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FANE

MAY THE SAVIOR BE WITH YOU

 
 
 

日志

 
 

花开似旧时(六)  

2009-02-20 23:17:25|  分类: 双花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繁花逝,思绪尽,泪空流,昨日怎见花落?相知叹无缘,转瞬白头。

旧时花开,几曾虚度,无悔忘却门前柳,离人归,旧人恨,相逢焉是新愁?

 

刀光剑影,那人舞剑轻啸,华光万丈,竟让他睁不开眼。

果然,剑才是最适合他的武器。

心里不觉得有几丝高兴,却转瞬开始了胡思乱想。

他在羽林军吗?可是,为什么不愿意来见我?难道说……他一直很讨厌我吗?

咬了咬唇,绕过人群,他飞快的跑了出去。

 

搞什么?那个混蛋!

愤愤之下,决定不再见那人,莫名的失落袭来,他转过身去,没头没脑的向前跑了起来。

 

“痛!”突然出现在面前的巨大障碍物让他一下子摔倒在了地上。

“啊,对不起,您没事吗?”

异常优雅好听的声音,可是,被撞得七荤八素的他并没有在意。

“我说你小子,竟然敢撞本大爷……”他正在气头上,这个人的命运可谓是太不幸了……虽然不是像黎深那样的人类,可是,这些年在吏部被他李绛攸说哭下来的后辈,可不在少数。

然而……这个人,正是那百万分之一的可能……

“……”他接下来的话全部落回了肚子里,穿了一身低级武官装扮的青年,眼睛瞪得大大的。

“绛攸?”

那一瞬间,他的脑海中忽然冒出了“孽缘”这个词。

 

鬼使神差的,他竟然站起来转身就跑。

“喂!”身为武官的楸瑛在速度上,当然不可能输给一个文官,虽然那吏部新星的跑步速度居然还不是很慢。

“等一下!”楸瑛快步追上去,抓住了他的手腕,“你跑什么啊?绛攸,是我啊,楸瑛。”

“蓝楸瑛,本大爷不认识你!”没头没脑的来了这么一句,他拼命的挣扎着,

“你到底在搞些什么啊!”终于受不了而吼了这么一句,楸瑛猛地把他抵在了墙上。

 

好像一下子被吓闷了,他呆呆的望着,半晌说不出话来。

 

楸瑛低声喘息着,两个人因为刚才的剧烈运动,都冒出了一些薄汗,他零乱的衣衫松松垮垮的挂在身上,露出形状美好的锁骨。

 

“笨蛋,你跑什么?”楸瑛狠狠的瞪了他一眼。

“因为你在追……”他呆呆的望着那美丽的蓝眸,无头无脑的冒出这么一句,好像冷笑话一样……

楸瑛怔了怔,扑哧一声笑了出来,戏谑道,“一年不见,你倒是变得幽默了很多啊,这里可是武官的地方,怎么?又迷路了?”

一时间被抓住了小辫子,他“唔”了一声,面红耳赤的把脑袋转向了一边,可恶的家伙!

 

 

凝注半晌,楸瑛叹息着松开了手。

 

“那天,我等了一整日,你为什么没有来?”

他的呼吸一窒息,这一年来,千百次问着自己……如果那天自己倒了,对他说出“请不要走”这样的话,是否蓝楸瑛就可以为自己留下?

他的沉默让楸瑛有些心痛,轻轻的握住他的手,“我以为你遇到什么麻烦了,回到宫里,才知道李绛攸大人已经名扬四海,成为了据说要成为历史上最年轻宰相的人物。”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楸瑛的眼睛怎么看都有几分幽怨。

他没来由的一阵难受,随即在心里大骂起自己来——真是的,干吗这么在意这个白痴的感受啊?

“我……”他大叫起来,“我以为你回去了,明明在皇宫,为什么不来找我啊!?”

楸瑛一愣,叹气道,“我以为你不愿意见我。”

“鬼才不愿意见你!”面色通红的大吼一声,他忿忿的转过了头,“你这个傻瓜!害得本大爷遗憾的要命,每天茶饭不思的……蓝楸瑛,你自己说怎么办?”

 

青年一怔之下露出了不可思议的表情,觉得越发丢脸的他更加是转过身,对他不理不睬的大步向前。

 

“喂,究竟是什么啊?绛攸!等一下啊!你刚刚说的是……”

“我什么都没有说过,刚才听到的全部都是你的幻觉!”

