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FANE

MAY THE SAVIOR BE WITH YOU

 
 
 

日志

 
 

红の随想(二)——《随想の起点》流水无声  

2009-02-20 20:27:12|  分类: 红の随想(二)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

 

“你在骗人吧?”

 

当那个孩子这样问的时候,邵可睁大了眼睛,看着那个未满五岁的小小少年嘴边的不屑。

“骗人?”下意识的重复了这个词,仿佛在寻求着答案。

少年没有回答,冷冷的哼了一声,漠然的浅褐色眼眸,清澈如水——那始终是孩子的眼睛。

“你也是一样不是吗?”大脑没有经过思考便自然而然的说出了这句话,邵可有一点后悔。

 

短暂的沉默。

 

“我不知道。”他这样说。

 

“唔……说谎总是有理由吧,随便什么……”

“我只是觉得……说真话,很辛苦。”一句低低的嘟囔,让邵可不由其主的揉了揉太阳穴。

“这可不是好习惯哦,一直说着谎的话,终有一天会被恶魔吃掉的。”

“可是,如果一直说谎……就算哭泣,也可以作出微笑的样子吧——就像你一样。”

 

冷淡到极点的话让邵可闭上了嘴巴。

 

 

 

“你为什么会来这里呢?”

动用了许多脑细胞——究竟是为了什么呢?难以给出答案,他只好嘟囔着说了一句不知道。

“你在骗人吧?”

“好像是呢。”他忍不住轻轻咂舌,自己已经条件反射性的去说谎了。

“偶尔也说说漂亮话吧,臭小子。”

“就算说了你也不会听得。”

“哈哈,没错!”对方肆无忌惮的大笑起来。

 

对哦,当初究竟是出于什么原因才决定走上这条路的呢?说了太多的谎,真正的理由已经记不起来了。刚开始,并没有想过成为狼,对一直作为影跟随在邵可身边的自己来说,成为狼也许只是一时间兴起的游戏罢了。

 

并非没有想过一脚踢开国王,然后悠闲度日——这一切都在遇上国王之后发生了改变。

 

 

 

“就算杀很多人也没有关系吧,人本来就是要死的。”

 

他的回答简洁明了,却让邵可陷入了沉默。

 

“小子,你会变成大魔头哦,即使这样也无所谓吗?”迅像诱骗小孩子一样说道。

“有关系吗?”他露出了迷茫的神色,“就算变成大魔头的话,我也不会有所改变吧……只要不被杀掉,始终都可以活下去。”

迅不说话了。

 

“那么……你有就算杀人也想要守护的东西吗?”

同样的问题,他和自己当年一样毫不犹豫。

 

 

——没有。

 

简单到骨子里的回答,却单纯到残酷。

 

 

 

 

 

(二)

 

 

身侧,国王已然入睡,他悄悄的下了床——尽可能不要发出什么声音。

轻轻跳出了窗子,注意到站在庭院中的人,他忍不住走了过去。

 

看起来和以前没有什么变化,尽是一脸无趣的表情。

 

 

“龙莲叔叔。”他微笑着,不想让龙莲看出自己的犹豫。

少见的没有吹奏魔笛,亦没有穿什么奇怪的衣服,龙莲静静的凝视着眼前的少年。

“很久不见了。”

“确实。”

“……今天话很少啊。”轻轻挑眉,龙莲露出了不高兴的表情。

“嗯。”

“不对我说谎吗?”

他惊讶的抬起头,传说中的天才像是很不愉快,“你也有累的时候啊。”

“……”

“偶尔也说一次实话吧,比如,我很累了,或者,我想离开这里了”

“不行!”斩钉截铁说出的话,等到发现的时候已经晚了。

 

“……不吹笛子吗?”

“已经忘了。”

“就算死了也没有关系?”

“是。”

“可是明明放不下王吧?”龙莲一针见血的分析让他无话可说,只有默认一般的垂下了脑袋。

“……是的。”

“你对王也是在说谎呢。”

“……是的。”虽然不想承认,但龙莲早已看穿了一切。

 

 

名字取自蓝家家徽“双龙莲泉”的天才——蓝龙莲,是第一个发现这个孩子才能的人。

 

——你会变得不一样,但是,最重终的选择还在你自己的手里。他如此说道。

 

 

 

也就是从那一天起,琦攸选择离开了红家。

 

 

 

龙莲没有再说什么,只是把手中的东西递了过去,“虽然觉得没有什么太大的意义,不过,教给你的话,会比较好吧。”

