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FANE

MAY THE SAVIOR BE WITH YOU

 
 
 

日志

 
 

《故国之玲珑姬物语》第四十二章 蓝门  

2009-02-20 23:57:37|  分类: 故国之玲珑姬物语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那天,玉华给玲珑讲了一个故事。

从前,有一个名门望族的公子,他天赋异禀,才能出众,不过十二岁,便已经州试提名。

然而,他却并没有出仕,为了家族,他留下了。

少年父亲早逝,因为生长在权谋之中,年纪轻轻,他便有了大人的老成。

十三岁继任家主的位子,十五岁已经可以统帅全族。

所有人都认为他是一个天才,然而,他却很寂寞。

他高高在上,却只是一个人而已。

十六岁那年,他前往国都朝贺。

然后,就在那里,他遇到了一生中最重要的朋友,和一生中最爱的女子。

他觉得很幸福,直到他的朋友和他爱上了同样一个女子。

那两个人相爱了,他们选择共同面对一切。

他独自离开,回到家中。

脑海中,全是那女子的音容笑貌,挥之不去。

于是,他便找了很多的女人,眉毛,眼睛,鼻子,只要有一点相似的都可以。

他娶了跟那个女子最相似的一个,然后整日在外面花天酒地,只为派遣一下寂寞的心情。

然后有一天,他遇到了一个小女孩,那个女孩子愿意在他寂寞的时候跟他说话,愿意陪着他露出开心的笑容。

那时候,他决定了,一定要用所有的力量来守护这个女孩子。

守护她最真诚最美丽的笑容。

可是那个女孩子却不知因为什么原因离开了,毫无声息,让他来不及反应。

就在他准备去找她的时候,那个远在异地的女子和他最好的朋友遇到了危险,他几乎想都没有想就去了,回来的时候,却已经奄奄一息。

朋友死去,心爱之人亦与他相随,被刺客弄伤的他,却也活不了很久了。

他躺在床上,每一日都静静的与死神抗争,唯一支持他的,只有再见一面当初的那个女孩,看到她最美丽的笑容。

可是那个女孩子却说不要。

她说,她不要留在他的身边。

 

直到最后。

(关于明昊的故事,详情请见《红家公子》及其番外)

 

 

玲珑静静的听着,没有流泪,也没有说话。

她知道自己并不坚强,也许,只要一开口,就会崩溃。

“明昊大人希望你可以好好的生活下去。”玉华轻轻的握住了她的手,浅笑道,“玲珑小姐,也一定可以做到。”

玲珑轻轻的点了点头。

 

从一开始,他就是最了解自己的一个

 

“明昊真是个笨蛋。”她深吸一口气,笑容美丽一日昨日,“这么狡猾,什么都不说,擅自的走了,只留下其他人来收拾这一堆的烂摊子。”

还真是足够的任性啊……

她清浅的笑了一下,“葬礼,我不去了。”

玉华笑着点了点头,“玲珑小姐,请多保重吧。”

“我也不会去上官家。”玲珑站起身,舒展了一下身体,“我要留在玉龙。”

玉华眼底写着一抹惊讶,“留在玉龙?”

“嗯,总要找一点事情来做,大夫的话,这个职业不太适合我。”

“只是……”

“放心吧,一切都会好的。”用力的抱了抱玉华,玲珑走出了茶馆。

 

温暖和煦的阳关,轻柔如初,就好像他的眼眸一样。

好像又听到他柔和的声音呼唤自己的名字——玲珑。

颈项间的玲珑玉坠熠熠生辉,五色的光芒夺目,美丽绚烂。

 

玲珑知道,自己一定可以好好的,认真的生活下去。

她现在有很多想要实施的计划,也许,在这个世界,未来也可以变得多姿多彩。

 

走到街上。

 

“等一下,玲珑小姐。”玉华急急的追出来。

“怎么了?”

“玲珑小姐要去找红颜公子吗?”

“嗯,有些天没有见到他了。”

“可以的话,请红颜公子放过他们三个吧,如果上官家也不住手,那么雪他们就死定了!”

“到底是怎么回事?”玲珑皱眉。

“三胞胎,原本是不祥之物,是明昊大人强制留下,所以雪他们三个才能活下去的,现在明昊大人死了,根本就没有人愿意让他们继任家主的位子。”

“那……也牵涉不到生死吧?”

玉华肃然,“如果他们不能拿到蓝家家主的位子,无论谁上去,宗亲第一个要开刀的,就是他们三个。”

“这和红颜又有什么关系?”

“蓝门四家,司马、司徒、上官、皇甫,其中,司马和皇甫是不会支持他们三个的,司徒家的人又以利益为重,多半会随大流,如果上官家再不说话,雪他们就……”

玉华的眼中隐隐含泪。

“上官家的莲大人一定可以说得上话,就算是三家全部反对,依照莲大人在蓝家的地位,再加上陵王大人,说不定,还能有一丝转机!”

上官家的家主,上官莲。

想起那个清冷的书生,玲珑觉得自己着实没有什么把握。

“我可以试试,但是……实在是没有什么把握。”

她犹豫了片刻,随即展颜道,“不如先去见见他们吧。”

“他们现在被软禁在府邸内,”玉华叹了一口气,“被司马家的人。”

“软禁?”

