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FANE

MAY THE SAVIOR BE WITH YOU

 
 
 

日志

 
 

《红の随想》番外——生财有道  

2009-02-20 23:03:34|  分类: 红の随想(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那所有的不幸,全部都是从那天开始的。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为什么整个贵阳的药价会涨一倍!!!!!!”

 

震耳欲聋的怒吼让琦攸不耐烦地掏了掏耳朵,“有什么不好吗?钱赚得多多,母亲大人你有什么不高兴吗?”

“这不是关键问题!你这种极端的做法最终只会导致民不聊生,和外面的那些黑心商人有什么区别?!”

“药方是我做出来的,卖多少价格也是我自己喜欢。”

秀丽一把拽住他的衣领,“……就算这样,一千两黄金的价格也太过了吧?这种药虽然很好……可是,你这样不是要人倾家荡产嘛!”

“本来那可是没办法治愈的绝症哦,你难道不觉得那些人应该怀着感激之心来对待我的药?”

“你这小子……”秀丽的肩膀抽搐着。

 

“唔唔……差不多也该到了再开发一点新药的时候,我今天留在皇城过夜,晚饭不用等我了。”

 

潇洒的挥了挥手,琦攸转过身大步离去。

 

十七岁,还真是一个充满烦恼的年纪啊。

他揉了揉太阳穴——一个啰嗦的老妈,还要照顾精神年龄与身体年龄不符合的主子。

虽然烦恼的方向完全错误,可是,他确确实实的开始了烦恼。

 

伸出手去,还没来得及推门,一个笑嘻嘻的声音立刻就响了起来。

 

“欢迎回来!”

一个白眼,“你是笨蛋吗?”

“……”对方立刻就露出了超级沮丧的表情,琦攸已经看到后面的尾巴了在摇晃了。

“嘛……反正我已经这样了,不仅卖药的钱全部被克扣,现在连给你买甜点都没钱了……”

“你可以用孤的钱嘛。”某人小声念道。

“╬……你以为我是你养的妃子吗?”

“……”刚刚想说“有什么不好”,被琦攸一个冷的让人冒汗的视线给瞪了回去——好、好可怕。

“不管怎么说,必须要弄到更多的钱才行啊。”小声嘟囔了一句,“赌场那边茗夜大人好像已经盯上了我,去那里绝对会出事……唔唔……药厂方面,全商联也不那么好对付……啊啊啊啊,何况百合大人绝对会杀掉我的……只剩下青楼了吗?”

“琦攸!”刘辉怪叫了起来,“你要是去青楼卖身,我是绝对不会认可的,何况,你还有俸禄的吧?”

“你那一点俸禄才多少钱?我买三钱的紫奎草就没了(紫奎草,名贵草药,皇宫之内存货也相当的少)。”

“琦攸你的药草癖一点改进都没有啊……”

“罗嗦!”

“但是,就算这样,琦攸你也不能去卖身啊……”刘辉眼泪汪汪的看着琦攸,“孤不能眼看着最重要的臣下为了钱去做那种事情啊……”

“╬……从刚才开始你就想些什么超级下流的事情啊?”

“既然你一定要为了钱而做这种事情,不如就先让孤来‘压倒’你好了!……啊啊啊啊啊,痛……”

“╬╬╬╬╬╬╬……你这个笨蛋果然还是去死算了。”

“怎么这样~~~~~

 

“不过说起来……皇城的宝库里面,应该有不少名贵的药材吧?”不怀好意的笑容忽然浮现,琦攸玩味的拉着刘辉衣襟处的绣带。

“啊啊啊啊,那、那个……是黄尚书管理的,孤……”

“哎——这样啊……”摇晃着扣了绳结的地绣带,他慢慢的靠近,好像嘴唇要覆盖上来一样,轻轻喷吐着温热的气息。

恍惚中,刘辉好像听到了耳边低喃般的沙哑语声,“呐……我可是很想要呢,你宝库里面的东西就分一点给我吧……”

在王的胸口画着小圈,好像要圈住他的心一样。

“但是……”

“啊啦,真是无情呢……我可是一直在想着你哦。”

耳边一阵麻痒,刘辉不由自主地缩起了脖子……他好像死不瞑目一样看着琦攸伸出舌头,轻轻在他的耳垂上舔了一下。

 

——好、好像超级奇怪吧?