 

——是桃子

 

“……”他没有说话,但从表情可以看出,还是相当愕然的。

“请替我转交,这是愚兄之四买的。”

听到这句话,他忍不住笑了起来——龙莲始终一点都不曾改变过。

“……如果我有一个像蓝雪那那样的哥哥就好了。”

突如其来的发言让龙莲陷入了沉默。

“红家和蓝家不一样呢,一旦才能有所展露,就不会放过。”

“……这是你骗自己的理由吗?”龙莲淡淡的口气掺入了不悦的味道,今天还真是奇怪。

 

 

少年没有回答这个问题。

 

“谢谢你的桃子,我会代为转交的。”

 

 

 

 

(三)

 

 

“请带这个孩子去红州吧。”

 

当绛攸如此请求的时候,邵可就隐隐有一种奇怪的预感——这个孩子的存在,也许会给红家带来不幸。

然而,守护红家并不是邵可的职责,邵可想要守护的,也只是身边的人而已。

那个一脸天真的孩子问自己为什么要撒谎的时候,邵可却犹豫了。

——那些只会像猪一样渴求着金钱的家伙,就喂一点饲料把它们养着吧……就算要杀,也不必急于一时

称一心想要消减无能官吏的父母为天真之时,少年露出了讥嘲的神色——这根本改变不了什么吧?只是说着漂亮话的双亲,能做到的,实在是过于有限。

——能活到现在真是运气好,明明被本家守护着,却浑然不知……也亏本家的宗亲们能忍耐到这种地步

 

虽然说得是事实,但邵可并不想从这个孩子口中听到这些话。

两个弟弟,都非常敏锐地觉察到了这个少年的天赋,带着完全不同的意志,决定让这个孩子在红家长大。

 

——他能得到秀丽缺少的东西,这样的话,再回到朝廷,也会有所帮助吧。

绛攸的想法,如果是别人的话,是有可能实现的……但在决心离开红家的少年身上,没有任何的可行性。

 

 

 

洞察着这一切的妹妹,也在那个时候做了决断。

 

“虽然很对不起秀丽,但是,绝对不能留下那个孩子。”一如继往美丽的女子,微笑着如此表示。

 

 

“有才能的话,就为红家做事吧,否则,让你留在世界上实在是太危险了……红家也许就此被毁掉也说不定啊。”红家的养女,红风絮如此表示。

听到这样的话,那个少年不甘心的转过了脑袋。

“把自己定位成蓝龙莲的你实在是太愚蠢了,你毕竟没有出生在蓝家……不过,目前你采取的行动实在是值得表扬。”

绝对的任性,不听从任何人的话,和王没有建立任何的联系——这才是让红家略有放心的原因。

“……没有把赌注全部押在黎深哥哥的身上也是不错的选择啦,你除非变成另外一个人……否则,宗主的长子,红琦攸是必须继承这个位子的……但是,不喜欢红家的你如果继任宗主,一定会毁掉红家……所以,只有杀掉你了……”她闭上了眼睛,嘴角边露出凄艳的微笑,“虽然只是一个小孩子,不过,还是在你没有什么力量的时候动手会比较好吧,绛攸和秀丽也不是那种会报仇的类型……”

 

 

如果不是黎深赶到那里,红琦攸应该已经死了。

 

 

 

一个小孩子,面对着七个杀手,还能坚持这么长的时间,实在是让人惊讶的事情……虽然已经是奄奄一息的倒在地上。

 

邵可并没有对此发表任何的意见。

 

弟弟的执著并非是对这个年幼的孩子,也许更多的是,不希望这个孩子变得跟自己一样……非常了解这一点的邵可再一次把选择放到了这个孩子的面前。

 

 

“如果想要活下去的话,就摈弃你自己原来的东西。”邵可冷冷的道,“不想被杀掉的话,就不要暴露出自己的真实身份,黎深能保护你的时间非常有限……在这段时间里,就当作是磨砺自己,尝试一下红家的工作吧。”

 

 

——为了不被红家其他的人杀掉

 

少年露出了相当无所谓的表情。

 

 

 

 

 

——只要在被杀掉之前把“其他人”杀掉就好了。

 

 

 

 

 

 

(四)

 

 

 

 

 

他不知道,自己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他还只是一个小婴儿。

 

 

那已经是多久之前的事情了呢?璃樱眯起眼睛,静静地聆听着悠扬的二胡音色,不由自主地露出了微笑。

“真是非常好听的声音呢。”

