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FANE

MAY THE SAVIOR BE WITH YOU

 
 
 

日志

 
 

花开似旧时(七)最终回  

2009-02-20 23:18:16|  分类: 双花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那许多年之后,每当说起两个人的孽缘,他总是一副咬牙切齿的态度。

 

为什么呢?想起来还真是个笨蛋……明明很喜欢那家伙吧?

 

小声嘟囔着些什么,他的视线落在了在床头柜上静静放置的宝剑上。

 

——并非什么名贵之物,但第一眼看到的时候,就觉得那是最适合那人的。

 

在羽林军当上了将军,自己也变成了吏部侍郎,不知不觉地,距离越来越远了。

 

并不是自己的多愁善感,即使在那种以为再难相见的日子里,最想见到的那个人,却总是毫不吝啬的出现在梦中。

浪漫吗?或许这个词用得有点过了吧。

 

……喜欢,也许说不定啊。

 

毫无顾忌给自己了温暖,不知不觉开始相信那个人……正如,他一直没有来得及问为什么放弃文官而去做了武官

把沉甸甸的宝剑握在手里,那份最终不知所终眷恋,一点一点地在心底散开。

自己最终是不适合握剑的,那双纤细白皙的手,被紧紧地握住,那份来自掌心的温度让他无端的安心起来。

 

推开门,走出房间,外面阳光正好,吐露着芬芳的李花,在庭院中静静的绽放,飘落的花瓣撒落在地,美的不似真实。

想起自己那时随手写下的句子,不由得轻哼一声,露出了微笑。

 

曾几何时人归去

花开依稀似旧时

 

展开宣纸,笔墨一挥,一行娟秀的字体呈现纸上。

 

落英满地重逢日

且纵杯酒与君游

 

“哎呀,真是好字呢,绛攸。”皮肤上传来冰凉的触感,他“唔”了一声,猛地转过头去,一脸悠哉的某人露出了笑容。

“楸、楸瑛!你为什么会在我的房间里?”

“啊咧?”青年不怀好意的笑容让他的脖子阵阵发凉,“忘了吗?昨天晚上喝的那么多,还多亏了我把你背回来呢,要好好地怀着感激之心啊,绛攸……说起来……”绕过他的身体,拿起那一张薄纸,“看不出啊,绛攸,你对我的思念之情已经到了这种难舍难分的地步呢。”

“快还给我,你这个笨蛋!”

“不要!”

楸瑛刻意的把东西举的好高,不知道第几次开始对自己的身高产生怨念,已经十九岁的他看样子,是没办法超过身为武官的蓝楸瑛了。

望着面红耳赤的绛攸,恶作剧的坏念头浮上了水面,忽然哇地叫了一声,佯作脚下一滑,非常不给面子的楸瑛抱着他摔在了地上。

 

“痛……”脑袋直接撞在了柜子上,眼冒金星的他呆呆的望着压在自己身上的男子,蓝色的眼眸,深邃的好像要把自己吸进去一样。

那张薄薄的纸缓缓地飞落,房间里静得可以听到自己的心跳声。

被紧紧拥抱着的身体,仿佛感觉到了那个相拥之夜的暖意,温柔的好像要把自己融化了一般。

 

“楸瑛……”轻颤着呼唤那个名字,一种莫名的喜悦涌上心头,十指相扣的双手,那个时候,就定下了不离不弃的约定。

“……有你在身边太好了。”那个低沉的嗓音,在自己的脑海中不断的徘徊着,他的眼眸迷离,感受着那喷吐在脸上的灼热气息。

恍恍惚惚的坐起来,这个时候才注意到那人穿着的白色丝绸内衣只是松松垮垮的挂在身上,敞开的衣襟,还有身上若有若无的恬淡花香,让他的神志再次变得模糊起来。

“唔……”轻轻的喘息着,他青绿色的眼眸似乎蒙上了一层水雾。

“不过,说起来,你昨天晚上还真是热情啊……”想到某些不太妙的事情,楸瑛恶作剧的心理越来越强了。

这一席话,好像在他的头上浇了一盆冷水,漂亮的眼睛也立刻的变成了两个圆点。

 

——莫非……莫非,自己借着酒劲……做了什么……非常了不得的事情?

 

楸瑛看着那瞬间煞白的脸,忍不住得意地笑了起来。

酒品还真是非常之差啊,楸瑛唯一的感受就是如此,先是抱着自己死活不让自己走,然后说些什么“我们要死也要死在一起”之类,莫名其妙的台词,最后好不容易睡着了,却三番四次把自己踢下床……

 

才一年没见,昔日室友就变成了这样,看来一个人住对李绛攸来说,确实是一个极端糟糕的选择……简直已经把什么坏习惯都养成了……

 

脸色一阵青一阵白的绛攸已经完全被石化,脑海中好像走马观花一样的哗啦啦的划过种种——难道说,自己昨天晚上……

 

正在这个时候,一阵敲门声响了起来,“小绛,起床了吗?再不起来要迟到了哟。”

是百合!面色惨白的他立刻把楸瑛推倒了柜子里面,整整衣衫,然后打开了门。

 

“百、百合大人……”他的微笑看起来好像在抽搐一样,“您早啊。”

“已经不早了呢……快点给我去穿好衣服!”催促着儿子,百合拽着他回到了房间里。

他咕嘟的咽了一口唾沫,百合微微眯起的眼睛,似乎已经看出了什么不妙的地方。

 

——在床边上,挂着一套显然不属于他的华丽衣衫。

 

“呐,小绛。”

“是!”他的身体立刻绷紧了,在百合看来,只有更加的可疑而已。

“你昨天晚上似乎回来的很晚,我都没有看到你呢。”

“啊?”哗啦啦的冷汗冒着,怦怦的心脏似乎已经要到极限了。

“难道说……”百合不敢相信的退后了一步,咬着手帕,“我重要的儿子,变成了被女人骗的凯子?”

