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FANE

MAY THE SAVIOR BE WITH YOU

 
 
 

日志

 
 

第四章 皇城寻宝大作战  

2009-02-20 20:38:42|  分类: 飞燕潇湘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开、开什么玩笑!!!!!!!!!!!”

 

高到可怕的音量在贵阳上空盘旋,人们似乎看到了因为难以承受而从天上掉下来的乌鸦,呱呱的叫唤,然后再也飞不起来了。

 

“……”沉默,除了沉默,旁人还能做些什么呢?

 

“上个月的开支竟然已经到了这个地步,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

 

现在已经是春天,和煦的暖风也难以吹散彩云国朝廷上下的阵阵寒意。

 

——幸好她不是管户部的……

 

 

每一个人脸上都不约而同地露出了安心的神色,也同时擦了擦汗。

 

爆发出的惨叫,来源于御史台长官红秀丽的执务室。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究竟应该怎么办啊,都是那个什么该死的考察,现在结算下来的开支已经远远的超额啦,怎么办?这个月的话,只好消减补贴的经费了……”

 

面对若有所思托着下巴的红长官,下属们无一例外的爆发出惨叫。

 

 

“啊,您怎么能这样……我们的俸禄已经少的可怜了哪!”

“我还要买房子和为未婚妻准备聘礼!您还是杀了我算了!”

“……您已经是全国给津贴给的最少的长官了……”

 

因为过去的贫穷生活,已经形成了对金钱条件反射的向往,秀丽即时在拥有了小半个彩云国的财富之后,依旧坚决奉行勤俭节约的美德——即时在外人看来,这种美德比较接近于“对金钱的吝啬”。

 

——除了这一点之外,她是一个让人信服的好长官。

 

 

为了未来的人生,以及积极向上的生活目的,御史们无一例外的如此想着。

 

 

“没有办法了……如果不找出一点什么来填补空缺的话,只有消减津贴了……”

 

对下属的抱怨完全无视,秀丽喃喃自语的开始拨弄起了算盘。

 

 

——不要啊……

 

御史们在心中默默地流着眼泪。

 

 

 

 

“哎?苍玄王的宝藏?”小雪不相信的眨了眨眼睛,“真的有这种东西?”

 

“啊?不知道呢,也许吧……”翻看着书页的燕潇抬起了眼睛,“不过,也许会是一大笔钱也说不定啊……”

 

“喂喂,很多东西比钱来得更重要吧……”比如说你的名字。

 

小雪看着燕潇的目光换成了窥测的眼神,飞燕潇湘可以说已经变成了一个传说,知道的人少之又少;燕潇是否明白其真意,她并没有百分之一百的把握。

 

“不管怎么说,钱还是第一位的吧。”小声地嘟囔一句,年轻国王的视线游弋起来——以前的话,曾经因为钓鱼的事情被父亲没收了所有的兵法古籍,为了把它们从当铺内全部赎回,他可没有少为钱的事情而感到苦恼。

 

“……还真是现实啊……”轻轻的唔了一声,揉着额头的小雪决定重新给燕潇做出评价。

 

“不过,苍玄王的宝藏真的存在哦。”非常自信的竖起了一根手指,他得意洋洋的笑了起来。

 

“……虽然不知道你说的宝藏指什么,不过我倒是知道一个……”

 

“哎~”托着下巴笑了起来,腾出一只手轻轻的点了点小雪的鼻子,“看不出啊,你也会对这种东西感兴趣~~

 

“……你原先认为我会对什么感兴趣啊?”

