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FANE

MAY THE SAVIOR BE WITH YOU

 
 
 

日志

 
 

第五章 黑狼  

2009-02-20 19:11:28|  分类: 红の随想(一)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入夜。

 

仿若黑色的鬼魅,人影纵身掠上墙头。

 

他本是贵族,但是自小到大修习的武术曾经让他多次从刺客手中逃脱。

 

对方的身材并不高,昏暗的月光下难以看清他的容貌——看到的,只是那一双比刀更锋利的眼睛。

 

这样的对手本不必畏惧。

 

可不知为什么,额上竟渗出了冷汗;呼吸也变的粗重——

 

——动一动就会死……

 

一瞬间的失神,对方已经消失在自己的面前。

 

轻轻呼出一口气,自己总算逃过一劫了。

 

可为什么……这么多红色的液体从身体中涌出……

 

他倒了下去。

 

……一个黑衣少年漠然的看着自己——这是他看到的最后画面。

 

 

 

 

一把形状很奇怪的刀,宽一寸二,长三尺一,刀身不算太薄……这怎么看都算不上一把好刀,却是两代……现在是三代黑狼使用过的利器。

 

重组风之狼并不是一件小工程——这个他知道,但是,对主上而言,有些事情还是快一点比较好。

 

琦攸轻轻叹了一口气,把刀收进箱子。

 

门外的人开始咋呼,“琦攸你在做什么啊!快点看看是谁来了!”

 

她还真是精力十足啊,不管有多少工作……每天都这么风风火火。

 

琦攸把箱子锁好,然后推开床上的暗格——这个方法是他自己想出来的,小心的把箱子放了进去。

 

 

 

厅堂。

 

“!什么!是真的吗!!”秀丽睁大了眼睛,“刑部侍郎被暗杀了!?”

 

楸瑛沉吟半晌,“我也是刚刚得到的消息……不过近来的问题越来越严重,已经有很多人开始忧心忡忡了……我想门下省很快也会开始着手调查。”

 

“没有线索吗?”绛攸道。

 

“……被暗杀的贵族中,有相当一部分有高超的武艺……我觉得,能如此不露声色的杀死这些家伙,应该是个技巧相当不错的杀手……”

 

“只有这个吗?”秀丽头痛的揉揉脑袋,“只是这样的话,要想揪出那个暗杀者的尾巴,很不容易呢。”

 

“……不过,被暗杀的人,似乎都是与王权针锋相对的家伙……”楸瑛语气有点怪。

 

秀丽睁大了眼睛,“你是想说这些人的死亡……可能跟刘辉有关系!?”

 

“当然现在也只是猜测而已……没有任何证据,不过,没有这些人,主上的权力也会更加稳固……但这种情况跟当年未免太像了……”

 

沉默许久的绛攸开口了,“……风之狼吗?”

 

“当年的那个刺客团体?!”

 

“从死者身上的刀伤来看,应该是同一个人所为。”

 

“难道是……黑狼?”绛攸讶然。

 

“……不会吧……那个人就算还活着,也已经五、六十岁了……”

 

“所以我说只是猜测嘛,”楸瑛收起严肃的表情,嘻嘻的笑起来,“其实,我主要是来帮主上解释关于随扈的事情……”

 

绛攸暴跳如雷的大吼起来,“那个白痴到底是什么意思!?玩的是什么花样!居然把那个小鬼弄到仙洞省去!”

 

“确实是,”秀丽深有同感的点点头,“与其到仙洞省,还不如太医院的功效更大一点呢。”

 

生气的方向完全错误——

 

——楸瑛无语中。

 

 

 

门廊。

 

“琦、琦攸哥哥……”

 

“恩?”若无其事的转过头,芯苑面色微红的站在身后,“是你啊……”

 

“琦攸哥哥……那天为什么不去克洵大人那里呢?”轻轻拨弄衣角,又似欣喜,又似娇嗔。

 

“那个啊……稍微有点事情,你到这里来做什么?”

 

芯苑一怔,脸色愈红,“父、父亲大人要来拜访秀丽大人和绛攸大人……所以我就跟着来了……我、我很想看看琦攸哥哥……”

 

“真是的……”琦攸叹了一口气,“上次不去是我不好,这样吧,改天带你出去玩好了。”

 

“真的吗?”

 

“恩。”

 

芯苑低下头,“其实,我听说了,琦攸哥哥跟岚姬姐姐关系很好吧……”

 

“……恩,也谈不上很好,我们是同期而已。”

 

“真的?……太好了……”芯苑好象很开心的样子。

 

“啊?!”琦攸一脸的莫名其妙,“你这么高兴做什么啊?”

