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FANE

MAY THE SAVIOR BE WITH YOU

 
 
 

日志

 
 

红の随想 番外一  

2009-02-20 19:20:41|  分类: 红の随想(一)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他的皮肤苍白到几乎透明。

让人害怕的黑色双眸,如同不知深浅的潭水一般;银色的的长发与蔷薇花瓣一起在空中飞舞——冰冷而绚丽。

他让他的族人畏惧。

不管是他无比幽雅的外貌,还是达到目的的可怕手段。

他披着透明色的披肩,仿佛天外的神灵一般俯视着世间。

 

风起。

 

漫天的蔷薇花瓣在冰冷的寒风中舞着,飞入奔腾的河水……

他怜惜的想要接住一瓣,可弱小的花瓣,难以抗拒风的召唤,与他的心一起消失在空气中。

 

——就像二十多年前那样,哦,不已经快三十年了

 

 

 

 

她就在这里,就在这龙山之上。

 

 

 

 

 

“……你最终还是要走吧……”他轻声呢喃,“就算他不出现,就算我不曾把你强行留在身边……”

 

“你在做什么?”

他诧异的回过头,看到一个十七、八岁的男孩子站在风里。

冷玉色的长发在紧贴在身上,褐色的眸子,姣好若女子的面容,湿漉漉的衣服贴在身上,勾勒着那纤细的身体。

他笑了,唇齿间流露一丝宠腻,随手解下披肩,披在对方的身上。

 

“不是说过,不要走那条路吗?你的身体怎么吃得消?”

“你认为我是那种弱不禁风的人?”少年不屑的嘴角边有了笑意。

他不悦的颦起眉,冷不防放手,少年再次暴露在冷风里,寒风微袭,禁不住哆嗦起来。

璃樱眼中带了笑意,再次把披肩裹在了少年的身上,又小心的把他拥起来。

“……你身上好冷……”少年面容很苍白,不是那种透明,倒似久病不愈的老人。

“你这样会生病的。”璃樱没有理会少年的抱怨。

 

 

 

卧房。

 

已经命人准备了碳火,璃樱递上了衣衫,“快换上。”

少年点点头,脸上泛着红晕,正欲接过去,喉头一痒,转身不住的咳嗽起来。

璃樱有些担忧,走上前,轻轻拍着少年的背,“你怎样了?”

少年摆摆手,示意无妨。

“你怎么会来这里?”璃樱好看的眉毛微微抽动了一下,这个天气里,泡在冰冷的河水中,就算普通人也会生病的。

 

 

“有事。”少年沉默半晌,抬起头,“想到今天你一定会在龙山,所以来碰碰运气。”

璃樱漆黑的眸子中如流星般划过几分黯淡,随即展颜一笑,“看来的的运气不错。”

 

少年不置可否的撇撇嘴,擦拭着自己冷玉色的长发,然后解下了自己的衣衫。

 

“又有工作了?”璃樱既似抱怨,又似调侃,“琦攸你不能稍稍自己解决一点?”

“这次不是。”

“哦?”璃樱轻轻瞥了一眼少年苍白而瘦弱的身体,在胸口上,有一个极大的疤痕。

 

 

“我希望缥家可以大幅度的进入仙洞省——作为王的后盾。”琦攸已经一个一个的结好了衣扣。

璃樱嘴角勾起一丝笑意,冷冷的眸子里,有了嘲讽之色。他淡淡的注视着少年,“还真是直接……你要缥家效忠国王吗?”

 

虽然平淡,却掩不住那满目的讥诮。

 

少年不语。

他却有点不高兴,上前,伸手箝住少年的下巴,强迫对方正视着自己。

“你是不是太狂妄了一些?”没有人敢这样对他说话。

少年没有反抗,只有那双褐色的眼睛,看着他,就好象许多年前那个人一样。

 

——认真的看着自己,几乎没有任何畏惧。

 

 

 

 

面对这样的眼睛,他突然觉得有些倦了,自己毕竟已然是个九十多岁的老人。

放手,口气带点投降的意味,“好了,先不说这个……拉二胡给我听吧。”

少年看了他一眼,只身打开床边的柜门,片刻之后,轻柔如流水一般的音乐静静的安置在他的身边。

璃樱躺在软榻上,微微眯起眼睛,静静的看着坐在床边的少年。

半晌,他开口,道,“王可好?”

“这种事情,你用的着来问我吗?”

虽有不满,声音的主人依然没有停下手中的二胡,抬起头,注视着他。

“你累了吗?”