 

“嗯,类似于美丽的孔雀或者是什么别的超自然现象之类的……”

 

“请不要随便把我和我父亲的兴趣爱好联系在一起……这种失礼的想法还是暂时放弃吧……”听起来有一点生气的声音,让他不由得摇了摇头。

 

“呃……是、是吗?”虽然并没有觉得自己有什么错,燕潇还是老实的道了歉,“真是对不起了……”

 

“真是的,这家伙也好,那家伙也好,为什么每个人一听说我是‘蓝龙莲’的女儿,反应就那么大啊……”

 

面对这些哼哼唧唧的抱怨,燕潇决定明哲保身的不予置评——虽然想着“这是理所当然的吧”。

 

“……你说的宝藏是什么呢?”注意到墨已经用完,一边磨着墨,一边随口问道。

 

“唔……其实也不是什么了不起的东西,不过跟你的关系比较大……”

 

“哦?是吗?”

 

“什么‘哦’啊,完全一点兴趣都没有吗?”

 

“也不是啦……”叹了一口气,放下了墨块之后,燕潇做出了认真思考的表情。

 

“……飞燕潇湘……”温热的气息缓缓吐出,奇怪的神色浮上了小雪的面容,“这是苍玄王留下的谜语……啊,或者说是苍瑶姬留下的谜语更为准确吧……”淡淡的瞥了一眼燕潇,“这也是你名字的由来……”

 

“……”

 

燕潇的眼神变得深沉了,想起了刘辉给自己嘱咐。

 

——帝王的名讳……吗?

 

 

“……即使是谜语也不代表宝藏吧?”飞快地起身,燕潇把桌上的书本放回了书架。

 

“是啊……这个谜语已经近乎失传了,知道的,也只是彩七家和王家的当家而已……”

 

“当家……吗?”燕潇转过脸,仿若不经意一般的问道,“那么,你是怎么知道的?”

 

“……”短暂的沉默之后,小雪毫不介意的耸了耸肩,“因为我的母亲是白家的当家啦,所以对这些事情知道的比较清楚……”

 

啪。拿在燕潇手中的书本掉了下来。

 

“怎么了?”

 

“白、白家的当家……”

 

“嗯,”小雪很随意的笑了,“不过,虽然是这样,她基本不管什么事情啦,只有在家族遇上了很大的麻烦时,才会难得的出一次手……”

 

 

——白家的女当家……

 

燕潇开始了解到小雪的母亲是什么人了……

 

 

“……那么,偶尔也娱乐一下身心好了,寻宝会是一个不错的选项啊……”非常邪恶的笑容在燕潇的嘴角边荡漾开来,摸了摸没有胡子的下巴。

 

 

不知何故,小雪感到脊背一阵发寒。

 

 

 

 

“不去。”冷冷淡淡的声音,面对国王的使者,被誉为理性如铜墙铁壁的吏部尚书用敲章的声音做出了回应。

 

“……是、是吗?”那位侍从不由自主的擦了擦汗,自从某位前任降临在吏部这一悲哀之地后,恶魔巢穴的“美名”就被延传了下去。

 

“……什么‘寻宝’吗?说的像小鬼一样……”冷哼一声,站在旁边的珀明转过了头,没有继续理睬对方。

 

“确实是说,如果找到了宝藏的话,除了一部分要上交之外,大部分可以归属部门……”小心翼翼开口的侍从仔细的观察着吏部尚书的反应。

 

“没有兴趣,谢谢了。”

 

“……”终于失去了语言的侍从耷拉着脑袋走出了吏部,虽然外面的天气是一个万里无云的晴天,温暖的阳光也毫无保留的落在了自己的身上,却也难以掩饰心中的阵阵寒意。

 

“呜呜……太过分了……”终于忍不住哭出来的侍从飞快地跑掉了——光是面对着一群可以称之为精英的人物就是一件让人绝望的工作。

 

那么来看看他的行程好了:门下省的陆大人,御史台的红大人,工部的管尚书和户部的黄尚书……

 

因为忠心而长期劝解主上不要吃那么多的甜食的优秀侍从——终于遭到了某个恶魔的无情摧残。

 

 

 

 

“宝、宝藏吗?”为了金钱而愁眉不展的秀丽,瞬间眼神中爆发出了可以让星辰失色的崔藏光芒。

 

