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FANE

MAY THE SAVIOR BE WITH YOU

 
 
 

日志

 
 

第三章  

2009-02-20 20:52:33|  分类: 绛攸与秀丽的故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府库。

邵可独自一人翻着书本,有人向着他的背后走了过去。

“黎深吗?”邵可没有回头,只是淡淡的道,“这么晚了,有什么事情明天再说吧。”

“哥哥……我实在受不了他们了,虽然你叫我跟他们好好相处,但是……果然我还是应该杀了他们……”

邵可笑了,转过头,黎深这个时候的表情在他看来,实在是非常的可爱。

“不要这么说嘛,你自己不是也说过,这一天迟早会来临。”

“但是……要秀丽做这样的选择,我觉得心都痛了起来。”

看着黎深悲痛欲绝的样子,邵可忍不住有了向他申明“秀丽是我的女儿”的想法。“做选择的是她自己不是吗?无论她选择哪一条路,我都会保护她的。”

“……”

“我知道你不想让绛攸进入红家,但是对绛攸而言,这也未尝不是一个选择……你和百合不是说好了,不给他造成影响的吗?”

“但是……”

“秀丽和绛攸都是很有主见的人,让他们自己决定吧。”

黎深有点不甘心的点点头,邵可站起身来,“啊,对了,雪那请你去吃饭呢……恩,秀丽和我也会去……还有玖琅,怎么样,黎深?要不要去?”

“蓝雪那那个讨厌的家伙,为什么哥哥要对他那么好啊!”黎深义愤填膺的叫起来,“他们以前就专门给哥哥添麻烦不是吗?”

“黎深啊,你们是同龄人啊,为什么不好好相处呢……真是的,红蓝两家关系被弄的那么紧张,这里面也有你的责任呢。”

“哥哥……”好象做错事情的小孩子一样低下头,吏部的冰山长官又一次再邵可面前败北,并且对自己做了深刻的反省。

 

 

“小姐……”静兰拉住了正准备回房的秀丽,“你今天有点奇怪呢,发生什么事情可吗?”

秀丽轻轻叹了一口气,“的确,有一些麻烦的问题……”

“……”

“玖琅叔叔今天来找我了,他让我……让我……”

秀丽很难启齿的样子让静兰担心,他把手放在秀丽的头上,“是很困扰的问题吧?”

“恩。”在静兰面前,秀丽很少隐藏自己……静兰是自己的“特别之人”,如果嫁给绛攸的话,他是否也会象静兰这样陪伴在自己的身边呢?绛攸也许会很在意秀丽,但是……绛攸大人多半只是把我当成一个“很有潜力”的学生吧……秀丽抬起头,微笑着,“不过我会好好想想的。”

“是吗?”静兰若有所思的看着秀丽。

静兰怀疑的眼神让秀丽的视线开始游弋,“我……我……也没有答应玖琅大人啊……我只是说好好考虑嘛……毕竟嫁人什么的,一辈子只有一次啊……”

“……”在静兰的心中已经拟订了无数条暗杀玖琅的方法,“他让小姐嫁给谁?”

“绛……绛攸大人……”

“……”

 

“怎么啦?绛攸。”彩云国的君主享受着难得的空闲,与自己的两位近臣一起在亭子里喝茶。

“……”

“不会是又被黎深大人欺负了吧?”逼婚事件后,楸瑛对绛攸不再嘲笑或是开什么让本人发飙的玩笑,这让绛攸欣慰异常。

“没……没什么。”事实上,从早上开始,绛攸就感觉道一股杀气在自己四周徘徊……从刘辉和楸瑛都没有感觉到的情况来看,应该是针对自己的……但是,有什么人会要杀自己呢?

“陛下,楸瑛大人……绛攸大人……”宣赦武官茈静兰像往常一样出现在众人的面前,但不同于平时的是,他脸上挂着不输给红黎深的恐怖笑容。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刘辉想着,感觉皇兄好象要杀掉绛攸一样。

“有什么事情吗?静兰。”楸瑛露出迷死人不偿命的微笑。

“有点事情……我想和绛攸大人私下谈一谈。”那种冰冷的恐怖眼神让绛攸感到不寒而栗……

难道他知道了?想来想去……好象会让能干的家仆——静兰如此大动干戈的事情,十有八九和秀丽有关。

“那个……静兰啊,有什么事情就在这里说好了……我个人是没有什么秘密的。”绛攸虽然受不了万年发情种的无聊和傻瓜陛下的小狗行径,但是从他们的身手来看,如果静兰真的拔出干将给自己一刀的话,他们应该也会稍稍保护自己吧。

