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FANE

MAY THE SAVIOR BE WITH YOU

 
 
 

日志

 
 

《故国之玲珑姬物语》第四十一章 风生  

2009-02-20 23:56:55|  分类: 故国之玲珑姬物语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门被推开,红颜皱起眉,看着昏睡在床上的少女,黯淡的灯光下,她的面色如此苍白,眼梢眉角的温和神情,却一如往日。

“楸瑛呢?”他看着胭玥。

“他已经被那三兄弟骂死了,现在大概在沮丧吧。”胭玥耸了耸肩,看着玲珑,轻轻叹了一口气,“你准备怎么办?”

红颜沉默着,坐在床边,轻轻捋起那冰凉湿润的长发,深蓝色的眸子,一如秋水。

胭玥拍了拍他的肩膀,开门走了出去。

“胭玥。”红颜忽然开口叫住了他。

“嗯?”

“我是不是做错了?”红颜的声音很轻,很飘渺。

胭玥很快的笑了笑,“你就算错了,依她的性格,也不会怪你。”

红颜再度陷入了沉默,紧紧握住少女的手,一言不发。

胭玥有些难受,揉了揉短发,慢慢退了出去。

 

“胭玥哥。”稚气十足的声音冒出来,胭玥怔愣之余,被吓了一跳。

五岁的小龙莲眨了眨好看的眼睛,看着胭玥,“胭玥哥,为什么哥哥们要发那么大的脾气啊?”

胭玥的嘴巴变成了へ形,很亲昵的摸了摸龙莲的脑袋,“因为……玲珑对于你的哥哥而言,是很重要的人吧?”

其实,大发脾气的也只有花一个人,他们只是不知道是哪一个而已。

玉华忙于安抚自责异常的楸瑛,然而,麻烦的事情也不会很远了。

胭玥沉默着推开龙莲,小孩子却紧紧的抓住了他的衣角。

“胭玥哥?”

“……”胭玥很快的走了,简直就好像在逃一样。

 

“蓝胭玥!”还没走到门口,一个很清秀的男子便叫住了他。

眉宇清秀,颇有谢阴柔的味道,但是眼神中却是一片的阴霾。

“雪那?”他愣了愣。

花疾走过去,恶狠狠的瞪着胭玥,“上官红颜呢?”

“在房间里。”

花很快的绕过他,却被胭玥一把拽住了胳膊。

“你做什么?”胭玥低声道,“别这样,红颜自己也很不舒服,你们也是从小相识,难道不能稍微谅解一下吗?”

“哼,逼人也不是像这样的,你以为上官红颜是什么人我不清楚吗?”花咒骂了一句,“楸瑛那小子白痴我管不着,现在这个时候,如果说上官红颜要乘火打劫,我可……”

“行了……”月急急忙忙的走过来,一把拉住花,“都什么时候了,你还在为这种事情发火。”

“什么!这种事情!?你……”

月一下子捂住了花的嘴巴,冲胭玥清浅一笑,“失礼了,胭玥哥,只是,不管怎么说,玲珑也是家父拜托给上官伯父的,她的事情,不是我们小辈可以做主的。”

他轻轻颔首,瞥了一眼胭玥,很快的拉着花走了。

 

把花拉到庭院的假山后面,月才松了手。

“你这混蛋!你疯了吗?他们上官家是什么货色你难道还要我来告诉你?”花一把推开月,狠狠的道。

月也不生气,悠悠的道,“我只是不想让你跟雪那家伙一样被爱情冲昏了头脑而已。”

花一脸愕然,“你在说什么啊?雪怎么了?”

月“唔”了一声,扶住了额头,没想到对别人事情向来敏感的弟弟,竟然会在这个端口上全无察觉。

还真是一种非常微妙的状态呢。

明明是三角关系,可是,男人和女人都没有察觉,该说是笨蛋吗?

“没什么。”月很快的移开了视线,“只是觉得,你现在不应该是担心别人的时候吧?”

花立刻就严肃起来。

“果然……要反悔吗?”

“嗯,长老们大部分拥立龙莲……就算他没有这个意思……也是一样的吧。”

“其他几门怎么说?”

“都没有表态。”月耸了耸肩膀,“也许,还是想要观察一下吧。”

“她呢?”

“……”月没有说话。

“哼,”花冷冷的转过头,“既然她做的那么绝,我们又何必跟她客气?”

“我知道了。”月勉强的笑了一下,“玲珑的话,还是先交给上官红颜吧。”

“什么!?”花大吼道,“你开什么玩笑!那种家伙只会落井下石,即使是楸瑛也比那小子好上千百倍!”

