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FANE

MAY THE SAVIOR BE WITH YOU

 
 
 

日志

 
 

《故国之玲珑姬物语》第十九章 君在何方  

2009-02-20 23:40:40|  分类: 故国之玲珑姬物语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明昊手不自然的动了一下,酒水立刻便撒了出来。

“哎呀,明昊大人今天真是心不在焉呢。”娇嗔着的妓女赖在了他的怀里。

“滚。”明昊的眼神冷的骇人,被吓了一跳的妓女立刻颔首退了下去,她甚至不明白,为什么这个享有花花公子盛名的男人今天会这么可怕。

他一个人独自饮下酒水,对自己不能控制自己的情感而觉得有些郁郁。

就算理智上明白,她应该和自己的父亲生活在一起,但是明昊义就没办法接受——他的小公主就要离他而去了。

到底自己对玲珑持有一种怎样的感情,恐怕连自己也说不上来,和玲珑在一起很愉快,明昊不用去隐藏自己什么,玲珑似乎有着一种不可思议力量,与她的母亲不一样,少女在美丽笑容的背后,有着坚强的内心。

但是……这又有什么呢?

玲珑是上官莲的女儿,这一点毋庸置疑,但是这又有什么关系呢?

他是蓝家宗主,地位可以说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他有一万种方法可以让上官莲得不到玲珑,但是……这样真得好吗?

将杯中物一饮而尽,明昊一阵火气上涌,甩手将桌上的杯盘全部扫到了地上。

 

好久没有这么情绪失控了。

发泄之后,他揉着太阳穴,也许应该离开玉龙,去红州见见朋友,这样会觉得好受一些。

带玲珑去的话,也许会是一个不错的旅行,一种新奇的想法冒了出来,明昊的唇边不由自主地溢出了笑容。

鸾姬的性格,也一定会喜欢玲珑……

兴致勃勃地明昊推开房门,向着上官府邸的方向走了过去。

 

 

 

就在红颜想着要怎样开始解决这个问题的时候,陵王豪爽的一脚踢开大门,让少年的眼睛变成了两个圆点。

“等、等一下……”他忍不住叫了起来,就在陵王即将要喊出类似于“例行检查”之类话的时候,红颜终于阻止了这个人。

“小子,接下来的事情就交给我了……”看起来帅气异常的陵王,大手拍了拍红颜的脑袋,走进了上官家的府邸。

对于这个不太礼貌的侵入者,比陵王少许年长的上官莲,书卷气浓重的漂亮脸蛋,顿时染上了些许青白色。

“州牧大人降临寒舍,不知道有何贵干?”他尽可能心平气和,但是,显然却也有几分不悦。

“有人控告你们非法拘禁,”已经从红颜口中得到了一些信息,陵王只是希望把这件事情尽可能小的解决,“不介意我去看看吧。”

“您要搜查府邸吗?这里是上官家。”上官莲淡淡的道。

“只是想看一个地方而已,不用担心。”

红颜的意料之外,陵王对上官本家府邸可以说是轻车熟路,简直好像自己家一样,冲着内院小跑了进去。

 

当一大群人冲进房间的时候,上官夫人,正在优雅的饮用着茶水。

陵王视线炯炯,优茗却连眼皮都没有动一动,淡淡的道,“好久不见了,孙陵王,从武官离开摇身一变,变成文官……还真有你的。”

似乎从红颜那里听到了什么的上官莲,已经让人全部退下,转眼,房间内就只剩下了陵王和上官莲,还有优茗。

“优茗公主,确实好久不见,您从一位后宫的掌权者,被王象垃圾一样的扔到了玉龙……还真是不错呢。”陵王眯起眼睛,静静地看着这个具有传奇性的女子,曾经在后宫与昔日的红玉环一较高下,如今却变成了现在这个惨不忍睹的模样。

没有了权势,没有了力量……也只能变成上官家一尊好看的花瓶而已。

上官莲静静的看着,似乎完全没有阻止的意思。

“你又怎么样?还不是被紫戬华从中央扔了出来。”优茗冷笑道。

“叙旧的话,我觉得还是改日吧,今天我是来要人的。”

“我不明白您的意思。”优茗优雅的手指轻轻拿起茶杯。

“玲珑,她被你藏在哪里了?”陵王收起了眼底的笑意,“我不希望我们在这里有什么不愉快的交锋。”

“你对玲珑做了什么?”上官莲一下子冲了过来,深蓝色的眼眸深邃的让人害怕,抓住优茗的衣衫。

“你还真是有趣呢,上官莲,现在不装了?”优茗冷冷的甩开他的手,眼眸中有什么东西一闪而过。

 

陵王并没有继续问下去,他轻车熟路的走进内间,推开那墙上巨大的柜子,后面的黑色洞穴立刻露了出来。

“哼,战争时期的地牢被你弄成这样,真是够可以的呢,紫优茗。”对于这个女人,陵王的火气似乎特别的大,那个时候只有二十八岁的陵王,因为过去的一些事情而始终不能释怀。

然后,他飞快地走了进去。

上官莲不可思议的看着优茗,一字字道,“我以为我已经足够容忍你了,不要让我忍无可忍。”

“哼,这应该换我来说吧?要不是蓝明昊和你捣的鬼,我怎么可能会在这里?”优茗淡淡的道。

 

没有用多久,陵王就走了上来,浑身湿淋淋的,怀中还抱了一个小小的身体。

“玲珑……”上官莲脸色惨白,上前去翻开少女的眼皮,随即道,“先把她抱到房间里去。”

“我觉得她还是由我带回去会比较好。”陵王淡淡的道,他的视线还是落在紫优茗的身上。

“你开什么玩笑?哪家医馆会比上官家更好?”