“是、是的……”

 

面对如此惊人的气势,好心的侍从不由得开始担心御史台御史们的命运起来;不过,相比气势磅礴的拍着桌子的御史台长官,在多的吐槽也变得毫无作用。

 

就差要叫出“小的们,干起来”,然后倒上大碗美酒的秀丽——斗志被彻底燃起了。

 

 

 

悄悄地擦了擦汗,他突然感觉到了背后的阵阵杀气。

 

假装什么都没有注意到的他默默地走出了御史台的大门,被御史们的怨念长期包围,这个优秀的侍从的人生也因此发生了极大的改变。(←后被御史台建议调去了皇城的排水清洁部门)

 

 

 

“宝藏吗?”面对饶有兴致的清雅,琦攸显得相当的漠然。

 

“没兴趣,这种几百年前的东西又怎么样啊……想想也不会存在好不好?”

 

“啊啦,难得的休假啊,既然国王都说可以稍稍放松一下,那我还介意什么呢。”玩味的托起了琦攸的下巴,清雅轻轻的笑了起来。

 

“……”打开清雅的手,琦攸继续翻看着书本。

 

“真是无趣呢~”悠悠的起身,看到向门迈去步子的清雅,琦攸一下子站了起来。

 

“喂,你要去哪里啊?”

 

“当然去寻宝啦,反正闲着也是闲着。”清雅一脸人畜无害的笑容。

 

“……”非常不情愿的起了身,负责清雅安全的琦攸是不会让他一个人行动的。

 

 

 

 

“‘飞燕潇湘’如果是暗语的话,会指的是什么呢?‘飞燕’的话,应该是指燕子吧,皇宫里有燕子吗?”

 

“这个谜语是几百年前的,如果是染后人来解的话,不可能有什么燕子能活这么久吧?”

 

沉默片刻,小雪抬起头,“实际上,‘飞燕潇湘’也是一幅画……”

 

“画?”

 

“是啊,但是已经遗失了很久了……我也只是听说而已。”

 

“……不管怎么说,现在唯一的线索就是燕子了吧?在皇宫的什么的地方会有燕子呢?”

 

 

 

 

“……什么啊,为什么要我们做这种事情呢?”

 

面对一脸激动的长官,御史们与之形成鲜明反比的苦瓜脸,拿着各种各样的铁锹锄头,四处奔走的御史台众人,已经变成了皇城的一景。

 

“啊啊,真是有趣呢——”包含着恶趣味的国王趴在窗台上欣赏着这情景。

 

“都是你造成的吧……”一脸“果然是看错你了”的表情,小雪愤愤地转过了头,此刻,她已经彻底收回了给燕潇的“好男人”评价。

 

“……不过,他们这么找估计也找不到什么的。”重重呼出一口气,“毕竟我们已经找了一个上午了……”

 

“皇城里应该还有一个跟燕子有关系的东西吧……”突然想起什么的小雪拉着燕潇奔了出去。

 

“哇啊啊,究竟要干什么啊!”

 

 

 

 

“谜语里的飞燕想想也不会是指真的燕子吧?”气势磅礴的一脚踢开早已废弃的宫门,小雪得意洋洋的笑了,“……如果没错的话,应该就是指的这里了……”

 

“……翎燕宫?”微微一怔之后,他轻轻地笑了起来,“确实,如果不是指真的燕子,多半也就是这里了……”

 

灰尘很厚,小雪捏着鼻子往里面走,一边哼唧哼唧的抱怨着,“这里究竟多久没有人住了……感觉上像鬼屋一样……”

 

“不要这么说啊,这里曾经是一代宠妃居住的地方呢,算起来,应该是刘辉叔叔的祖父那一辈的事情了,‘让鬼神迷惑的音色’的红玉环曾经待过的地方啊……”

 

小雪挥舞着,扫开灰尘的手瞬间停住了。

 

走了几步,却发现身后的人影停在了原地的燕潇惊讶的转过了头,“怎么了?”