“不只如此,现在所有人都出不去,我很早出来,到现在也没有回去呢。”

 

 

 

蓝家府邸。

 

“可恶!”花一脚踢在床柱上,“该死的司马勇,我要杀了他!”

月和雪正在悠闲的下棋,雪微微挑起眸子,“踢吧,接着踢,你把这里的东西全部踢坏,司马勇就会放我们出去了。”

“你们现在好平静,说不定明天就要死了啊。”花大吼道。

月淡淡的道,“明天就要死了,你发火也没用,不如好好想想,怎么来听天由命。”

“……没想到司马家连这种贱招都使得出,现在也没办法出去联络其他三家了。”

“哼,就算要出去,也是晚上再说吧。”雪挑了挑眉。

 

“你们出不去的。”

三个人同时抬起眼眸,看到了玉华身边站着的金发少女。

“玲珑,你醒了?”月微微一笑。

“楸瑛的骂白挨了。”雪轻哼了一声,好笑的看着花。

“你来做什么?”花没好气的看了他们两个一眼,转过头,瞪着玲珑,“你没看到这里全部被封了吗?你以为你可以那么容易的出去?”

“放心吧,我自然有办法。”玲珑看着摆在那里的棋谱,“你们倒是悠闲的很啊。”

“将死之人而已。”月悠然道。

“听天由命可不像是你们的作风。”

“那还能怎么办?”

“别忘了,你们还有一张王牌啊。”玲珑眨了眨眼睛,笑眯眯的道。

“王牌?”花和月微微睁大眼眸。

雪看着她,忽然一笑,“的确,但是,不到最后一刻,我不想使用它。”

“你们究竟再说谁啊?”花看着两个人一脸意味深长的表情。

“蓝楸瑛。”雪和玲珑几乎是在同时开口。

 

 

“被本家承认的孩子一共有五个,我们三个之外,就是楸瑛和龙莲。”雪饮了一口茶,“龙莲虽然年纪小,脑子却很好使,最重要的是,他根本不想成为家主;而楸瑛的问题却是优柔寡断,只要楸瑛表明态度,和他交好的司马家不仅没了掺和的兴趣,恐怕司马龙还会第一个站出来支持我们。”

“但是……如果这样的话,”月盯着玲珑,“就只有让楸瑛离开蓝州了。”

“如果是为了你们三个,楸瑛一定会做的。”

“别忘了还有那个会落井下石的上官红颜。”花幽幽的道,“如果他冒出来捣乱,十个蓝楸瑛也解决不了问题。”

所有人同时陷入了沉默。

“我来说服他,”玲珑咬了咬牙,抬起头,“我一定可以说服他。”

“以身相许?”花哼了一声。

“……”

“行了,你少说两句吧,”月叹了一口气,微笑道,“生死有命,玲珑,你尽力就行。”

“嗯。”

 

 

的确如他们所说,蓝家已经变成了只准近,不准出的地方。

“我要见司马勇。”玲珑抬头挺胸,瞪着那司马家的侍卫。

“我就是司马勇,你有什么事情?”

玲珑转过头,看到了那张和迅有七八分相似的脸,却是一片阴冷,让人很不舒服。

“你是司马勇?”她有点紧张。

“我是。”

“我是孙州牧府上的人,来慰问蓝府,为什么不让我出去!”她的声音很响,却没什么气势。

“孙陵王?”司马勇有些动容,眼睛,却是盯着她胸口的玲珑玉坠,忽然一把抓住她,“你那玉坠是哪里来的?”

她被吓呆了,这魔鬼一般的男人,脸色阴霾,让人害怕。

“是明昊给我的!你放我下来。”她这才想起了反抗。

“明昊?”司马勇微微皱眉,也不知在想些什么。

乘着他出神,玲珑飞起一脚,踢中他小腿,然后身形一晃,便直接的掠了出去。

司马勇大惊,出手去抓,竟然抓了个空。

 

这份身法,竟然快到这种地步,却还是一个十一二岁的小丫头!

 

后面的侍卫正要去追,司马勇微微摆手,“算了,让她去吧,不过是个小鬼而已,后面的,不能再放了。”

“是。”那人颔首道。

这个时候,司马家的统领,司马龙踱着步子走了过来。

“有人出去了?”他摸着白色的胡子,不辨喜怒。

“只是一个小丫头而已。”

“小丫头?”他皱眉,“可是一个金发金眸的女孩子?”

“正是。”司马勇点了点头,“身法极快,我竟然没抓住她。”

“勇,你有没有听说,孙陵王最近收了一个小丫头做弟子,不仅如此,那小丫头还和上官家的那位关系不错?”

“好像是有这样的传闻。”

司马龙转过头去,一字字道,“给我追,她很有可能是去上官家了,不要让她跑了。”

“父亲?”司马勇一脸错愕。

“把楸瑛找来,现在就去。”司马龙一脸阴霾。

 

 

 

(本章完)

  评论这张
 
阅读(13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