“哎?”眼睛立刻的瞪圆了,他似乎一时间没有理解百合的意思。

“因为是小绛啦,所以被坏女人骗的可能性比较高。”百合平静的解释道。

“……”

 

浑身一阵脱立,他把百合推到了房间的外面。

“我知道了,穿好衣服我马上就出来。”

 

面对几乎是贴着鼻子关上的房门,百合的心中对于某些事情的猜测越发肯定了。

红家第一女性费力的推开窗户,里面的情景让她瞠目结舌的僵硬在了原地。

 

——小绛的约会对象是……男人……?

 

 

 

之后的几天,百合都会旁敲侧击的给他介绍各种各样的女性,对此着实迷惑不解的他,理所当然地把责任推卸到了楸瑛的身上。

 

“哼,说到底都是你不好啦,自从那天之后,百合夫人经常用很奇怪的口气要跟我‘促膝长谈’……”用豪爽的姿势一口咬下那意味不明的自制点心,好像那点心就是楸瑛一样。

“嘛嘛……也没什么不好吧,”拿着那不知是烧饼还是馒头的茶点,楸瑛在犹豫了很久之后,老实的放回了盘子里,“你不是很喜欢那位夫人吗?”

——亏他可以吃的这么悠哉游哉呢。

露出了微妙表情的楸瑛,伸出手去,轻轻地拨开他嘴边的点心屑。

“唔……”注意到放在手边的东西,他立刻睁大了眼眸,“这个是……”

“哦,”楸瑛笑眯眯的打开了盒子,一把精心雕琢的木扇静静的躺在匣子里,小心翼翼的展开,上面用精细的刀工刻着的,正是那四句诗。

 

曾几何时人归去

花开依稀似旧时

落英满地重逢日

且纵杯酒与君游

 

顿时面红耳赤的他,好像被人踩中了尾巴的猫一样大喊大叫了起来,“开、开什么玩笑!?谁允许你私自刻上的。”

楸瑛委屈的眨了眨眼睛,“真是过分呢,说好要给我一份礼物,可是,到今天都没有……我就只好自己取了……这首诗,倒是可以感觉到绛攸对我的思念之情呢。”

“……”脸上泛起阵阵可疑的红晕,愤愤地转过了脑袋,却被一只手臂温柔的勾住了脖子。

 

“我好开心啊,绛攸……最喜欢你了,”楸瑛满意的看着他逐渐升温的俊俏面容,微笑道,“这一次是认真的。”

 

 

 

 

(第七篇完)

 

 

 

后记:

 

 

 

所谓孽缘是怎样结下的,没有人比他李绛攸更加清楚了,到最后也没有说出自己的真实想法,李绛攸的别扭程度,这个世界上恐怕也无人能及了。

 

入夜,因为幽灵事件的过度疲劳,趴在那里的青年已经陷入了睡眠状态。

 

楸瑛苦笑着饮下茶水,这家伙……明明要来什么幽灵退治,却一个人睡着了。

 

脚步声传来,楸瑛抬起眼眸,温和的府库主人向青年露出了微笑。

 

“邵可大人?”

 

邵可微笑着向他招了招手,楸瑛望了一眼绛攸,似乎因为过度的疲劳尚且处在睡眠的状态,他尽可能不要发出声音的站起,接过府库主人递过来的毯子,小心的盖在了绛攸的身上。

 

 

庭院中,看到皇城中隐约的灯光,楸瑛不由自主地眯起了眼睛。

 

“一直没有机会说,”楸瑛露出了少年般羞涩的微笑,轻轻颔首,“当年,多谢邵可大人了。”

 

对于楸瑛的道谢,邵可露出了一如既往地温柔微笑,“我能给的,只是建议,作出选择的,只有楸瑛大人自己而已。”

 

那个时候,原本将要离开的楸瑛最终回到了贵阳,不管怎么样……想要再见一见哥哥们称颂的这位真人不露相的神秘主人。

 

当时的邵可并未加以挽留,只是做出了“为何不留下来作个武官”的建议,绛攸的失约让楸瑛一度很想离开贵阳,可是……毕竟作为一个有着抱负的蓝家男人,蓝楸瑛不可能一事无成的回到玉龙。

 

“看样子,你已经做出了最正确的选择。”邵可微笑道。

 

楸瑛一时间没有说话,这个选择是否正确,他还并不能确定。

到现在也都不理朝政的国王……于此,恐怕没有人可以打得起精神。

 

“事情还未到不可收拾的地步,”邵可轻轻的敲击着大理石桌面,“何况,王还没有作出自己的选择。”

 

王的选择也会自然而然的决定国家的命运。

 

楸瑛对此深信不疑。

 

 

“你和绛攸大人,会成为不错的一对呢。”饮下自己泡的“地狱之茶”,邵可笑眯眯的道,“我是说对于国家……”

“非常遗憾,”楸瑛绅士的行了一礼,温柔的笑容不自觉地绽放开来,“……恐怕,不仅仅是对于国家哦,邵可大人。”

“呵呵,我可是非常期待呢。”

 

楸瑛再度颔首,转身走回了房间。

 

 

 

 

(全文终)

 

 

 

 

 

 

  评论这张
 
阅读(6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