 

“嘛……只是觉得有点不舒服啊,那个红玉环,曾经是让后宫佳丽尽失色的女子……最后,这翎燕宫却变得这么冷清破旧……”

 

“那么?”微微眯起眼眸,年轻的国王看到少女默默的闭上了嘴巴,笑着上前摸了摸她的脑袋。

 

——不管是一个多么厉害的人,小雪始终是一个女孩子。

 

“……如果为了这种细枝末节的小事来惆怅的话,就太没有必要了……毕竟,你是蓝龙莲的女儿啊,我也许会爱上你也说不定哦,所以……不要露出这么寂寞的表情了……”

 

抬起眼,迎上那温润的翡翠色眼眸,淡淡的水气荡漾其中,变得朦胧起来;垂下的眼帘触及了自己的目光,浅浅的笑意把自己轻轻的包裹起来……

 

“……谢谢你。”抬起头,凝注他的眼睛,小雪也笑了。

 

 

 

“真是的,居然要我陪你来找这种东西……这里太残破啦!”

 

“不要这么说哦,这里曾经住着的,可以说是你的长辈呢,要恭敬一点,否则会遭天谴的……”

 

“哈?看不出清雅大人你也信这个?”

 

“我可是很尊敬死者的。”

 

“连活人都熟视无睹的你,再怎么尊敬死者也是于事无补吧?”

 

 

一阵西里所咯的声响,最里面的破旧珠帘被拉开了,一脸不爽的男子走了出来,看到燕潇和小雪的时候,眉毛不由得轻轻抽动了一下。

 

一同出来的,正是门下省的陆清雅。

 

相比一脸抽搐的尚书令,清雅反而哎呀呀的笑了,“这不是主上吗?不在办公,来这里做什么?”

 

听起来悠悠的口气,却蒙上了一层不容置疑的味道。

 

“清雅大人没有收到吗?今天的寻宝活动通告。”很不悦的挑起了眉,燕潇静静的注视着眼前看起来有点危险的男子。

 

“……嘛……”清雅笑了笑,“看来主上也想到了这个地方……”

 

燕潇也笑了,似乎打算要说些什么。

“那么,你们在这里有没有什么收获呢?”抢着开了口,小雪拽了拽他的衣袖。

 

“只有一块石头……放在暗格里面……”完全没有隐瞒的意思,清雅轻轻的叹了一口气。

 

“石头?”

 

清雅递出的,是一块白色的石头,磨得很干净,但也并非什么名贵的玉石。

 

“这个是……”燕潇一愣之下,飞快地拉着小雪奔了出去。

 

 

 

“啊啊,现在的年轻人真是没有礼貌啊……”一脸遗憾的清雅轻轻咋舌,似笑非笑的看着琦攸,“那么,你准备怎么谢我啊?”

 

“……”清澈的眼眸凝注着对方,琦攸一脸完全人畜无害的笑容,像女孩子一样清秀可爱,“真是的,清雅大人想要什么作为谢礼呢?”

 

“……”清雅无言的转过身,“喂……”

 

“嗯?”

 

“不要随便装可爱啊,会被变态盯上的……”

 

“变态……是指清雅大人吗?”

 

“真失礼呢……”突然转过身,猛地贴近琦攸的脸,“这么说的话,我可以要什么都可以咯?”

 

“……清雅大人不会是在调戏我吧?”水汪汪的大眼睛轻轻的眨了眨,笑意盈盈的看着清雅。

 

瞬间失去语言的门下省缓缓地抬起头,“……现在,你应该知道你好男色的传闻究竟是怎样开始蔓延的了吧?”