他没有说话,只是默默地拉着曲子,冷玉色的零乱短发,看起来有一些颓丧。

 

 

……

原本对姐姐的想法没有一点兴趣的璃樱,意外地见到了那个孩子。

 

虽然杀手被解决了,没有想到居然本尊会出现在这里的邵可,看到自己的时候,难得露出了惊惶的神色。

 

只是一个未满周岁的小孩子,冷玉色的头发,浅褐色的眼眸。

——就算来到这里也单纯的只是因为好奇而以,轻轻伸出手去,却被婴儿抓住了手指。

发出了咿咿呀呀的声音,想要说话的小孩子居然爬了起来,变本加厉的拽住了他的衣角。

 

璃樱惊讶的看着他,一脸不满的小孩子,却毫不畏惧的迎上了他的视线……

……

 

 

再一次见到他,却已经是四年后的事情。

只是露出微笑,或者拉着二胡撒娇……璃樱觉得这并不是什么讨厌的事情。

——我很喜欢你啊

虽然依旧是无所谓的表情,少年游弋的视线让璃樱不由自主地产生了想要捉弄他的想法。

 

最初的读书、写字以及对付杀手的技巧,全部都是璃樱教给他的。

虽然不是什么困难的东西,却让他在红家保住了性命。

因为童年就认识了许多“特殊”的人,少年比同龄人了解很多不一样的东西,看待各种各样的问题,也就更为透彻。

 

——没有缥璃樱,就不会有现在的他

 

很少跟自己的父母相处,少年儿时学到的东西几乎都是璃樱教给他的。

 

“我教给你这些,并不是让你去效忠什么人的。”冷冰冰的口气,让少年忍不住笑了起来。

 

谢谢你啊,对我来说,你是非常重要的人呢。随口说着谎言的少年,露出了哭泣一般的微笑,为了心目中想要的生活,必须要付出更多的东西才行。

不想继任红家宗主,也不想被什么人利用。

 

要得到这些,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情。

 

誓死捍卫红家的女子,红风絮,如多年前信守的约定一样,不容许任何一个人伤害到红家。

 

——不愿意被红家利用的话,你就消失吧……否则,你的存在会给红家的内部带来危机。

 

风絮的话并不是信口开河——这一点,璃樱是最清楚不过的了,如果让这个少年继任宗主,红家很有可能会就此消失。

 

即便这样,当少年动身去红州的时候,他还是什么都没有说。

 

 

 

 

 

(五)

 

 

 

因为身体过于孱弱,他只能终年和药罐一起生活下去。

 

微笑着弹奏琵琶,像风霜高洁的梅花一般,不曾沾染世间的任何一点浮华。住在屋子里,总是喜欢听小鸟唱歌的声音,种了各种各样美丽的花草。

 

——就算我不能活很久,我也希望它们可以替代我活下去

 

带着怅然的笑容,那被红家誉为可以与当年的红玉环相匹敌的琵琶音色再次响起,温柔的让人心醉。

红门公子——离霜的那一份单纯,始终都不曾改变过。

 

 

“您是来刺探我的吗?”美丽的嘴唇轻启,注视着传闻中的人物,他露出了笑容,“我上了您的当呢。”

 

邵可淡淡的瞥了瞥倒在地上已然气绝的“影”,手指轻轻敲击着桌面,“……我想要听你的解释。”

“如果才能被发现的话,会很麻烦吧。”离霜划过一抹自信。

“我不觉得这些东西是你自己学会的。”

离霜没有说话,也没有回答,轻轻拨过琴弦,传来了相当美妙的声音。

“我和那个人不一样啊,邵可大人,我只是想在旁边看着而已。”带了一点讽刺的话语让邵可不由自主地皱起了眉头。

 

——悠舜要的是这个人吗?

 

“……姐姐的话,应该比我更合适吧?”离霜随手弹奏起了琵琶,“拥有缥家血统的她,会比我更有用处吧。”

 

邵可没有继续说下去,认真地侧耳听起了琵琶的音色。

 

——不带有任何谎言的音色,却充斥着浓浓的悲伤,几乎要让人落泪的音乐

 

比任何人都单纯的少年,却看得比任何人都透彻,离霜眼中的世界,无疑和其他人是不一样的。

“请再弹奏一曲吧。”

对于这个请求,离霜露出了绝美笑容

 

——只是一首的话,我很乐意。

 

 

 

 

 

 

梦羽小的时候,有一个最喜欢的哥哥。

 

