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FANE

MAY THE SAVIOR BE WITH YOU

 
 
 

日志

 
 

第九章 黑狼之死  

2009-02-20 19:17:32|  分类: 红の随想(一)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中书省。

 

“原来是红秀丽大人。”

 

接见秀丽的是当日的那一位中书省官吏,名唤彦枫,他为秀丽沏了茶,“上次的事情失礼了,还请秀丽大人原宥则就。”

 

“不敢。”秀丽顾不上说客套话,“请问当日黑狼有没有入网?”

 

彦枫略显尴尬,“说来惭愧,我们自以为他绝对跑不了了,谁知,找了一晚上也没有他的下落……虽然发现了血迹和断箭,但并没有看到黑狼的尸体。”

 

“……也就是说,没有抓到黑狼咯?”

 

“是的。”

 

“那么……你们有没有看到黑狼的身形相貌呢?”

 

“黑狼的身手很快,我们实在难以看清……”

 

“是……这样啊。”秀丽一脸失望,“有劳了……”

 

 

 

秀丽离开后。

 

彦枫走到内室,但在门口停住了。

 

“她走了,大人。”

 

一个很满意的声音应道,“是吗?那就好。”

 

“下官斗胆,为什么大人不告诉红秀丽那个消息呢?这样事情也许会更容易一些……毕竟,她身后有红家的支持……”

 

“蠢货!门下省已经收手了,连陆清雅这样的角色都开始站在旁边看笑话……反正现下王收拾的不是他们……而且,我总觉得红家也许和这件事情有关……”

 

“……”

 

“彦枫!”

 

“是,大人。”

 

“小心尚书省的那些家伙们……现在他们已经是国王的人了——尤其是郑悠舜!知道吗?”

 

“是。”

 

“行了,你下去吧。”

 

“是。”

 

 

 

 

皇宫。

 

琦攸像往常一样来到了执务室。

 

刘辉很不高兴的的从文件堆里抬起头,“孤不是让你在家里好好休息吗?”

 

“只是出来走走,不会有什么问题的,”随手拿起一份文件,他习惯性的坐在一边的榻上翻阅起来,“而且,我是你的随扈不是吗?跟着你就是我的工作。”

 

“可是你的身体……”

 

“说了没有关系的,我自己就是医生,出什么问题的话没有人会比我更加了解了。”

 

“……”

 

他轻轻瞥了一眼沉默的国王,“……觉得很触动吧?”

 

“……”刘辉低下头,“孤觉得自己并不是一个好的王……过去,孤总是想着,要努力做一个像父皇那样的君王……但如果……”

 

“没有如果,”琦攸合上书本,“你的工作是做一个王,而不是做一个圣人……至今的问题,包括身份的暴露等等……并不是你的错,而是我的。”

 

“琦攸你已经做的很好了……”

 

“不,我还远远及不上先代黑狼,这并不是我谦虚或者别的什么,是事实,”他有点自嘲的笑起来,“就说,你现在还不知道先代是谁吧?”

 

刘辉保持缄默。

 

“这也没什么奇怪的,他是个很了不起的家伙,不仅是个天才的暗杀者,更是一个出色的政治家……我和他不一样,我并不是一个适合做政治家的人……所以,我无法成为国王的王牌,只能帮你做一点暗地里的工作——我很没用吧,和先代比起来。”

 

“不是说了吗?孤从来没有想把琦攸当作道具来用!”刘辉激动的喊了出来。

 

“……”他不置可否的笑笑,“是吗?我是不是该说谢谢?”

 

刘辉显然对对方这种暧昧的说法很不满意,他忿忿的坐下,“琦攸今天真是奇怪。”

 

奇怪吗?琦攸注视着国王。

 

也许只是一种错觉,他觉得自己离开这个天真君王的日子可能不会太远了。无论是出于怎样的原因,黑狼也好,红琦攸也好,不管是什么身份——他并不想离开……可是,隐隐中感到一种要分别的命运。

 

这是不是一种不祥的预感呢?他看着国王笑了。

 

“今天我和你一起睡吧。”

 

“诶?”

