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FANE

MAY THE SAVIOR BE WITH YOU

 
 
 

日志

 
 

第五章  

2009-02-20 20:54:48|  分类: 绛攸与秀丽的故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绛攸大人生病了!?”对那位无论何时都认真工作的李侍郎,吏部众人实在很难把他和“生病”这个词联系起来。

当然作为仰慕绛攸的珀明,当然更加担心。

“如果不是什么严重的疾病,李侍郎不会请假吧?”

“是啊,说不定是绝症呢。”

伴随着种种可怕的猜测,吏部众人也因为失去了一个有能力完成某尚书遗留下来的工作的优秀官吏而悲伤。

所以,工作完成之后,珀明并没有回去,而时拜访了红府。

 

“我听说绛攸大人……身体不太舒服,所以来看看……”面对黎深的冰山眼神,珀明有点腼腆的说明来意。

啪!黎深把扇子一合,“他很好,过几天就可以回去了……所以,探望什么的就不用了……啊,你居然还有管别人的时间,碧官吏……我得再给你增加一些工作才行……”

 

从窗户缝里看到这一切的楸瑛重重的叹了一口气,同时也为自己没有选择登门拜访而感到庆幸,“看来红尚书心情不佳呢。”一边自言自语,一边轻盈的跃过内墙,来到绛攸的房间。

他好象睡的很熟,头上搭了一块半湿的毛巾,身上好象有不少擦伤、烫伤。

“出什么事情了……”楸瑛取下毛巾,把手放在绛攸的额头上,“很烫呢,在发烧吗?”

楸瑛环顾四周,把毛巾在水盆里重新打湿,然后拧干,放在绛攸的头上。不太擅长做这些事情的他着实花了一些工夫,完成之后,满意的在床边坐下来。

“你怎么总是这么笨手笨脚啊,绛攸,这个样子的话,秀丽会被主上和静兰抢走哦。”楸瑛笑着捋了捋绛攸潮湿的刘海。

“秀……秀丽……”绛攸好象处在昏迷的状态,但是他迷糊中说的话,还是让楸瑛摇头。

“真拿你没办法,原来那么讨厌女性,一碰到心仪的对象就变的无可救药了呢……这下我怎么跟主上说啊?”嘴里嘟囔着,楸瑛还是不禁感到了落寞。他知道黎深大人在绛攸的心中有无可比拟的地位,然而,他也并不期待有一天绛攸会像对待黎深一样对待自己……只要偶尔和自己在一起就好了,不要让自己那么寂寞……但是现在,绛攸的心中出现了更重要的人——这让楸瑛的心里有点酸酸的,好象什么被夺走了一样。

“不过这样也很好啊~绛攸。”楸瑛像往常一样,温柔的抚过绛攸的脸庞,然后,笑了起来。如果平时,绛攸一定会跳起来大骂自己一顿吧。

“绛攸,重要的东西要自己争取呀,你对爱情什么的总是在逃避……”他认真的托起下巴,笑了笑,“不过这一点跟秀丽真的很像哦~你们也许会是很不错的一对吧……”

“绛攸和我不一样,绛攸很坚强,不会像我一样……对吧。”

楸瑛看着天花板,然后低下头,笑着拉了拉绛攸的手,“对不起,打搅你啦,说了一大堆废话……好好休息吧。”

 

“绛攸大人,该吃药了。”侍女推门而入,绛攸依然昏睡着,只是在他的枕边放了一枝盛开的樱花……

 

 

邵可和往常一样在府库过夜,留下秀丽和静兰两个人。

像平时一样吃完了晚饭,秀丽留了几份材料,正在研究。

想起上次进行到一半的谈话,静兰忍不住开口了,“小姐……”

“恩?”

“你和绛攸大人的婚事真的……就这么定下来了?”

“大概吧。”秀丽放下材料,“唉,居然我这么年轻就要……”

“……”

“静兰?”