那是一族的长兄,总是带着温文尔雅的微笑,看到自己的时候,就会给自己的点心,讲述红州外面的事情。

对于不能离开红府的自己而言,外面的世界,实在是一个很大的诱惑。

讲着苍瑶姬的故事,一边弹奏着琵琶的长兄,轻轻摸着自己的头发,微笑着说,“……我会保护你的,梦羽。”

 

那个时候,她觉得自己是世间最幸福的人。

 

 

******************************************************************************

 

拿着刀站在风里的刺客,缓缓地倒在了地上——

“怪物……”那个曾经说要保护自己的男子露出了惊恐的神色,一步一步地后退着——只是用眼睛看了一眼,便让杀手倒下去的女孩,只有五岁而已。

 

——怪物

 

她听到什么东西碎裂的声音。

也就是从那天起,梦羽 的眼睛变成了银色。

 

因为有异能而被红家害怕的少女,默默地忍受着一切——性格温婉的母亲,懦弱无能的父亲,还有终日卧病的孪生弟弟。

没有人会再对她说“我会保护你”这种话,剩下的,也只有她一个人而已。

 

 

 

 

 

(六)

 

 

 

“从今天起,你的名字叫做幽。”

 

最深邃的黑色——在不知深浅的暗处抹煞着人心的凶刃之舞,幽。

为了保住性命,舍弃了自己原本人生的少年,必须要活下去。

红琦攸的话,可以帮助玖琅大人处理红家的工作,而幽,只能在黑暗中保护红家的千金——红梦羽。

红风絮不能动“影”,影的生杀大权在宗主的手上,这件事情从未改变过;一旦成为影,就失去了自由,但是,除非是宗主的命令,否则,红家任何人不得动“影”——一向尊敬红家规则的风絮,可以杀死红琦攸,但是不能杀死身为影的“幽”。

“你不能让她看到你的脸,无论什么事情都无所谓,只要不让她被缥家之人带走就好了……如果阻止不了的话,就杀掉她。”

这是幽接到的命令。

 

“……等你完成身为‘影’的任务时,我会让你去贵阳。”

 

——只要梦羽还活着,任务就不可能结束。

 

他最初是打算杀掉她的。

只要她死去,任务就结束,比起保护这种事情来说,还是一刀了断更为容易一些——可就是这么不知不觉间,拖了这么久。

什么时候开始,看着她熟睡的面容已经变成了自己生活的一部分。不能离开红本家府邸的少女,一生只能被囚禁在这个地方——直到死亡。

 

 

——这个女孩对自己意义不同是在什么时候的事情呢?

 

 

 

第一次遇到她的孪生弟弟,一个脸几乎跟她完全一样的男子,微笑着教“红琦攸”弹奏琵琶。温柔的音色让他不由自主地闭上了眼睛。

“究竟因为什么样的事情在烦恼呢?”

当自己了解到他的身份时,琦攸不由得睁大了眼睛——带着温柔笑意的少年,弹奏着如此的乐曲,却取走了无数人的性命。

唯独一个,喜欢称自己为攸的少年。

“我是因为攸才想成为黑狼的,如果攸更喜欢这个称号的话,交给你也没有关系……只是,攸从今以后就只能属于我一个人咯。”

带着微笑说出了这番话,琦攸听不出是真是假,也只有付诸一笑。

 

也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红家的人开始了离奇的死亡。

 

 

“……是你杀的吧?”沉默之后,他缓缓地开口了。

“我说了我不喜欢别人动我的东西。”离霜撅着嘴巴的样子,像是一个受了委屈的小孩。

“……”他脸上露出了相当微妙的神色,“这个样子会逼红风絮动手的。”

“放心吧,我不会让任何人动攸的。”离霜撒娇一般的赖在了他的怀里。

“你太胆大妄为了。”

 

嘴上这么说,但是,他并没有阻止这一切。

 

 

 

(七)

 

 

 

没有刺客的日子里,他默默地守护在少女的身边,因为过于平静,少女并不相信他的存在。

“一定是骗人的吧,邵可大人根本就是个大骗子……”

扔掉了木简,梦羽坐在地上哭了起来。

那个时候,他的心却出乎意料的烦乱起来。

第一次出现在了她的面前……以“幽”的身份。

 

第一次为她吹奏笛子,第一次为她做难吃的饭菜,第一次看到她微笑的样子……第一次以“红琦攸”的身份出现在她的面前。

看到她的时候就会忍不住微笑,害怕她陷入危险……

什么时候开始,自己这样执著于保护一个人了?

