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FANE

MAY THE SAVIOR BE WITH YOU

 
 
 

日志

 
 

第一章   

2009-02-20 20:45:00|  分类: 绛攸与秀丽的故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李绛攸的婚礼逃逸计划

假装吃毒药自尽,然后乍死逃走(有可能被真的毒死,否决)

假装迷路,然后乘机逃跑 (肯定跑不掉,因为真的会迷路,否决)

……

……

绛攸的手微微颤抖着,十七岁考上状元的天才此刻正在动用自己一切的智商来思考一个可以安全逃脱的办法。

原本打算去秀丽家吃饭的他,因为某种原因而在大街上徘徊,却被蓝雪那的人抓住,带到了蓝家的宅邸。无论自己用多么凄惨或是多么绝望的眼神(从小到大从来没有过的)凝视着楸瑛,那个向来口齿伶俐男人也只是略带歉意的转过头去。

为……为什么会这样!

号称“理性如铜墙铁壁”的他在听闻了蓝家绑架他的理由之后,也因从心底里冻结的关系而无法分析。

 

 

“绛攸……,”蓝雪那优雅的托起他的下巴,“我们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拜托你。”

旁边两个脸一模一样的男子同样发出了相当诡异的笑声,楸瑛则是略显无奈的低下头,他那满脸的愧疚之色已经明确的告诉了绛攸……有什么不幸的事情将要发生在他的身上。

“我们要你迎娶蓝十三姬。”他们异口同声的说。

“……”

相当的沉默笼罩着室内,仿佛诉说了绛攸此时的心情。

终于他才意识到发生了一件多么可怕的事情。

“等……等一下,蓝十三姬不是要进入后宫的吗?怎么……怎么可以嫁给我?”

“哼,那个毛还没长全的小鬼哪里配的上十三姬了?”蓝雪那淡淡的道,“不过是看看他会怎么做而已,蓝家再怎么样也不会向王家献媚……但是,司马家的行动也会给蓝家带来麻烦,所以把十三姬尽快嫁出去是最好的解决办法……但是,如果是那种不起眼的小贵族,众人的目光最后还是会转移到蓝家的身上……所以,嫁入名门红家是最好的……啊,不过你不用担心,让她做小妾也没关系,你想娶红秀丽什么的尽管娶好了,蓝家绝对不会干预。”

绛攸感到了一阵前所未有的窒息,蓝雪那那种恐怖的语气让他想到了某位与他有着深刻关系的人。

不对,如果自己这么做的话,一定会被那个黎深大人杀掉……更何况自己根本不想娶什么蓝家千金,如果说是秀丽,还对他还存在那么一点诱惑,蓝家千金?根本免谈。

意识到这一点的他,抬起头,试图用最理性的方式说服蓝家的三位宗主,可是蓝雪那的一个眼神明确的告诉了他……如果不答应,那么一样会死在他们的手上。

 

 

谁来救救我!?

被关在蓝家的他从心底里产生了一种想死的绝望。

没有关系,没有关系,刘辉会来救我的。他自我安慰式的想象着那个小狗似的皇上会来拯救他的臣子,然而过于逻辑式的思考让他意识到了一件事情——如果刘辉知道他要迎娶十三姬,一定会很高兴,这样他就可以解脱了……

为什么会这样?黎深大人也许会因为讨厌蓝家而来救我。

讨厌蓝家的想法让他产生了些许寂寞,但是如果可以逃离苦海,对自己来说也式一件值得高兴的事情。

但是……黎深大人现在在邵可大人家中吃饭,怎么想,他都不会因为这种原因而放弃和他亲爱的大哥喝茶的美好时光……

更可怕的是……众人也许会认为他迷路了,楸瑛会把他带来,所以并不太过担心。

为什么!?为什么这样!一种寒意在他的身体中弥漫……

 

 

“好奇怪呀,绛攸大人和楸瑛大人到现在还没有来呢。”秀丽一边收拾茶具一边有些担心的道,“我们要不要出去找找?”

静兰淡淡的道,“也许是迷路了吧,没关系,蓝楸瑛会把他带来的。”

“话虽这么说,但是……”她微微转过头,“黎深叔叔,这样真的不要紧吗?总觉得有点担心呢。”

我可爱的小秀丽竟然在担心绛攸!从心底黎喷涌出来的怒气几乎夺走了黎深的理智,他用尽全身的力气,让自己的冰山面孔变的温柔可亲,“没有关系的,绛攸也是二十多岁的人了,不会有事的。”我回去再收拾你。他心里模拟了几十种“折磨绛攸图”之后,冰冷的恐怖笑容让静兰也不寒而栗。

“对不起啊,秀丽,绛攸给朕布置了好多作业,现在才做完,真是的……他不是知道朕今天要吃秀丽做的饭啊……”伴随着小狗似的碎碎念,彩云国的君主紫刘辉走了进来,“啊……红尚书为什么会在这里?”