“小姐爱绛攸大人吗?”静兰凝视着秀丽,捕捉的她的每一个细节。

“‘爱’……”秀丽想起,好象刘辉也问过类似的问题,“静兰……”

“恩。”

“什么是‘爱’啊?”

这个问题让静兰哑然,“这个……应该就时对某个人特别的感情吧。”

“……”

看到小姐不说话,静兰在一旁为她默默沏上了茶水。

“那么,我爱不爱刘辉呢?”

静兰喝了一口茶,淡淡的道,“小姐认为呢?”

“我觉得他很可怜,很孤单,很想陪在他身边……”

“那么绛攸大人呢?”

“很有学识,我很尊敬他……绛攸大人也很温柔,虽然有时候很笨拙……”

“……”

“静兰生气了吗?”

好象小孩子一样看过去的秀丽让静兰忍不住笑了起来,“没有,只是觉得小姐花了太少的时间去思考自己的感情了。”

秀丽不高兴的道,“我当然有啊,我想了很多呢,只是想不明白而已……也许是我的命运太离奇了。”

“小姐爱我吗?”原本不打算问出这句话,但是意识到如果自己继续沉默下去,心爱的小姐也许会就此离自己远去。

秀丽被茶水呛到,“怎么想起来问这个?”

“我觉得有必要知道。”静兰站起来,拥秀丽入怀,“我不想再这样下去,不想就这么离开你……”

语罢,在秀丽额头上轻轻一吻,然后慢慢走了出去。

 

 

“这是什么意思!!!”黎深暴跳如雷的叫起来,“蓝雪那那个混蛋!玖琅,立刻召集‘影’!我立刻就要把那只该死的臭虫老头就此从世界上抹消!!!!!”

“‘请主上纳红氏长女红秀丽入宫’,这样下作的奏折的确只有那个家伙写的出来。”玖琅叹了一口气,“不过,黎哥,我觉得这更大程度像是蓝家在测试主上……拒绝了蓝家千金的王上,是否平等对待贵族宗亲……还是把自己的感情放在第一位……”

“不管他们想怎么样,我都绝对不会答应的!”黎深以极其粗鲁的方式拉开抽屉,取出纸笔,开始奋笔疾书,玖琅则一言不发的在一旁为他研墨。

 

 

“主上……”楸瑛一脸无奈的看着刘辉,“是不是差不多可以开始工作了?”

刘辉从早上开始就摆出一副寂寞的表情,时而愁眉不展,时而深思熟虑。本来楸瑛想要说说他,但是,一想到秀丽的事情,也觉得很难开口。

“楸瑛……”刘辉小声道,“孤被引诱了……”

如果是别人一定会认为后宫有什么女官对他大献殷情,然而对白痴小狗王上刘辉有一定了解的楸瑛可不会这么想。

但是,刘辉接下来的话让楸瑛跳了起来……

“孤被楸瑛的哥哥引诱了……”

“……”沉默片刻,楸瑛决定详细的了解事情的始末……

 

“孤真的不想让秀丽嫁给绛攸啊,但是如果用楸瑛哥哥的办法把秀丽纳入后宫的话,孤一定会被秀丽讨厌的……”

面对主上无助的眼神,接受赐花的楸瑛只有转过头去。这个提议是蓝家宗主提出来的,没按好心是显而易见的……只要邵可不亲自动手,红黎深和红玖琅总是有办法对付,何况,利用刘辉这种借刀杀人的方式,红家也不能正面对抗……真是下作啊,雪那哥哥……楸瑛心中叹了一口气。

“那个……绛攸……真的要和秀丽……”

“应该是真的吧,我听说,绛攸已经禀告过邵可大人了,邵可大人也同意了。”

刘辉慢慢低下头,“孤不想就这么放手呢……”

楸瑛忍不住笑了,“那么,主上想怎么做呢?”

“孤要和绛攸决斗,让秀丽看到,谁才是真正的好男人!”

