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FANE

MAY THE SAVIOR BE WITH YOU

 
 
 

日志

 
 

《故国之玲珑姬物语》第三十章 九彩江畔  

2009-02-20 23:48:50|  分类: 故国之玲珑姬物语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迅!”玲珑几乎惊叫起来,捂着伤口,摇摇晃晃的走过去,按在少年的脉搏上,发现脉息虽然虚弱,迹象却并不混乱,这才放了心。

“他受的伤没有你重,否则,缥柳莺也不会以为你死了。”邵可口气有点奇怪,“不过,就算身体被刺穿,你也没有死,居然还恢复的这么快,真是让人觉得不可思议。”

“……”玲珑没有说话,只是轻轻的握住了迅的手。

“还有,我在出去找柴火的时候,意外的从山道上捡到了另一个。”

“哎?”玲珑微微睁大眼眸。

“似乎已经昏过去了,不过没有什么大碍。”

 

不知道中了什么迷香的楸瑛,沉沉的睡在隔壁的房间里,玲珑轻轻叹息,为他盖好了被子。

“三个人中,你的伤是最重的,我也不明白你怎么会恢复的这么快。”青年微微一笑。

“这么说,十三姬还是……”

少女用力的咬着下唇,不知在想些什么。

“放心吧,他只是中了缥家的迷香而已……虽然不知道是什么……”

“浣香散,”玲珑淡淡的道,“只需要一粒,拍碎凝结在空气中,马上就会散发出丁香花的香气,让人感觉到四肢无力,最后陷入昏迷……药效大概为十二个时辰左右,无解药,过了药效,会自然醒来。”

邵可不由得露出了惊讶的表情,这个看起来只有十一二岁的少女,竟然如此熟悉的说出迷药的作用……

“莫非,你是上官家的人吗?”一个猜想冒出来,邵可疑惑的道,就算是上官家的人,玲珑的年纪,似乎也还小了一点。

“唔……不算是吧,”她飞快的移开了视线,“而且,我都只是纸上谈兵……因为迅时常受伤什么的,所以,对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比较了解……而且,浣香散也不是什么了不起的东西。”

她的手紧握成拳,“但是……那些家伙究竟为什么要带走十三姬呢?”

少女薄薄的唇抿成了一条直线,白色的绷带缠绕在身体上,隐隐渗出血水。

邵可似乎在叹息。

“蓝家宗主在玉龙做了不少多余的事情,缥家很多计划都无法在蓝州实施,所以,当然想要解决掉对方。”

 

『果然,最终的目的是……明昊吗?』

 

忽然间,她的目光炯炯,好像发现野兽的猎人一样闪烁着精光。

“邵可,他们会把十三姬带去哪里?”她认真的问道。

青年露出了温和的微笑,“如果没有猜错的话,应该是九彩江畔的宝镜山。”

“好,我们就去那里,把十三姬抢回来。”

 

“哎?”青年不可思议的睁大了眼眸,“你要去救那个孩子?”

“他们要用十三姬来威胁蓝家,我当然不会坐视不管。”玲珑露出了美丽的微笑,那一瞬间,邵可甚至有几分失神。

“恕我冒昧,你和蓝家究竟……”

“蓝家对我有恩。”玲珑笑了笑,“而且,不管事情究竟如何,十三姬原本就是无辜的。”

“世人何其无辜,如果一句‘无辜’就可以回答一切,那么最终的悲剧,又是因何而来?”悲哀从邵可的眼中一闪而过,玲珑微微一怔,颇为认真的握住了他的手。

“如果没有尝试,就这样放弃,这一辈子我都会讨厌自己的。”

“不行……”青年最终还是摇了摇头,“你年纪太小了,根本……”

“不要小看我啊!”玲珑双手叉腰,眯起了眼睛。

“……”邵可莫名所以的眨了眨眼睛,双手抱在胸前,看着这个小小的少女,忍不住露出了有趣的表情。

“想要跟我过招吗?”她微笑道。

“……”

 

 

屋外,邵可已经有点后悔了。

 

明明只是一个孩子而已,居然要自己认真的拿着刀刃与其动手。

 

但是,当玲珑举起双刀的时候,他才发现了自己的确是小看了这个外表柔弱的少女了。

动作轻盈,速度惊人,虽然在力量上(或许是因为年纪的缘故)还少许欠缺,但灵活程度上,绝对可以弥补这一不足。

如果不是因为这孩子是天才,就是她的老师……

 

寒意袭来,邵可陡然一惊,退开数步,看到玲珑眼中一闪而过的绞结,忍不住露出了赞许的微笑。

居然可以觉察出对手的想法,真是了不起。

作为这个年纪而言,速度上也已经非常优秀了……这个孩子的潜在能力,简直不可估量,以后一定会变得更强……说不定……

他心念一动,将刀刃收回鞘中。

“怎么了?”少女露出了迷茫的表情。

“你不是要去救人吗?那么就不要浪费体力了。”邵可微微一笑,“我正好也要去那里一次,不如同行吧。”

 

 

 

“你确定你的伤口没事吗?”看着玲珑把腹部的绷带扎紧,邵可忍不住道。

“嗯,没有关系的。”玲珑笑了起来。

邵可担心的看了她一眼,“去九彩江,只要沿着天池顺流而下就可以了。”

玲珑点了点头,把揽绳解开,拴在船身上。

“玲珑……”邵可忽然张口欲言。

“怎么了?”