黎深极其不悦的用扇子遮住自己的半张面孔,“我来和我的大哥和侄女吃饭,你觉得有什么问题吗?皇上。”

“啊、啊……没有。”

“话说回来,皇上不在皇宫里好好批阅奏折,居然跑到这里来……哼,您还真是大胆啊。”仿佛下一秒就要将刘辉剁碎的黎深用几乎可以杀人的眼睛狠狠的瞪视着国王。

刘辉哭丧着脸转向秀丽,秀丽只好以带小孩的心情拍拍他的背,“刘辉,你来了呀,你先坐下,我帮你拿点包子……工作了一个下午,一定很累吧,不过这样也不可以懈怠哦。”

秀丽把包子装在盘子里,静兰则一言不发的为他倒上茶水。

吃了几个包子之后,刘辉冒着被黎深杀死的危险,转向邵可,“那个,邵可大人,楸瑛和绛攸还没有来吗?”

“啊,我也觉得很奇怪呢。“邵可脸上有些担忧,几天前,他收到了蓝雪那的信,里面的可怕事件让他一时也说不出话来……这的确是只有那三个人才能想出来的办法。

如果就这么告诉黎深……总觉得会发生什么非常可怕的事情。但看现在这个情况,他们不会真的付诸实施了吧。

~我还想告诉他们呢,”刘辉看起来心情大好,又往嘴里塞包子,“龙家无用这娶龙家……”

众人陷入一阵迷茫。

“把嘴里的东西吃完了再说。”静兰也因为自己弟弟的精神年龄而感到一阵困惑。

刘辉小狗似的颔首,将嘴里的包子咽下,“蓝家不用朕娶蓝家千金了。”

“哦,真的吗?那真是太可惜了。”黎深略显遗憾的摇摇头,这是本来以为好不容易可以摆脱这个纠缠侄女的流鼻涕王上小鬼的他少见的真心话。

看来是真的了……邵可已经十分确定,但深知自己胞弟性格的他还是决定保持沉默……

等到晚上再去把他救出来应该没有关系吧。他是这样想的。

 

 

蓝家某间厢房的窗户被砸开了,看到空空如也的厢房,警卫们立刻惊呼起来,“他跑了!”“快追!”“去禀告宗主!”

等警卫们散开,某人狼狈之极的从床底下钻了出来,“可恶!该死的蓝家!”尽管原因不一样,他多少体会到了一点养父对这个家族的厌恶。

他走出了厢房的大门,却又感觉到了某种可怕的存在。

对他来说,想要在这样纵横交错的宅邸里找到大门的存在几乎是不可能的……

就在他倍感沮丧的时候,一个好听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声东击西……恩,还蛮有脑子的嘛,不过……还是算了吧,你这样出去,肯定会被雪抓住的。”

绛攸转过头,一个女子倚在门楣上,带着淡淡的微笑。她长得并不好看,但不知怎么的,绛攸混乱的心一下子平静了下来。

“你是……谁?”

“我吗?呵呵,你就当我是来救你得仙人好了。”女子笑着拉住绛攸得手,“其实十三姬很不错得,人也可爱,性格也很开朗,你不用这么排斥吧。”

“啊……”

“还是说……有什么心上人?”

“啊、啊,没有!”

不知是不是错觉,绛攸听到她用心上人这个词,脑子里忍不住跑出了秀丽的样子,只有用力摇摇头,让脑子里的情景消失。

“哈哈,果然呢……”女子看透他一般的大笑起来,“这样的话雪还真过分啊。”

“不是这样的……不是……”绛攸耳朵根上都红了,想要进一步解释。

“行啦,不要这付没用的表情,这个样子想要对付雪是不行的哦……不过没有关系吧,即使这样,那个人也许很快也会来救你的,不用担心,”女子点点他的鼻子,“真可爱啊,忍不住让人想要捉弄你……难怪他那么喜欢你……”

“啊……?”

“不要放在心上,我现在带你出去也没什么问题……不过,这里是蓝区,你就算出去了,也会被抓回来吧。那位大人如果来要人的话,雪也应该会放了你……只希望你的养父不要做一些多余的事情呢。”

女人神秘的笑容让绛攸感到一阵迷惑——她究竟是谁?