 

“怎么了?你不是不喜欢一个人睡吗?”

 

“……孤只是觉得有点奇怪啊,琦攸不是一向觉得孤很麻烦吗?”

 

琦攸很舒适的在榻上躺下,深吸一口气,“偶尔我也会稍稍寂寞一下啊,也许……”

 

“也许?”

 

“不,没什么……”

 

 

——也许,我的日子不会太长了

 

 

 

吏部。

 

终于完成了一天的工作,吏部尚书终于舒了一口气。

 

——宗主大人

 

一个阴沉沉的声音毫无预兆的响起,绛攸被吓的几乎摔到了地上。

 

“啊!”

 

——是在下

 

“啊,是暮炎啊,你想吓死我吗?!为什么你们‘影‘都这样没声没息像幽灵一样!?”

 

——在下失礼了

 

“算、算了。”绛攸拍拍身上的土。

 

黎深大人居然可以长年忍受这些幽灵跟在自己的身边——真是了不起啊。

 

“有什么事情吗?”

 

声音的主人仿佛经过了什么深刻的思考,半晌才缓缓开口。

 

——舍妹已经脱离红家,在下本不该提起……

 

“暮岚吗?她现在在哪里你知道?”

 

——她……

 

绛攸觉得有点奇怪了,“怎么这么吞吞吐吐的?”

 

一个人影从上面飞身落下,又把绛攸吓的摔在地上。

 

“啊!!!!我说你能不能出来之前稍微说一下啊!!!!”

 

黑衣人没有戴面幕,那是一个二十出头的年轻男子,如同长年不见阳光的鬼魅,看不到一点血色,双眸则如同潭水一般,深邃的骇人。

 

“在下失礼了。”男子双膝跪下,郑重行礼。

 

“……怎么了?”

 

“在下有事想要请求宗主大人,是关于舍妹的……”

 

“……”

 

 

 

 

入夜。

 

寝宫窗外的樱花已经凋谢,只留下光秃秃的树干。

 

琦攸轻轻叹息,推开窗户。

 

“暮岚吗?不要这么偷偷摸摸的站在外面好不好。”

 

“小人失礼了。”

 

一个人影出现在窗口,不同于往常,她没有穿那一身黑衣,而是以女官的装扮站在那里。

 

“你……怎么穿成这样?”

 

暮岚低下头,“少爷觉得不好吗?”

 

“不是啦,一时间觉得有点不习惯而已。”琦攸笑笑,推开门走了出去。

 

暮岚看上去很瘦弱,但依旧很动人,她原本就是个很美的人,但黑色的衣服让她看上去很诡异……但穿上女装之后,却充满了摄人心魄的气质。

 

“真少见呢,我好象几乎没有看你穿过这样的衣服……很好看呢。”

 

暮岚双颊微红。

 

“哦,今天我会留在这里陪那个傻瓜王上,你先回去吧,看看你的哥哥……他大概跟着老爹吧?你们聊天什么的,那个傻瓜老爹也感觉不到的。”

 

“……”

 

“怎么了?”

 

暮岚伸出手,静静的抱住了琦攸。

 

“暮岚?”琦攸同样拥住她,轻轻拍着她的背,“出什么事情了?想哥哥了?我这边没有关系的,回去好了……”

 

她把头埋在他的怀里,“小人现在只想和少爷说会话……”

 

“……”

 

“小人……自从遵黎深大人的吩咐保护少爷,到现在已经……十年了吧。”

 

“是啊,这十年你做的很好啊……我还记得第一次看到你……恩,那个时候,我只有五岁……你那个时候才七岁啊。跟在我的后面,连包子店的老板都要小心提防……”

 

暮岚轻笑起来,放开了琦攸。

 

“你笑起来很漂亮啊……真是的,你一直跟着我,让青春也浪费了。以后也多为自己想想嘛,你早晚要结婚的,有什么好男人一定要告诉我啊。”

 

她的眼睛有点黯淡,“……不会的。”

 

“恩?”

