天了吧……哈哈,我看你已经破了楸瑛哥哥四个时辰钓不上一条鱼的记录了呢,神——经——质先生。”

被她打趣的静兰愤怒无比,竟然敢践踏我的自尊心,这小丫头不想活了吗?

“我不叫‘神经质先生’。”静兰冷冷的道。

“哈哈,是吗?如果不是你这种神经质的性格的话,鱼为什么不来呢?”

“闭嘴!”静兰终于爆发了,“坐在那里乖乖的看着,我马上就会把鱼钓上来。”

这粗鲁的吼声让十三姬心下一动。

有多久,没有这样钓鱼了呢……跟那时真像呢。

 

**************************************************************************************

 

“闭嘴!坐在那里乖乖的看着,我马上就会把鱼钓上来。”

公主的怒吼让独眼男人深深的叹了一口气,“算了吧,萤,我并没有说在这种荒郊野外迷路是你的错啊……啊,我觉得那个河塘里不会有鱼的。”

“迅!你要是不把你那老太婆似的臭嘴给我闭上,我现在立刻就把它缝起来!”

独眼男人有点受伤的抚了抚自己的那张“老太婆似的臭嘴”,她还是老样子啊,生气起来,居然用这么粗鲁的说话方式……她真的是蓝家的公主吗?

虽说是被武将世家司马家养大,但是,怎么看她都不像蓝家的公主呢。

一个时辰过去了……

“我说哪,萤,还是算了吧。”独眼男人小心翼翼的道。

“……我马上……马上就会钓上来……”

 

**************************************************************************************

 

滴答……

静兰诧异的转过头……

十三姬不知何时已然泪流满面……

 

 

“这就是你……所谓的练习……”绛攸浑身抽搐。

他因为一时的失策,相信了某个万年发情种的言论,于是,就这样跟他来到了后宫。

“出去找太麻烦了,好在后宫里有很多女官,绛攸~你就将就着练习一下吧。”

“……”

“虽然我觉得秀丽也许更可爱一些……”楸瑛坏坏的一笑,“不过你这张脸的话,应该不会有什么困难的地方哦,绛攸~

“……”

“那么,我来先示范一下。”

一位女官迎面走上来,楸瑛很自然的走过去,轻轻道,“美丽的小姐,如果不介意的话,能否听我几句话?”

那位女官先是一愣,然后退后一步,“这种说话方式……难道是蓝楸瑛将军。”

楸瑛优雅的捋了捋刘海,“你竟然知道我的名字……美丽的小姐,看来我为你度过的那些不眠之夜终于有了回报……”

女官脸上的温度急速上升,微微转过头,“首席女官嘱咐过我们……看到蓝将军一定要逃……啊……”

楸瑛托起那女官的下巴,拉近距离,好象要吻上去一样的感觉,“不要在乎旁人……此刻,我眼中看到的只有你而已……美丽的小姐。”

……

看着那名女官羞红着脸离去,绛攸只有保持沉默……

楸瑛却完全没有为自己的一系列行为感到不好意思,只是拍拍绛攸的肩膀,“知道怎么做了吗?绛攸~其实很简单啊。”

不可能的……绛攸觉得自己永远都不可能达到这种境界……

“你不想告诉秀丽自己的心情了吗?”楸瑛小声提醒,“这样下去,哪一天秀丽离你而去也说不定哦。”

“我和秀丽才没有……”

“所以快点练习啦!”楸瑛推搡着绛攸,指着另外一名女官,“练习!”

绛攸深吸N口气,咽了无数口口水,终于,抱着必死的决心走了过去……

……

 

 

绛攸坐在侍郎室里,把头深深的埋在书本中,只露出一个墨绿色的脑袋……

 

绛攸大人今天好奇怪啊——这是今天吏部出现频率最高的一句话。

珀明原本并不喜欢和吏部的那群碎嘴篓子一起八卦,但是,心目中的偶像——李绛攸大人的反常举动引起了他的注意。

“是不是又被尚书大人折磨了?”