有了两大保镖,绛攸抬头挺胸,“我没有什么不能在别人面前说的话,静兰,你有什么想说的就说好了。”

刘辉面对这一情景则呜呜的抽泣起来,“为什么静兰要找绛攸说悄悄话?朕也要跟静兰说悄悄话……”

“……”静兰对弟弟的白痴行为感到一阵眩晕,但他还是不会忘记今天此行的目的,“是……吗?绛攸大人真的很光明磊落呢,那么……”静兰又露出那种优雅高贵的微笑,“我即使把绛攸大人跟小姐交换的问候书信给黎深大人看也没有什么关系吧?”

绛攸冻结了……

事实上,那不过是一些秀丽向绛攸请教学习上问题的书信,所谓问候,也不过是一些礼仪上的客套话而已……但是如果黎深大人知道的话……后果就会往比较可怕的方向发展了。

“绛攸……看不出来,很有一套嘛。”楸瑛轻笑着。

“其实那是……”

“绛攸居然背着朕跟秀丽私通……”刘辉蹲在角落里哭泣着,一边还揉弄着自己的衣角。

“什么私通啊!你不要乱用词!”绛攸对白痴国王的忍耐性要突破极限了。

“还说呢……你不告诉朕,就跟秀丽私自通信……”

“……”

那个不叫私通吧?每个人都这么想道。

“怎么样?绛攸大人。我想黎深大人一定会很高兴看到的……啊,听说有一箱子呢,比黄尚书的还要多啊……真是让人羡慕呢,也许在外人中,跟小姐最亲密的,就是绛攸大人了吧……”

看着静兰这样滔滔不绝的讲述,以及刘辉极度白痴的表情,绛攸深刻认识到了自己在日后将面对种种的灾难与不幸……不仅是黎深大人,茈静兰也会作为生力军加入欺负自己的阵营……

“不要说了……我跟你走。”

看到绛攸终于举白旗投降,静兰优雅的一笑,“那么我们就找一个角落好好聊聊吧。”

绛攸抬起头,觉得自己很难看到明天的太阳了。

 

“行了吧,你到底要说什么!”看着静兰带自己越走越远,绛攸的心里不禁涌起了小小的悲伤——他又要丢下我吗?

静兰停下脚步,“你准备迎娶小姐吗?绛攸大人。”

“……你是怎么得到消息的?”

“这个你就不用管了,你只要回答我是或不是就行了。”

看着静兰的可怕表情,明显就是在说,你要是说是你就死定了。

绛攸深吸一口气,这个事情也想过了,也许不能尽善尽美,但这也是自己所希望的吧。

“是。”

静兰的脸色变的更加可怕了,“你是认真的吗?”

“当然,我准备近期答复玖琅大人。”

“这么说,你准备继任红家的宗主吗?”

“是的。”

“把小姐当作你荣华富贵的的跳板吗?”

诶?绛攸愣了愣,“你在说什么……”

“不是红家血脉的你如果只是通过黎深大人,怎么想都是不可能的吧。当然,如果迎娶红家的千金,事情玖好办多了……毫不顾全小姐的幸福,也要把自己肮脏的欲望强加于她,让她作出会令自己后悔终身的选择吗?”

“你说什么!”绛攸忘记了自己全然不懂武术的事实,用力揪住了静兰的衣襟。

静兰没有阻止他,只是淡淡的道,“你想留在红黎深的身边,只是李绛攸的话是做不到的,但是宗主的继承人就不一样了吧。”

绛攸缓缓的松开手,转过身去,“我不会逼迫秀丽,只要她愿意,我会接受玖琅大人的提议……但是,如果她拒绝……”他的脑海中出现刘辉的样子,“总之,我不会强迫她的,她可以自己选择。”

 

 

绛攸独自一人,在走廊里停了下来。

庭院里的樱花飞舞着,他的嘴角边忍不住露出了笑容。

“哎呀,绛攸大人。”

“秀丽?你怎么会在这里……”

“皇毅大人让我把这个送交吏部……”

绛攸接过来,“啊,是今年的御使台新近官吏评定……”

“那么,我先回去啦。”

“等一下!”绛攸抓住了秀丽的手,“难得有机会,稍微陪我一下好吗?”