 

“小人……已经有一个很喜欢人了。”

 

“哦?真的吗?那我可要猜猜了……不会是那个傻瓜王上吧?”

 

她沉默半晌,抓住了琦攸的双手,然后轻轻吻了上去。

 

琦攸睁大了眼睛,瞬间,他甚至不知道该去怎样反应。

 

突然,颈项间一阵疼痛,他惊讶的看着对方。

 

一根银针在她的手上。

 

琦攸缓缓的倒了下去。

 

“……暮、暮岚……为什么……你……”

 

意识在消失,眼前的景象也越来越模糊,他想拔刀或是叫人……但力量好象完全被抽走一样完全无法动弹。

 

……是“影”内部使用的药物……

 

这是他最后想到的。

 

 

 

 

 

 

★★★★★★★★★★★★★★★★★★★★★★★★★★★★★★★★★★★★★★★★★★★★★★

 

 

数把手里剑飞出,无一例外的击中了把心。

 

他满意的摘下了脸上的眼罩,得意的看着坐在阶梯上的男子。

 

“这么简单,我可是不费吹灰之力就做到了……怎么样?应该带我去贵阳了吧?”

 

男子温和的笑笑,“你就这么想去贵阳吗?琦攸。”

 

“这是迟早的事情吧?”

 

“的确。”男子眉宇间有了一丝隐忧,“但是,不到必不得已的时候,我不想送你去贵阳。”

 

“……你在担心我吗?外公。”

 

男子皱眉,“你可是我重要的外孙啊,怎么会不担心呢?不过我在意的倒不是这个。”

 

“……”

 

男子起身,看着湛蓝的如同湖水一般的天空,轻轻叹息,“琦攸,你在技巧上已经与我不相上下,但,作为黑狼,你还少了很重要的东西。”

 

“……你不会又要跟我说信念什么的废话了吧?”

 

男子不置可否的笑了。

 

“你并不相信你所保护的,琦攸。你只是想让你保护的人完成他们的任务罢了,你不曾有过和他们一样的信念……你甚至,连自己真正想要的是什么也不知道。”

 

“被你说成这样还真是让人不爽。”

 

男子认真的注视着琦攸,“那么……你想要的究竟是什么呢?”

 

 

 

★★★★★★★★★★★★★★★★★★★★★★★★★★★★★★★★★★★★★★★★★★★★★★

 

 

 

一瞬间的无言以对,他猛的睁开眼睛,男子已经消失不见,而自己,正躺在某人寝宫的床上。

 

所以,他立刻就看到了刘辉那关切的眼睛。

 

“……唔……”他勉强坐起来,头很痛,而且到现在还觉得浑身好象脱水一样没有力气。

 

“你终于醒了。”好象经历了什么可怕的过程一样,刘辉舒了一口气。

 

“……我怎么了?”

 

“你已经昏睡了两天了!!!”刘辉特别强调了“两天”这个词。

 

“两天?我怎么会……”想起发生的事情,琦攸条件反射式的立刻下了床,但药物的作用让他还是倒了下去。

 

“你要做什么?陶医师说你哪里也不能去,只能好好休息!”刘辉生气的抱起琦攸,让他重新在床上躺下。

 

“……不是说了,即使有什么病也不要把我交给太医院吗?”

 

“琦攸你这是什么反应!陶医师说,这个药只要量再大点,和你体内本来的毒药再一反应,你可就死定了!”

 

“是暮岚吗?”他嘘嚅着。

 

想起她的反常,一种极其不好的预感袭扰着琦攸,他抓着刘辉的衣袖,“她怎么样了?”

 

“她、她……”刘辉支支吾吾的,连视线也开始游弋。

 

“她到底怎么了?!”