 

“诶?”芯苑红着脸,视线也游弋不定起来,“因为……因为……我……”

 

“……”

 

“……我、我……喜、喜欢……你……”

 

“哦,这样啊。”

 

诶?芯苑睁大了眼睛。

 

 

 

 

“真是的,芯苑又跑到哪里去了……话说回来,绛攸,我可不想把我唯一的宝贝女儿交给琦攸啊……”楸瑛很严肃的道。

 

“……”绛攸不知道说什么好。

 

“……还有啊,我说,这真的是你家吗?我怎么觉得这么长时间我都在同一个地方转呢?”

 

“……再废话,你就自己去找……”

 

就在这个时候,芯苑捂着脸从两个大男人身边跑过去。

 

“芯苑……”楸瑛的手僵硬在半空中。

 

两个人顺着视线看过去,琦攸一脸莫名的站在那里。

 

“你、你这个混蛋到底对人家女孩子做了什么!!!”绛攸跑过去,一把揪起儿子的衣领,“快说!”

 

比起绛攸这么激动,正版的父亲大人——蓝楸瑛不知道是吓傻了,还是完全失去了思考的能力……居然站在原地没有采取任何行动。

 

“没做什么啊。”琦攸一脸无辜,“她突然说什么喜欢我;然后我就告诉她:虽然我觉得她不错,但是我更加喜欢龙莲叔叔……然后她就莫名其妙的跑出去了。”

 

“……”两个男人陷入一阵沉默。

 

——不愧是秀丽的儿子。

 

楸瑛想着,迟钝程度真不是盖的。

 

 

 

 

御使榛苏芳的家中迎来了一位特殊的客人。

 

“……”苏芳很莫名的看着突然造访的宰相。

 

“本来想在工作的时候找你,不过,还是觉得不要引起你上司无谓的记恨比较好……”悠舜嘴角划过一丝微笑,“突然跑到你家里来,是否有些唐突呢?”

 

“……不,完全没有。”

 

你也知道啊~~~苏芳肚里暗骂,这个宰相看起来和善,其实内在也许盛了不少坏水。

 

“……打扰太久也不好,我就开门见山的说了,苏芳大人。”

 

苏芳咽了口口水。

 

“清雅大人是否在拜托你调查最近有关官吏被杀的案件?”

 

不是拜托,是强迫!苏芳愤愤的想着。

 

“正如您所言……”

 

“那么,接下来请苏芳大人不要再过问这件事情。”

 

真是直接啊,不过为什么不要自己调查呢?清雅不也在查吗?自己只是一个无关紧要的人物……用不着尚书另亲自来吧?难道自己查出来的可能性比较大?

 

“……”

 

悠舜温和的笑了,道,“苏芳大人是聪明人,我知道苏芳大人是不会去问其中的原因的……原本我可以强制让苏芳大人忘记这件事情,但是我觉得,苏芳大人并不是那种一味争夺权力的人……调查什么的,只是受上面的命令而已。”

 

“……即使我停手,清雅也不会停手的。”

 

“没有关系,清雅大人很快也会忘记这件事情的。”

 

苏芳觉得,悠舜那时的表情,真的很恐怖。

 

 

 

 

“停止调查?”清雅扬起眉,那瞬间的表情好象杀人的恶鬼,“为什么?”

 

皇毅轻轻瞥了他一眼,“就是字面的意思。”

 

“我不是说这个——现在我已经有了怀疑的对象,那家伙很快就会浮出水面……”

 

“清雅!”皇毅高声打断了他,“你似乎太深入了。”

 

“……是郑悠舜吗?”清雅双圈紧握。

 

“……是旺季大人的意思,”皇毅十指交叉,沉吟半晌,“清雅,你不是那种笨人,其中的原因我也不想多说……如果想用那种方式重振陆家,未免太危险了一点。”

 

“……这算是警告吗?”清雅嘴角一抹冷笑,“如果继续下去,下一个就是我?”

 

“你可以保持中立。”

 

“让王把我们一个一个吃掉吗?”

 

皇毅冷冷的道,“总比你现在被抹杀来的好。”

 

“……我不会停止的。”

 

“随便你,这只是我的忠告;如果你做什么多余的事情,你就必须做好从门下省离开的准备。”

 

 

随着门关上的声音,仿佛带点嘲讽的笑声在皇毅的办公室内响起。

 

“你输了呢,皇毅,”晏树呵呵的笑着,“他没有答应哦。”

 

“……你似乎总是喜欢倒我胃口。”

 

“那是我的荣幸,”晏树修长的手指轻轻敲击着桌面,“怀疑的对象吗?你认为是谁……皇毅。”

 

“……那是他的事情,我怎么知道。”

 

“呵呵,本来我一点也不感兴趣……不过,居然在秀丽之后,又出现让清雅这么执著的人物……连我都想知道了——黑狼的真面目。”

 

“你也想查?”