珀明摇摇头,说来也奇怪,可怕的吏部尚书大人已经好几天没有出现在吏部了……更奇怪的是,即便那位大人不在,他们的工作也没有增加,而是不断的减少……

“侍郎大人不是那种屈服于黎深大人折磨的人。”珀明否认了这种观点。

众人立刻点头,的确,对这种“折磨”与“被折磨”的把戏,李侍郎和红尚书都好象乐在其中的样子……尤其是李侍郎,虽然每次都被整的很惨,但下一次也会“再接再厉”,迎接红尚书的“挑战”。

给人一种越挫越勇的感觉呢。这是每个人心中的感想。

 

不管吏部众人怎么想,李侍郎今天的反常举动并非是尚书大人的原因。

                                       

下午,工作结束后。

每个人都离开了……

很好,符合他的计划……

绛攸把头从书本后面探出来……没有人吗?

他悄悄的收拾了东西,准备离开……

 

李侍郎的计划是这样的:出于某种原因,他绝对不能让认识的人看到自己……所以,他一定要在吏部一个人都不剩时悄悄离开……

而事情是始作俑者为了表示自己的歉意,准备了马车,在后门等着。

那个混蛋!绛攸恨的牙痒痒的,什么练习!现在让自己怎么见人!怨念十足的绛攸就这样准备大步离去,然而意想不到的人出现了……

“绛攸大人……”

秀丽的声音从外面传来……

这一突发事件让绛攸措手不及。绝对不能让秀丽看到……他抱着义无返顾的决心,又一次的把头埋到了书本堆中……

“绛攸大人……你在吗?”秀丽探头探脑的走进来。

原本没有打算过来,但是一再被苏芳指责为“神经大条”的她似乎也难以忍受绛攸最近怪异的举动……所以就在工作完成之后,抱着善意的初衷,来看看他。

“啊,秀丽……”把脸完全隐藏在书本之后,绛攸大声道,“我在这里……”

“绛攸大人……”秀丽看到了绛攸的古怪举动,有点担心的道,“你……还好吧?”

“啊!啊!秀丽,我很好哦……什么事情也没有……绝对没有发生什么不能告诉你的事情……”绛攸举起书本,依旧遮着自己的脸,然后步步退后。

“啊……这样啊……”觉察出事情不对的秀丽一步步跟上去,“那么你为什么要挡住自己的脸呢,绛攸大人。”

“啊?我有吗?其、其实我只是在看书啦,看书,哈哈、哈哈……”一边发出相当愚蠢的笑声,绛攸遮着脸一边向后退去。

“哦?这样啊……”秀丽继续紧追不舍,用怀疑的眼神盯着绛攸,“绛攸大人给人的感觉很可疑呢。”

“……啊,有吗……”

“有!”

绛攸就这么被秀丽逼到了门口……

“秀丽……那个,你到底有什么事情啊……”

秀丽想起此行的目的,重重的叹了一口气,“绛攸大人这些日子好奇怪呢……我有点在意,所以过来了……”

“奇怪?……哈哈……有吗?”

“当然有!”

秀丽认真的表情让绛攸没办法继续装傻下去……当然他也无法说出自己至今不敢见人的原因……

他放开一只手,揉了揉脑袋,这几天确实发生了不少事情,但是秀丽几乎和原来没有什么变化,而自己已经混乱的无法再正确思考了。

和秀丽比……自己真是不成熟呢……

~绛攸把书放了下来……

原来很俊雅的面容上,多了一只很显眼的黑眼圈……

“绛攸大人……你怎……怎么会搞成这个样子的?”秀丽一脸震惊。

“唉……不说了,只是一些小事情……”

秀丽生气的道,“什么小事情,这个究竟是被谁打的!”

青紫色的皮肤已经有点发肿,想起那一拳之厄,绛攸对楸瑛是百般怨恨。

“都是那个万年发情种……”

“楸瑛大人……”秀丽用力抓住绛攸的手,惊讶的道,“难道绛攸大人……是……是被楸瑛大人打的吗?”

秀丽的脑海里立刻出现擅长武术的楸瑛殴打绛攸的场面……

“啊……不是……”

“什么不是啊,绛攸大人,这么笨拙,总是让人担心啦!”因为高度上的差异,秀丽仰着头,踮起脚,睁大了眼睛看着绛攸。

咣!就在这个时候,侍郎室的门被什么人一脚踹开了……准确说,不是踹开了,而是踢倒了……

而绛攸……正背靠门站着……

 

怎么还没有来啊……

错误的对绛攸进行了评价,导致彩云国的天才被女官当作色狼殴打……虽然感到十分的好笑,但说到底,自己也有责任——至少是选择了错误的练习方式。所以,决定弥补的他为绛攸准备了马车和头罩,确保不会被熟人认出。

自己还去户部尚书那里偷了一个面具出来……楸瑛摆弄着手里的面具,这是谁做的,真是恶趣味呢,感觉那个黄尚书不是那么愚蠢的人啊……

楸瑛不知道,由于自己的行为,今天一整天户部都陷入了瘫痪状态……

“蓝将军……吗?”

