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FANE

MAY THE SAVIOR BE WITH YOU

 
 
 

日志

 
 

《故国之玲珑姬物语》第七章 蓝府夜宴  

2009-02-20 23:29:15|  分类: 故国之玲珑姬物语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接下来的几天,玲珑都没有跟明昊说话。

戏鸢楼一如既往的热闹,只是,某个在女人中享有盛名的花花公子,难得的被关在了少女的闺房之外。

 

“真是的……不会被讨厌了吧。”明昊叹了一口气,所谓“女人心海底针”,这一点,是不论年龄大小的。

“明昊大人,是不是要吃一点点心呢。”妓女端来了美味的果子,他的视线也立刻就被转移了过去,非常熟练的把过来的女子搂进了怀里,露出了一如既往地魅惑微笑,“比起美味的点心,我更想尝一尝小姐你的味道呢。”

“唔……”

 

然而,就在蓝家宗主沉浸在温柔乡里的同时,在某个地方的某个人爆发出了愤怒的吼声。

 

“蓝明昊你这个大笨蛋!!!!!!!!!”

 

“还真是足够有气势啊,”陵王悠哉游哉的吐出一口烟雾,瞥了一旁正在安静享受茶水的旺季,“她能这么精神还真是让我高兴。”

“……”

“不过,说起来,你准备什么时候回贵阳?”

“最迟明天了吧。”

“上面要的交待怎么办?”

“安心吧,”旺季转过头,冷冷淡淡的道,“我已经全部准备好了。”

“说得也是,”陵王微微仰起头,“你的话,有什么值得担心的呢?”

 

“陵王!”发泄完毕的玲珑露出了可爱的笑容,“接下来,是不是应该练习了?”

“唔、唔……”陵王含糊不清的答应着,拍拍身上的尘土站了起来,随手捡起一根落在地上的树枝,“看好了……”

原本枯萎的树枝好像变成了一条青龙,华丽的姿势让玲珑不由自主地睁大了眼眸——虽然在武侠小说中看到过什么“草木皆为利刃”的说法,不过,如此真切的舞剑还是第一次看到。

 

相比目瞪口呆的玲珑,旺季的眼神始终是淡淡的,似乎这是一件再自然不过的事情。

陵王完成之后,笑着递出了树枝,“来,试着看看。”

兴致勃勃地玲珑开始了一板一眼的比划,虽然没有办法到位,但她的记忆力很好,每一招大致上都可以记住。

 

“真是不错的小丫头呢。”沉默着的旺季忽然开口道,“这样下去,让她来帮我的建议,我也会考虑接受的。”

“哼……你倒是会捡别人的好东西。”陵王沉下眼眸,少女的动作一一印入眼帘,在吞云吐雾之间,他不由得露出了笑容,“说起来,你那里不是还有一个跟她年纪差不多的小鬼?”

“你是说皇毅?”旺季露出了相当微妙的表情,“虽然稍微年长了一点,将来应该也会成为不错的助力才对。”

“是吗……下次来的时候,带他来看看吧。”陵王笑呵呵的道。

“……可惜,蓝明昊恐怕不会那么轻易放手呢。”旺季略带遗憾的摇了摇头。

“总之,在上面把我弄回去之前,我就留在这里好好的陪小丫头玩耍一下吧。”毫不在意的大笑起来,陵王拿着木剑走向了玲珑。

 

 

在不远处静静的看着两个人一大一小的身影,旺季眼神深邃,那个时候早已约定把那个愿望埋藏在心底的他,从未想过可以对陵王隐瞒什么。

只是……

有的时候,自己也没办法做到百分之百对于陵王的信任。

 

和玲珑在一起的陵王,好像也变成了一个大孩子,两个人打打闹闹的弄了半天,到差不多午饭过后的时候。

 

“差不多应该回去了吧,”累得气喘吁吁的玲珑微微吐出一口气,小手抓着陵王的衣袖,“我先回去了。”

“怎么不多留一会?”

“晚上还要跟柳莺小姐学着弹琵琶,所以不能拖得太久。”

沉默着的旺季忽然开口道,“你决定长期就留在戏鸢楼吗?”