 

“不是这个问题吧?即使我们什么都不做,也会有那人开始调查的。”晏树意味深长的道。

 

“……”

 

 

 

吏部。

 

“……可恶,这里居然什么相关的东西都没有……”秀丽忿忿的爬到梯子上,把档案放回去。

 

“……我觉得这里不太会有你要找的东西……”燕青揉揉脑袋。

 

“这里可是吏部的档案馆啊,如果查官吏的问题,这里是可是最佳场所啊!燕青,不要愣在那里,快点帮我把当年离奇死亡,还有暴毙的,得疾病死的,全部找出来!”

 

“不是这个问题……我们偷偷爬窗进来,如果让绛攸大人知道了怎么办……”

 

“不会啦!我今天进来的时候,特地把吏部的路标摆了相反的方向,他一时半会走不过来的。”

 

燕青随手翻开一本册子,“不过还真是奇怪,好象有关黑狼的记载都被人抹消了……就连前几天被杀官员的资料也不见了。”

 

“可恶,善后工作做的真是好啊!哼哼,不过我早就预料到这种情况了。”秀丽嘿嘿的笑起来。

 

燕青突然觉得浑身发毛。

 

“……”

 

“官员被杀好象是最近发生的事情吧?我如果没有猜错的话,那个什么黑狼的,应该是这两三个月开始活动的……也就是说,黑狼一直在等待某种机会,等待可以开始和授命者取得联系的机会。”

 

“但是这又怎么查呢?”燕青睁大了眼睛,“难道,你要查官员升迁调动?”

 

“刺客可以杀死这些人,说明跟朝廷有着很大程度上的联系,我们只要能查出联系的那条线,事情就好办多了……我们,只要找出进两三个月进入朝廷,受到晋升,或者从外地调到中央的……去杀死那些贵族,能获益的,也都是些高官吧?我们只要把最近跟那些人开始接近的找出来就行了……”

 

“没用的……”带着嘲讽意味的声音响起。

 

“清雅!”秀丽急急的从梯子上下来,却差点摔到,幸好燕青在下面接住。

 

“哼,你以为你这种自作聪明的办法可以有什么作用吗?那么我现在就告诉你,这两个月,进入中央的官吏一共有九十四人,其中,通过国试进入的一共五十人,外地调入的有三十人,兹荫制进入的有十一人,制试三人;从不同部门的晋升的……粗略算来,有七十七人,还不包括部门间的调动……那么,”清雅双手抱在胸口,“你准备怎么从这些人种把黑狼找出来?”

 

“……”秀丽瞪着他,“原来你已经……”

 

“像你这样慢吞吞的根本什么情报也得不到……不过,”望了望高高的书架,清雅不爽得道, “这里得资料更是案子发生之前就会被移走,根本无法得知黑狼得身份。”

 

被人摆了一道——清雅虽然不想这么说,但看来非得承认了。

 

“那么,就没有别的办法了吗?”燕青开口了。

 

“……”秀丽虽然不想向清雅投降,但目前看来也只有拜托他。

 

“我说得办法,你们会去做吗?”清雅笑的很奇怪。

 

“……”

 

“这件事情恐怕只有你能做,红秀丽。”

 

“……”秀丽咽了口口水,这家伙又想干什么了。

 

清雅得嘴角划出一丝微笑,说出了自己的计划。

 

 

 

皇宫。

 

窗户突然开了,接着一个包裹被送了进来。

 

“喂,主上,你在不在啊?”琦攸灵活的从窗户里探出脑袋。

 

环顾四周,整个寝宫好象都冷冷清清的,连一个女官也没有看到。

 

“不会吧,亏我特地买了桃子来。”琦攸哼哼唧唧的抱怨着,把包裹打开,“这个可是很贵啊,仙洞省的俸禄又怎么少……那家伙怎么不体谅一下。”

 

刘辉的寝宫很别致,没有琦攸想象中的那么华丽——上次来的时候这么就觉得了。

 

那个家伙每天一个人过也蛮可怜的,自己现在住回家了……他恐怕会很寂寞吧。琦攸想了想,从怀里掏出一个绣工很差,但看上去很结实的小香包放在了刘辉的枕边。

 

好象什么气息微微一动,然而只是一瞬间而已。

 

琦攸叹了一口气。

 

“我说,暮岚,不是跟你说了,呆在家里就好,不要再跟着我啦。”

 

——保护少爷是小人的使命。

 

“我又不是去杀什么人,只是来看看这个傻瓜而已。”

 

——少爷现在的状况已经很危险,很多人开始调查少爷的身份。

 

“他们没那么容易查出来的,你以为郑悠舜是一个草包吗?”