“不对啊,我刚才好像听到你说‘茶饭不思’什么什么的……”

“说了那是你的幻觉了,我刚刚什么都没有说……”

“那你为什么要逃啊?”

“吏部的工作还堆的像山一样,我怎么可能在这里聊天?”

“但是……”

“没有但是,我必须赶快回去!”

“但是绛攸……”

“罗唆死了!”他大吼一声转过头,“究竟是什么啊?”

楸瑛露出了文雅的微笑,“吏部不是那个方向……”

“……”

 

 

一切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两个人,时常在一起吵嘴,时常在一起吃饭……时常在一起喝酒,过往的一切都是那么美好,直到有一天。

 

“可能我们以后不能常见面了,虽然说……现在还不会有什么工作,但是……也许要跟在对方的后面。”

“本大爷才不稀罕呢!”大放厥词的他因此而在家里郁闷了好几天。

 

也就是那个时候,升任将军的楸瑛,担任了国王的护卫;同时,吏部的李绛攸,升任吏部侍郎。

 

那天,黎深无头无脑的一道命令,让他的眼睛变成了两个圆点。

 

外、外借?

这种说法好像是对于地摊上贩卖的桃色绘本一样。

 

美其名曰“这也是一种不错的经历”的吏部尚书,大摇大摆的扬长而去,习惯了吏部可怕工作量的他第一次体会到“太闲了”是一件多么悲哀的事情。

“可恶!已经一个月了!!!”咚咚的敲着桌面,他最近的精神状态还真是有点好过了头。

和蓝楸瑛宰一起,吏部的人普遍认为“黎深大人的公子,似乎开朗了不少”……尽管光是绛攸可以忍受黎深十几年这件事情,就已经足够让吏部的众人发自内心的尊敬了。

 

“嘛、嘛……难得的休假不好吗?”悠哉游哉地饮用着茶水,坐在府库的两名青年头上似乎被贴上了“失业”的标签。

“什么休假?根本是贬官?如果是被发配到地方上也就算了,这种莫名其妙的亢官算是什么?”

“亢官作王的随扈?”楸瑛调侃道,“你这亢官的官阶还真不小啊。”

“闭嘴,还有你这个武官为什么会整天呆在府库?要消磨时间到别的地方去!”大喊大叫的他,似乎已经到了极限了。

“我正在消磨时间啊。”美味的茶水散发着香甜的气息,李绛攸的手艺,其实还是相当不错的。

“难道你们羽林军没有别的事情可以做吗?上操练场上跑两圈,或者撬开冰块游个泳什么的!”

楸瑛露出了无奈的表情,随即微笑道,“不要和宋将军说一样的话啊,虽然我觉得你在成为武官方面也非常有潜力呢。”

“闭嘴!”气势磅礴的大吼出声,吏部侍郎抄起书册,对准楸瑛的脑袋狠狠地摔了过去。

“真是好身手啊,绛攸。”轻轻松松的接过,楸瑛脸上温文尔雅的笑容让他一瞬间的失神。

 

好像为了掩盖自己的失措而不甘心的转过头去,他哼了一声,假装不理睬对方,而认真的开始翻看着书册。

 

“呐,绛攸~”柔媚到让人汗毛直竖的声音让他的背后一阵发寒,接着某人立刻爆发了。

“你这个万年发情种,要发情找女人去!本大爷要看书!”

从头顶轻轻的环住他,楸瑛身上的香味,似乎越发明显了。

 

如同被那声音蛊惑了一般,他愣愣的出了半天的神,甚至没有注意到,楸瑛轻松的在上面抽走了那本书册。

 

“我不记得你有喜欢道着看书的习惯啊。”楸瑛眨了眨眼睛,频频向他投以魅惑的眼神。

他那俊俏的面容微微发红,窘迫的转过头去,却被他牢牢地禁锢在了臂弯里。

“你、你这个笨蛋要干什么啊?”

“我喜欢你啊,绛攸。”楸瑛笑着道,“非常。”

“罗、罗唆!”他的脸顿时可以红的滴出血来,“不要说这种意味不明的话。”

“我是说友情啦,友情……”调皮的眨了眨眼睛,楸瑛微笑道,“还是说,绛攸你在想一些不太妙的事情?”

“闭嘴!你这个晚年发情种!”

 

觉得丢脸异常的她,逃也似的跑出了府库。

 

 

 

 

 

 

 

 

 

 

 

(第六篇完)

 

 

  评论这张
 
阅读(5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