“有什么不好吗?”她金色的大眼睛眨了眨。

“……不管怎么说,那里毕竟是烟花之地。”他饮了一口茶,淡淡的道。

“这也不说明什么问题,我觉得那里的人都很好啊。”废话,那里有吃有住,傻瓜才会走呢。

陵王呵呵的笑着,往她嘴里塞了一颗糖,像对待什么小动物一样把她拎了起来。

“说的是,我也觉得那里没什么不好的。”他拍了拍玲珑的脑袋,“先走了,如果你要走的花,我就不送咯。”

“嗯。”

 

和陵王一起出了府邸,她忍不住露出了惊讶的表情。

“呐,陵王。”

“嗯?”

“旺季要走吗?”她抓着陵王落在耳边的长发,一前一后的摇晃着。

“嗯,他不久之后就会离开贵阳吧。”陵王笑着眯起眼睛,“毕竟,他在贵阳那边还有很麻烦的事情啊。”

听柳莺她们说起过,贵阳是这个国家的国都,对有些事情很在意的玲珑微微扬起眼眸,“呐……陵王,你见过国王吗?”

“……”陵王沉默片刻,随即笑了起来,“怎么对这个感兴趣?”

“稍微有点在意嘛,”被陵王抱上了马,小脑袋依偎在他的怀里。

“……是一个不怎么样的男人,拿自己的兄弟全部送上了断头台的家伙。”陵王自己也上了马,催动着畜牲开始移动。

“……这样啊。”

“玲珑……”

“嗯?”

“你将来,有什么打算吗?”

“怎么会问一个六岁的小孩子这种问题啊?”

“因为你给人的感觉不像只有六岁啊。”

好像被陵王低沉的语音吸引一般,她好像猫儿一样眯起了眼睛,“唔……虽然算不上什么打算,但是……我想留在这里。”

“留在这里?戏鸢楼?”

“大概吧,自己存一笔钱,然后悠哉游哉的过日子。”她不由得笑了起来,抓着陵王的衣袖,闻到他身上的烟草气息。

“还真是个非常平凡的愿望……可惜,你过不上这种日子呢。”

“什么嘛,这是你的预言吗?”

陵王笑着没有说话,许多年之后……当那个预言变成了真实,那个老男人再度说起这件事情的时候,玲珑决意把这个归咎于“孙陵王的诅咒”。

 

回到戏鸢楼之后,柳莺似乎已经等了自己很久了。

 

“玲珑小姐,”美艳的女子露出一丝微笑,“明昊大人的府邸送信来……让你今天晚上去那里赴宴。”

“我不去。”没好气地回答让柳莺不由得叹了一口气。

虽然不知道明昊究竟做了什么事情,自从解释恋爱烦恼之后,少女就一直这么闷闷不乐。

“听说楸瑛公子也会在那里,你们不是朋友吗?”

“……”玲珑“唔”了一声,想起那个倒霉的少年,她多少还是心有愧疚,“好吧,我知道了。”

“那么,请这边来吧。”

 

柳莺微笑的样子让玲珑的头皮有些发麻,不过,她还是老老实实的跟在了后面。

在房间里面,十几个妓女拿了各式各样的小衣服站在一起,笑眯眯的模样好像野猫看到了鲜鱼。

“怎、怎么回事?”她退后一步,却到了柳莺的身上……不知何时已经被关闭的房门似乎说明了某些即将到来的命运。

“明昊大人让人送来了赴宴的衣服,因为没办法确定哪一件比较合适……所以,让店里把所有的款式、所有的大小全部都送了一套。”女子微笑着道。

望着床上堆成小山的衣服,玲珑的眼睛变成了两个圆点。

 

——这究竟是什么另类报复还是什么别的?

 

“好了,时间紧迫,”柳莺拍了拍手,“小姐们,开始吧。”

在玲珑看来,这些熟悉的姐姐们此刻的美艳笑容看起来与恶魔无异。

 

 

在那之后漫长的时间内,好像芭比娃娃一样被姐姐们摆弄着的玲珑,差不多也到极限了。

如同瘪了的气球一样趴在床上,穿了繁复的华丽衣衫,玲珑无力的抬起眼,看了一眼笑眯眯的柳莺。

 

“蓝家的马车已经到了,玲珑小姐。”

 

  评论这张
 
阅读(7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