 

貌似自己喜欢的人是秀丽才对,至今为止也没有对琦攸有过什么奇怪的想法啊。

 

对自己有着绝对自信的红家少年,唇边一点一点的泛开魅惑的笑容——所谓男女通吃,就是这个道理了,就连那个对女人极度厌恶的父亲也对自己毫无办法。

 

“皇~~~~拜托啦——”

 

“嗯……嗯……”

完全陷入呆滞状态的刘辉点了点头。

 

 

 

次日。

 

“……原来如此。”凤珠面具下的眉毛轻轻抽动了一下,继续做着公文的同时,冷冷的道,“我会注意的,麻烦你了,秀丽。”

“补、补,完全没有什么~”露出温柔的微笑,秀丽摆了摆手,“不过,真的给您添麻烦了,黄尚书。”

“啊,还好吧,”他瞥了一眼头上顶了一个大包,被秀丽抛弃在墙角的琦攸,产生了强烈的同情,“不过还是有一点被吓倒了,他究竟是怎么弄到王的特令……”

“啊啊啊啊,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唯一可以对这个小鬼所有招数免疫的人——红秀丽,看起来好像在咬牙切齿一样。

“……”盖章的声音。

“那么……我先把这小鬼带回去了……”笑眯眯的秀丽走过去,毫不怜惜的拉扯着琦攸的面皮。

“痛痛痛痛!你做什么啊”

“你这个臭小子,果然我就知道……可是,你竟然把心思放到皇家的宝库上!可恶,刘辉那家伙是笨蛋吗?”

“……”一脸幽怨的揉了揉脸,忽然露出春花般笑脸,“我很想你呢,妈妈!”

 

迎接他的是秀丽的鞋底。

 

“痛痛痛痛痛痛——”

就是这个女人,自己无论怎样也没办法对付的家伙……

一滴汗从秀丽的额头上冒了出来,无数次怀疑这个小子究竟是不是自己生的,到现在为止后,秀丽差不多也到了极限了。

“你那个药草癖好也适可而止吧?为什么这么热衷啊?百合婶婶说你光在一味药上面,至少就从全商联赚了上万两的黄金……还有茗夜大人寄来的,关于你在整个彩云国赌场的收入……啊啊啊啊啊,你到底要多少钱啊?买药材每个月至少要支出几十万两……”终于难以忍受而差不多哭下来的秀丽,看样子已经到了歇斯底里的地步了。

 

俊美的脸上顶了一个鞋印,一路被秀丽拖着领子,好像垃圾一样一路经过门下省、仙洞宫,来到吏部。

 

“绛攸!!!!”

 

吏部尚书面不改色心不跳的合上书本,“那么,会议就到这里了……”

 

“绛攸!!!!!!!!!”

 

“……”

 

 

气势磅礴的拉开门,绛攸探出脑袋,“有什么事情吗?”

“这个小子交给你了,今天我和清雅要去翻以前的卷宗……”

“……”瞥了一眼满脸怨念的儿子,平静的道,“我知道了。”

“不要让他再跟刘辉混在一起了,”秀丽揉了揉太阳穴,“真是感觉超级不好……”她转过身去走了几步,想起什么的又转过身提醒道,“小心一点,不要让他碰吏部的名册……”

“安心吧,我们这里有绳子。”

“嗯……”

 

满脸黑线的琦攸看着父母再平静不过的脸,完全的失去了语言。

 

 

“喂……老爹……”

 

不理睬。

 

“爹亲大人!”

“……”

“父亲大人……”

“……”

 

PAPA SAN~~~”超级肉麻的声音。

 

 

某人的手开始颤抖,一大滴墨水滴了下去。

 

 

 

 

 

“什么!你被那个臭小子骗走了一千两黄金!!!!!!”秀丽的眼睛瞪得巨大,看起来似乎要把绛攸分尸的模样。

无比沮丧的吏部尚书抱着脑袋,看起来快要崩溃了。

“……”

“啊啊啊啊啊啊啊,这下子要怎么办啊,”欲哭无泪的秀丽拽起绛攸的衣领,前后左右摇晃着,“为什么家里会有这样一个败家子呢!!!!!”

