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FANE

MAY THE SAVIOR BE WITH YOU

 
 
 

日志

 
 

花开似旧时(五)  

2009-02-20 23:16:46|  分类: 双花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他猛地睁开了眼睛,坐了起来,痛得要命的身体让他呻吟了起来。

 

“唉……真是个笨蛋,”坐在床边的美丽女子轻轻叹了一口气,冰凉的手指覆上他温热的额头,“为什么会在街上跟人打架啊?要不是黎深……”

 

“唔”一点一点想起之前发生的事情,他猛地跳了起来,可是酸痛的要命的身体,立刻不给面子的倒了下去。

 

“……你已经睡了一整天了,真是的,竟然喝酒在外面打架……难道是失恋了吗?”百合轻哼了一声,他无助的抬起眼眸,有点无辜的看着自己的义母。

 

“算了,这种事情追究也没什么意义,不过,黎深之后把那群家伙可是打得很惨呢……”

 

“黎深大人?”他试探着开口道,“难道说,是黎深大人把我带回来的?”

 

“叮咚!正解。”百合悠哉游哉的口气让他一阵脱力——莫非,自己那种丢脸的表情让黎深大人全部看到了?

 

“那、那个……百合大人,现在什么时候了?”

 

“午时……”

 

“糟了!”大叫一声从床上跳起来,拎起宝剑,随手拿起一件外套就冲了出去。

 

 

 

 

城门口空空荡荡。

 

连一丝灰尘都看不到,可以看到那人策马扬鞭而去,一丝影子,慢慢的消失在天边。

 

 

错过了,就再也见不到了……

 

 

他落寞的背影与那眷恋的阳光相辉映,第一次如此的悔恨——为什么不说出来,请你不要走……求你不要走……

 

宝剑依旧静静地握在手中,等待的那个人却早已不见了影子。

 

 

如同一个委屈的孩子,一行薄泪顺着眼角落下……等到他意识到的时候,早已泪流满面。

 

那人走了……消失的如此干净,甚至连一丝影子都找不到……失去了的心,无法再度面对,曾几何时的孤寂等待……留下的忧伤,默默地沉静在了心底。

 

笨蛋!为什么不再等等!

 

他一拳打在了坚硬的城墙上,血,顺着手指一点一点地流了出来,沾湿了青色的城砖。

 

碧绿色的苔藓,和那鲜艳的红色交相辉映,美的不似真实。

 

见不到了……已经见不到了……

 

靠着墙壁,无力的倒下,他抱着膝盖坐下,低声抽泣了起来。

 

 

“……莫非说,这个是李绛攸官吏吗?”

 

他抬起眼眸,带了眼镜的男子冲他微微一笑,“还真是偶遇啊,李绛攸官吏。”

 

“杨、杨修上官?”他猛地擦了擦眼泪,然后站了起来,“真是……真是失礼了……”

 

杨修微微一笑,抬起手,轻轻擦去了他眼角的泪水,“怎么一个人在这里哭啊?莫非是……被尚书大人欺负了吗?”

 

“不、不是……我……”被上司看到了丢脸的状况,他有点沮丧的耷拉了脑袋。

 

杨修的视线落在了他手中的宝剑上,“这个是……”

 

“啊,那个……”他的视线有些游弋,“是百合大人拜托我去取得装饰品。”

 

“原来是这样。“露出了然表情的杨修并没有对此多加在意,“那么,一起去喝杯茶吧。”

 

“不必了,”少年的眼神有些黯然,“今天……”

 

“心情不太好吗?”杨修推了推眼镜,露出了微妙的表情,“本来想请你喝茶,正好可以告诉你蓝官吏离开的事情……啊啊,果然还是算了吧。”

 

“……等、等一下!”他追了上去,“您知道那家伙……”

 

“嗯,不要小看我哦。”杨修笑着,低头捉住了他的手,立刻露出了无奈的表情,“又在做这种事情……”

 

“真、真是万分抱歉!”