 

 

已经过了预定的时间,邵可犹豫着,是把事情说出来,还是就这样装着什么都不知道,然后夜里去把绛攸救出来。

雪也真是的,为什么要做这种事情啊?绛攸根本应付不来,让黎深知道的话,也不知道他会做出些什么事情来。绛攸真可怜啊,先是被玖琅诱婚,然后又被雪逼婚……那个厌恶女性的他,心灵也许会受什么刺激而从此变得偏激也说不定啊。

在邵可怀着如此担忧得心情时,黎深却完全得沉浸在秀丽得微笑之中不能自拔,完全不是平时所谓得冰山长官,让静兰不禁有了想要仰天长啸得冲动;瞥了一眼沉迷于包子的刘辉,忍不住感慨,幸好自己较早离开了皇宫,如果变的象弟弟一样……静兰摇摇头,把自己从某种可怕的想法里解救出来。

“那个,小姐,是否还要等绛攸大人和楸瑛大人?他们也许有什么事情不来了。”

“怎么这样,绛攸大人答应今天给我讲解有关国税的事情呢。”

看到带着失望表情的秀丽,黎深一边咒骂着自己的养子,一边激动万分的想要抓住那个来之不易、可以和侄女独处的机会。

“那个秀丽啊,我在吏部经常处理有关国税的问题,如果可以的话,让我来指导你吧。”黎深表现出一付温柔可亲好叔叔的样子,以及那些口是心非的话语,让在场的诸位一阵恶寒。

刘辉提醒似的小声嘀咕,“红爱卿总是不认真,工作也全部丢给绛攸。”

“然后每天游走于各部胡闹。”静兰深有同感的补充。

面对秀丽疑惑的眼神,黎深很想当场把这两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鬼掐死,但为了维持和蔼可亲好叔叔的形象,他还是努力的微笑着,“那只是我在考察各部工作情况而已,吏部要管理各式各样的官员,光是报告书什么的看不出一个人的好坏,还是实地考察比较重要。”

“真的吗?那呆会拜托了,黎深叔叔。”

看着秀丽满脸的可爱笑容,红黎深表现出了一贯的白痴举止,这让刘辉忍不住有了“向秀丽请教怎样收服红吏部尚书”的想法。

“那个……”邵可慢慢站了起来,“我有点担心绛攸,也许出了什么事情了……我出去找一下。”

“哥哥……不必为了那个小鬼亲自跑出去吧……不是,我是说,我们是不是应该先吃饭?那个……绛攸也许只是迷路了,就……就在外面吃了。”

“啊,绛攸大人不会这么做的,他来我们家吃饭从来没有迟到过啊。”某种可怕的空气在室内弥漫,其源头秀丽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给绛攸带来了怎样的灾难。

竟然每天以工作为理由,偷偷来和我的亲亲小秀丽吃晚饭,还有晚饭后的独处……可恶!绛攸,你等着吧,我会让你……

邵可完全的忽视了黎深的可怕表情,“那么秀丽,你先在这里准备晚饭吧,饿的话先吃也没有关系,只要为我们留一份就好了……静兰,我们一起出去找一下。”

 

 

少女一脸无聊的躺在床上,歪过头瞥了一眼旁边出嫁的衣杉,忍不住重重的叹了一口气。那个人至今杳无音信,自己还未能和他把话说清楚,那群鬼畜哥哥已经做了这样的事情。

“不要这么沮丧嘛。”

温柔的声音让她笑了起来,“不要说和楸瑛哥哥一样的话,雪那哥哥会吃醋的。”

那女子把手放在她的额头上,“楸瑛来过了?你如果嫁给李绛攸,他也许会很高兴呢,因为他好象很喜欢那孩子的样子。”

很温暖的感觉,或许这就是蓝家的男人在她面前屡战屡败的原因吧。

第一次看见她,觉得她和那个哥哥实在太不配了,无比平庸的外表,没有丝毫吸引人的地方……是什么让那个执著于蓝家的哥哥违抗长老的命令,坚决的选择了她呢?

 “玉华嫂子……”

有点撒娇的声音,让女子再度失笑,“怎么了?”

“哥哥们是真心想把我嫁给李绛攸吗?”

“哎呀,这个问题为什么来问我,应该去问雪那他们吧。”

“……唉,你见过那个李绛攸了?”

“恩,很可爱呢,又坦诚,又直率……难怪楸瑛那么喜欢他。”

“那可是红家宗主的养子啊,真是的,这么做,简直是与红家正面为敌呀……他们怎么做这么没有头脑的事情。”

“……所以他们没有打算这么做……”玉华若有所思的呢喃着。

“哎!?”十三姬一下子跳了起来。

“总之不用担心啦,就算有什么事情,这里面也有邵可大人的面子啊,雪那不买红黎深的帐,但邵可大人的话他还是会听的吧。”

 

 

“老爷……我们是不是走的太远了?”一路被邵可拽到了蓝府的后门,静兰忍不住开始怀疑邵可是不是和绛攸一样变成了路痴。

“静兰,那个……呆会如果……找到绛攸的话,你就告诉他们,绛攸一个人在大街上迷路了,所以来晚了……好吗?”