 

庭院里,樱花飞舞。

绛攸看着秀丽泡茶的认真神情,忍不住笑了,“你好象很喜欢到这里来喝茶呢。”

“啊,这里是我第一次遇见刘辉的地方啊。”

看着秀丽全无心机的灿烂笑容,绛攸有些沮丧,只有低头喝茶。

“遇到刘辉之后,觉得自己的命运完全被改变了……成为官吏,保护百姓,好象本来所有不能做到的事情全部都有了可能……然后又遇到绛攸大人、楸瑛大人、悠瞬大人、黄尚书……啊,还有黎深叔叔。”少女的脸上浮现着幸福的笑容,“我觉得真的很开心呢。”

“是吗?”

“所以,为了所有的人,我绝对不会放弃我的梦想!”

绛攸心中泛起一种说不出的宁静感觉,他轻轻的把手放在了秀丽的头上,“那么你要继续努力,一点一点爬上来……但是,也不要因为梦想什么的做什么让自己难过的选择……只要……只要相信自己的心就好了。如果……如果你不希望被什么东西束缚住,我会尽我的一切力量帮你……所以一定要告诉我。”

“绛攸大人……谢谢。”

“那么,喝茶吧。”

“哦,对了。爹爹要我转告你,蓝家明天晚上请你去吃饭……”

绛攸很不雅的把水喷了出来,秀丽赶紧帮他拍背顺气,“绛攸大人,你不要紧吗?”

咳、咳,绛攸觉得自己的心脏快要受不了了,那个什么蓝家三胞胎到底在玩什么花样?又想把自己关在府里吗?不会下药什么的吧。

满脑子被害的妄想,绛攸忍不住悲哀的开始考虑,自己下半生的生活也许会在红蓝两家宗主的折磨下生活。

“怎么了?绛攸大人,不去吗?黎深叔叔也要去呢。”

这个消息让绛攸总算松了一口气,黎深在的话,应该不会把自己的养子交给他这辈子最讨厌的人吧。

“哦,那么,麻烦你告诉邵可大人,我会去的。”

“恩。”

 

 

 

“真是好久不见了呢,红黎深大人。”

“的确呢,居然还要见到你,真让我感到非常的‘高兴’呢。”

在两个人一起发出相当恐怖的“呵呵”笑声时,在场的每个人都感觉到空气的冻结,能够这样直接对抗红黎深的,大概也只有蓝雪那了吧。

“看到你们关系这么好,我也觉得很开心呢。”完全没有意识到现场的恐怖气氛,邵可只是满意的喝了一口茶,然后接着道,“真是的,居然他们丢下雪那一个人留在贵阳……”

绛攸感到了黎深的绝望,似乎看到自己哥哥已经被某个讨厌的人夺走的男人魂魄再次从口中飘出……

“不用担心,邵可大人,我没有关系的,好歹我也三十四了,邵可大人不要宠坏我哦。”一边在脸上浮现出魅惑的笑容,一边示威性的瞥了一眼黎深。

黎深无比怨念的看了一眼邵可,然后恶狠狠的瞪着雪那,“自己知道就好啊,三十多岁的老头子,不要摆出一副小孩子的样子……”

楸瑛倒吸了一口凉气,雪那虽然已经过了三十,但仍然非常受女人欢迎……凭良心说,在气质方面,他也及不上自己的哥哥……那个红黎深大人居然叫哥哥“老头子”……

“……”雪那收回温柔的笑脸,用零度以下的冰冷眼神瞪视着黎深。

噼里啪啦~好象有一股电流在两人的眼神交汇……

好恐怖……每个人都这么想。

为了缓和一下极度尴尬的气氛,邵可笑了笑,“那个……雪那,这是我的女儿,秀丽。”

“这位就是秀丽吗?上一次看到还是一个小婴儿呢,没想到已经变成一位英气凛凛的美女了。”擅长与女人交流似乎是每一个蓝家男人的特色……(龙莲除外)对别人的赞赏向来没有什么免疫力的秀丽立刻脸上温度上升。

“那个,雪那大人……您……您过誉了。”

雪那无视黎深充满杀气的眼神,微笑着道,“秀丽不用这么拘束,叫雪那就好……邵可大人对我来说是十分重要的存在,秀丽你不用对我用敬语的。”

楸瑛感到一阵晴天霹雳,几乎要大叫起来……擅长与女生交往的他居然没有注意到这么重要的问题。哥哥到底还是比自己强许多啊,与秀丽之间的距离一下子就缩短了许多……

“可以吗?这个是不是……”

“没有关系,叫雪那吧……啊,如果喜欢的话,叫雪也可以啊。”雪那轻轻捋了捋额前的刘海,温柔的笑着。

“那么,失礼了……雪那……”

