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FANE

MAY THE SAVIOR BE WITH YOU

 
 
 

日志

 
 

花开似旧时(四)  

2009-02-20 23:15:56|  分类: 双花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窗外淅淅沥沥的声响让他缓缓睁开了眼睛,扑鼻而来的李花芬芳让他微微吐出一口气,带了戏谑笑意的声音在耳边好似魔咒一般的响起。

 

“你醒了?”

 

他揉了揉眼睛,睡意蓬松的表情看起来好像一只餐犹未尽的猫咪。

 

坐在床边的青年露出了好笑的表情,递上了装有清茶的白瓷杯。

 

他迷迷糊糊的接过来,也不看里面是什么就抬头一饮而尽。

 

“真是的,又不是宿醉,竟然睡到这个时候……”楸瑛叹了一口气,把用水浸湿的毛巾轻轻的搭在了他的脸上。

 

“已经什么时候了?”有气无力地沙哑声音,柔软的布巾在皮肤上轻拭,勾起凉凉的无力感。

 

“差不多都要到中午了,”楸瑛好笑的看着他,轻轻地扣住他的下巴,“好在今天是公休日,否则,你就等着被杨修大人革职吧。”

 

他“唔”了一声,揉着痛的要命的太阳穴,昨天晚上从某种意义上说来,真的没有睡好。

 

“你还真是热情啊,绛攸,到早上都抱着我不肯放手。”楸瑛带了笑意的揶揄让他的脸立刻红了,非常不爽的转过头去。

 

——早晨的李绛攸通常是比较脆弱的,正因为知道这一点,现在楸瑛非常享受的戏弄着老友。

 

不过,自己早上起来被弄得腰酸背痛也是事实,看不出来这个道貌岸然,而且动不动就会脸红大喊大叫的少年……睡相会如此之难看。

 

“罗唆死了,早饭吃什么?”好像如同那住在一起的几百个早上一样,不耐烦地抬起好看的青绿色眼眸,他从床上下来,坐在了椅子上。

 

“……”楸瑛笑着摸了摸他的脑袋,却被他啪的打了一下。

 

揉着有点发红的手,楸瑛露出了些许幽怨的表情,随即重重的叹了一口气,“绛攸,我真的必须走了。”

 

不说话,咬着百合交给自己带来的酱菜,他甚至没有抬起头。

 

“我今天本来就要回去的,但是……忽然很想再见你一次。”楸瑛轻轻捉住了他挥舞着筷子的手,叹息道,“知道这样的想法也许有点任性……”

 

“既然知道你还来做什么!”猛地甩开楸瑛的手,重重把筷子放在了桌上。

 

美丽的眼眸睁得大大的,他转过身去,冷冷的道,“不想留在这里就给我随便的滚!少了你,本大爷一样安稳得很!”

 

愤愤地大吼出声,楸瑛的眼眸微微沉下,原本漂亮的明蓝似乎变成了深蓝色。

 

楸瑛转过头,拿起桌上那已经被拆开的文具箱,似笑非笑的瞥了他一眼,“你拿走了我的礼物。”

 

“是又怎么样?本大爷送你的东西,我想要收回就收回!”虚张声势的大吼出声,他不自然的喘息还是暴露了内心的不安。

 

“当然不行,”好像得逞一般露出了不怀好意的笑容,楸瑛拉住他的手,强迫他正视着自己。

 

“唔……”他轻轻地呻吟了一声,被楸瑛扣住的下巴,因为力量上的差别,连转开头都没办法做到。

 

“这可不行呢,”露出遗憾的表情,楸瑛好像要把他拆吃入腹一样的舔了舔嘴唇,“送给别人的东西当然不可以自己拿回去,所以,绛攸你还欠我一个礼物……”

 

“唔……”被那深蓝色的眼眸注视,好像呼吸也要随之停滞一般,那湖水一般的眼眸轻轻荡漾,温柔如同要倾泻而出一般,“你要干什么……”

 

无力的呻吟,如同叹息一般闭上眼睛,那掌心的温度传来的安心感,让他心底那一池波澜不惊开始了轻轻的颤动。

 

“你欠我一个礼物,”楸瑛浅笑着松了手,“当然,你要把你自己送给我,我也一样不会拒绝哦。”

 

“笨、笨蛋!”若无其事调笑着的楸瑛,看到他的脸立刻红的可以滴出血来,“不要说这种莫名其妙的话。”

 

“……”看着他拼命的挣脱了自己,恼怒的转过头去,楸瑛轻轻叹了一口气。

 

“傍晚的时候,我会离开贵阳。”青年轻轻的拨开他额前冷玉色的碎发,微笑道,“在那之前,我想要看到我的礼物。”

 

并不是命令的语调,反而有几分恳求的味道。

 

他看到楸瑛推开门走了出去。

 

 

该死!

