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FANE

MAY THE SAVIOR BE WITH YOU

 
 
 

日志

 
 

《故国之玲珑姬物语》第二十九章 陡逢惊变  

2009-02-20 23:48:06|  分类: 故国之玲珑姬物语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玲珑在走进马场的时候,就觉得不对了。

通常,马场主人在家的时候,会把印有双龙莲泉的蓝家大旗升起来,今天,不仅喂马的水槽翻到在一边,马匹也三三两两的,没有被拖回马厩。

赶回来的时候,已经到了下午时分,马场主人是不会犯这种错误的。

“十三姬应该已经回来了才对。”她小声嘟囔了一句,猛地拉开了门。

东倒西歪的椅子,还有昏迷不醒的马场主人,浑身是血的迅倒在地上,单手护住十三姬,另一只手握着长剑。

站在他面前的,是一个女子。

玲珑几乎停止了心跳,她不可思议的看着眼前之人,似乎是不敢相信的道,“柳莺……小姐?”

 

柳莺和那个在戏鸢楼中的头牌不一样了,不仅换上了黑色的紧身衣,手中握着的,竟然是两把峨嵋刺,柳眉一扬,她向着玲珑露出了那时一般的美艳笑容。

“哟,好久不见了,玲珑小姐,近来可好?”

绝世美人的微笑令人恍惚,就在那一瞬间,迅几乎是大叫起来,“快走,这个女人是缥家派来的!”

“缥?”玲珑虽然不明白那是什么,但是看这状况,也绝对不是来拜访打招呼的。

 

一声轻响,一把手里剑已经飞了过去,玲珑推了楸瑛一把,自己也侧头避开,向旁边一滚,拔出了腰边的两把短刀。

雪亮的刀光漂亮的晃眼——这是陵王送给她的礼物。

玲珑忽然轻轻一跃,好似魔术一般,柳莺的峨嵋刺直直的落在了双刀之上,激起滚烫的火花,少女侧身一转,数十根银针竟然就那么简单的从腋下飞出,柳莺意境之下,飞身退出数步,原本戏谑的眼神也变得凝重起来。

“迅,还能站的起来吗?”她大吼道。

“嗯,勉强还可以吧……”迅挤出一个很难看的微笑,“楸瑛,十三姬就拜托了!”

他用力把十三姬抛了出去,楸瑛轻轻一跃,接住了不知何故陷入了昏迷的妹妹,犹豫道,“那么,你们怎么办?”

“别开玩笑了,我和迅是那么容易被打败的吗?快走!”玲珑身形一动,已经挡在了楸瑛的前面。

 

柳莺皱起眉,隐隐的马蹄声传来,她的任务一再被延期,这样下去……

 

“真是的,”她微微的笑起来,抬手解开了自己的发簪,流水一般的美丽长发缓缓的落了下来,“妾身已经很久没有认真动手了,没有想到今天要对两个小鬼动真格的……不过,应该不会很久的,玲珑小姐。”

她话未落音,身体已经消失。

玲珑陡然一惊,闪开身形的同时大喊道,“左边!”

迅举起长剑,向左一格,虽然勉强抵挡住了,还是被那一刺的力道弄得浑身发颤。

“……”柳莺的眉皱的更深,身形再度消失,玲珑身体一转,好像舞蹈时的舞步一般,双刀从头顶挡格,柳莺身体出现,好似停留在半空中一般,泛着青色的峨嵋刺几乎钉入了玲珑的刀刃。

玲珑的额头冒出了冷汗,虽然一直以来都是以陵王为对手,所以,在应对比自己强大的敌人勉强,她也有着相当的把握,可是,柳莺的速度,即使是看见了,也只能勉勉强强的跟上。

 

『这小鬼真是个怪物……』

柳莺不由得想到,不仅是速度,在感觉方面简直敏锐到了不可思议的地步,而且,可以在与对手的对决中,感觉到对方的招数……

『三年……不,也许只要两年,这个小鬼肯定会变成大麻烦……孙陵王一个人就已经够麻烦的了,这个玲珑姬,以后,肯定会是他的一大助力……』

『与其以后留着麻烦,不如现在……』

 

柳莺的眼中陡现凶光,就在另一只手压下的时候,身后一柄长剑已经袭来,柳莺大惊之下,向后跃开,护住要害,目光闪烁的望着前方。

 

“不好意思,小姐,我司马迅可不是什么会怜香惜玉的人。”迅笑着,唯一的一只眼睛中,迅速的闪过一丝紧张。

 

『原来如此,不愧是司马家的长子……居然这么轻易的就觉察到了我的意图……』

 

柳莺的唇边流露出一丝微笑,“现在的年轻人真是越来越了不起了,不过,也就到此为止了。”

她缓缓的举起了峨嵋刺。

一种不好的预感浮上心头,迅大叫起来,“玲珑,小心!”