 

耸了耸肩,“我是不太在意这种细枝末节的小事啦,能利用的东西还是尽量利用比较划算……”

 

“但是也会偶尔遇上不吃这一套的人哦~”清雅抬起手,在琦攸的额头上重重的一弹,冷冷的道,“色诱什么的话,还是留给那个毛还没长全的小鬼国王好了……”

 

“哇,好痛!”无比惊讶的看着清雅——这似乎还是自己第一次在除秀丽以外的人面前失败啊,幽怨的揉了揉发青的额头,“你还真是严格啊,清雅大人。”

 

“所以说,至少给一点回报吧……”

 

“好吧,我知道了,”无奈的叹了一口气,调皮的笑了笑,“只要不是以身相许,其他的都……啊,痛……”

 

又被清雅毫不留情的赏了一个暴栗,琦攸的郁闷指数直线上升。

 

“跟前辈说话注意语气……”看着燕潇离开的方向,清雅的语气变得有点奇怪,“不过,我也很好奇呢,花了这么多的时间安排,你和你的主子在那个地方藏了什么东西啊?还让我一起帮着骗那个小鬼……”

 

“啊,那个啊……”揉着疼痛不已的额头,“其实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只是让他了解一些事情而已……作为回报的话,我就告诉你一件不错的事情好了……”

 

听到琦攸突然改变的语气,清雅停住了移动的脚步。

 

 

 

“就是这里了。”

 

“喂,等一下啦!这个究竟是什么啊?”莫名其妙的小雪被一路气喘吁吁的拖着,感到非常的莫名。

 

“那块石头……”燕潇顿了顿,“是一种非常特殊的大理石,也就是建造这个宫殿地板的石材……整个皇城,只有这个地方用到……”

 

“……难道说,宝藏在正殿的地底下?”小雪张大了嘴巴,“你不会要把这里全部挖开来吧??”

 

“……虽然不能确定一定是在这里,但是,一定是跟这个地方有些什么联系……”飞快地答道,燕潇开始了仔细的检查。

 

“可是这里会有什么呢?

 

正殿不同于其他的地方,为了防止有刺客暗杀官吏或者王,大殿非常的空旷,在仔细的敲击了所有的墙壁之后,小雪也确认了墙壁上没有任何的夹层或者暗壁。

 

“……喂,小~~

 

“不要用这么恶心的口气叫我的名字!”不耐烦的起身,走到了燕潇的身侧,“怎么?找到藏宝箱了?”

 

“看这个……”

 

顺着燕潇的手势看过去,看到的是一个巨大的牌匾。

 

“彩八仙的画吗?”

 

“啊,虽然其他的正殿也会有,但是这一幅应该是独一无二的真品……是苍玄王的妹妹苍瑶姬绘制的,彩八仙图……可以说是彩八仙留给人们的唯一记忆了吧,”像被画作中的人物迷惑了一般伸出手去,燕潇露出了有些痴迷的微笑,在空中比划着,“她的确是画的很完美,但是,却还是没有真实的感觉……”

 

“啊啦,说得好像你认识他们一样,苍瑶姬?我记得,确实是……”

 

“缥家的初代宗主……也可以说,是她创立了缥家吧。”

 

“是啊,但是,这和宝藏有什么关系吗?”

 

“你认为她的这幅画中,彩八仙在什么地方?”

 

迟疑的看着那幅已经陈旧非常的版画,小雪犹豫道,“难道,不是在云层……啊……那个是……”

 

一直以为是站在云层上的彩八仙,踩在脚下的,却是水花波澜。

 

“是湖哦……不是云层,”燕潇得意的笑了,“确实,挂在其他地方,包括仙洞省的全部都是云,只有这个地方,是湖水……代表了一个地方……”

 

“潇湘!”几乎是惊叫出声的小雪诧异的看着燕潇,“难道是九彩江……”

 

“嗯,潇湘是九彩江的在彩七家尚未诞生时期的名字,而九彩江是缥家的发源地……所以,宝藏应该就在这里了……”

低喝一声,燕潇拆下了沉重的牌匾,下面是一个薄薄的斜挂着的光滑石板。

 

“哇,这是什么啊,看起来不是什么值钱的东西呢~

 

小雪讽刺的话语让燕潇很不爽的皱起了眉头,仔细地抚摸了石板之后,却依旧什么都没有发现。

“等一下,确实提示是地板的石材吧……”跳下了台阶,燕潇开始仔细地检查地板。

 

“啊,有了……”

 

“什么什么?”