看到这个情景,最受打击的还是黎深……他几乎居丧到了要跳海,但是,在这个时候,自己绝对要振作,不能连最重要的侄女也这样落入蓝家白痴的手里……

于是……“那个……秀丽,你也叫叔叔黎……”

“啊啦,饭菜应该好了吧,玉华亲自下厨哦……邵可大人,秀丽,我们快去吧……”

不知道是不是绛攸的错觉,好象楸瑛微微一怔,浑身都颤抖起来。

“啊,真的吗?很期待呢,玉华的饭菜可是蓝家的一大特色呢……”邵可已经往饭堂移动。

“秀丽,我们也快走吧。”雪那拉过秀丽的手,“不要让饭菜凉了哦。”

绛攸僵立原地,考虑着是否要丢下自己的养父独自深入虎穴。

“那个,”秀丽并没有就这样被雪那拉走,“黎深叔叔,你不要紧吗?看上去脸色很差呢……楸瑛大人,你去哪里?”

“刘辉让我去呢……他一个人的话又要哼哼唧唧的抱怨了……”

楸瑛……好象有点奇怪啊,绛攸忍不住担心起来。

“黎深叔叔……是不是我们一起去啊?”

“不用担心,秀丽,”雪那把秀丽迅速的拉过来,“快点吧,不要让邵可大人久等哦。”

黎深立刻跳起来,以“叔叔的保护方式”把秀丽抢过来,“你这个白痴!蓝雪那,告诉你,邵可大人是我的哥哥,你不要随便幻想,秀丽是我的侄女,身为她的叔叔,我绝对要保护秀丽,不让她落入你这个傻瓜的手里!”

“那个……黎深叔叔……”

“哼,开什么玩笑,你这个低智商的吏部尚书!”雪那恶狠狠的瞪着黎深,“哪有你这种专门给哥哥添麻烦的弟弟!邵可大人一定认为我是比你更可爱的弟弟!”

面对这场“哥哥争夺战”,旁观者秀丽和绛攸陷入了深深的沉默。

“那个……黎深、雪那,再不来吃饭,饭菜可都凉了哟。”邵可的催促立刻让两个人绽放出无比温柔的笑容。

 

一位女子早已落座,她脸上始终挂着温柔的微笑,让秀丽也不觉的随她微笑起来,有一种暖洋洋的感觉。她虽然其貌不扬,姿色身材都相当普通,就连衣服也没有那么华丽,但是,她就站在那里也显得那么脱俗,让人几乎忘却了所以。

雪那看到她的时候,表情也变的温柔起来。

“啊!!!!!”每个人都沉浸在这女子的微笑中时,绛攸却仿佛看到怪兽一般的惊叫起来,“你是……”

“啊啦,这位大人想必就是黎深大人府上的公子吧,初次见面,妾身玉华。”

“这位就是拙荆……”雪那介绍着,脸上也浮现出了警告式的恐怖笑容,“和绛攸公子见过吗?”

“没……没有。”绛攸看到某人的恐怖眼神,忍不住咽了一口口水。

“小女红秀丽……玉华大人……初次见面。”秀丽退后一步行礼。

“不用这样啦,秀丽。”玉华笑着摇头,扶起秀丽。

“是啊,是啊,就像在自己家里一样就好。”雪那轻轻把手放在秀丽头上。

“笨……笨蛋!哥哥,你看啊,那个白痴……”

“好啦,黎深,我们一起吃饭……”

黎深迅速的恢复了白痴表情,“啊,那个……哥哥,我可以和你一起坐吗?”

“当然,我不能让我可爱的弟弟和他人的冲突继续下去啊。”邵可攸哉的夹菜,“雪那也坐下吧,真是的……不要让玉华的心血白费了哟。”

 

 

“很少见呢,你居然会放弃和蓝家的聚会。”静兰无不讽刺的道。

宫廷里,三个男人偷闲一般的跑出来,坐在亭子里喝茶。

“凡事总有例外。”楸瑛简单的一句概括,让其他两个人产生了疑惑,不知道是不是自己想多了,他好象很沮丧的样子。

“真的没有问题吗?”

刘辉担心的样子让楸瑛笑了,不知为什么,他觉得刘辉才是自己真正的弟弟,“啊,秀丽和邵可大人也在呢……静兰你不去才让人觉得奇怪呢。”

“……因为那里有一个我在世界上第二讨厌的人在。”静兰很不爽的语气已经给出了答案,多少知道些原因的楸瑛也只有静默不语。

“那个……哥……静兰,以后你也可以经常陪孤一起喝茶吗?孤一个人好寂寞啊。”

“恩,不过只能在工作都完成的时候哟。”

静兰难得流露出的宠腻让刘辉兴奋不已,“真的吗?秀丽也可以一起来吗?”