“珀明?还没有回去吗?”他不会已经看到了吧。

珀明很不好意思的道,“啊,我有东西丢在吏部了,正要去取……”

“啊,是这样啊……”

“那个……蓝将军……”珀明看看四下无人,“那个……”

楸瑛咽了一口口水,真的……真的知道了吗?如果是这样,明天他会被绛攸杀掉……

“请不要告诉绛攸大人!”珀明来了一个九十度的大鞠躬。

诶?

“如果绛攸大人知道,我是那种丢三落四的人……他一定会对我绝望的……我一直非常仰慕大人的才学,也以绛攸大人为榜样……所以……所以请蓝将军千万不要告诉绛攸大人……拜托了!”

“……”

珀明一脸微微抬起头,“不行吗?”

“哦,哦,当然没问题,我不会告诉绛攸的,放心吧……”

“真是万分感谢。”

“……”

就在这个时候,不远处传来了很让人不解的喊声……

“红……红黎深!你这个混蛋!你给我出来!”

“不要再叫了啦,你这个酒鬼,快点!快点给我回去!”

两个大男人就这样拉拉扯扯的在吏部门口晃荡。

“欧阳侍郎,管尚书……”珀明睁大了眼睛。

越来越混乱了……楸瑛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啊,珀明啊,你在……实在太好了,”欧阳玉一付获救的样子,“快点,快点帮我把这个酒鬼拽住……那个是不是蓝楸瑛啊……你还愣着干吗?快点过来把他拉住……该死,这酒鬼好大的力气……”

的确是好大的力气,珀明、欧阳玉,再加上楸瑛居然也拉不住发了飚的管飞翔。

“可恶……他要干什么……”楸瑛觉得自己从来没有使过这么大的力气。

“唔……说到底都是你们家不好,”欧阳玉一边拼命使力,一边恶狠狠的瞪着楸瑛,“今天早上……你……那个哥哥……叫什么雪那的……跑过来送了一瓶酒,说是什么蓝家秘制……对看穿身边的小人有着绝佳……的作用……然后这傻瓜就喝下去了……早上还好……现在,拼了命的要揍红黎深……啊……可恶……”

“……”楸瑛觉得自己还是装作什么都不知道比较好。

“行了,别争了……快点按住他……”珀明像八爪鱼一样缠在管飞翔的身上,但还是没法让工部尚书停下来。

“红——黎——深,你就是我身边的小人,看我怎么对付你!”管飞翔好象喝醉了一样大吼一声,甩开了三个男人的纠缠,一脚对着身边吏部的某一间办公室的大门踹了上去……

“管尚书!红尚书他已经……”吏部的公务被损坏,身为吏部的工作人员,珀明觉得执行自己责任的时候到来了。

但是……当楸瑛走进房间,把坏掉的搬开的时候,门下面的物体出现在众人的眼前……所有人,包括头脑部清醒的管尚书都呆掉了。

根据现场人员判断,在屋内的两个人为吏部侍郎,李绛攸;御使台御使,红秀丽……他们两个人不知出于何种原因,双双摔倒在地上……更加让人震惊的是——一向厌恶女性的李绛攸吏部侍郎正趴在红秀丽御使身上;但最离奇的是……两个人竟然嘴对嘴……

看来明天彩云国皇宫的爆炸新闻,已经有题目了……

 

“唔……唔……”秀丽无视被吓呆的众人,用最大的力气推开了绛攸。

“啊?”绛攸好象完全没有意识到刚刚发生了什么事情,但当他转过头,看到欧阳玉一脸暧昧的笑容,以及楸瑛和珀明一脸震惊的时候……他才发现刚才发生了多么XXX的意外事件。

“啊!!!!!!!!!!!!,不是……不是你们想象的那样!!!!!!绝对、绝对、绝对不是!!!!!”

“绛攸大人……”

诶?是不是自己的错觉,好象秀丽浑身散发出了杀气……

“你这个……混蛋!”

咚!

彩云国年仅十七岁考上状元的天才,在他二十五岁那年,在同一天里,赢得了人生中唯一一次被人殴打所至的双眼黑眼圈。

 

 

 

  评论这张
 
阅读(6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