 

“她死了。”

 

这个声音不同于平常,与内容相比,显得出奇的冷静;这样冷漠的语言让琦攸很难相信——眼前的这个男子就是自己那个笨拙的老爹。

 

“老爹?你怎么会在这里……”琦攸有点惊讶。

 

绛攸阴着一张脸,一言不发的看着刘辉和自己十五岁的儿子。

 

“……”

 

“我不知道你最终的目的是什么,琦攸,你最好把事情给我一件一件的说清楚,否则,我马上会通知门下省开始立案调查……当然也包括有关黑狼的事情。”

 

“……你就算查也查不出什么的,老爹……就算你把我拽出来,最终受到影响的也只有我一个人而已……”

 

绛攸勃然大怒,“你这个时候还在给我装英雄!?你以为门下省治不了你吗!你知道你在睡觉的两天时间里发生了多少事情吗?!”

 

“……他不知道啊。”刘辉小声辩驳。

 

“你这个白痴王上给我闭嘴!”

 

刘辉被绛攸的凶恶表情吓的不敢出声,悄悄咽了口口水。

 

“……如果不是暮炎要我去救他的妹妹,我到现在还被蒙在鼓里!”

 

“老爹你知道这些并没有什么好处。”

 

绛攸居然没有发作,稍稍平息了一下,他随口道,“郑悠舜他们是什么时候决定你的?”

 

“……”

 

“你还要保守秘密?!你知道吗?暮岚为了你,以黑狼的身份死了,不仅死了!为了不牵连到你,她连自己的脸都毁了!!”绛攸愤怒的拎起琦攸的衣领。

 

琦攸低下头,眼底飞快的划过一丝黯然。

 

“绛攸!你冷静一点啊!”刘辉也变的激动起来,“琦攸他只是想……”

 

“主上!”琦攸打断了国王,“这一切毋庸质疑,是我的责任——我暴露了自己。一切都是我做的,杀死官吏……我的手上已经沾满了鲜血。吏部尚书大人,但这一切与主上或是悠舜大人没有任何关系,只是我的个人意愿而已。”

 

“琦攸!”

 

“……很好。”绛攸似乎已经被气的说不出话来了,“真是一个忠心护主的好随扈呢……你就继续当好你的职责吧,继续为王杀更多的人!”

 

琦攸却笑了,笑的很悲伤,“我想我可能不行了……我暴露了自己的身份,把王带入了危机……我,已经没有资格继续以这个身份留在王的身边了……”

 

“琦攸,你在说什么啊,这一切完全都不是你的错……”

 

那个明亮的褐色眸子里满是悲伤,“我以为自己不会迷茫,只要顺着自己的想法走就好了……可是,最终却发现自己什么也不懂……保护王也好,杀死那些人也好——我连那样做的资格都没有……最后,还把王牵扯进了混乱中……”

 

“……”绛攸静静的看着他,半晌,转过身,满是不快, “中书省的事情你先不要多想……我和悠舜大人会处理……还有,秀丽什么也不知道,这件事情就到此为止。”

 

他走了出去。

 

“……”琦攸看着他的背影,眼中充满了落寞和无奈,“我一直以为自己并不需要什么信念之类的东西,只要顺从自己的心就好……即使这样,我也从未对自己做过的事情感到后悔……”

 

“琦攸后悔继任了黑狼吗?还是后悔认识孤?”刘辉的样子就像是一只被主人抛弃了的小狗。

 

“我……我第一次觉得自己很没用……我一直想要保护他们的……保护我妈、老爹、暮岚……还有你,可最后……我什么也做不了……”他痛苦的低下头,埋在两膝之间,轻轻的颤抖着。

 

“……”

 

第一次看到他失态,逍遥少年红琦攸,无论在任何时候都有着从容的态度。

 

“……我根本无法和那个人相提并论!我永远无法成为像他一样优秀的人……我、我……我从来都不知道自己选择了怎样的人生!”