他轻笑,“年纪大的人,难免会累的。”

 

少年放下二胡。

 

“怎么了?”他颦起眉。

 

“既然你不愿意,我也该回去了。”

 

“你难得来一次,不多陪我一会吗?”璃樱眉宇间带了些许笑意,轻轻捉了他的手,“而且……你为什么不尝试着说服我一下呢?”

 

“你决定的事情,我不觉得有什么可以动摇。”

 

璃樱扯了扯自己纷乱的长发,玩味一笑,“这是一种恭维吗?不过……如果你愿意多陪陪我,我也许会改变注意。”

 

“……好象十年前你也是这么说的。”少年精致的脸上飞快的划过一丝疑惑,“总是一副恋恋不舍的样子……难道……我长的像你的什么人吗?”

 

璃樱眼底划过一丝黯然,随即笑了,调侃道,“琦攸,你为什么把头发留长了?”

 

“每次要剪都很麻烦。”少年倒是一点也不拖泥带水。

 

“没有人觉得你很像女子吗?”

 

“……你是第一天觉得我像吗?”

 

璃樱扑哧一声笑出来,“小时侯,虽然脸很可爱,但是啊,总是没有什么表情的挂下来……让人觉得很不爽。”

 

“我觉得这个样子不会给人什么戒心,在皇宫里,也好办一点。”

 

他修长的手指轻触嘴角,有点饶有兴味的打量着少年,“的确,你这个样子,如果告诉我,你是王的一位妃子,我也不会觉得奇怪的。”

 

琦攸抬起脸,一副人畜无害的表情,“我倒是很奇怪,你为什么总是用那么诡异的眼神看我,我就这么让你觉得有趣吗?”

 

闻言,璃樱起身,低哑的声音缓缓道,“没错,”黑色的瞳仁深处仿佛还带着一丝痴迷,他修长的手指轻轻抚上了少年苍白的面颊,梦呓一般呢喃着,“真的让人觉得不可思议,这么多年之后,居然还会出现新的黑狼……居然还是……”

 

琦攸不耐的打开他的手。

 

璃樱微微一僵,微带怒气,用力捉了少年的手。

 

 

 

 

琦攸的手指并不算太长,给人一种柔和的感觉。璃樱好象对待什么工艺品一样,认真的把玩着。

 

“你不怕我……”他低喃着,“为什么?”

 

琦攸觉得又好笑又好气,当下道,“我怕你做什么?”

 

“你不怕我会杀了你吗?”他托起少年的下巴,一字字道,“我说我想要杀了你,你信吗?”

 

黑眸深不见底,让人无法看透他此刻的心意。

 

“你会吗?”少年的语气平静而淡漠。

 

璃樱带着意味深长的笑,弯下腰,在他的耳边如同呼吸一般,喷吐着冰冰凉凉的气息,道,“会。”

 

 

 

 

虽然对他也算有些了解,缥家宗主的行为让他睁大了眼睛,诧异的捂着耳垂。

 

“如果你有一天又变成黑狼,我一定会的。”

 

“……”

 

“不过现在还不会吧,”璃樱得逞似的笑起来,这个少年,总是让他萌生想要捉弄对方的想法。“不过还真可惜呢,”他一脸无奈,“琦攸你要是个女孩子就好了,我一定带你走。”

 

“……是吗?看来我还真是幸运。”

 

璃樱对琦攸这个反应不予置评,却如突然想到什么一般,把自己的脸凑了过去,冰凉气息落在琦攸的鼻翼上,弄的他很痒,同时,他也立刻开始后退。

 

“你逃什么嘛,一逃不是更加让人想追?”

 

“你这个老头子想要干什么……”

 

“我要干什么,你难道看不出来吗?”

 

“信不信我揍你?不要怪我粗鲁的对待老年人。”

 

“你难道什么时候温柔的对待过老年人吗……”

 

因为他这句没来由的话而微微一怔,背上一阵冰凉,已经碰到了墙壁。

 

他笑的越发诡异,嘴唇仿佛要触上来一般。

 

“还是,你认为,现在这么虚弱的你,可以做什么吗?”他的另一只手落在了少年的颈项间,轻轻的动着,好象随时都可以把他的脖子拧断。

 

洁白的颈部已经起了细密的疙瘩,少年脸上一阵抽搐,“……我可是男的……”

 

 

 

那张脸越来越靠近,视线移到了那光洁的脖子上,他没有笑,脸上带着谁也看不懂的表情。半晌,他的脸靠了上去。

 

没有触碰,琦攸只是感受到了那冰冷的可以把人凝固的气息匀匀的喷在自己的脖子上——仿佛要把那里切开。

 

他有几分讶异,但并没有感到恐惧。

 

从第一次见到这个人的那天起,他就从未想过,璃樱会伤害自己……毫无来由的,只是这样一种感觉。

 

然而自己的感觉错了吗?