 

 

 

“啊嚏!”琦攸揉了揉鼻子,今天的状态还真是糟糕至极啊,配药的事情,还是先放一放吧。

“不过琦攸,要这么多钱,你自己不是也花不完吗?”刘辉小声嘟囔了一句,看着琦攸悠哉游哉的数着银票,看起来愉快异常。

“……不够啊……”少年的脸陡然黑了下去,“要去全商联拿我订的药材,至少还需要五千两……”

悠闲喝着茶水的刘辉一下子全部喷了出来,“要这么多?!”

“全部都是从白州来的珍品啊,运费也不知道需要多少钱……”他撑着下巴,皱起眉,“这样下去可不行呢……”

“……秀丽这么大年纪的时候,可全部都是在外面打工啊……”

“可是我所有打工的途径全部被斩断了嘛……”

“……”

“果然……最终还是只能去青楼吗?”

“……”刘辉忽然跳了起来,从背后紧紧的搂住了年轻的侍从。

 

“哎——突然间撒什么娇啊!”

“孤不管,为什么你要去做那种事情啊?红家给你的钱不够你用吗?”

“不是……自从我十岁之后,玖琅大人就再也不准我靠进账房了。”

 

 

——好厉害,

 

刘辉咕嘟的咽了一口唾沫。

 

看起来远远超过红爱卿当年啊……

 

 

 

贵阳,桓娥楼。

 

“……工作?”雁落微微一怔,“琦攸大人吗?”

“哎……除了穿女装的那种,不管什么,最好赚钱可以快一点的。”

 

——如果药草腐坏了的话,那可就糟糕了。

 

“不过,你这么一说的话,确实……最近新开了一家‘岚华小筑’,好像是个非常有趣的地方……那家店的老板那天还让我介绍一些人过去……”

“哎?那家店的工作具体是……”

雁落抿唇一笑,“你去了就知道了。”

 

 

 

 

然而,不久之后。

 

“‘岚华小筑’?”刘辉微微睁大眼眸,“那是什么地方……”

“嘛……”楸瑛的视线不知何故开始游弋起来,“就是那种……女人消遣的地方啦。”

“哎?”

“其实只是一个甜品屋啦,不过顺便还会找一些美少年来……招待客人。”

“……”刘辉不知道为什么露出了不安的表情,眼皮忽上忽下的跳动起来。

楸瑛尴尬的笑了起来,“啊啊啊啊,对了……听说琦攸那孩子去打工了……啊啊,真是跟秀丽当年很像呢……哎?主上,你要去哪里啊……喂!主上,工作还没完成吧!!!主上……”

 

一溜烟跑出去的刘辉,瞬间影子就看不到了……

 

 

“哎?难道我说了什么了不得的事情吗?”

 

身后刮起一阵阵的冷风,好像听到头顶上乌鸦“呱呱”的叫声,楸瑛完全的被石化了。

 

 

 

 

 

 

 

 

 

“原来如此,这里就是‘岚华小筑’了……”抱着柱子躲在墙角,刘辉像蝉脱掉的空壳一样躲在店门外面,全然不顾路人惊讶的视线这点却也相当的了不起了。

 

进进出出的都只有女性而已,里面不时传来很欢快的笑声,然而,这对于心跳越来越快的刘辉而言,只有对于脸上温度催化剂的作用。

“……”终于下定决心,刘辉咽了一口唾沫,鬼鬼祟祟的走进了店里。

 

 

“欢迎光临!”很整齐的声音响了起来,站成一排的年轻男子一起冲他露出了笑容。

 

滴————

 

刘辉的大脑出现了短路,因为曾经有一阵子被人传为喜好男色,但是……为什么会产生一种逛青楼的感觉。

穿了很华丽得统一制服,年轻的服务生们似乎也对这个男性客人感觉到相当的不解。

“欢迎光临,”总算有一个反应过来,被训练有素的笑容也变得僵硬起来,“请问是一个人吗?有没有要指名的对象呢?”