 

虽然不是很明显,但确实是空心的,燕潇用力的去推石板,一段就像便携式的镜子一样斜了下去。

 

“……看样子,是中间有一根石轴,可以让其转动……里面有什么吗?”

 

“是空的……”疑惑的检查了一遍,确实什么都没有——失望的燕潇一下子瘫坐在了地上。

 

“会不会是原来有什么然后被人取走了……”

 

“啊,确实,毕竟是几百年前的东西了。”

 

“不对,那块石板上是什么……”虽然这种石材都会有花纹,但是,这块石板上的,未免太过不自然了。

 

“这是……石蜡……”

 

取来蜡烛小心的在石板上缓缓烘烤,然后,从靴筒中掏出了匕首,小心翼翼的铲去了上面的石蜡,不仅是表面的一层,整个石板都被石蜡包裹了,颜色也从原来的乳白色变成了透明……很快,另外一幅石板画出现在了眼前。

 

“这是什么啊……鸟吗?”

 

抬头看了看那面透明的石板,想到什么的小雪几乎跳了起来。

 

“过来!”

 

“啊?什么啊!?”

 

“把大殿的门关上!快点!”

 

“啊?现在吗?”

 

“是啊……”

 

门很重,他们两个人费了很大的力气才把门关上,大殿内立刻就暗下去了;小雪来来回回跑着,一下子翻动石板,一下子翻动地砖。

 

“好了……看看会有什么发生吧!”把燕潇拉到了一旁,推开了大殿门上方的小窗。

 

 

一缕清透的阳光射入了室内,照射在透明的石板上,反射在了那块透明的石砖上——奇妙的现象是,一只燕子的投影落在了王座光滑的椅背上。

 

“这个……就是宝藏吗?”

 

飞燕潇湘——所指是驾驭国家的君王,这是苍玄王和他的妹妹留下的暗语,借指帝王。

 

是一个谜语,一幅地图,也是一个暗号。

 

 

——你的名字是只有帝王才能拥有的名讳。

 

“帝王的名讳……吗?”

 

燕潇低下头,闷闷的笑了。

 

独一无二的君主,不能被任何人替代的,流着苍玄王之血的男子——

 

“相传,苍玄王曾经有一幅名为飞燕潇湘的画作,画的就是九彩江上的彩八仙……我想他是把自己比作燕子了吧……”

 

拥有绝妙的平衡感,来驾驭天下的男子。

 

“飞燕潇湘,就是指国王吧?”索性懒懒的在地上坐了下来,他有点释然的笑了,“真是的,被一个古人给耍了,真是不爽啊……”

 

“啊?是吗?可是我觉得你看起来很愉快呢。”在他的旁边坐了下来,小雪嘟着嘴巴,道,“什么嘛,害我忙了这么长时间呢……”

 

“嘛、嘛,反正只是娱乐一下身心而已嘛……”

 

“我可没有那些闲情逸致啊,必须及早想办法解决蓝家的事情。”非常不爽的小雪,起身拍了拍身上的尘土,“我要回去了。”

 

“等一下!”

 

“嗯?”转身斜着眼睛看着他,“还有什么事情?”