 

刘辉缓缓张开双臂,小心的把他拥在怀中。

 

“好了,琦攸现在什么都不要多想,这一切都不是你的错……”

 

国王轻声呢喃,温柔的擦拭着少年脸上的液体。

 

半晌。

 

“他们叛变了吗?”琦攸小声问道。

 

“现在不要想这个……”

 

“不,你一定要告诉我!这如果不是我的话……”

 

如果自己不去救母亲,如果自己不为一时意气和陆清雅针锋相对,如果自己的任务还可以更加完美些,如果自己稍稍有点政治头脑,行事可以知道些轻重……付出近二十年努力的国王,也许根本不用面对贵族们的质问。

 

沉默片刻,刘辉开口了,“他们并不相信那是黑狼,他们要孤交出真凶……否则……”

 

“否则就要动手,是吗?”

 

国王的暗杀者会随时处理掉不服从的贵族——这对所有的权贵来说,恐怕是寝食难安吧。

 

黑狼的现役时代好象昨天的事情一样,所以,他们必须在风之狼正式组建之前把这个萌芽抹消。

 

“……暮岚,是自己去找悠舜的,她让悠舜放出黑狼的消息,然后自己去行刺……这都是她自己的意愿……不过,孤说什么也不会把琦攸交出去的!”刘辉信誓旦旦的表示。

 

“……”挣开刘辉的怀抱,琦攸认真的凝视着国王。

 

刘辉被他看的有点紧张,不自觉的咽了口口水。

 

“其实以前我就想跟你说了,你的表情真的很像狗。”

 

“……”

 

琦攸一脸惊讶,“难道以前没有人说过你像狗吗?”

 

刘辉一脸郁闷,“琦攸,敢说国王像狗的,你可能是第一个。”

 

琦攸忍住笑,“下次我要拜托璃奥帮你算算你上辈子是不是一条狗。”

 

“璃奥?难道是……”

 

琦攸的脸色忽然变了,原本应该没有力气的他发疯似的一把拉开刘辉。

 

国王觉察不对,一个黑衣人的短剑已经刺了过来。

 

刘辉大惊。

 

要知道能够不动声息靠近自己的,绝对不是泛泛之辈;更让他惊骇莫名的是——那人的短刀已经刺进了琦攸的胸膛。

 

对方似乎并不是为了琦攸,拔剑,鲜血好象潮水一样涌了出来;拔剑又欲向国王刺去,剑身纹丝不动,一愣之下发现,琦攸竟然牢牢的抓住了剑身。

 

刘辉惊怒欲狂,抽出莫邪,那人一时间难以拔剑,被刘辉一剑刺中了喉咙。

 

那人喉中嗬嗬有声,然后倒了下去。

 

“琦攸!”刘辉赶紧扶住摇摇欲坠的少年,“你怎么样了,不要吓孤啊!”

 

“我……咳咳……”大约刺中了肺部,琦攸剧烈的咳嗽起来。

 

“不要再说话了……孤、孤这就去找医生……”

 

刺客兀自尚未断气,挣扎着,从怀中掏出一个黄色的药丸,狞笑着,掷在了地上。

 

黄色的烟雾顿起,刘辉顾不上掩住口鼻,背起琦攸,想要推门出去,才发现,竟然所有的门窗都被封死了。

 

“……主、主上……”他吃力的抬起手,递上一颗红色的药丸,“这个……快点吃下去……”

 

一阵难以抗拒的睡意袭来,刘辉只感觉到什么东西被塞进了自己的嘴里。

 

 

 

突然一声巨大的声响,门被人撞开了。

 

朦胧间,刘辉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闯进了自己的视线。

 

“刘辉!刘辉!你怎么了?!”他满脸关切,好象当初一样。

 

 

哥哥……

 

刘辉再次沉沉睡去……

 

 

 (本章完)

 

  评论这张
 
阅读(34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