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FANE

MAY THE SAVIOR BE WITH YOU

 
 
 

日志

 
 

《故国之玲珑姬物语》第二十二章 喜逢君  

2009-02-20 23:42:57|  分类: 故国之玲珑姬物语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光阴似箭,花开花落,转眼间,玲珑已经十一岁了。

 

不知道自己的生日,玲珑就强行的把自己的生日安插到了楸瑛的前一天,因此,两个人还打了一架。

看着鼻青脸肿的玲珑,红颜只好不断地更这个小丫头强调“你是女孩子”这一事实。

上树掏鸟窝,骑马、打架……什么事情都做了,红颜也只好眼巴巴地看着玲珑和淑女的道路越来越远。

 

相比之下,陵王对此倒是全不在意,时常乐呵呵的来教玲珑做这做那,对于二刀流的事情,也只是一笑置之。

数年下来,玲珑的刀法居然也大有提高,可以和迅打个不分高下

 

天池药阁的课程,还有马场的嬉闹……忙在其中的玲珑,却依旧无法忘记一些人,一些事情。

寂寥的夜晚,她也曾托腮遥望,在那个遥远的城市,灯火之下,是否有一个男子,正忆起那往昔的流连?

 

然而,如果日子一直这样平静的度过,那么,也就不会有后面的故事了。

 

马场的墨云,在四年前离开了那里,到表哥司马勇家中居住,生性喜欢小孩子的墨连,把玲珑视如己出,一直悉心的照顾着这个可爱的女孩子。

 

随手开关着药箱,她一面打着哈欠,一面把药箱里面的蜜饯随手塞入口中。

——红颜当然是不会介意的。

一向宠着她的上官家公子,今年已经十七,说着,也到了定亲的年纪……可是不知何故,上官家上下苦口婆心,这个儒雅公子却总是以这样那样的理由逃避着相亲……

 

明昊,没有来过。

一次都没有,玲珑时常期待的站在门口,希望他会和楸瑛或者红颜一起出现……然而,蓝明昊,好像彻底人间蒸发了一样,不曾再次出现在她的生命中。

 

也许,这对他来说仅仅是一场游戏罢了。

 

含在嘴里的蜜饯立时间满嘴的苦涩,她站起来,随手拢了拢长发。

 

咚!门忽然被极其粗野的推开了,满头大汗的楸瑛冲了进来。

她一怔之下,正要发火,可是满身是血的楸瑛让她心似乎猛烈的抽动了一下。

 

“你、你这笨蛋……怎么搞成这样!”她连忙走上去。

“这血不是我的。”楸瑛轻轻喘着气,拉过了那个在门外的人影,红色的液体正从他的眼眶中泊泊流出,勉强捂住的手——指缝间已然满是鲜红,沾满了胸前的衣襟。

“迅……你到底……”她的身体轻轻颤抖了一下,没有想到,这个场景会让自己如此的窒息。

“我没事。”他浅浅的笑了一下。

“你还笑得出来!你这个白痴!”没头没脑的骂了一句,玲珑赶紧把他扶进了屋内,“楸瑛,你去打水,我要清洗伤口……”

难得对于使唤自己的玲珑没有抱怨,楸瑛马上就跑了出去。

 

总算对伤口作了消毒,疼得浑身乱颤的迅,冷汗不由自主地冒了出来——毕竟,那个时候他只有十三岁而已。

小心的涂抹上了青色的药膏——这是玲珑自己做的,止血效果很好,这种伤口,不会有太大问题,但是……她却心情一片阴霾。

 

——迅的这只眼睛算是毁了。

 

“楸瑛!”她像是从牙缝里面挤出几个字来,“是谁把迅弄成这样的,我要把他的眼珠子挖出来当鞭炮来踩!”

不管和楸瑛打架打到何种程度,只要有谁欺负三个人中的任何一个,三个人绝对会一致对外,哪怕对手是上官红颜也是一样。

“……”玲珑可怕的表情让楸瑛嘴巴动了动,似乎是想说些什么,视线缓缓游弋,落在了门口的地方。

 

这个时候,玲珑才发现,跟在他们身后还有一个人。

 

一个三四岁的小女孩,面色苍白,抱着柱子,害怕得望着他们。

“那是谁啊?楸瑛,是你的私生女吗?”冷淡的语气。

“什、什么啊!我怎么会做那种事情!”楸瑛的脸立刻涨红了,“她是十三姬,我的妹妹。”

忽然间意识到什么的楸瑛马上捂住了嘴巴,迅幽幽的叹了一口气,看到玲珑一点一点暗淡下去的眼神。

短暂的沉默之后,迅似乎笑了笑,“她是墨云小姐的女儿。”

 

玲珑这才想起来,墨云离开马场,已经差不多有四年了。

“那么,你怎么会跟她在一起,你的眼睛又是怎么回事?”她嗫嚅道。

“墨云小姐已经死了,我的眼睛,是我自己刺瞎的。”迅平静的口气似乎在讨论天气。

“你开什么玩笑!”不顾所以的拽起迅的衣领,玲珑大骂起来,“你以为我是白痴?还是你是白痴,没事去刺瞎自己的眼睛?”