 

——小人不知道,小人只知道保护少爷。

 

“……唉,你还真不是一般的顽固……”

 

 

“琦攸,你一个人在自言自语些什么啊?”

 

琦攸转过头,“你总算回来了。”

 

刘辉看上去好象心情不错的样子,“琦攸来看孤吗?”

 

“恩,可以这么说吧。”

 

视线落在枕边的香包上,拿在手里,闻了闻,皱眉道,“这个又难闻又难看的东西是怎么回事啊?”

 

“哪里难看了,这叫耐用……╬”

 

刘辉仔细的观察之后,道,“针线能烂到这个水平也不容易呢……简直比珠翠还糟糕啊。”

 

“……╬”琦攸自暴自弃的道,“你不要的话拿回来,这里面有两味草药可是市面上买不到的珍品!我可是花了不少工夫才从红家的仓库里偷……不,借过来的,整个彩云国都不会有的!”

 

“……琦攸不是红家的少爷吗?”

 

“你以为我的那个老爹会给我吗?”

 

刘辉心痛的看着眼前的物体,“居然把那么珍贵的东西塞进这个破袋子里面……连孤都觉得可惜啊。”

 

“你把那个还给我……╬”

 

“不要!”刘辉嘻嘻一笑,“你已经送给孤了,所以这就是孤的东西了。”又把香包凑到鼻子前闻闻,“不过这个东西有什么用啊?”

 

“把这个戴在身上,即使有什么迷烟之类的,只要闻着这个香包就不会中招……平时戴着,也可以让头脑清醒……恩,有提神的功效。”

 

沉默半晌,刘辉缓缓道,“琦攸为什么把这个给孤啊?比起孤,琦攸不是更加需要这个吗?”

 

“这种话就不要多说了,”琦攸拍拍他的肩膀,“你自己在皇宫里不是也经常遇到这样的麻烦吗?留着好了,一般的迷香或者迷烟对我也没有什么用处……”

 

刘辉笑了起来,“那么孤就收下了,”小心的把香包塞进了怀中,“对了,琦攸找孤有什么事情吗?”

 

“啊,我都忘记了。”

 

“这个是……”刘辉睁大了眼睛,“桃子?”

 

“在路边看到的,记得你好象说过很喜欢……就顺便买了一点,怎么样?要吃吗?”

 

刘辉眼眶湿湿的,几乎要流泪了。

 

“喂、喂,不要这么一副表情好不好?只是桃子而已嘛……有没有小刀,我来帮你削好了。”

 

刘辉点点头,从柜子里取出了一套银制的小刀和盘子。

 

 

 

琦攸切桃子的手势很漂亮,没有一点拖泥带水,几乎不花什么工夫就把桃子一个一个切好;然后一片一片的装在盘子里。

 

刘辉一边吃着,一边道,“琦攸你好象很擅长做这个嘛。”

 

“用刀的事情,切桃子也好,切菜也好,我都很熟练啦……因为以前练习的时候,就经常做这样的事情。”琦攸一边若无其事的说着,一边把最后一个桃子切好,装在盘子里。

 

“……很久没有人给孤切桃子了……”

 

“啊,是吗?”

 

“琦攸……”

 

“恩?”

 

“今天晚上在这里陪孤好不好?”

 

“你说呢?”琦攸很不客气的把汁水全部擦在刘辉的衣服上。

 

“……孤想说‘好’。”

 

“唉……你真是……”琦攸揉揉脑袋,“今天不行啊,你知道我晚上有事情要做。”

 

“……”刘辉沮丧的低下头,“孤后悔了……如果孤当初不要答应你就好了。”

 

“可是你答应了……不是吗?”琦攸笑笑,“没关系啦,明天就会看到了。”

 

刘辉好象小孩子一样颔首。

 

“那么早点休息啊……”

 

飞身跳上窗台,刘辉还未来得及说什么,琦攸就已经消失在茫茫的夜幕中了。

 

 

 

“小姐,你不会真的想按那个陆清雅的方法做吧?”燕青一脸不可思议。

 

秀丽一脸上当受骗的表情,“这件事情我也要好好想想……总觉得中了清雅的圈套。”

 

燕青叹了一口气,看着空荡荡的街道,“这都是什么时候了,小姐你每天都这么晚回去……也难怪小琦会变成那种乖张的性格啊。”

 

“是吗?”