 

“谢谢你啊,陪了我这么长的时间……”

 

“要谢的话,给一点实际的东西吧,黄金什么的我是不会拒绝的……”

 

“哦?是吗?”他突然笑了,缓缓起身,“我突然想到一个可以给你的东西了呢……”

 

“啊?”不满的转过身,“什么奇怪的东西我可……”

 

 

在她还没有做出任何反应之际,温热的气息侵上了她的嘴唇——如此的柔软,好像对待什么珍爱的宝物一样,轻轻噬咬着,温润的气息吐在唇上,仿佛还带了淡淡的甜味。

 

完全失去意识的小雪像死不瞑目的尸体一样睁大了眼睛,任由燕潇的手非常熟练的环上了她的腰。

 

门被哗的一下推开了,阳光照了进来,终于恢复正常的小雪猛地推开了燕潇,抬起眼,看到了一脸漠然的尚书令。

 

似乎什么也没有看到的琦攸走了进来,“有客人,主上……”

 

“啊啊,你还真是不会选择时机呢,琦攸~”一脸遗憾的燕潇轻轻的舔了舔嘴唇,一副意犹未尽的表情。

 

小雪愤愤不已的用力擦了擦嘴唇,狠狠的道,“不管哪里,你快点给我滚吧……”

 

“啊,真无情——”轻轻的撇了撇嘴,有点委屈的燕潇慢吞吞的走了出去。

 

 

 

“那么,接下来呢?让我花费了这么长时间陪他玩这个游戏……什么嘛,亏你们还作了这个石板,太假啦,一看就是冒牌货,也不知道那个笨蛋是不是真的相信……”嘟囔着什么的小雪随手弄乱了自己的头发。

 

“……最后就开始玩这个了吗?”指着她的嘴唇,琦攸很不愉快的挑起了眉。

 

“……不要说啦,真是太可恨了……那个混蛋,我绝对会让他认识到人生的残酷的……啊啊啊啊啊啊啊!那可是我的初吻啊……太可恶了!”

 

“……”

 

“啊啊啊啊啊!怎么办呢?不对……我怎么会对你说这种事情……你的话,根本男女通吃什么也不会介意的,肯定也不会记得初吻是谁了……”

 

“记得哟……”

 

“哎?”看到琦攸露出了有点奇怪的神色,小雪惊讶的睁大了眼睛,“是谁啊?不会是你那个主子吧?还是你们已经突破最后一层界限了?”

 

“你在说些什么失礼的话啊?当、当然是女人啦……”

 

“哎!!!!你的初恋吗?实在是太奇怪了……现在这个人怎么样啦?不会就是蓝芯苑吧?”

 

“是不是初恋……已经不知道了……”看着外面的琦攸露出了有点怀念的神色,“……她已经死了……死了很久……”

 

“……”意识到自己在错误的时间说了错误的话,小雪小心翼翼的道,“那么,她是你以前的恋人吗?”

 

“……”琦攸沉默了,半晌,板着脸转过头,“你应该不是很闲吧,该做什么事情快点去做!”

 

“啊?!凶什么啊?”伸了伸舌头,小雪有点促狭的笑了,“难道……你是在吃醋?”

 

 

 

“……不是,”淡淡的看了她一眼,“我只是不喜欢看到这个家伙这么愉快的抱着除了她以外的其他女人罢了……”

 

 

 

一脸疑惑的走进了前厅,来人正在观看挂在厅堂上的彩八仙图画。

 

——确实是很熟悉的身影。

 

 

“……”一时间摸不透对方来意的,燕潇轻轻的砸了一下舌。

 

“飞燕潇湘?琦攸说你很在意那个呢……”对方笑意盈盈的转过了身,那一瞬间,燕潇几乎停止了呼吸——

 

 

“怎么了?太想看到我都被吓傻了?还是我的出场太有冲击力了?”

 

“你……究竟为什么……”

 

原本微笑的少女露忽的敛了笑意,单膝跪下,肃然道,“蓝家宗主,蓝——珑珊参见陛下,恭喜陛下登基……向陛下致以蓝家全族的敬意……”

 

 

他悬在半空中的手瞬间停住了,有一点僵硬,有一点迟疑……

 

“……愿主上……啊!”