他短暂的沉默了片刻,缓缓的摇了摇头,“没什么,走吧。”

“嗯。”

 

 

江水流春去欲尽。

坐在船头,望着缓缓而去的江水,玲珑的脑中,忽然冒出这样一句诗。

邵可摇着穿,老旧的木浆发出嘎吱嘎吱的声响,他抬起头望着远处可以看到的山峰。

“那里,就是宝镜山,我们就是要去那个地方。”

“对岸,就是玉龙吧?”玲珑忽然开口道。

“嗯……”邵可点了点头,“玲珑小姐是玉龙人吗?”

“唔……”她把脑袋埋在两膝之间,缓缓的点了点头,“大概吧。”

“……”邵可露出了相当微妙的表情,因为曾经听明昊说起过一个金发少女的故事,他不由得露出了淡淡的微笑,“玲珑小姐,如果是一个男孩子的话就好了。”

“哎?”她诧异的睁大了金眸。

“虽然觉得这种说发不近人情,但是……女孩子在这个世界上得到的,确实要比男孩子少的多。”

“说什么呢?女孩子在所有方面都可以比男孩子做的更好,不是吗?”她挑起眼眸。

“呵呵,的确呢。”想起留在贵阳的妻子,邵可不由自主的笑了,“对了,还没有请教令师尊名。”

“嘛……只是跟着陵王学过一点。”邵可这种说法,让玲珑很不好意思的摸了摸脑袋。

“陵王?”邵可脸色一变,“蓝州州牧,孙陵王吗?”

“哎……怎么了?”少女随口道。

“没什么。”邵可飞快的移开了视线,玲珑并没有看到他眼中轻轻掠过的的杀机。

 

“邵可很强呢。”玲珑视线落在很遥远的地方,“我也想要变强,然后……”

“然后?”

“讨厌啦!”玲珑一怔之下,“哦呵呵”的傻笑起来,“随便打听女孩子的隐私会被讨厌的哦。”

“……”莫名其妙的邵可,只有讪讪的划着船,看着玲珑一脸幸福的喝着自己带来的茶水。

 

 

――――――――――

 

 

玉龙,蓝家府邸。

 

“唔……”一声虚弱的呻吟,玉华在第一时间冲了过去。

“明昊大人……你觉得怎么样?”她急切道。

“玉华吗?”苍白的男子浅浅的笑起来,费力的抬起手,似乎想要像以前一样摸一摸她的脑袋,最终,却还是无力的垂了下去。

“您不要动,我去找大夫……”她转身又跑了出去。

明昊幽幽的叹了一口气,双眸无神的看着黯淡的天花板,被风吹起的竹帘,来来回回的摇晃着,如同自己此刻无多的生命一般。

鸾姬和宇翔都不在了。

他惨然一笑,不知不觉的,终于只剩下自己一个人吗?

曾经坐在自己身边,露出可爱微笑的女孩子……也毫不犹豫的离开……

 

想到那个金色的身影,他的心脏陡然一痛。

 

『玲珑,即使我的时间已经不多……你还是不愿意再见我一面吗?』

 

恍惚间,他听到了门被推开的声音,似乎有人在把脉,又说了些什么。

缓缓地,一切沉寂,回归了黑暗。

 

 

“怎样了?绣绣大人。”玉华紧张的道。

上官绣绣微微一笑,“没有关系,只是昏睡过去了,危险暂时已经度过,让他好好休息,不要在劳心伤神了。”

“……”玉华咬了咬牙,一言不发。

“我知道,”上官绣绣幽幽的道,“蓝家的那些老家伙,因为宗主继承人的事情绝对不会那么简单的放过他,所以,这估计也是不可能的事情吧。”

“……”

“他们三个,还在处理贵阳的事情吗?”

“嗯……”

“让他们尽快回来吧,”绣绣露出了美丽的微笑,“最多,也只有半年了。”

 

那一瞬间,玉华几乎无法站稳,懵懵懂懂的扶住了衣橱,紧紧的咬着下唇。

“不过,也别太担心,这毕竟不是什么症结,如果有解除的办法,还是可以解除的。”美艳的女子轻轻的拍了拍她的肩膀,望着苍白一片的蓝明昊,一股复仇的快意,在脸上掠过。

“……是。”玉华颤颤的道。

 

上官绣绣微笑着转过身去,婷婷而立,漫步走出了蓝家府邸。

 

 

―――――――――――――――――――

 

 

另外一方面,玲珑和邵可,也终于到达了九彩江。

 

彩色的江水微微摇晃,一切彩云国的传说,正是从这个地方开始。

邵可把船绑缚在岸边,拿出了随身的黑色长刀。

 

“走吧,玲珑。”

 

他沉沉的语声,仿佛很遥远。

 

 

 

(本章完)

  评论这张
 
阅读(12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