“……嗯……”刘辉鬼祟的视线胡乱移动着,在锁定目标之后,“啊”的一声叫了起来。

 

“就是他……就是那个人!”刘辉的怪叫让整个店里所有人的视线都落在了他的身上。

 

“哎?”一时间汗如雨下的刘辉有生以来第一次面临着如此窘境,身周女性的窃窃私语让他产生了某种绝望。

 

“看啊,看啊,真是勇敢的男人呢……居然这么有勇气追寻自己的真爱……”

“啊,看,还在害羞……”

“那个孩子好可爱的……”

“……”

 

不知道为什么周围的女性反而更加注目,面部开始抽搐的某人,拿着菜单就走了过来。

 

“欢迎光临,客人,不知道有没有什么能为您效劳的呢?”可爱的让刘辉也失去语言的笑容,琦攸侧过身子,挡住了众人的视线,压低声音,用极其凶狠的语气低声道,“你这个笨蛋,跑来这里做什么!?”、

 

“哎?”

 

“本店的特色有各种果子,还有美味的豆沙甜点……不知道您选择哪一种呢?”继续微笑。

 

“嘛……果然蜜桃味的果子就可以了吧。”合上菜单,刘辉居然大模大样的闭上了眼睛——看起来已经把生死置之度外了。

 

“……”

 

 

“啊,居然要那么甜蜜的点心……真的是非常完美的一对啊……”

“虽然年龄有点差距,但感觉完全不是那么一回事……”

 

 

“两个人果然好相配啊”此类的发言不断,虽然声音并不响,却反而恰好达到两个人全部都能听到的音量。

 

“……请稍等片刻。”琦攸转过身去,正准备离开的时候,却被刘辉从后面抓住了衣袖。

 

“啊,等一下……”

 

 

好像背景都是粉红色的,没有站稳的琦攸就这样落进了他的怀中……无数张大了嘴巴的女性顾客,再度让店内陷入了一阵诡异的沉默。

 

 

——好像有什么超级奇怪的事情正在发生着……

 

 

仿佛脸微微发红的琦攸立刻的站了起来,向厨房的方向走了过去……在他消失的这段时间内,如坐针毡的刘辉,差不多也到极限了。

 

“……您的蜜桃果子,”琦攸微笑的模样看起来格外可怕,“我接下来还有预约,需要指明哪一位客人请让我来为您叫好了。”

 

“孤……我不要……我只要琦攸就行了……”

 

 

 

——告、告白……吗?

 

 

店里的所有人不知何故都变得紧张起来,刘辉睁得很大的眼眸水汪汪的,的确是和某些会摇尾巴的动物别无二致了。

 

“客人……您这样让我很难办啊。”微笑。

“我不管,只要琦攸就可以了,不管多少钱,我都会好好付的!”

“但是……我说了已经有客人先前预约了吧?”忍、忍……微笑。

“……我会买更多甜点的!”

“……”表情开始抽搐。

 

 

 

“我说啊……为什么还没有来呢?我们要打包的点心,”一个好听的声音响了起来,美貌的女子双手叉腰,站在楼梯上,“我已经等了很久呢。”

 

“……”

 

“啊,真是对不起……马上我就会叫他上去!”店长立刻点头哈腰的笑着。

“到底是哪一个面子这么大……刘、刘辉大人!”惊叫出声的女子,好像诈尸一样睁大了眼眸,嗫嚅道,“为什么你会在这里……”

 

——而且还指名了……男招待……

 

 

“啊啦啊啦,这下子事情大条了呢……”托着腮帮探出脑袋,许久不见的十三姬似笑非笑的望了过去,“主上……”

 

情急之下,尚且背对着熟人的琦攸忽然跃起,把脑袋埋在了刘辉的胸口。

 

“不要走啊,刘辉……求求您了……我不能离开你啊……”

 

仿佛还带了饮泣的声音,刘辉越冒越多的冷汗,差不多已经快要把他给冻结了。

 

 

清了清喉咙,刘辉强作镇定,“那个……十三姬,为什么你会在这里啊……”

 

“啊,蝴蝶大人给了我招待卷,所以买一点点心给珠翠达人送去作生日的贺礼……有什么问题吗?”十三姬低下头,皱起眉,“不过这小子是谁啊……看起来很眼熟的样子。”

 

“那那那那那那那那、那个……”

 

“啊啊,虽然有所听闻……不过好男色也有一个限度吧?这样大摇大摆的跑来这种店里……还始乱终弃?”