他还没有来得及说出口,玲珑的身体,就被一柄峨嵋刺,直直的刺穿了。

 

“……不、不可能……”少女的瞳孔骤然收缩了,“明明……看到了……”

柳莺微微的笑起来,“的确是了不起的感觉和速度,但是……还需要更多的磨练才行……明明看到了我的动作,身体却没办法跟上吧?玲珑小姐。”

嗤的一声轻响,柳莺拔出了峨嵋刺,泉一般涌出来的血液立刻喷了一地。

“……不过,我像你这么大的时候,连你一半的速度都没办法赶上呢。”

“玲珑!”迅大吼着冲过来,被柳莺轻轻巧巧的避开,反手一下子,少年的衣服立刻被扯破,一道深深的刀痕落在了后背。

 

迅也终于倒了下去。

 

“司马家的长子吗?真是了不起,将来应该也会成为一个优秀的将军吧。”柳莺轻轻一笑,“不过,可惜了……”

她的刀刃几乎落下,一柄长刀架在了那里。

 

柳莺猛地跃开数步,看到了眼前那个略为年长的少年。

或许用青年来称呼他会更加合适,狭长的黑色眼眸,束在头顶的长发,握着黑色刀刃人,静静的站在那里。

 

『不可能……我明明……他是什么时候出现的……那把刀……』

她心神一动,随即微笑道,“我以为是谁呢,竟然是黑狼大人……国王的走狗,红家的长子,红邵可阁下。”

邵可皱了皱眉,倒在屋子内的两个少年少女,看起来最多也就十三四岁的样子……这次只是想来打探一下消息,为什么缥家的杀手会出现在这里?

“缥柳莺吗?还真是久仰了,听说过缥家最残忍也是最狡猾的狐狸……”

“呵呵,那个女人当年来这里,杀死了很多的人,却也把命丢在了宝镜山;上次你来这里,带走了蔷薇公主,却一路狼狈的逃回贵阳……你想要重蹈覆辙吗?红邵可。”柳莺随意的梳理着自己的长发,浅笑道。

邵可的黑眸骤然沉了下去,刀刃微微外翻,黑色的金属,影印出他的黑色瞳仁。

“既然已经被你发现了行踪,就不能不消除顾虑了。”

充满寒意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柳莺心中忽然升起了一阵畏惧,竟然不由自主的退后了一步。

 

“让我看看缥家的杀手究竟强到何种地步吧。”他淡淡的道。

 

 

 

烛火一跳一跳的,玲珑姬猛然坐了起来,却因为腹部的疼痛而几乎再次倒下。

“你受的伤很重,好好休息一下吧。”

一个温和的声音在耳边响起,玲珑陡然一惊,反射性去摸剑,却发现腰间已经空空如也。

“你的剑在这里,因为帮你包扎了伤口,所以就拿了过来,你现在还是休息一下会比较好。”

玲珑抬起眼眸,看到了一格温吞的青年坐在自己的勉强,浅浅淡淡的微笑,手里还拿了一碗黑色的药汤。

“那是……菊荠草熬成的药汁吗?”她忽然问道。

“啊?这个吗……嗯……”青年点了点头,“因为对止血很有用处,所以……”

“菊荠草虽然止血,但是用于外敷会效果更好。”她嘟囔这说道,随即意识到什么问题的时候,便投降似的举起手,红着脸道,“我不是说你用药不好啦……只是,这样的话,会更加……”

“原来如此。”青年笑了笑,把药碗放在了一边,“哦,对了,还没有请教你的名字。”

“我叫做玲珑……”她揉了揉脑袋,“你呢?”

“邵可,”他微笑道,“叫我邵可就行了。”

“嗯,是你救了我吗?邵可。”

“我只是凑巧路过看到而已。”邵可移开了视线,“对了,我给你泡了茶,要喝吗?”

“茶吗?”

 

一杯比中药好不了多少的黑色不明物质,玲珑却眼睛也不眨一下的喝了下去。

“嗯……”她颇为认真的点了点头,“果然是放了很多中药吧,确实是让人可以精神好起来的健康茶啊。”

“对吧?其实我这个人对家务方面比较笨拙,只有泡茶还算可以拿得出手吧。”

“哎?真的吗?”她笑起来,“确实是味道不错啊。”

 

想起什么的她忍不住道,“对了,我的那个朋友……”

“他受的伤比你轻,但是面积很大,所以,恐怕暂时不能行动了。”邵可叹了一口气,“至少需要七天左右耳朵事件恢复吧。”

“……”玲珑咬了咬牙,挣扎着跳下了床。

“要去看他的话,还是多多休息吧,你的伤也很重呢。”

“我……我还算好……”

“确实,一般人受那种伤早就死了,你居然还能活着,想起来也觉得不可思议呢。”

“……嘛……”

 

推开房间的门,迅躺在床上,脸色一片苍白。

 

 

 

(本章完)

  评论这张
 
阅读(13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