讪笑着自己迂腐,却因为担忧而整夜的守在外面——因为不能离开本家府邸,她常常怔忡的遥望着天际。

 

 

因为时常会离开,其实有不少时间,代替幽出现在梦羽身边的,是名唤暮岚的“影”,冰冷冷的注视,没有任何温度的话语,那个比自己略为年长的女孩子所遵循的,是红琦攸的命令。

 

 

——我恐怕到死都不能离开这里吧

幽幽的声音,听起来有一点沉默的味道,日渐增长的年月,让梦羽已经越发的动人。

 

一瞬间的失神,他假装露出了丝毫不在意的表情。

 

“等我十六岁之后,就嫁给你好不好?”什么时候开始,她变得爱笑了,找回了她笑容的,到底是“幽”?还是“琦攸”?

 

像是玩笑一样的话语,却第一次撼动了他内心那自以为不可动摇的东西。

 

如此轻易,如此平静。

 

 

如果和她留在红家……如果有她可以一直陪伴自己,即使放弃自己一直所期待的自由和人生,也无所谓吧。

这个天真的想法像昙花一现般的流过自己的脑海——如果,我不是黑狼……

原本就是如此吧,邵可决定的黑狼是离霜;自己只是想要借由黑狼的身份逃离红家的控制而已……

 

——我不会让任何人拿走我的东西

 

露出决绝的微笑,那个温柔如雪的少年挥刀斩断了琦攸的羁绊。

 

 

“等我过生日的时候,为我做包子吧……下午我会回来。”

那天,像以前一样,灿烂的天气,温暖的让人有一些懒散的空气。

 

拿着包子回到房间里,她看到那个一向柔弱的胞弟杀死了有着血缘关系的兄弟。

 

不太记得发生了什么事情,醒来时,眼前只有一片的黑暗。

 

 

没有了异能,没有了眼睛的红梦羽——

 

 

 

 

 

——不再需要任何的保护。

 

 

 

 

 

(八)

 

 

 

“我会杀掉离,但是,在那之后,请让我继任黑狼。”

 

少年冷漠的眸子失去了最后的感情,邵可没有回答,只是点了点头。

——起初自己并没有让这个孩子成为黑狼的打算,他实在年纪太过于年幼。但是,红离霜的失控已经到了难以抑制的地步,现在,也没有别的办法了。

 

 

就在那一个晚上,少年把参入毒药的茶水送入了离霜的口中——那一刻,红琦攸与人世的羁绊业已被消失。

 

*******************************************************************************

 

 

 

把桃子一片一片削好,琦攸露出了怀念的神色。

 

说起来,很久没有弹奏琵琶了——

自从几年前最后一次为离弹起,就再也没有碰过。

 

瞥了一眼兀自未醒的国王,他忍不住笑了起来。

 

 

 

 

——红离霜没有死。

 

当一年前,在红州的影送来这个消息的时候,琦攸就很明白,那个男人,迟早会再次出现在自己的面前。

 

后悔吗?

当璃樱这么问他的时候,瞬间,他有一些犹豫。

虽然在红州失去了珍爱的东西,但是……他并不后悔能遇上刘辉。

 

 

 

 

*******************************************************************************

 

 

 

幽暗的月幕下,少年默默地弹奏着琵琶,美妙的音色突然停顿,少年的脸上露出了有几分深邃的笑容。

“您很悠闲呢,邵可大人。”

出现在月光下的男子带了一抹冷漠的不屑,但是,看到离霜的时候,还是不由自主地叹了一口气。

“你迟早会被那个孩子杀掉的。”

“我知道。”凄艳的神色出现在这个少年的脸上,拨过琵琶的琴弦,“但是,如果不这样做的话,姐姐会变成他永恒的枷锁。”

“……”

“我不希望他属于什么别的人啊,攸是无法和任何人在一起的……除了我。”

“你这种说法听起来有点像坏蛋呢。”

“呵呵,也许吧……不过,我答应邵可大人的请求也是因为攸啊,如果他成为黑狼的话,一定就会立刻离开这里。”

“但你最后还是放他走了吧。”

“那已经没有办法了啊,”少年无奈的放下了琵琶,“因为姐姐的事情,他现在一定对我恨之入骨,这种情绪是需要一点时间来淡化的……不过他到最后一定还是会发现我才是最好的啦。”

“……你还真是冷酷呢。”

“我跟邵可大人不一样嘛,我可不会他跟自己的情敌关系要好就耍起任性的小孩子脾气……”像是调侃一般的说出这番话来,邵可的脸立刻就阴了下去。

“……如果有别的人比你重要,你还会继续杀下去吗?”