 

“为什么?”少年低低的声音,褐色的眸子里有了几分温柔,“为什么每年这个时候都要来龙山?”

 

璃樱的呼吸似乎停了停。

 

“你每年的这一天,心情都特别不好,而且一个人躲到龙山上……是不是差不多应该告诉我发生什么事情了?”

 

 

 

空气凝固了,他苍白而纤细的手指在少年的颈项间微微一触,那冰凉的感觉让琦攸身体轻轻颤动了一下。

 

迟疑片刻,璃樱放了手,指间夹着一片水草叶子。

 

“……”

 

“怎么了,不感谢我一下。”他恢复了原来揶揄的口气。

 

“……你能不能先下去……”

 

璃樱一怔,发现自己已经完全爬到了床上,不止如此,琦攸差不多也被他压在了身下。退开一步,看看对方的表情,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你又在发什么疯?”琦攸忿忿不平的道。

 

 

璃樱强忍笑意,轻轻摆手,撩起一捋冷玉色的长发,“可惜,这发色就不够漂亮,如果是黑发就好了……”

 

“……”

 

“你小时侯看上去还比较像男孩子,还调皮什么的,现在……即使穿了女装在街上大摇大摆的走,也不会有人觉得奇怪……”他掩嘴窃笑。

 

“……我走了。”

 

“你真的不像红秀丽的儿子啊……”璃樱有点感慨又有点想要捉弄对方的样子。

 

“你不是第一个说这话的人了。”

 

“……生气了吗?这可真是难办啊……好象是你在求我呢……”

 

“璃樱大叔……你实在……”

 

“不是说了,叫璃樱就好。”他不喜欢那个称呼。

 

“那我在仙洞省的上司怎么办?”

 

“你就叫他‘缥大人’好了,你不认为我们之间的关系更亲密一些吗?”

 

“我完全不这么认为。”

 

 

 

 

璃樱嘴角一扬,“是吗?要不要我用我的方法让你也这么‘认为’一下?”他特意强调了“我的方法”。

 

“……不用了,我记得我们认识是比较久一些……”

 

他满足的笑笑,忽的又道,“啊啦,你知道吗?现在整个皇宫里都在流传国王好男色的事情呢……”

 

“这只是无聊的谣传罢了。”

 

“说的这么斩钉截铁……”璃樱笑的越发邪魅,“听说你们每晚同床共枕呢。”

 

“第一,并不是每晚这样,只是偶尔看他心绪不佳;第二,他就算好男色,我也没有兴趣跟一个差不多可以做我老爹的人做什么出轨的事情;第三,这和身为缥家宗主的璃樱大人一点关系也没有。”他一副“你脑子进水了”的表情看着缥家的宗主大人。

 

璃樱呵呵的笑了起来,原本那么一副漠然的表情,再加上身体不好的缘故,让这个少年看起来真的很像一个弱不胜衣的女子……不过现在看起来好多了。

 

眉目间带了几分忧伤,“有没有人告诉过你,你和你的祖母很像?”

 

“我没有见过她。”琦攸淡淡的道。

 

璃樱的眼角流过一丝温柔,“是个辉夜姬也无法比拟的美人呢……嘛,不过,我觉得琦攸你也不差。”

 

“……那还真是谢谢你了。”

 

 

 

 

 

璃樱眼底的笑意更浓,拨弄着琦攸的发梢,“知道吗?姐姐居然出乎意料的……”

 

“讨厌我吧?”

 

“你知道啊……真是的,一点也不好玩。”他嘟囔着。

 

想想她也不会喜欢我吧,那个变态女人。琦攸想着,不过幸好她讨厌我,我还是宁愿被她讨厌。

 

“……琦攸好象被璃花姐姐讨厌的很爽啊……”

 

“不是,我只是觉得相比之下,被她讨厌我会比较愉快。”

 

璃樱温柔的握住琦攸的手,十指交叠,“是吗?可是我很喜欢你哦,琦攸。”

 

在琦攸没有来得及表达观点之前,璃樱“温柔”的笑起来,“但是呢……琦攸,你还是不要期待被我讨厌为好,被我讨厌的人,至今为止能够活下来的,只有一个啊。”

 

“……我们也算有十多年的交情了,我怎么会讨厌你呢……”

 

“呵呵,琦攸你真可爱。”

 

“……”

 

璃樱轻声叹息,“我有的时候真不明白,你为什么会去帮王呢?”