“这是真的,”迅苦笑着道,向着门边的少女努了努嘴,“她已经三天没有吃过东西了,玲珑……”

她没好气地哼了一声,向着十三姬望了过去。

 

“对、对不起……是我不好……”瘦小的女孩子哭了起来,几乎虚脱的坐在了地上。

玲珑惊呼一声,上前,摸了摸她的额头,竟然火一般的滚烫。

“她在发烧!你没有给她找大夫吗?楸瑛!”

“是迅不让,我也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楸瑛把十三姬抱了起来,那小小的身体,几乎没有什么重量。

 

这种情况虽然说还是交给上官红颜会比较好,但是,迅的执意让玲珑只得自己上阵,开方煎药……和楸瑛两个人在厨房弄了一鼻子的煤灰,活脱脱的两个笨蛋。

 

一大碗苦到发涩的药汤,怎么才能劝十三姬喝下去变成了又一个难题。

吃过了粥,烧也退了一些,怎么样都不肯吃药的小丫头,让三个少年少女着实伤透了脑筋。

 

连哄带骗的让小丫头喝完药睡着了,三个人也开始讨论起了一些实际的问题。

“你准备接下来怎么办?”楸瑛开口道。

迅的眉头拧在了一起,虽然说在马场安身是一个好主意,可是,这样很快就会被玉龙方面发现,那个时候,问题会更加麻烦。

十三姬不能留在天池药阁,对事情始末非常清楚的迅,知道上官家不可能会去淌这浑水。

 

他抬起眼眸,因为少了一只眼睛,眼前的视线有些模糊,所以,他并没有看到玲珑怔忡的表情。

“我想……暂时留在马场,墨连大人,是十三姬的外公……除此之外,我也想不出还有什么地方可以去了。”他轻轻地道。

“不告诉父亲大人吗?他连十三姬的存在都不曾知晓……”

“反正明昊大人也不会管这件事情吧,除非……”

 

楸瑛和迅的视线全都落在了玲珑的身上。

 

猛地回过神来,她错愕的望着两个若有所思地少年。

“怎、怎么了?”

“回一次玉龙吧。”楸瑛认真地道。

“不要!”她毫不犹豫地拒绝了,“我在这里很好,为什么要回去!?”

“明昊大人一直很惦记你,”迅叹息着摸了摸她的脑袋,“而且,你不想回去看看吗?”

“不想。”她斩钉截铁的回答道。

 

“虽然不知道是什么事情,但是……逃避不会是长久之计,玲珑,等到一切都失去的时候,就来不及后悔了。”迅静静的道。

 

害怕被看穿,她慌乱的转移了话题,“还是先来考虑一下十三姬的问题吧,她只有三岁,你们两个会照顾她吗?”

楸瑛立刻面露难色,对于照顾小孩子毫无经验的两个人,面临的挑战恐怕不是一点点。

“反正我也回不了司马家了,”迅倒是爽快地耸了耸肩,“违抗了父亲的命令,回去也只是死路一条而已。”

“……”玲珑哗的一下站起来,“我去问问红颜,或许他有办法……”

 

她刚要出门就被两个人拉住了。

 

“不行,玲珑,你要保证,这件事情绝对不能告诉上官红颜!否则十三姬的性命会不保的!”迅神色肃然。

“怎么会?红颜可是大夫……”

“他也是上官家唯一的继承人。”楸瑛插嘴道,“中间的利弊,他应该会权衡的很清楚……清官难断家务事,他是不会插手司马家和蓝家的私事的。”

“好吧,”玲珑咬了咬牙,“我不会说出去,但是……在我觉得十三姬恢复健康之前,她必须留在这里。”

“……”

“我不会让红颜发现的,”她很快的道,“小孩子这个时候最容易生病,你们两个风餐露宿都没关系,可是……小孩子不行,何况是个小女孩。”

“我明白了。”迅点了点头,“我和楸瑛先回马场,你自己一切小心。”

 

 

送两个人离开,为十三姬掖好了被子,她疲倦的微微吐出一口气,才发现,自己忘记让迅明天来换药了。

 

 

——明昊,我对你来说……真的是一点意义也没有吗?

 

 

胸口阵阵的抽痛,脸上一湿,她擦了擦才发现自己不知何时,早已泪流满面。

 

“你哭什么?笨蛋。”

傲慢到了一定程度的声音响起,她惊讶的抬起头,看到一个十七八岁的蓝衣少年站在自己的面前,些许淡然地冷笑,仿佛好像要故意激怒自己一样。

“你是……蓝雪那?”

虽然不太确定,但是,她脑海中出现的,只有这三个字了。

 

 

“五年不见,你还是一样呆呆傻傻啊,小猫咪。”花轻轻扬着羽扇,嘴角边带着不屑,“像个笨蛋。”

 

顾不上考虑什么笨蛋的事情,十三姬的安全让她心中一动——难道要自己在这里把这个蓝家少爷灭口了?

 

 

 

  评论这张
 
阅读(9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