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FANE

MAY THE SAVIOR BE WITH YOU

 
 
 

日志

 
 

《故国之玲珑姬物语》第三章 初遇陵王  

2009-02-20 23:25:36|  分类: 故国之玲珑姬物语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接下来的几天,明昊都没有来,悠哉游哉的玲珑到在这戏鸢楼里,过起了米虫一样的日子。

来戏鸢楼的客人,从对于玲珑的惊讶变成了好奇,时而叫她下来见见,玲珑开始觉得自己因为这幅相貌,有可能在未来的人生里过上大熊猫的生活也说不定。

 

今天一早,柳莺就出去了,原本以为一整天都会平静无事的玲珑准备出去走走,可是,格外冷清的戏鸢楼却让她有点在意。

虽然差不多是中午的时候,但是,就以往来说,也不可能一个客人都没有啊。

穿过花厅,站在包厢的门口向里面望进去,不知何故好像府衙大堂一样的气氛让她冒出了冷汗。

 

——究竟是怎样的客人啊……

 

“啊啦,玲珑,你怎么在这里?”

她转过头去,端着盘子的正是那日被柳莺训斥的燕歌小姐。

“燕歌姐姐……”她小声道,“今天好奇怪啊,怎么这么冷清?”

“嘛……”燕歌叹了一口气,“来了一位了不得的大人物,好像非常挑剔的样子……柳莺大人又不在,真是的……”

“了不得的大人物?”她眨了眨眼睛,“比明昊还要厉害?”

燕歌抿唇一笑,“……明昊大人虽然身份高贵,却并不是那么难以应付……”她接着叹了一口气道,“那位大人还真是……”

她脑子里忽然冒出一个想法,望着玲珑端着的五色点心,笑道,“不如我进去看看吧,反正我只是小孩子而已,应该也不会怎么为难我才对。”

燕歌心中一动,虽然是这样……不过……

最终还是忐忑的把点心交给了玲珑,她叮嘱道,“不管怎么说,千万不能失礼啊……对方可是……”

 

她还没说完,里面就叫了起来,“……这戏鸢楼怎么回事?小姐全部都站在包厢外面聊天吗?”

——耳朵这么尖?

玲珑算是有点了解到里面客人的“难对付”了。

向燕歌露出一个“不用担心”的眼神,然而,对于玲珑自信满满的表情……不知道为什么,燕歌的额角却渗出了冷汗。

——为什么觉得会有什么非常了不得的事情发生啊……

 

端着点心走进去,玲珑深吸一口气,并没有抬起头,而是低着头趋步过去,在桌边放下了盘子,然后推开一步,露出了可爱的微笑。

“欢迎光临,客人们,希望你们可以尽兴而归。”

她抬起头的瞬间,原本可爱的微笑也立时凝固在了嘴角。

 

——这究竟是怎样诡异的组合啊?

 

一个高大的男人,穿着类似于山贼土匪的装束,很可疑的拿了一根水烟,吞云吐雾的抽着;另外一个,一副冰冰冷冷的表情,好像有人欠了他几百万没还一样……两个人大约二十八九的模样,脸也并不难看……可是……

 

——也难怪小姐们没办法好好应对吧?

 

在内心叹了一口气的同时,也开始为这个风尘女子的另类命运而感到难过……就算是正常人面对这种状况,也没办法采取行动——完完全全的两个古怪的可疑分子啊。

可疑二人组的视线也在同时落在了她的身上。

 

“哎……小孩子吗?”抽水烟的男人忽然露出了很可怕的微笑(在玲珑看来),向她招了招手,“过来。”

“……”没办法应对的玲珑采取了最正确的方式,小心翼翼的靠近了一点。

男人却不知道为什么呵呵的笑了起来,从口袋里拿出了几块姜红色的糖果,“喏,不用客气。”

 

盯着那几块糖果的玲珑忽然冒出了冷汗——这又算什么?有恋童癖的大叔用糖果来诱骗小孩子?

 

“你已经完全被当作可疑人物了,陵王。”那个冷着脸的青年忽然冒出来一句,道出了玲珑的心声。

“怎么这样……”名唤陵王的男子毫不在意的笑了起来,“旺季你也太过分了吧。”

“不,我只是不想看你被人丢出去而已。”他忽然笑了一下。

 

——冷……

 

感觉到连背景都完全被冰冻,可以感觉到呼呼的北风从身后刮过,玲珑的喉咙发出了咕嘟的声音。

这个名唤旺季的男人还是保持这种冷脸会比较好……玲珑毫无来由的想到,如果他多笑笑,这个世界哪天会灭亡也说不定啊。

陵王却丝毫没有在意,大力拍了拍损友的肩膀,转向玲珑,“不过,听说确实听说蓝家的那位收留了一位‘长相非常诡异’的小姑娘呢。”

旺季没有说话,依旧平静的饮下茶酒水,这次来玉龙拜会旧友,也只是因为工作的缘故而已……虽说是以监察御史的身份,但是,毕竟调查的对方非常麻烦,一切都必须小心为上。

“你叫什么名字,小姑娘。”陵王剥了一块糖,随手塞进了玲珑的嘴里。

“唔……玲珑……”她含糊道,不过这糖的味道似乎还挺不错的。

“玲珑吗?”陵王露出了意味深长的笑容,“还真是个不错的名字呢,是因为这个吗?”

