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FANE

MAY THE SAVIOR BE WITH YOU

 
 
 

日志

 
 

《故国之玲珑姬物语》第二十一章 前缘尽  

2009-02-20 23:41:56|  分类: 故国之玲珑姬物语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盏小窗下,忽明忽暗的灯火轻轻跳动着,坐在窗边的少女,露出一丝忧伤的表情。

金色的长发在晚风中轻轻飘起,那暗夜中金色的瞳仁,好像猫儿一般,些许慵懒,些许调皮。

 

她的容貌很美,白皙的皮肤,仿若一件最完美的雕塑。

一只小小的玲珑挂件静静的躺在她的手中,闪烁华丽,美的亦真亦幻。

 

这里是流岳城外,天池山上。

闻名天下的天池药阁,也是彩云国历史上第一座医学院,就坐落在这里。

天池药阁,主要的学生是由上官家以及蓝家之人组成,看似宫殿一般的大药阁,虽然加上老师也只有十二个人,但里面却有着上万种的药材,其中的几千种,是彩云国千年罕见的名贵品种……

十二个人中,九个老师,三个学生。

其中,一个是红颜,一个是她。

 

听到木门被推开的声音,玲珑转过头,冲着身后的少年露出了可爱的笑容。

 

“红颜……”

很快的把玲珑挂件藏进手中,不想让红颜发现自己犹豫的她,总是这样微笑着。

“怎么样,房间还习惯吗?”浅蓝色的长发束在脑后,俨然一副贵公子装束的少年,微微挑起眼眸,“还是说……有一点失望?”

“嘛,这样说也没错,”她颇为认真地点点头,“这个房间太小,而且床也很硬……”

“我不是说这个,”红颜纤细的手指轻轻摸了摸她柔软的金发,“你来这里三个月了,蓝明昊却连一封信也没有捎来……是不是有点失望?”

她的呼吸稍稍一窒,然后转过头,勉强露出了微笑,“嘛……本来就是我要离开的,也没有向他告别……”

他忽然间,骤然打断了她接下去想要说的话。

“你是故意逃开吗?”

“哎?”

红颜幽幽的吐出一口气,“你不是那种会为了一点小小的伤害就转身逃跑的家伙,一定是母亲大人对你说了什么吧。”

“……”

“果然啊……”看到玲珑沉默的表情,红颜露出了浅浅的笑容,“但是,你知道吗?我很高兴……这样,你就可以和我一起留在天池山了。”

“是吗?”心不在焉的答应了一声,玲珑绕过红颜,美丽的眼眸之中掠过些许伤痛。

 

房间内陷入了寂静之中,红颜好像要刻意打破些什么一般的开口道,”明天,和我去天池吧。”

“为什么……”她嗫嚅道。

“总是药方和药材的种类,不觉得枯燥吗?”他点了点她的鼻子,露出了戏谑的微笑。

玲珑迟疑着点了点头,红颜微微一笑。

 

“早些睡吧……”忽然在她的额头上轻轻一吻,得逞的红颜笑着走出了房间。

 

 

天池药阁的生活,可以说是枯燥乏味,也可以说是平静安然。

每天早晨,学生们很早就会起来,药阁的侍从开始打扫房间,学生们也开始在药阁翻阅典籍,制作药品和培植各种草药。

天池山,终年积雪,是蓝州的最高峰。

山顶上的天池雪水,流遍四野,也是九彩江的源头。

 

天池,就在山腰。

穿着厚厚的皮裘,坐在马上,红颜抱着玲珑,顺着蜿蜒的山道,一点一点地向上。

蓝州地形复杂,那高耸的天池山上,有着高原的特色,俨然是一个巨大的山林,满地的鲜花,开遍山野。

 

“哇,好漂亮……”满地的紫色小花,让玲珑眼花缭乱。

“都说红州多花,可是,这流岳城外的天池山,却是一个异数吧。”豪爽的笑声传来,玲珑转过头去,露出了惊喜地笑容。

 

“陵王!”她兴冲冲的叫起来,蓝州州牧哈哈大笑着,拍马过去。
丫头看起来还精神的很嘛。”

望着陵王身下那俊逸的白马,玲珑一阵郁闷,胡乱的推搡着红颜。

“真是的,为什么要骑一匹马啊?”

抓住好像小狗一样不安分的玲珑,红颜皱起了眉,“你一个人骑一匹马的话,岂不是要掉下去?别开玩笑了。”

红颜明明也只有十四岁而已,还是不久之前过的生日,。

 

陵王露出了不怀好意的笑容,策马而去,轻轻巧巧的从红颜那里把玲珑拎了过来。

“哇!”被吓了一跳的少女惨兮兮的抓着陵王的手臂,那高大的马背颠簸不堪,让她有一点想呕吐。

“这小丫头借我半日!”陵王豪爽的声音传来,人却已然在半里之外了。

 

“太快啦!”牙齿嗑磕作响,玲珑发出一声奇怪的惨叫。

“别说话,会咬到舌头的。”陵王拍拍她的脑袋,又催促了身下的畜牲。

不记得过了多久,屁股也差不多裂成了两半,一个巨大的马场出现在了自己的眼前。

“这里是……”

就在玲珑露出疑惑表情的时候,远处的呼喊声已经到了耳边,

“玲珑!玲珑!”