 

“我没有啊!!!”刘辉哭笑不得,至于是“没有始乱终弃”还是没有“好男色”,他也没有去心情去分辨了。

 

至于铁了心把脑袋埋在刘辉胸前的琦攸,一副悲愤莫名的模样……看样子是怎么都指望补上了。

 

 

“嘛嘛……这种事情怎么样都好啦……”十三姬摆了摆手,“我先回去了,主上好好享受自己的甜点吧。”

 

“……等、等一下!”如果十三姬把这件事情告诉静兰和秀丽,自己就完蛋了,情急之下,他一把抓住了琦攸,因为相差很多的高度,少年立刻好像小猫一样被他拎了起来。

 

“……孤是为了琦攸……”

 

 

 

气势磅礴大喊出之后,在心中暗叫糟糕的刘辉,终于宣判了自己的死刑。

 

 

 

嘀嗒、嘀嗒……

 

 

时间好像停滞了一般,看着十三姬越来越黑的脸,刘辉不由得“唔”了一声——完蛋了!

 

 

“……恋童癖……主上你是变态吗?”

 

十三姬冷冷冰冰的话语,好像一枝飞羽箭……立刻的把刘辉的心脏给射穿了。

 

 

 

 

 

变态……变态……变态……变态……变态……变态……变态……变态……变态……

 

被这句话打得万劫不复的刘辉,眼前已经冒出了星星……

 

 

 

 

 

 

 

数日后,皇城。

 

 

 

“可恶!没钱啊!怎么办?收货的日期已经靠近了!还差那么多……!·##*%”(碎碎念)。

刘辉满腹怨念的望了一眼琦攸,从那之后,不断有男子开始横敲侧记的靠近自己,还有女官队自己频频投以感动的视线——“主上勇敢的禁断之恋”也开始在皇城中流传来开。

 

 

(因此,绛攸和秀丽差不多很久没有跟自己说过话了,连静兰这几天好像也在躲开自己)

 

 

 

然而,因为后来秀丽冲进来引起的骚乱,琦攸也被正式的解雇了。

 

因为自己的理财问题,这个少年经济问题,并没有得到解决。

 

 

 

“……没办法了,果然还是去找雁落大人吧……”

 

“……”刘辉一时间并没有说话,依旧沉默的翻看着奏折。

 

 

使用了各种邪恶的方法,总算筹齐资金的少年,去领取货物的时候,已经超过约定期限两天了。

 

“买走?!你是说我的那批药材全被人买走了!”

 

“当然咯,因为您没有在固定的期限内提货嘛……这是全商联的规矩啊。”

 

 

对方笑眯眯的模样让琦攸也不好发作,后来把全商联采购药材的价格再度翻倍,然后向其他药厂肆意倾销,让其大为亏损……那却也是后话了。

 

 

——那一批名贵药材的去向,却好像石沉大海一样,琦攸始终不得而知。

 

 

 

“主上的心情看起来真的不错呢。”看了一眼哼着小曲的刘辉,楸瑛不由得笑了起来,“最近有什么好事情吗?”

“嗯……因为平白无故底价得了一批市面上买不到的上好药材……”

“……哎?你也开始对药材有兴趣啦?”

“嘛……发生了很多事情啦……”国王悠哉游哉的回答让楸瑛露出了不解的表情。

 

 

 

——好像有什么超级有趣的事情发生过呢……

 

楸瑛饮下茶水,露出了饶有兴味的表情……不过,不知道为什么,十三姬跟秀丽最近都不约而同地先后来到这里,让自己小心刘辉……

 

 

 

——果然是做了什么被讨厌的事情吧?

 

 

 

想到国王平日里的愚蠢行径,楸瑛不由得再度叹了一口气。

 

 

 

 

(完)

  评论这张
 
阅读(8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