看着邵可严肃的表情,静兰只有满腹狐疑的点点头。

“那么,我们进去吧。”邵可上前刚准备敲门,门就吱呀一声开了,一个女子走了出来,向四周望了望,“邵可大人。”

静兰不解地看着邵可,是认识的吗?不会是蓝家的人吧。

“哎呀,是玉华啊,我还正想着要不要拜托你呢。”邵可同样的满面笑容。

然后,静兰惊讶的看到,传说中的理性青年,带着几乎要哭出来的表情走了出来……那个情景,几乎让静兰以为看到了被丢弃在树丛中的刘辉……

一定发生了很可怕的事情吧。他这样想着。

“好象雪那做的有点过火啦,真是对不起。”玉华轻轻拍了拍绛攸的脑袋,好象对待被诱拐的小孩一样,“快根邵可大人回去吧。”

 

门关上了。

邵可总算松了一口气,笑道,“没有发生什么事吧?”

静兰当然对“发生什么事”这句话没有什么概念,然而绛攸却好象被火烫到一样跳起来,连连摆手,“没、没有,当然没有,邵可大人请放心,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

“哦,这样啊,我本来有点担心,雪那会让你生米煮成熟饭……然后再逼黎深就范的……呼~你没有事情,我就放心啦。”

望着邵可全无心机的笑容,静兰是无法体会的,然而绛攸则深刻的认识到了一点:

这个男人果然是黎深大人的哥哥。

 

 

当绛攸正在欣慰就此脱离苦海时,殊不知在邵可的府第,有十分可怕的事情正在等待着他。

也许是出于无聊,刘辉和秀丽竟然聊起了绛攸的事情,其中自然包括:与秀丽交换的信件,礼物,以及一起吃的点心等等。

然而其中每一件事情都是可以让黎深嫉妒到发疯……我明天会给你足够的工作,让你没有时间四处乱逛的……绛攸!

就在此时……

“我们回来了。”

“绛攸大人!”秀丽的微笑已经成了治愈绛攸受到惊吓的心灵的良药,“您没有什么事情实在太好了。”

“啊,对不起啊,秀丽,让你担心了……”正当绛攸想进一步表示自己感激之情的时候,一股杀气让他的身体冻结在了当场,“黎……黎深大人。”

黎深依旧维持着善良可亲好叔叔的形象,然而,眼底里的杀意已经无声的泄露出去……

好可怕……在场的每个人(除了邵可和秀丽)都这么想。

面对这样可怕的情景,很难让人不产生“刚脱虎口又入狼窝”的想法,然而尊重逻辑思维的绛攸则是将自己那高效的头脑功率开到最大,以想出一条继续活下去的方法。

他只有尴尬的道了一声,“我……我刚才迷路了。”

众人震惊的看着他,这让他更加无地自容。邵可嘱咐过他不要把这件事情告诉黎深,因此本来他死都不肯承认的事情在这种危急的情况下自然而然的脱口而出。

这是一个很好的借口,因为每个人都会相信。

何况这也不是完全的谎话,他一开始的确迷路了。

 

众人立刻露出宽容的微笑。

“啊、啊,没有关系,反正菜还没有凉。”静兰一如既往优雅地微笑着。

“为什么不叫楸瑛和你一起走呢?你一个人让人不放心啦。”刘辉嘀咕着。

“哼,你再不改改你那路痴地毛病早晚会在外面遇难呢。”

“啊……对……对不起。”

脾气变得出奇的好——这让刘辉有点不理解,他带着疑惑问道,“你今天真的迷路了吗?怎么感觉象一个借口啊?”

“您没有事情吧,绛攸大人,”秀丽把手放在绛攸得头上,“恩……没有发烧啊……”

“那个……那个……”绛攸汗如雨下。

 

“我说啊,秀丽,我肚子饿了呢,我们吃饭好不好?”邵可及时为绛攸解了围。

“哦,好。”她有些担心的道,“那个……绛攸大人,您要不要先休息一会,脸色看起来很差呢。”

“啊,不,没关系。”

于是众人坐下来吃饭,绛攸也认为逃过一劫而舒了一口气,却不知真正的灾难才刚刚开始。

“那个绛攸啊,今天比较晚了,给秀丽的补习……”

绛攸以为邵可要改天,便准备老实的掉头答应……今天的确太累了……就在他的头落下的瞬间,邵可说完了下半句……

全场因为某位尚书的怨恨而冻结。

 

 

  评论这张
 
阅读(10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