用小指勾起玲珑挂在颈项间的小小玉坠,上面的图样有一点奇怪,玲珑观察过好几次……似乎是两条龙的姿态。

——什么样的人家会给女孩子挂龙啊?不明白这个国家风俗习惯的她也没办法弄明白。

“双龙莲泉……”陵王喃喃道,随即一笑,“小玲珑,这个……是蓝家的那位给你的吗?”

“蓝家的那位?明昊吗?”玲珑皱起眉,“不是啊,怎么了?”

“原来如此。”陵王呵呵一笑,松开手,推了推旺季的肩肘,“看,我说了吧,是一个非常可爱的孩子吧?”

“……”旺季什么都没有说的保持了沉默。

“你还是一如既往的不愿意发表意见,有的时候也太过于谨慎了一点,”陵王摇摇头,叹气道。

“那个……”玲珑的表情抽搐了一下,“如果没有什么事情,我先退下了。”

“等一下啊!”陵王的大手抓住了玲珑纤细的手腕,“我还有很多糖果哦,如果乖乖听话,我会把你抱上膝盖也说不定。”

“绝对不要!”这种好像变态大叔一样的要求是怎么回事?玲珑的额头上顿时冒出了黑线,看来明昊的规格和这位相比还远远不及。

“……”

“那么,去我的府邸上玩玩好了。”陵王笑道,“很少见这么可爱的孩子,稍微想招待一下。”

“……大叔先报上自己的名号才对吧?否则不是很失礼吗?”她的眉毛抽动了一下。

“呵呵,我叫孙陵王……他叫旺季,这样可以了吗?”他笑咪咪的样子看起来十分的危险。

“嘛……我……”她开始认真考虑怎么摆脱这好像变态一样的男人了。

陵王眯起眼睛,大手轻轻一晃,玲珑低下头,发现自己颈项间的玲珑玉坠已经不见了。

“你在干什么啊!还给我!那是我的东西……”她手舞足蹈的样子惹来陵王一声轻笑,低头瞥了一眼手中的玉坠。

“想要拿回来的话,就到城东的孙陵王府上来找我。”他笑呵呵的样子看起来憨厚无比。

 

显然身高和体型的差距注定了玲珑的失败,心里一百二十分不爽的她,只有忿忿的看着陵王离开了戏鸢楼。

 

虽然外表看起来和善,其实倒是一个不折不扣的恶党。

咬牙切齿的玲珑跑回房间,回到戏鸢楼的柳莺对于玲珑这一副“见神杀神,见鬼斩鬼”的怒火有些不明所以。

“那个……玲珑小姐,发生什么事情了吗?”

柳莺好听的声音让玲珑一时间也没有办法发火,只有在心里拼命诅咒那个名叫“孙陵王”的男子,“也没什么要紧的事情……”

“这样啊……”对于玲珑的不愿意开口,善解人意的柳莺微微一笑,“我知道了,如果玲珑小姐要出门的话,记得在晚上之前回来,明昊大人好像要来……”

“真的吗?”忽然觉得阴霾被一扫而空,心情十二分舒畅的玲珑露出了惊喜地表情——随即便被自己这种莫名其妙的高兴而弄得有些郁闷。

 

为什么自己对那家伙要来会觉得那么高兴啊?

 

柳莺露出一丝微笑,“请玲珑小姐路上小心。”

“嗯……”想起什么的玲珑转过头,“对了,柳莺小姐,你知不知道……城东的孙陵王?”

柳莺微微一怔,然后露出了相当微妙的表情。

“您说的是……城东府邸的孙陵王,孙大人吗?”

“嗯……还有一个叫做旺季的……”

柳莺的神色立刻变得严肃起来,“莫非说,这两人今天来了戏鸢楼吗?”

“哎……怎么了?”

“没什么,”柳莺的神色很快恢复了正常,“如果说的是那位孙大人……那么,应该是蓝州州牧孙陵王大人吧?”

“州牧?”玲珑张大了嘴巴——那个土匪一样的变态男人,是州牧?

“就是蓝州的最高长官,”柳莺抿了抿唇,“至于那个旺季大人……应该是朝廷最近派来的监察御史……有传闻说两个人是多年的朋友,可能是来一并出游的吧。”

“……”玲珑痛苦的揉着太阳穴,自己到底是由什么错,要惹到这些超级麻烦的人物……先是跑来这个莫名其妙的地方不说,然后居然大模大样的住在妓院里面……还变成了一个五六岁的小孩子……

 

——这究竟是怎样的一个悲惨世界啊……

 

她欲哭无泪。

 

 

 

(本章完)

  评论这张
 
阅读(7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