“和绛攸决斗?他不会武术啊。”

“那……我们可以比做家事,料理、刺绣……什么都可以啊。”

~他真的是很寂寞呢,绛攸也好几天没有来……大概有点害怕面对他吧。

“主上不要做这些奇怪的联想了……工作还没有完成吧。”

“楸瑛……”刘辉拉了拉他的衣角,“孤有一件事情求你……”

楸瑛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喂,喂!!!”苏芳的手在秀丽面前拼命的晃。

“啊!”被吓到的秀丽抬起头,“狸狸啊,什么事情?”

“这句话应该我来说吧,”苏芳不耐烦的道,“一个上午,不是发呆就是叹气,你到底遇到什么事情了?”

秀丽把下巴靠在桌上,“没什么。”

这么消沉,看来是很严重的事情,竹笋怪人难道没有发现?苏芳想着,“喂,我说小姐啊,呆会清雅来了又要废话了,你年纪轻轻的就不能振作一下精神吗?”

“对不起。”秀丽老实的道歉。

一个身材颀长的官吏走了进来,他低着头,帽檐也压的很低,几乎看不到他的脸。

“红御使,葵长官想要见你。”他声音压的很低,但依旧给秀丽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请跟孤……我来。”

秀丽有点疑惑的点点头,这个时候,那个葵长官找自己会有什么事情呢。

 

秀丽就和这名奇怪的官吏越走越远,最后来到一间人迹罕至的庭院中。

“那个……葵长官究竟在……”

“孤不要秀丽嫁给绛攸……”

诶?

那名官吏取下了帽子,彩云国君主紫刘辉出现在了秀丽的面前。

“刘辉,你不好好工作,怎么……”

刚准备教育一下刘辉的秀丽被刘辉紧紧搂在怀里,“求你了,秀丽,不要嫁给绛攸。”

“我说你……”

这股力道,好象要把秀丽挤碎了一样……就像恐惧黑暗的他呢……秀丽想着。

“孤爱秀丽啊,孤很爱很爱秀丽啊……孤可以一直等你,求求你不要就这样将死孤,好不好?”

几乎要哭出来的声音让秀丽一阵颤抖,“刘辉……”

“求求你了,秀丽……”

这个时候绝对不能迷茫!

秀丽深吸一口气,作出了回答。

 

工作还在增加,楸瑛非常痛苦的为某一个白痴在执务室里工作着。

话说回来,已经好长时间过去了,还没有回来吗?

“蓝将军?”

楸瑛抬起头,诧异的看着出现在门口的男子。

“静兰?”

静兰走进来,环顾四周,“怎么只有你一个人?主上呢?”

“他说要去找秀丽小姐,我只好在这里替他……搞什么啊,我可是武官呢。”虽然嘴里嘟嘟囔囔的抱怨,楸瑛还是老实的处理着工作……现在自己可以帮到他的,也只有这样了吧。

“……”

楸瑛抬起头,“静兰,你去哪里?”

“有点担心,我去找一下。”

 

不会再有人来了吧……

秀丽……秀丽不会来了……

好象那时一样,眼前又出现了光亮……

那个跟自己如此相似的男子出现再自己的面前……他是来找孤的吗……

 

“刘辉,你还好吗?”静兰从灌木中把浑身沾满了叶子和灰尘的刘辉拽了出来。

“哥……哥哥……”

静兰少见的没有说什么,只是默默为刘辉摘去了头上的叶子。

“哥哥……哥哥……”刘辉抱着静兰,两个人跌坐在地上。

静兰轻轻拍着他的脊背,“见过小姐了?”

“恩。”

“她说什么?”

“红家的责任……”刘辉把头埋在静兰的胸前。

“恩?”

“她说她必须像楸瑛一样背负起家族的责任……”

“……”

“……可是孤不要啊,孤不要秀丽离开……”

“……”

“……”

“……刘辉……”

“恩?”

