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FANE

MAY THE SAVIOR BE WITH YOU

 
 
 

日志

 
 

《故国之玲珑姬物语》第二十五章 繁花满地  

2009-02-20 23:45:18|  分类: 故国之玲珑姬物语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许多年后,十三姬跟玲珑说起那个时候的事情,忍不住还有着些许怨念。

为什么这个粗鲁到了极致,完全没有任何淑女细胞的家伙会被人称作是彩云国第一名妓,她也实在搞不清楚。

性格莫名其妙,有一点天然呆,和楸瑛打架,连抓带咬……为什么这样一个女孩子会让彩云国的男人神魂颠倒,似乎已经变成了一个无法解决的千古之谜。

 

喝了粥之后,十三姬的精神似乎好了一些,面对玲珑凶狠的眼神,却怎么看都有那么一点害怕。

玲珑按照花的要求,从药房里偷了药材。

回来的时候从外面打了水来,给少女认真的擦了擦脸,玲珑轻轻易易的把十三姬抱了起来。

十三姬正要大叫,金色的发丝扬起,弄在她的鼻端,痒痒的感觉让她不由自主的打了一个喷嚏,恍惚间,似乎闻到了淡淡的兰花香味。

“叫十三姬对吧,还真是一个没有什么水准的名字。”她轻轻的哼了一声,“走吧,我们一起出去逛逛。”

 

十三姬不记得自己是怎么跟着玲珑走出了天池药阁,拉着她的手,看着身材高挑的少女,悠闲自得的哼着曲子,十三姬忍不住有点羡慕。

“怎么了?”注意到落在自己身上的视线,她随口道。

“我……”十三姬低着头,瘦瘦小小的样子看起来格外的可怜。

好像已经饿了三天呢。

她忽然把手重重的拍在了小丫头的脑袋上,认真的道,“死去的人,已经没有办法复活……我们只有更加健康快乐的活下去,对它们来说,才是最好的回答,明白吗?”

十三姬一头漂亮的头发松松软软黑发和楸瑛的一样漂亮,为什么偏偏自己是这样一头卷曲的金发呢?

头上几乎可以看到冒出来的一团团黑烟,玲珑索性弯下身子,把十三姬抱了起来。

 

偷偷的溜到马厩,牵出了红颜的爱驹——言休,那是一匹通体雪白,一根杂毛都没有的玉龙雪驹,是彩云国一等一的名马。

红颜骑着马回来的那样子,想想也可以知道,玉龙的女孩子们看到了会有什么反应。

——骑马倚斜桥,满楼红袖招。

不像雪那他们那种风流倜傥,红颜的书生气质,委婉之中,带了几分悠然自得的潇洒……相比上官莲的阴柔,红颜可能是多了几分浊世佳公子的自信。

红颜公子向来少去青楼楚馆,相比某位蓝雪那的名声,实在是好了太多。

将言欲休,这种了了的凄美意境,让人别生一股惆怅。

真不愧是红颜公子,连马的名字都取得这样别具一格。

 

拍了拍言休的鼻子,那骄傲的马儿立刻毫不留情的在玲珑的手上咬了一口。

“啊!”她一声惊呼,好在这畜牲到底与之相识,并没有真的用力咬下去,只是玲珑的手上,有了一排湿答答的牙印。

“你这混小子!”玲珑涨红了脸,“跟你那主人一样莫名其妙。”

好像听懂了她的话一般,言休的鼻子哼了一声,蹄子有一下没一下的踢打着地面。

“好,看我们谁厉害!”玲珑咬牙切齿的跳起来,运起轻功,轻轻巧巧的落在了言休的背上。

言休几乎立刻就站了起来,她牢牢的抓住了马尔的鬃毛。

十三姬惊叫一声,连忙退开。

那马儿一脚踢开栅栏,发狂般的跑了出去。

 

玲珑的马术源自陵王,也学习过怎样驯服野马。

言休出身名种,是红颜从小养大,除了红颜之外,不会听任何人的话。

天池山上是一片高原,言休撒开四蹄狂奔,倒也没有遇上什么障碍,却是苦了玲珑,这马又蹿又跳,弄得她难受极了。

“你这臭马!”她胡乱骂道,“看本小姐怎么收服你。”

言休好像下定了决心,一路狂冲,撞到了好些灌木。

“给我停下,”松开一只手,玲珑抓着言休的缰绳,“你这臭马!”

谁知道好像被玲珑骂红了眼,言休一个掉头,向着马厩冲了过去。

 

劲风刮的玲珑脸上阵阵生疼,她勉强抬起头,看到惊慌失措的十三姬正站在那里,她心下一凛,坐直身体,用最大的力气拉紧了言休的缰绳。

马儿吃痛,忽然间抬起了双蹄,十三姬头一低,那畜牲,险险的从她的头顶掠了过去。

“啾!”总算拉住了这匹骄傲的名种,玲珑微微吐出一口气,刚才只要一点,言休的蹄子就可能踢到十三姬。

她跳下马,仔细的检查了一下十三姬,好像没有受什么伤的样子。

“你还好吧?”

受了一点惊吓的十三姬,勉强的点了点头。

“这样就好,”她微微吐出一口气,笑道,“马儿就是这样,你如果不驯服它,它就会跟你作对……这言休虽然脾气不好,但总归不是野马,”拍了拍言休的脊背,“如果是野马的话,要难上一百倍呢。”

“言休?”十三姬重复道,有些惊羡的望着言休漂亮的皮毛,忍不住想要伸出手去摸一摸,犹豫了半天,却最终没有这个胆量,女孩子颤颤的抬起头,“那是它的名字吗?”