 

“小姐你实在是……”燕青的脸色突然变了,一把拉过秀丽。

 

“小心!”

 

一枝箭犹如惊天破石之势穿透黑色的夜空。

 

“可恶!”燕青拿起棍棒,护着秀丽。

 

千万枝箭,在这黑夜中穿行,燕青苦于没有灯光,难以分辨箭的走向,只有挥舞棍棒,将招式使的密不透风。

 

“小姐,快走!”燕青大吼一声,却听到一枝箭擦过耳边的声音——正是往秀丽的方向去了。

 

燕青大惊,这个时候已是分身乏术,再赶过去也来不及了。

 

隐隐有疾风的之声袭过耳边,秀丽还未反应过来,就被什么人抱着,一起重重的摔了出去。

 

“小姐!”箭丝毫没有停势,更加密集,燕青大喝一声,跳起,向着前面冲去。

 

一排弓箭手顿时倒地。

 

“你们是什么人?竟然在这里埋伏暗杀官吏!”

 

对方好象停了一下,立刻就有人答道,“我是中书省的官吏……在此劫杀黑狼,你们是什么人?”

 

听到对方是官吏,燕青的心稍稍定了一些,大声道,“这位是门下省的次官,红秀丽大人!”

 

“原来是红秀丽大人……住手!”答话的人走了出来,“中书省的一位官员被暗杀了,我们的长官担心出事,就让我们在他家中防卫……”那人恨恨的接着道,“没想到竟还是让黑狼得手了。”

 

燕青怒道,“这我不管……你们不问是非,就胡乱放箭,如果小姐有什么事情……我跟你们拼命。”

 

 

 

箭,好象停下来了。

 

秀丽觉得自己骨头都要摔散了,睁开眼睛,身上已是湿粘粘的一片。

 

“你……你没事吗?”

 

箭飞过来的时候,好象就是这个人抱着自己飞了出去……昏暗的夜色中,秀丽看不清他的脸。

 

“没有受伤吗?”那人呼吸急促。

 

“……没有……”

 

“是吗?那就好。”

 

秀丽还未来得及说什么,那个人便已消失在夜幕中了。

 

 

 

“小姐!”燕青急急的道,“你没事吗?”

 

一个官吏燃了火把。

 

秀丽低头,看到了自己满身的血迹。

 

“小姐……”燕青的呼吸都要停止了,“怎么出了这么多血?快点去找大夫!可恶!你们这群混蛋竟然把小姐……”

 

“……没、没关系,燕青,”秀丽惊魂未定,勉强一笑,“这血不是我的……刚才好象有个人冲过来救了我,这个血,大概是他的吧……”

 

“……”

 

几个官员面面相觑,其中一个迟疑的问道,“那个……二位还有别的同伴一起吗?”

 

“没有啊。”

 

另一个官员笑了,“那想必是黑狼吧,这个时候,又有这样身手的,除了黑狼,我想不会有第二个人……说起来惭愧,我们四十几个人在那里,他居然如入无人之境……不过,现在看来,这匹狼命不久矣。”

 

燕青扶起秀丽,瞪着那几个人,“为什么?难道他中了一箭你们就确定他活不长了吗?”

 

“为了确保万无一失,我们在箭上喂了巨毒……而且看他也留了不少血,应该跑不了太远……”

 

燕青对他们翻了一个大大的白眼,“好了,我知道了,你们快点去追吧。”

 

那人尴尬的一笑,抱拳道,“失礼了……我们走!”

 

 

 

看着火把逐渐远去,燕青不满的道,“居然还在箭上喂毒,万一射中了小姐怎么办啊?”

 

秀丽呆呆的看着衣服上的血迹。

 

燕青揉揉脑袋,“唉……真是倒霉,被静兰知道又要挨骂了……小姐你怎么样?要不要我背你?”

 

“啊……?”

 

秀丽失魂落魄的样子让燕青更加担心,“……你没有事吧?真的没有受伤吗?”

 

“恩……”

 

“……”

 

“……燕青……”

 

“怎么了?”

 

“……”秀丽沉吟半晌,然后飞快的摇了摇头,“不,没什么,我们回去吧。”

 

“……”

 

 

 

 (本章完)

  评论这张
 
阅读(6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