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FANE

MAY THE SAVIOR BE WITH YOU

 
 
 

日志

 
 

《故国之玲珑姬物语》第二十八章 红尘难却  

2009-02-20 23:47:24|  分类: 故国之玲珑姬物语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玲珑幽幽的睁开眼睛,发现自己躺在一张幔帐小床上,花坐在自己的身边,蓝色的眸子,带了几分说不清道不明的怜惜。

“醒了?”他没好气的轻哼一声,轻轻的摸了摸她冰凉的额头,将湿润的长发捋到一边,按住了不老实要起来的她。

“别动,这里是客栈,你有点发烧,现在流岳城已经乱成一片了,我派人把十三姬送到她外公那里,放心吧。”

“我……”揉着发痛的太阳穴,她懵懵懂懂的躺下,迷离的金眸望着他,“我昏过去了吗?”

“哼。”他微带恼怒的站了起来,转过身去,“你现在什么都不要想,乖乖的睡觉,这里是我的地方,其他人不敢进来……”

“我在外面呆了一夜?”她一下子坐了起来,喉咙的麻痒让她低下头,开始了剧烈的咳嗽。

“不是叫你不要动吗?”

拿起放在椅子上的皮衣,轻轻的披在了她的身上。

“我一夜不回去,红颜他们会担心的……”

花的脸色立刻就不好看了,自己照顾了她一晚上,居然这个小丫头醒来先问其他人。

没好气的转过脑袋,“上官红颜早就疯了,已经冲到玉龙去找你了。”

“什么?”她惊呼一声,拽住他的衣袖,“你没开玩笑吧?”

“这有什么好开玩笑的?”他轻哼一声,“他把玉龙拆了我也不会觉得奇怪的。”

“……”她仰起头,发呆似的看着天花板,“红颜是一个很冷静的人,不会做出那种莫名其妙的事情……而且,对他来说,没有什么比上官家更加重要了……”

“你真是一点都不了解那家伙。”花似乎叹了一口气,用湿润的手帕擦了擦她额上的冷汗,“居然在草堆里哭到发烧……你是笨蛋吗?”

“我……”

“……真不知道说你是笨蛋还是,天生痴情了,”他冷冷的道,却温柔的扶住了她的双肩,“我让人煎了药,你喝了之后,睡一觉就会好的,上官红颜那边就交给我,放心吧,一切都会没事的。”

“你说流岳城乱了?发生了什么事情了吗?”她疑惑道。

“没什么大事情。”他的眼神很快的转向了一边。

 

气氛似乎有些尴尬,玲珑好像傻瓜一样笑了起来。

“……你,干嘛对我这么好啊。”低头抱着双腿,她悄悄抬起头,看到他专心的把小炉里的药汁用纱布滤出,然后放上冰糖,端到了她的面前。

冰糖的搅动发出清脆的声响,玲珑把脑袋埋进杯子,忽然闷闷的笑了起来。

“笑什么,笨蛋。”他皱起眉。

“如果你结婚的话,也许会变成一个好丈夫也说不定啊……只是,突然这么觉得。”

“哼,说什么莫名其妙的话。”他忽然捏住了她的鼻子,然后,苦的要命的药汁就这样毫无预兆的被灌进了她的嘴巴里。

“唔……”褐色的药汁顺着她的嘴角留了下来,看起来像个呆呆的小狗。

“笨死了,”他掏出手帕,粗鲁的擦着,“吃个药也不会……”

“唔……你……”狠狠的瞪了他一眼,玲珑还是乖乖的躺了下来。

“我让楸瑛呆会过来,你快睡吧。”

“……”她抓着被角,弱弱的道,“你要出去吗?”

“蓝家出了一点小麻烦,我必须回去。”不知道为什么,他那个时候并不想对她说出真相。

“……对了,”她坐起来,从内衣的小口袋里面拿出一个小瓶子,“这个是上官家的秘药,只要一粒就可以让人在三十六个时辰内心跳和呼吸全部停止,之后会醒来。”

他沉默了片刻,忽然开口道,“这是上官家的‘绝神散’,上官红颜居然会给你?”

“这是我自己配的。”她小声道。

“你自己?”他诧异的睁大了眼眸,颇为怀疑的看了一眼手中的小瓶子。

“上官家的‘绝神散’只有绣绣大人会配,现在整个上官家也只有一瓶……包括黑街可以买到的,全部都是我的配方。”

他挑了挑眉,终于把小瓶子收了起来。

“我是大夫啊……虽然看起来不太像啦。”

“十五岁以前的小鬼,也能称之为大夫?”他嗤笑道。

“讨厌的家伙……”

小声嘟囔了一句之后,她似乎终于进入了梦乡。

 

 

 

 

仔细的打量了那个小小的瓶子,花的眼神怪怪的。

从一个青楼里跑上跑下的女孩子,摇身一变,成了彩云国最大医术世家的大夫,想起来也不会有人相信这种传说故事吧?