“嗯。”玲珑点了点头。

“很好听的名字呢。”十三姬漂亮的蓝眼睛眨了眨。

“一般般吧。”虽然不想承认,不过,在文采这方面的话,红颜还真是不错。

弯下身子,把十三姬抱起来放在了马背上,言休依然安安静静的,似乎已经闹累了。

自己也跳上了马,玲珑驾着马儿向前走去。

 

十三姬轻轻的摸着言休漂亮的皮毛,露出了惊叹的表情。

“好漂亮……”她不由得感叹道。

“这马虽然脾气不好,却是有名的玉龙雪驹,彩云国每年只有三匹,基本上是千金难求……”

“……勇大人有一匹……”沉默了一段时间之后,十三姬忽然开口道。

“勇大人?司马勇吗?”玲珑随口道。

“嗯……”十三姬用细不可闻的声音答应道。

“你跟楸瑛不太像啊,和你其他几个哥哥也不像……”她忽然开口道。

“楸瑛哥哥吗?”十三姬认真的问道。

“嘛……你的楸瑛哥哥,虽然外表和善,其实内在是一个相当小气的人呢。”

“哎?楸瑛哥哥吗?好像是一个很厉害的人呢。”

“哈哈,你不知道吧?”玲珑一脸小人得志的表情,“我们两个打架的次数,胜负是三十三对二十七,还是我略胜一筹哦。”

“……姐姐你,打赢了楸瑛哥哥吗?”

“……叫我玲珑就好,姐姐什么的就免了。”“姐姐”这个称呼让玲珑有些心烦,夹了夹马腹,加快了速度。

马背的颠簸让十三姬觉得很不舒服,轻轻的哼了一声,玲珑抽打了马臀,言休身形一窜,便跑近了密密的林子里。

林子里的枝丫到处都是,玲珑压着十三姬的脑袋,小丫头不安分的超上面看着,风沙沙的刮过脸颊,没过多久一片光亮出现在了她的面前,十三姬不由得惊讶的睁大了眼眸。

一座巨大的山门呈现在她的面前,高耸入云的群山,在她的身后,云雾缭绕,美不胜收。

 

一个十七八岁的华衣少年静静的站在那里,一把羽扇轻摇,红色的骏马站在他的身后,优雅如水,风华绝代。

玲珑拉住了言休,少年微微挑起眼眸,冲她浅浅一笑。

“没想到,你居然把上官红颜的宝贝偷了出来。”

“反正他现在用不着。”玲珑嘟囔一句,忍不住多看了花一眼,随着年月的增长,稚气已经彻底的退去,取而代之的,是轻言浅笑领袖气质。

“怎么?觉得本侍郎太帅,已经看呆了?”花随意的调侃道。

“侍郎?!”玲珑的眼睛变成了两个圆点。

“你还不知道吗?本少爷已经是户部侍郎了,当年被你咬的雪,现在是礼部尚书,月的话,现在是礼部侍郎……怎么样?没想到吧?”

“哎?”她笑起来,“很厉害嘛,你们几个。”

花赌气一般的转过脑袋,“反正你不是已经下定决心要做一个江湖郎中了吗?

“开什么玩笑!”玲珑涨红脸叫了起来,“是大夫啊,大夫!一个非常有前途的职业呢!”

“……罗嗦死了,黄毛小鬼。”

“你说什么!”

“不是要去流岳城看烟火吗?”他在她脑门上重重的点了一下,抬起头,看到了还坐在马背上的十三姬。

好像被挑衅到一样的十三姬用力的扬气眼眸,毫不畏惧的回看了过去。

“很好的眼神,到底是血管里面流着蓝家的血液呢。”

“不要跟小孩子说这种话!”玲珑愤愤的瞪了他一眼,呈大字状挡在了十三姬的前面。

“很可爱呢,你。”花不怀好意的笑起来,轻轻的扣住玲珑的下巴,慢慢的凑了过去。

“哎!你你你你做什么啊!!”她莫名其妙惨叫起来的,本能的向后退,却被花一下子环住了腰。

“你逃什么嘛,欲拒还迎吗?”

“什么欲拒还迎啊!!”

“因为你很可爱,所以总是让人忍不住想要欺负一下吧。”

“什么变态心理……”

 

小声嘟囔了一句,她没办法动弹,只要任花宰割,那好像要凑上来一样的嘴唇,似乎有着淡淡的花香气息。

紧紧的闭上了眼睛,浑身僵硬的玲珑感觉到那温热的气息似乎近在咫尺。

过了很久,玲珑小心的睁开了眼睛,看到的是一张强忍笑意的放大版脸孔。

 

——被耍了,她悲哀的认识到这一点。

不过,因为这个而被弄得脸红心跳,紧张万分的自己也真是够衰的。

“……”大脑尚且处在短路的状态,玲珑感觉到嘴唇上微微一热,一个随意的浅吻已经不留痕迹的落在了唇瓣之上。

 

滴答,滴答,滴答。

 

三秒之后,玲珑终于暴走。

 

“啊啊啊啊啊啊,你这个白痴,对我做了什么啊,我的初吻啊,你这个笨蛋!!!!!!!!!!!!”

 

 

 

(本章完)

  评论这张
 
阅读(18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