“我只是不想看到这孩子送掉性命而已。”

对于陵王淡淡的嘲讽,上官莲微微一愣,随即叹了一口气,让开一步。

“我明白了,就拜托州牧大人……”

 

看着陵王离去,对父亲暧昧不清的反常举动有些弄不明白的红颜开始产生了疑惑……玲珑的身份似乎并不是那么简单,母亲不是那种莫名其妙的人,会对刚刚见面的女孩子产生敌意。

也是因为陵王的大吵大闹,另一位身份显赫的访客也就不显得那么引人注目了。

 

“明昊大人?”红颜微微一怔,尚且年轻的他显然并不是蓝明昊这个老奸巨猾狐狸的对手。

红颜不自然的眼神只说明了一个问题——有什么事情在不久之前发生了。

明昊的眼睛瞬间沉了下去,因为陵王的离去,所以,他并没有见到玲珑。

然而,如果明昊知道,下一次的相遇,就是他们生死离别的话……也许他现在会立刻冲上去,追上陵王,告诉玲珑那一切的真相。

 

可以的话,明昊并不想跟孙陵王扯上关系,或者说是那之后从蓝家送来的消息。

 

——蓝舒姚即将分娩。

 

并不知道玲珑已经受伤的明昊顾不上去进一步的调查,而是选择了用最快的速度返回了蓝家本家府邸。

 

 

 

 

蓝州州牧府。

 

 

送走了大夫,陵王回到房间内,躺在床上的女孩子,身上明显有着青色的瘀伤。

陵王叹了一口气,因为少女一直在发着低烧,所以,他用沾了冷水的布巾敷在了她的额头上。

 

“明昊……”少女的梦呓让陵王皱起了眉——那个男人究竟有什么好的?让所有玉龙的女孩子全部都在意的要命。

金发静静的贴在额边,被汗水湿润的衣衫看起来有些透明。

“唔……”很轻很轻的呻吟,然后玲珑缓缓地睁开了眼睛。

“醒了?”陵王悠悠的声音让少女的心不可思议的安静下来。

“陵王?”

“嗯,”他的大手轻轻抚过她的额头,“觉得怎么样?”

“好痛,”她露出一个龇牙咧嘴的笑容,“头也好晕……”

“你发烧了。”

“嗯……”她眨了眨漂亮的金色眼眸,“我可以吃塘吗?”

“在你喝完全部的药之后。”陵王很快的端来了黑色的药汁,玲珑皱了皱眉,还是坐起来,低下头,老老实实地喝完了苦药,玲珑虚脱的躺了下来。

“真是乖孩子……我马上就给你拿……”陵王骤然停住了语声,不知何时,她已经泪流满面。

薄薄的液体从那金色的眼眸中缓缓落下,一只手捂住眼睛,另外一只手紧紧地抓住陵王衣袖。

 

陵王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的坐在床边,轻轻地抚摸着她的金发。

“我喜欢他啊,陵王,我该怎么办?我真的喜欢他……”

她低声饮泣的声音传来,轻轻抽泣着。

“这样不好吗?”陵王轻轻的道。

“怎么会好呢?他是我的父亲啊,陵王……你一直知道吧?所以才接近我……”她的哭声越来越响。

陵王把她抱起来,然后轻轻的拍着她的背。

“……我讨厌他,我最讨厌蓝明昊了……”

捶打着陵王的胸口,玲珑终于好像一个孩子一样大哭起来。

“没事,别怕了……一切会没事的。”陵王只是轻轻的拍着她的脊背,不断地安慰着。

 

玲珑不记得自己哭了多久,当她睁开疲惫的眼眸时,陵王依然在那里,静静地注视着他。

 

——几乎有那么一瞬间,她以为在那里的是明昊。

 

 

“陵王,”她小声道,“什么时候了?”

“天已经快亮了,你哭了很久……然后睡着了。”陵王的眼眸中带着一丝疲惫,不过他依然微笑着。

“……我好累啊,陵王。”她轻轻地道。

“我知道,不过,你最好在睡觉之前吃一点东西。”陵王笑着点了点她的鼻子。

“我想离开这里,陵王。”她闭上了眼睛,“我想离开玉龙。”

 

 

陵王没有说话,只是再度摸了摸她金色的头发。

 

 

(本章完)

  评论这张
 
阅读(6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