静兰擦了擦刘辉满是灰尘的脸,“下诏吧……为了你,也为了她……”

 

 

绛攸疲惫的睁开眼睛,昏睡了太长的时间,他觉得头晕晕的。

扶着脑袋,绛攸坐了起来。

“你醒了啊,绛攸。”百合过去扶好他,在后面塞了一个靠垫,让他坐的舒服一些。

“好象烧退了呢,你觉得怎么样?”百合把手放在他额上,“好象没有那么烫了。”

“……我睡了多久了……”绛攸好象呢喃一样的低语着。

“一整天啊……我已经狠狠的骂过玖琅和黎深了,规定他们两个今天睡客厅。”百合刹有其事的讲述着对那两个人的惩罚措施。

“……还是算了吧……”绛攸有一种无力感,婚后也许会一直这样吧。

“对不起啊,绛攸,什么也没有谈出来,另找一个时间吧,就你、我、秀丽和邵可大人……你觉得怎么样?”

看着百合认真的表情,绛攸笑了笑,“那就拜托百合大人了。”

百合表示出去拿药,绛攸便打发时间式的环顾房间,一支盛开的樱花插在花瓶里。

“对了,”百合端着药走了进来,“这支樱花是谁送来的?有人来探病吗?”

“……”绛攸看着樱花呆呆的出神。

“绛攸?”

“啊,我也不知道……”

“真是奇怪呢,难道是黎深吗?”

 

绛攸没有说什么,只是在梦里,隐约的看到一个人悲伤寂寞的表情……

他好象在哭……很忧伤的样子……

那个人……把一枝樱花交在他的手里……然后说了什么……

但是距离太遥远,绛攸听不见他的声音,也看不见他的脸……

应该是不认识的人吧……

但是为什么?

看到那个人的时候,自己的心也变的沉痛起来……

 

 

“被抢先了吗?”蓝雪那修长的手指夹着一封信,有点不悦的摆弄着。

红家的宗主及代理宗主联名发出通告,宣布红家长子红邵可之女红秀丽与红家宗主也是次子红黎深之养子李绛攸的婚事;同时,赐,李绛攸红姓,为红家宗主继承人。

“真是大胆呢,”玉华深有感触的道,“不像是邵可大人的作风,应该是红黎深自己的主意吧……突然要一个收养的孩子继任宗主,一族不会轻易答应呢。”

“所以,红玖琅连夜赶回红州了,大概就是要平息一族的不满吧。”

“玖琅的话……应该不会有什么太大的问题吧。”

“哼~红玖琅一向在族里独断专行,更不要说红黎深了……他们的决定,就算再无礼,再没道理,红家也会执行。”

~玉华叹了口气,雪和红家兄弟的恩怨还真是不一般呢,“那么,你准备怎么办呢?”

雪那站起来,“才不会让红黎深那个大白痴得逞呢!准备衣服!我要进宫!”

 

“这就是我们的意思,我想,你已经看的很清楚了。”执务室里,黎深已居高临下的王者姿态看着刘辉。

这样恐怖的表情让站在一旁的楸瑛频频擦汗,好……好可怕……

“啊,孤知道了。”

刘辉眼神游离,正想找个理由把吏部尚书打发出去。

乓!黎深双手拍在刘辉的桌上,砚台、毛笔纷纷起立,楸瑛好不容易才把他们接住。

“那你还不快警告蓝雪那那只耗子!让他快点滚回蓝州去!”

楸瑛很识相的装做没有听到某个词,这不是自己挽回蓝家尊严的时候,是考虑自己怎样活下去的时候。

“孤……孤知道了,孤会考虑的……”

正在红黎深大发脾气的时候……

“哎呀,这个时候就有疯狗满世界乱叫,真是让人遗憾……回去之后,我还真要动员全商联开发一种专治某人狂犬病的药物呢。”

蓝雪那穿着极其优雅的衣衫,好象画里的仙人一样出现在同样的地方。

“呵呵……”黎深头上青经暴现,“我才要让红家的研发机构开发一种专杀臭虫的药……最近这种生物在到处乱窜,杀也杀不死……”

“哈哈哈哈……”两个人一起发出极其诡异的笑声,不知道是否是错觉,楸瑛觉得这间屋子的温度已经降到冰点一下了。

噼里啪啦~好象电流交汇而产生的火花……

这个情景好熟悉。楸瑛想着。

“那个,红爱卿,蓝爱卿……”刘辉刚一开口,两股十分可怕的眼神就瞪向了他。

“什么事!?”