“放心,红家的人现在已经跟攸没有任何瓜葛了,我不会再做那种过分的事情了。”

 

少年一脸悠哉的垂下了眼睛,十分投入的开始弹奏。

 

 

 

 

 

 

梦羽在最后的时候,也没有把秘密说出来——那是她跟弟弟唯一的,也是最后的约定。

 

 

鲜红的液体从他的口边缓缓流出,看不见的她触手却是一片潮湿。

 

“看来我的时间不是很多了……”仿佛感应到唇边溢出的苦笑,他轻轻握住了她的手。

冰凉而纤细,她忍不住轻轻的颤抖起来。

“对不起啊,姐姐,我果然还是不想把你交给攸……所以,我拿走了你的眼睛,这样的话,知道是因为自己的原因而伤害到你的攸,无论如何都不会再回头了……”清澈的眼神中,带着孩子般的喜悦,“那样的攸,永远就只能属于我了吧……”

那是可以称之为彩云国第一药师的红琦攸,要解他的毒药,几乎是没有可能的事情。

“……可是他为什么会那样在乎那个国王呢?”

 

弟弟像是在低低的抽泣,她紧握着双拳。

“你……是不是想死在他的手上?”

“……”短暂的沉默之后,他仿佛在笑,“是啊,这样的话,攸就永远不能走出去了……永远只能属于我一个人……”

 

 

 

——姐姐,如果想让攸回到红州的话,就跟我约定吧。

 

他微笑着表示。

 

——跟我约定……永远不能说出这个秘密。

 

 

 

****************************************************************************

 

 

到最后的最后,梦羽并没有让弟弟死在琦攸的手上——虽然技艺不比琦攸,为了保命,梦羽并不是那种弱不禁风的女子,虽然看不见,在别的方面感觉却异常地敏锐。

 

——对不起啊,离,如果这样的话,琦攸他永远都只能以一个凶手的身份活下去了

 

那个温柔注视着琦攸的少女,现在应该陪伴在他的身边吧。

露出一抹释然的笑容,梦羽低头弹奏起了琵琶。

 

 

“……其实我一直以为那时的人是红离霜。”在一旁默默听着的凤珠突然开口了,“没有想到一个双目失明的女孩子居然可以做到那种地步。”

在许多年前见过一面的女孩子——那时,凤珠是偶然在休假期间去拜访黎深的,一个低头一边哭泣一边弹奏琵琶的小女孩居然就是传说中拥有“眼”的缥家之人。

也亏红家可以把她保护的这么好……凤珠忍不住想着。

在当初,收到的带着梅花清香的信笺——

 

——请您务必听一听琦攸的打算,若愿意相助国王,我会为您单独弹奏琵琶

 

 

以弹奏琵琶作为政治交换的条件,确实是一件很难不可思议的事情。

“谢谢您,凤珠大人。”

梦羽美丽的面容之上,带着一分犹豫,“不过,请不要把我在这里的事情告诉琦攸。”

 

 

 

沉默之后,凤珠默默地点了点头。

 

“请继续的保护新王吧,琦攸是个很固执的人,不会轻易的向新王低头……一切,还请多多关照了。”

 

 

微笑着说出这样话语的女子,红梦羽,继续弹奏着琵琶——

 

 

 

 

 

——那个时候起,“幽”就不再存在于这世上了,抛却了过往的红琦攸重新站在了王的身边。

 

 

 

 

***************************************************************************

 

 

 

“就算龙莲叔叔你的话,也是不行的。”

在这件事情上,他的确不是一般的顽固——就算最喜欢的人开口,他也没有让步。

“这个交给你自己好了……”龙莲耸了耸肩,露出了几分神秘的表情,“不过,燕潇一个人在那里,未免有一点可怜吧。”

他满腹狐疑的睁大了眼睛,“你对这件事情感兴趣吗?”

“……当然不是,”龙莲竟然露出了嚼碎黄连似的郁闷表情,说出了原因。

一时间陷入了沉默,他有些沮丧的揉了揉脑袋,“我知道了,如果她来的话,我会照顾好她的。”

“……那么,小雪的事情,就多多拜托了。”

 

 

龙莲难得露出了郑重的神色,琦攸也不觉得挺直了腰杆,迟疑着点了点头。

 

 

 

 

 

(完)

  评论这张
 
阅读(6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