马场边缘的树上,两个人影轻盈的落下,跑到了自己的面前。

“楸瑛?迅!”

唇边不由自主地溢出惊喜的笑容,摇晃着跳下马,“你们怎么会在这里?”

“这里是司马家的马场。”迅浅浅一笑。

“听说你在天池药阁?”楸瑛眼神怪怪的。

“嗯……是啊,怎么了?”

“这两天蓝家因为你的事情都快闹翻天了,”楸瑛的脸皱在了一起,好像一个小小的包子,“父亲大人每天脸都板的死死的……长老们也没有什么好脸色……”

 

——明昊一定很生气吧。

她有些失落,微微转过头,可以的逼开了陵王似笑非笑的眼神。

 

“不是你又有了一个弟弟吗?”迅忽然开口道。

“嗯,但是,好像父亲大人不是很喜欢的样子……”楸瑛喃喃自语,随即露出了无奈的表情,“最近家里面也混乱的要命我简直都有点不想回去了。”

 

——明昊……

 

可一想到那家伙大发雷霆的样子,玲珑难过之余,一阵心虚,不管事实如何,从他身边逃走的毕竟是自己。

抬起头,看到陵王带了淡淡戏谑的眼神,无所适从的她,只有把脑袋转向了一边。

 

是啊,明明在意的,可是却依然没办法开口说出来。

 

前缘断,思绪尽,泪空流……

 

也许在未来的日子里,玲珑能做的,只有用自己的一切力量去忘却那个男人,只有这样,自己的心才可以得到些许的安慰。

 

——喜欢……

 

这又怎么样呢?世间的所有,不是用喜欢和被喜欢就可以解决的,正如她永远也不可能去和自己的亲生父亲相濡以沫,而明昊,也只是把她当作一个小女孩而已。

 

她也想过去调查这件事情,但是……有这样的想法,却没有这样的勇气。

 

或许这样……至少可以留给自己一份默默思念的权利。

 

 

 

 

春去秋来,一切平静而安宁。

 

天池马场变成了玲珑的新去处,马场的主人名唤墨连,他早年丧妻,有一个十八岁的女儿,非常漂亮。

楸瑛和迅整日的赖在这里,骑马射箭,好不快活;陵王也时常来拜访,教授一些剑术什么的。

玲珑在天池药阁的功课依然照旧,所不同的是,上官红颜,已经真正的长成了一个华丽的贵公子,容貌俊俏,深蓝色的眼眸,好像蓝宝石一样夺目璀璨。

 

拜托马场的主人,打制了两把短刀,美其名曰二刀流的玲珑,因此而没有少遭到楸瑛和迅的嘲笑。

与楸瑛和迅过招的日子,悠然而愉快,不用去考虑什么,只要这样平静的生活下去……是不是一样也是一种幸福呢?

她不敢欺骗自己……这样的日子,总有一天会结束。

 

红颜推开房间的门,刺鼻的气味迎面扑来,即使是习惯了浓重药味的上官红颜也不由得皱起了眉,然后,就看到了浑身包裹的密不透风的可疑人物。

“……你在做什么……”望着在全商联特别订制名贵的水晶瓶中,呼噜噜的沸腾着,绿色的烟雾不断的向上冒着,看起来诡异异常。

可疑人物摘下了那装束,露出金色的眼眸,“红颜,你怎么来了?”

“……我听到了爆炸的声音,所以过来看看。”红颜的喉咙动了动,视线落在那一堆水晶碎片上。

一面发出类似于哦呵呵之类的愚蠢笑声,玲珑夸张地摆着手,“嘛、嘛……这种小事情就不要在意了。”

“……”不知何故,红颜一时间陷入了一阵诡异的沉默,在那之后很久,都没有说话。

 

——也许父亲让她学习医术是一个错误。

 

红颜毫无来由的想到。

 

 

“啊,对了,有什么事情吗?”玲珑巧妙的转移了话题。

“……我要去一趟玉龙。”红颜轻轻敲击着桌面,凝注少女的眼睛,“有什么信或者话,要我带去吗?”

“……我,没有。”她拉开一个大大的笑容。

“是吗?”红颜俯下身子,轻轻地抚摸着她光洁的皮肤,“可是,为什么,你现在看起来好像要哭一样。”

“你说什么啊!?”她佯作嗔恼的推了推他。

“没事就好。”奇异的神色在红颜的眼中一闪而过,这些年,他那有些骄纵的性格也少许收敛……想到这里,玲珑不由得轻轻笑了起来。

“……怎么了?”红颜深蓝色的眼眸中闪过一丝莫名。

“没什么……”她揉了揉眼睛,把脑袋轻轻放在红颜的胸口,“觉得红颜忽然也变得可靠了。”

“真的吗?”他温柔的笑颜好似流水一般散开,“好开心呢。”

 

 

 

 

 

(本章完)

  评论这张
 
阅读(8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