 

“如果我不帮他的话,我可就是下一任红家宗主咯。”少年漂亮的脸上仿佛有了几缕嘲弄。

 

他的脸色微微一变,笑了,“说的也是……不过我也没有想到,我会这么喜欢红家的长孙呢~~~

 

“……那还真是谢谢你了……”

 

 

少年无奈中带了几分愤愤然的表情看上去格外的可爱。

 

 

 

璃樱笑着,在琦攸红的发烫的脸上轻轻一触。

 

轻微的触碰让他心下一凛,方才就觉得了,似乎脸很红,原来是以为仅仅是不好意思而已,但看样子……

 

似乎受了风寒呢……

 

 

 

“你发烧了……”璃樱冰冷的嘴角已然带了愤怒之意。

 

“伤风罢了,小问题。”

 

“你现在的身体状况可不比从前……真不知道黄叶那个死老头是怎么给你看的……”

 

璃樱似乎很不耐烦,把琦攸侧抱起来,让他横躺下,随即道,“你先躺着,我去找大夫。”

 

“没关系……”琦攸想要坐起来,无奈双手被璃樱紧紧的禁锢住,连动一下也做不到。

 

“你想死的更快吗?”璃樱冷冷的道。

 

“不用大夫了,我自己就有药。”他指着自己适才换下来的衣服。

 

 

 

 

吃过药之后,琦攸觉得舒服了很多,璃樱也没有再开什么玩笑,只是在旁边静静的坐着。

 

“我还要回去复命啊,这么久,看来刘辉又要一个人呆着了……”因为热度的缘故,他有点昏昏欲睡。

 

“……你也在担心那个国王吗?”璃樱笑笑,“真让人忌妒呢。”

 

“我答应要保护他一辈子。”

 

“……你如果先死呢?”

 

璃樱认真的表情让他并不觉得这是在开玩笑,禁不住泛起一阵伤感,“……”

 

“……”璃樱凝视着那褐色的眸子,苍白的面容让琦攸看上去万分的虚弱,他忍不住握了少年的手,忽的轻声道,“如果,你在国王之后死了……能不能和我一起……留下?”

 

琦攸看了他一眼,然后笑了起来,“留在缥家吗?”

 

璃樱耸耸肩,“你若愿意,我们可以一起去旅行。”

 

 

 

琦攸一怔,笑的更加厉害,上气不接下气,竟不住的咳嗽起来。

 

“不要这么激动……”璃樱不轻不重的拍着他的背。

 

“你知道吗?那个妖怪老头也提出了一样的要求呢。”

 

妖怪老头?!璃樱对琦攸这种指桑骂槐的说法颇为不满。

 

“……”

 

“好啊,我答应了。”琦攸揉揉昏沉沉的脑袋,“不过,我希望你也别那么小气,帮帮国王对你来说,那么难以接受吗?”

 

“……”璃樱看着那一张苍白的面容,因剧烈的咳嗽而泛起了一阵病态的红晕,“好吧,我且听你一次,就当试试看好了。”

 

“真、真的吗?”

 

“啊,不过,你也要信守你自己的约定啊

 

“……我争取……”

 

“为什么说的这么不情不愿……”璃樱嘟哝着,转过身,把自己的手巾在水盆中打湿,又重新沥干,仔细的擦拭着他额上的汗水。

 

迷迷糊糊中,琦攸感到了困倦之意,他喃喃道,“……璃樱大叔……你知道吗……你是我在世界上……除了我妈和老爹之外,第三喜欢的人……”

 

 

 

 

璃樱的手停了一下,这个说法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还真是出乎意料。

 

“……那么你第一喜欢的是谁呢?”

 

“唔……是龙莲叔叔……”

 

琦攸闭上了眼睛。

 

 

 

不想自己排在那个该死的红邵可之后,璃樱不甘心的追问道,“那么,第二喜欢的人是……”

 

琦攸已经入梦,嘴角动了动,给出了答案。

 

 

 

第二天,缥家宗主似乎异常的高兴,不仅很少见的没有赖床,甚至主动的去完成应该由宗主完成的工作。这件事情让缥璃花以及缥家众人着实大惑不解了一番。

 

 

然而,仙洞省。

 

“你输了。”

 

琦攸微微一笑,那种如同云朵一般淡然的微笑让彩云国的冰山长官仙洞令君缥璃樱也难以狠下心来对他发脾气。

 

“你尊敬无比的父亲大人答应我了,所以,以后我占星的工作就拜托你了,缥大人。”

 

“……”璃樱一脸抽搐,他实在想不通这个鬼祟的小子究竟用了什么办法解决了他那个父亲——虽然知道他们是旧识,但没有想到,他只花了一天的时间,居然就让缥家和国王站在了一起……难道是……

 

色诱?

 

看着那一脸人畜无害的表情,璃樱坚决的否定了自己的想法。

 

 

 

 

  评论这张
 
阅读(7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