轻轻抚着她柔软的金发,他甚至没有意识到自己露出的笑容。

 

“少爷。”一个侍从走进来,花飞快的收回了手,那人颔首道,“楸瑛少爷来了。”

“让他进来吧。”花站了起来,又望了玲珑一眼,“备马,我们直接去贵阳。”

“是。”

 

 

只有十三岁的楸瑛推门而入,意料之外,花并不在那里,而玲珑一个人躺在床上。

“怎么回事啊?”他小声嘟囔了一句,皱起好看的眉,忽然发现床上的女孩子已经睁开了金色的眸子。

“哇!”被吓了一跳的楸瑛马上叫了起来。

“哇什么啊?吵死了,楸瑛。”她揉着眼睛坐起来,“难道不能对病人温柔一点吗?”

“你生病了?”楸瑛走上前,摸了摸她的额头。

“已经好啦,真是的,你有没有去迅那里看过?”

“一早就被哥哥叫到这里来,根本哪里都来不及去。”楸瑛还顶着重重的黑眼圈,看样子昨晚显然没有睡好。

“……”她掀开杯子,跳下了床,“走吧。”

“去哪里?”

她幽幽的叹了一口气,抬起头,冲着楸瑛轻轻笑起来,“能陪我在城里走走吗?”

 

 

清早的流岳城,失去了喧闹,失去了繁华,剩下的,只有一个清清静静的小镇而已。

偶尔有几个人在清扫街道,五颜六色的纸屑,隐隐的火药气味……仿佛诉说了这个小镇曾经的故事。

 

“真是个好地方吧?楸瑛。”她微微的笑起来。

“你怎么了,变得有点奇怪呐。”楸瑛不解的看着她。

“……我……”她很快的低下头,“算了,你不会懂啦。”

楸瑛的眼神淡淡的,似乎在看着很遥远的地方,“你喜欢红颜大人吗?”

“哎?”她惊奇的看着他,“为什么这么说啊?”

“……”他忽然笑了起来,因为一直打打闹闹,玲珑从来都没有注意过,其实楸瑛也是一个相当程度上的美男子,“我们认识很多年了,你以为只有迅才了解你吗?”

“因为楸瑛你一直有点小孩子气嘛。”她撇了撇嘴。

“被你这样说真的是觉得很不愉快。”楸瑛叹了一口气,“如果喜欢红颜大人的话,还是算了吧,你们不会有结果的。”

“那么,胭玥的话就可以了吗?”她随意调侃着。

楸瑛的脸立刻的黑了下来。

 

天池药阁的三个学生,红颜,玲珑,还有一个,就是蓝胭玥——也是明昊最年长的一个私生子,今年已经二十岁,对楸瑛一直很好,也是蓝楸瑛从小到达最崇拜的兄长。

蓝胭玥的医术非常高明,容貌自然也是相当的英俊,唯一的缺点就是性格非常暴躁易怒,对于不用功的玲珑也非常的严厉。

 

“胭玥哥不行,其他人都无所谓了……如果你喜欢我其他的哥哥的话。”他狠狠的瞪着她,“还有为什么随便转移话题啊?”

“……你不会是说花吧?”她的脸皱成了一个包子。

“他有什么不好吗?”

“……”她忽然感觉有些气闷,转过身去,“回去吧,我有点担心十三姬。”

“迅在那里,有什么好担心的嘛。”楸瑛快步追在后面

回到客栈,言休已经被喂了饲料,但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没有看到主人,因此似乎憋了一肚子的闷气。

好在楸瑛在这里,虽然马儿不太听话,也没有造成太大的麻烦。

“我们去天池山。”她心不在焉的道。

 

然而,楸瑛和玲珑都不知道,在前面等待他们的,将会是什么。

 

 

天池山,风景依旧。

因为热度的疲惫而半倚靠在楸瑛的肩上,玲珑无心欣赏那自然成就的高原美景,昨夜的男子,时常涌现的微笑,无时不刻出现在她的脑海之中。

——回玉龙吗?

一时间,她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明明好不容易才跑出来,现在却要这么简简单单的回去吗?

可是为什么这样想见他呢?

她把脑袋埋进臂弯,不想让楸瑛看到自己悄悄流下的眼泪。

“怎么了?”因为在她己怀里乱动,他忍不住微微皱起眉。

“风太大了。”她勉强一笑。

“我怎么没觉得?”他小声嘟囔了一句。

 

优雅公子楸瑛,那孩子气的一面,恐怕只有玲珑可以看到了。

即使面对最喜欢的哥哥们,楸瑛也没办法撒娇或者任性,对于玲珑,他似乎总是很喜欢戏弄对方(虽然大多数时候是被戏弄的那个)。

 

“我很喜欢楸瑛啊。”她忽然轻轻的道。

“……说什么莫名其妙的话。”楸瑛脸微微一红,飞快地转了过去。

 

 

(本章完)

  评论这张
 
阅读(12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