月挠了挠耳朵,悠然道,“现在的蓝家已经是是非之地,你一定要让她还继续陷入这一片混乱中吗?你我可都是自身难保啊。”

“……”花避开了月探究的视线。

“行了,这件事情我来处理,安心吧。”清秀的少年浅浅一笑,拍了拍弟弟的肩膀,“去看看雪,他好像不太好的样子。”

“嗯。”

 

 

“什么?她不愿意醒来是……什么意思?”楸瑛因为胭玥在场的缘故而把声音骤然压了下去。

胭玥和红颜面面相窥,红颜闷哼道,“你说吧。”

“就是说,她受了很大的刺激,以至于不愿意醒来面对这种问题……可能是很大的悲伤吧。”从未看到少女露出过那样的表情,胭玥有些黯然。

“……是我的错吗?”楸瑛低下头去。

“……”红颜不说话了。

胭玥忽然一个爆栗打在了楸瑛的脑门上,少年惨兮兮的捂住了额头,“胭玥哥……”

“十二岁已经是大人了,别给我这么一副没出息的模样。”胭玥瞪了他一眼,揽了红颜的肩膀,“你也回去吧,现在,就算要接她回去,也要准备车马。”

“我不打算接她回去。”红颜突兀的开口道。

“什么?”胭玥喊道,“你这人是不是有什么毛病啊?现在蓝家不太平,你才是真正应该带她回去的时候,反而……”

“我已经让人通知了州牧府,一会儿孙陵王会来接她。”红颜转过身去,“我先回去了。”

胭玥错愕的点了点头,看了一眼楸瑛,还是跟了上去。

 

 

蓝家已经真正意义上的陷入一团混乱,宗主逝世,权利真空,现在拥立三胞胎的,只有少数人,也就是明昊的死党,很多人选择楸瑛,但是,人数最多的,还是龙莲。

蓝龙莲,是蓝家真正意义上的象征,几乎历史上每一位蓝龙莲都变成了蓝家的宗主。

玲珑醒来的时候,第一眼,就看到了陵王胡子拉碴的脸,还有被吓得直哆嗦的大夫。

“……陵王?”她轻轻的唤了一声,看到了陵王脸上惊喜的表情。

“小鬼,你总算醒了。”三十多岁的凌王微微吐出一口气,瞪了一眼坐倒在旁边的大夫,那人立刻跌跌撞撞的跑了出去。

“我……”

“你睡了五天了,把我们可都吓死了。”陵王轻轻的摸了摸她的脸,小声道。

“那位大夫……”

“那个蒙古大夫可把我害的惨了,吓唬他一下也是情理之中嘛。”

她没有笑,只是慢慢的坐了起来。

“明昊……下葬了吗?”

陵王愣了愣,没想到她会直接的问出来。

“明天。”

她坐起来,开始穿衣服,却因为太久没有吃东西而摇晃着倒了下去。

“别闹了!”陵王颇为恼怒的按住她,“给我好好躺着休息,你以为你只是感冒发烧吗?”

“但是,我一定要去看他。”玲珑说的很慢,但是每一个字都很坚定。

陵王很快的移开了视线,一面吩咐侍女去熬药,一面心不在焉的道,“你还是不要去的好,蓝明昊不在,现在蓝家已经乱作了一锅粥,你去了,只会惹麻烦而已,加上蓝舒姚和紫优茗对你的意见都不小,你还是不要趟这浑水了。”

“……”

侍女端来了热好的汤汁,陵王接过来,在口边上吹了吹,“不管什么事情,先喝了药再说。”

玲珑闻到了药汤的苦涩味道,微微皱了眉,还是老老实实的喝了下去。

“陵王……”

“不行就是不行。”陵王没好气的道,“蓝明昊究竟有什么好的,为了他弄得自己不像个人……现在蓝家可不太平,我叫上官红颜过来,你好好睡一觉,我让人给你准备了粥。”

玲珑颇为勉强的点了点头,抬起眼,看着陵王。

“陵王……”

“嗯?”

“能抱抱我吗?”

他怔了怔,然后笑了起来,用力抱了抱她,“好好睡觉,别再撒娇了。”

“嗯……”

 

 

陵王走了出去,玲珑费力的坐起来,穿好了衣服,尽可能不惊动任何人的走出了房间。

刺眼的阳光,洒在她金色的长发上,如同镀上了一层薄辉。

 

玉龙,城郭依旧,几许斜阳,温暖而热烈。

昔日的戏鸢楼,已然因为柳莺的下落不明而衰弱,蛛网横结,木门虚掩。

就好像他们的相遇,相识,到分别一样,留下的残景,如同刀刃一般,切割着自己的内心。

 

她抬起头,看着上面戏鸢楼的牌匾,微微一笑。

“玲珑小姐……”

她惊诧的回过头,看到了带了微笑的少女——玉华。

 

 

“本想去州牧府找孙大人,居然遇上了你。”

茶馆内,玉华为她倒上了茶水,“……你能醒来真的太好了,楸瑛也会很高兴的。”

“我……”玲珑沉默了片刻,“我只是想去再看看他……”

“玲珑小姐还是不要去了。”玉华叹息道,“明昊大人也不希望你伤心的……”

“……”玲珑轻轻拨弄着茶杯盖子,轻轻的道,“知道吗?那天,他问我……愿不愿意留在他的身边……”

“我说不要……”

她的声音带了一丝哭腔,“他快要死了……我却对他说不要……”

 

“……是我离开了他,玉华……”

“是我……”

 

“……把他一个人丢下了……”

 

 

玉华没有说话,只是轻柔的抚摸着她的长发,温暖的双眸,一如春日中最洁净的阳光。

 

 

 

 

(本章完)

  评论这张
 
阅读(13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