“那个……关于你们的奏折……”

“你有意见吗?”黎深掏出扇子,遮住自己的半张面孔,“秀丽和绛攸的婚事已经对族人宣布了,大家也没有反对,你要多管闲事吗?主——上——”

刘辉觉得自己被冻结了。

“哼,政治婚姻而已。”雪那轻蔑的道。

“你说什么!”

“两个人根本不相爱吧,你这种劣质的鬼畜叔叔却采用这种下流的方式,强迫自己的侄女嫁人……真是恶劣啊。”

喀嚓~扇子碎裂了。

“蓝——雪——那!你敢说我是鬼畜叔叔!你知道秀丽有多么爱我吗?啊,是啊,这种爱的话,像你这种毫无人性的笨蛋老头子是无法理解的!”

“笨……笨蛋老头子!?你这个混蛋!红黎深!你知道我有多受女人欢迎吗?!相比之下,只会抢同期女人的你只有被讨厌的份吧。”

雪那已经完全不顾形象,全身心的投入与黎深的叫骂战中。

沉默……这个时候,刘辉和楸瑛除了保持沉默还能做什么呢?

“受女人欢迎?不要逗我笑了,秀丽的每一个眼神都表现了对你的厌恶!”

“哈?厌恶?我们可是亲密到互叫姓名呢。”

“那……那只是秀丽出于理解!秀丽不止一次说我是个好人呢!”

就在黎深得意洋洋的宣布时,楸瑛和刘辉处在震惊的状态,在他们看来,“好人”这个词汇,和红家宗主,完完全全,一点关系也没有。

“你哪里像好人了?这只是秀丽经历的人生还不够的缘故,让她对你有了错误的理解。”

恩、恩。刘辉和楸瑛点头表示同意。

雪那转过头,换了一付可爱的笑脸,“再说,陛下不想立秀丽为后吗?”

这真的是引诱……楸瑛终于看穿了自己哥哥的真面目。

“啊……那个……孤……”

雪那走过去,“每天有秀丽亲手做的包子,每天秀丽会为陛下拉二胡,每天秀丽陪陛下喝茶,每天秀丽陪陛下一起就寝……”

眼看刘辉难以抵制雪那的诱惑,黎深跳了起来,拍着桌子大叫:“你这个流鼻息小鬼!你这样是要强迫秀丽吗?这跟满世界抢女人的山贼有什么区别!”

真是一语惊醒梦中人!刘辉觉得自己顿时清醒了。

是啊,自己原本就不想束缚心爱的女子,只要她偶尔陪伴自己就够了……

那是秀丽……刘辉不想失去她的微笑……

如果是你的希望……秀丽。

刘辉闭上眼睛,然后缓缓睁开,大声道,“孤不会束缚秀丽!这一切都由秀丽自己决定!红爱卿!蓝爱卿!”刘辉伸出手,“三个月!孤给秀丽,也给你们三个月。如果三个月后,秀丽仍是这样的决定,孤会举双手支持!”

刘辉微微低下头,“虽然秀丽结婚后,孤会有点寂寞吧,但是孤会忍耐的……孤会变的坚强,然后治理好这个国家……当然为了秀丽,孤是不会再迎娶任何一位妃子!哪怕终生做一个鳏人!所以……红爱卿、蓝……诶?”

刘辉看着空无一人的房间,以及,在一旁看书的楸瑛,“人呢?”

楸瑛微微抬起头,“啊?主上您说黎深大人和雪那哥哥吗?他们早走了。”

“孤难得对臣下说真心话,他们居然……”刘辉沮丧的摊坐在椅子上。



(本章完)
  评论这张
 
阅读(4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