 

低咒一声,他把桌上的东西全部推到了地上,哗啦啦散落的毛笔和墨砚,立刻把地板弄污了。

 

一把拉开书架,在最里面,藏着一瓶楸瑛喜欢的冷酒。

 

毫无顾忌的拔开瓶塞,将白玉般的液体倒入喉中,火辣辣的感觉让他低下头,剧烈的咳嗽起来。

 

——那家伙平时都喝些什么?

 

重新去审视那个瓶子,因为看起来就是很名贵的东西,所以,他方才并没有去多加研究。

 

热意一点一点地涌起,顿时头昏脑涨的他无力的扶着书架,轻轻吐出一口气。

 

——对了,自己刚刚要去做什么来着的?

 

摇摇晃晃的向门走了过去,几乎要跌到在地上的他,眯起眼睛,努力的集中精神,向着外面走了出去。

 

 

 

不记得走了多久,好像来到了一家小店。

 

似乎自己就是在这里找到那个廉价的文具箱的,迷离的眼睛,努力的去找一个焦距,他推开门的瞬间,一个好听的声音响了起来。

 

“您有什么需要吗?”一个十一二岁的少女向他微微一笑,那个时候的秀丽刚刚才在这家小店找到一份工作。

 

就在买一个文具箱好了……

 

他迷迷糊糊的想着,视线左右移动的同时,有一样东西很快的吸引了他的注意。

 

一把很精致的宝剑静静的放在架子上,他不知怎么的,一下子就想到了那家伙拿着剑的模样……

 

有些人大概天生不适合拿笔,蓝楸瑛应该就是其中一员。

 

“那把剑要多少钱?”他深吸一口气,尽可能平静的道。

 

“您真有眼光,那是前朝打造的精品,现在只需要银二十两就可以买下来。”

 

“……”他没有多作犹豫,立刻从衣袋中掏出了银子,放在了桌上,拿起剑摇摇晃晃的走了出去。

 

在门口的地方,与一个少年擦肩而过,褐色长发的那人立刻的皱起眉,推门走进了店里。

 

“小姐,那人刚刚买了东西吗?”

 

“嗯,”秀丽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是很昂贵的东西呢。”

 

“那人好像喝了酒。”少年静兰皱起眉,有点担心的道——虽然小姐很精明,但是,往往会因为对某些事情的不了解而受骗上当。

 

“没事啦,静兰,”少女摆了摆手,“今天生意不错,也许会早一点回去吧。”

 

“嗯,我知道了。”

 

 

 

 

摇摇晃晃的走在大街上,绛攸觉得脑袋晕晕的,握着宝剑,向前方走去。

 

真的是不应该喝酒……

 

与什么人猛地一撞,他一下在倒在了地上。

 

“可恶,臭小子你长眼了吗?”几个混混推搡着他,挑衅的意味不言而喻。

 

“本大爷就喜欢这样!”他大吼了一声,接下来迎接他的,就是雨点一样的拳头。

 

“混蛋,你找死吗?小鬼!”

 

浑身痛得要命,他下意识地把剑抱在怀里,好像被黎深大人收养之前,经常被人卖来卖去……也经常被拳打脚踢。

 

父母的事情已经不记得了,李绛攸活过来的时候,身边就只有黎深和百合而已。

 

 

一阵眩晕,他终于失去了知觉。

 

 

 

“你们在做什么?”一个冰冷的声音响起,小混混们转过头去,面对他们的,是一双冷的可以把一切冻结的眼眸。

 

 

 

 

傍晚,站在门口的楸瑛微微垂下眼眸,露出了苦笑。

 

——果然,是不会来的吧?

 

自己在做什么?是笨蛋吗?李绛攸从来都不曾在意过自己,这便是答案。

 

 

“少爷,该走了。”老管家躬身道。

 

“我知道了。”再度凝视着空无一人的街道,楸瑛轻轻叹了一口气,登上了前往玉龙的马车。

 

 

 

 

(第四篇完)                                                                                                                                                                                                                                                                                                                                                                                                                                                                                                                                                                                                                                                                                                                                                                               

  评论这张
 
阅读(4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