 

“我知道了,走吧。”

 

 

 

 

在茶室的包厢里面,看着杨修熟练的手势摆弄着茶水,芬芳转瞬而逝,似乎被吸引一般的他缓缓地闭上了眼睛。

 

楸瑛也喜欢泡茶,可是那手艺却向来让人不敢恭维。

 

发现自己已经不由自主地去寻找那人的身影之时,心中的羁绊已经被无情的斩断。

 

“烹茶的时候,走神可不是好习惯哟。”杨修悠悠的抬起眼眸,似乎带了若有若无的浅笑。

 

“对、对不起……”下意识的握紧了宝剑,他小声道。

 

“……是蓝家宗主的命令。”仿佛看穿了他的心思一般,杨修淡淡的开口道,“如果一年内,他们看中的公子没有采取行动……那么,楸瑛就立刻返回蓝家。”

 

“看中的公子?”

 

“嗯,虽然不能确定究竟是哪一个,不过应该是这样吧……至少,那孩子是这么告诉我的。”杨修微笑道,“所以,你没有任何干涉的力量,即使说了也是一样。”

 

“您是想让我心理觉得好受一些吗?”他低声道。

 

杨修不置可否的挑了挑眉,并未做出回答。

 

“也许吧,但是……真正答案必须由你自己来找。”

 

沉默着饮下了茶水,那个时候尚且自信满满的她,第一次感觉到了迷茫。

 

那个时候,自己并未找到杨修口中的答案——

 

 

 

 

 

 

也就是那一次,他真正地认为,蓝楸瑛……彻底的从自己生命中消失了。

 

 

 

 

 

 

一年之后。

 

 

一如既往的武术大会,还真是一个无聊的部分。

 

他超级不爽的看着各方面送到吏部的名帖……搞不懂这些武官究竟在想些什么,难道大汗淋漓的在操练场上乱跑很有趣吗?

 

小声抱怨了一句,在上司还没来得及听到,他已经抱着文件走出了吏部。

 

“……你在这里做什么?”冷冰冰的声音冒出来,他不由得打了一个寒颤。

 

“黎深大人?”

 

一如既往地吏部尚书哗啦啦的展开了折扇,这个动作让他不由得咽了一口唾沫。

 

“今年的比赛,你替我去参加!”趾高气扬的发号施令,在他还没来得及反应的时候,黎深就已经一溜烟的不见了。

 

——又想偷懒吗?

 

他叹了一口气,不过也没什么不好的,那种比赛,应该在文官中,只有侍郎及以上级别的人,才有座位吧?

 

吏部侍郎的位子到现在还空着,他不明白杨修的想法——那个位子简直就是特别为杨修留下的。

 

武官比赛……无聊。

 

低咒一句,他想着是不是应该让杨修出席。

 

 

 

可是,在吏部绕了大半圈,到了比赛开始的时候,完全找不到方向的她,根本就没办法到达杨修的职务室了。

 

下定决心不能让自己弱点被暴露的他,只好不动声色的跟着人流,可是,当跟着大家来到操练场的时候,他不由得郁闷起来。

 

——到底是怎样的状况才会发展成这样啊?

 

路痴的毛病好像已经变成了治不好的绝症……

 

 

无奈之下,他只有讪讪的坐下,左右游弋的视线落在了对面武官队伍之上。

 

 

他惊奇的发现,对面有一名青年和蓝楸瑛惊人的相似。

 

——什么啊?自己最近一定是太累了……怎么可能?那家伙已经回蓝州了……怎么会变成武官出现在这里?

 

心情不由自主地紧张起来,几乎屏住了呼吸,默默地听着传号官的通告。

 

 

一个一个的名字,众人一个一个的上场,胜利者微笑,失败者沮丧,到目前为止,并没有蓝楸瑛的名字。

 

 

他叹了一口气,自己最近一定是太累了。

 

于是在不引人注意的情况下,悄悄地站起,准备从人群中退出去。

 

 

也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好似天籁的声音在头顶炸开。

 

 

 

“……三十七号,羽林军所属,蓝楸瑛!”

 

 

 

(第五篇完)

  评论这张
 
阅读(5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