“……那个,主上啊,不是璃樱一直在陪你喝茶吗?”楸瑛忍不住提醒。

“但是,孤也好想让静兰和秀丽陪孤啊……”刘辉小狗一样的嘀咕起来。

“恩,下次我会叫上小姐,再带一点桃子来。”

“啊……静兰。”

正在刘辉激动不已的时候,“好了,陛下。”

“诶?”

“休息时间过去了,该工作了。”

 

 

吃饭实在是一个相当可怕的进程,绛攸想起来还是冷汗直冒。相比之下,不动声色的坐在那里的邵可大人实在是非常的了不起。

在玉华的一再怂恿之下,绛攸只有冒着被黎深杀掉的危险拉着秀丽离开了饭堂那个是非之地。

“看来你也很想促成他们呢,邵可大人。”玉华无视自己丈夫和黎深的明争暗斗,和邵可坐在一旁喝茶。

“啊,我觉得绛攸是一个很好的青年,如果是他的话,我想秀丽也会接受的。”邵可同样无视自己弟弟的一干愚蠢行径,和玉华很悠闲的聊着天。

“果然……邵可大人很宠女儿呢,不想吧……把她交给龙莲或是王家。”

“……”邵可喝了一口茶,又笑着道,“关键还是秀丽的选择吧,大人们只要给出意见就好了,决定就让孩子们去做吧。”

 

“哇,蓝府真的好漂亮呢,为什么龙莲一直不喜欢呢?”秀丽一面感叹于蓝府的精致,一面进一步认识到“龙莲是笨蛋”这个事实。

“……”

“绛攸大人……”

“啊?”

“你看上去很奇怪啊,发生什么事情了吗?”

“啊,没有……”

秀丽停下脚步,微微低下头,“果然呢……”

诶?绛攸有点惊讶的看着秀丽,“怎么了?”

“绛攸大人也知道了吧,玖琅大人已经跟我说了呢。”

绛攸的大脑一度出现了停滞,不会吧,这么直接的出招了……因为自己的紧张而感到沮丧,绛攸忍不住感慨起来……

“绛攸大人,你对此是怎么想的呢?”

过于严肃的外交辞令式的询问让绛攸还是忍不住笑了起来,“怎么想吗?你还真是……”

“绛攸大人!我可是很认真的……让一个姑娘家说出这样的话来,您不觉得……”秀丽的脸红了起来,生气似的转过脸去。

“啊……那个……”这种气氛让绛攸不知所措,原本号称“理性如铜墙铁壁”的他有了人生少有的害羞和紧张,本来想过很多遍的话语到了嘴边,却又不知该怎样组织它们。

 

 

「男人到了关键的时候就要立即出手,不然会失去机会,然后后悔一辈子呢」

 

 

想起楸瑛说过的话,绛攸觉得自己多少有了点勇气,心情也稍稍平静了一些。

“如果……秀丽愿意的话,我这边没有问题。但是……如果秀丽不想和我或是蓝龙莲在一起的话,我会……想尽一切办法阻止。”我会放弃你,迎娶蓝十三姬。他心里这样想着,心里涌起莫名的悲伤,但他还是必须这样做……为了秀丽。

“绛攸大人……不要给我这么重的担子啊!我可是负责不了绛攸大人的一生呢……”赌气的瞪着绛攸,秀丽的可爱模样让绛攸内心不可思议一样的恢复了平静。

“那么,秀丽……你喜欢我吗?”几乎没有经过大脑的思考,话已然出口,想要反悔时已经来不及了。

显然这个问题让秀丽一阵眩晕,大概在她的心中,讨厌女性的绛攸无论何时,也不会说出这样的话来……

“喜欢啊。”秀丽脸红彤彤的,但是……如果就这样的话,也许对待刘辉和静兰也时抱有同样的感情吧。

但绛攸显然被这个措手不及的答案打的天旋地转。

她说她喜欢我?耳边久久的徘徊着秀丽的话语,绛攸的大脑再度出现了一定程度上的混乱。

就在这个时候……

“小秀丽……”

“十三姬……吗?”

绛攸循声望过去,一位与秀丽脸孔颇为相似的少女微带惊讶的矗立在原地。

诶?不会吧……绛攸瞪大了眼睛……这未免也太过巧合了。

 

 

  评论这张
 
阅读(6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