 

突然间,燕潇扔下了手中的文书,紧紧地把少女抱在了怀中,仿佛只要一松手,她就会像天女一样到一个自己找不到的地方去。

 

 

“……”轻轻的吐出一口气,珑珊把脑袋靠在了他的胸前,“笨蛋,有这么想我吗?以前为什么没有这样啊……”

 

“……”搂住她的燕潇,紧紧地抿着嘴唇,一句话都没有说。

 

 

——是无话可说……还是他害怕自己一开口就会说出什么让自己无法挽回的话来?

 

 

 

 

“蓝、蓝家宗主来了?!”时间的推移之下,小雪的眼眸,从惊讶变成了愤怒,“你们究竟在搞什么鬼!你究竟想要做什么?给他的考验吗?这样发展下去,很有可能他什么时候就会被杀掉啊!没有自己的禁卫,没有自己的力量,你要他怎么办!”

 

“这个是你和他想的问题。”听起来很是攸哉的声音让小雪越来越火大了

 

“开什么玩笑!你稍微尽一点责任好不好!以前听说你为了王出生入死,现在看来,完全只是一个利己主义者啊!”

 

“啊啦,”淡淡的瞥了一眼小雪,“如果他连我这样一个利己主义者都搞不定,他怎样才能对付比我更凶恶的家伙呢?现实一点吧,小雪……”

 

“啪!”一个清晰的手印出现在琦攸秀气的脸上,完全没有意识到的琦攸下意识的抚着脸颊,似乎不相信刚才发生的事情。

 

“……你、你究竟想要自私到什么程度……”缓缓垂下的刘海,巧合一般的遮住了她的眼睛,仿若在抽泣一般的声音,“明明就是想让自己的主子回来吧……所以才想用别人的力量让燕潇退位……明明……只是为了自己的私欲而已……到底在说什么毫无意义的漂亮话啊!”

 

惊讶,逐渐被一种骇人的沉默所代替,琦攸缓缓地道,“我不喜欢现在的王……但是,我不会去杀他……并且,那个人给我留了旨意——如果到了危急关头,至少要保住他的性命……这也是我唯一会去做的事情,所以,一开始就是把希望寄生于我的他干了蠢事——只是这样而已。”

 

双手紧紧地握拳,小雪的指甲已然嵌入肉里。

 

 

“……不想死的话,就不要管闲事……我还是给你这句话,想活得久一点的话……就会到龙莲叔叔的身边去。”

 

“开始的时候,不是你让我来帮他吗?为什么现在又……”

 

“因为他不是一个适合你我这样的人去效忠的主子……”转身走了出去,琦攸忽然间又在踏出门槛的一瞬间停住了,“再纠缠下去……我也会有麻烦,所以,我的闲事就只会管到这里为止了……接下来,任何企图靠近王的刺客杀手,我都不会再管……你自己选择吧……”

 

“……呐,”她垂下脑袋,有点迟疑的道,“如果,我放弃王……你会怎么样呢?”

 

“等到事情到了不可收拾的时候收拾残局,怎么了?”琦攸回过头。

 

“……不,没什么……”小雪愤愤地把头转向一边——是啊,认为你会和我一起去旅行的我真是笨蛋呢。

 

“如果想要看到星星的话,就算离开贵阳也可以看到许多美丽的星空……”很犹豫的口气,连声音也变得游弋不定起来。

 

“哎?”睁大了眼眸的小雪,看到一滴冷汗从琦攸的额上落下来。

 

“没什么……呃,我还有别的事情……”匆匆离去的琦攸,看起来好像很紧张的样子。

 

“……”

 

再一次在心中默默地叹了一口气,想到他方才的表情,小雪不知何故心头涌起一阵甜甜的感觉。

 

 

 

——嘛,接下来,还是先去看看那个蓝家宗主是何许人也好了……

 

 

 

 

 

  评论这张
 
阅读(3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