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FANE

MAY THE SAVIOR BE WITH YOU

 
 
 

日志

 
 

花开似旧时(三)  

2009-02-20 23:15:18|  分类: 双花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月无声,风寂寥。

 

残留在空气中的淡淡花香,仿佛融入了什么不一样的东西一般,静静的倾吐着芬芳。

 

等待之际,归人的相见、相知……是否已经注定了他日的重逢?

 

 

他抿着薄薄的唇,眼前男子淡淡的戏谑却掺入了什么不一样的东西。

 

是忧伤?

 

不是,比忧伤更加洒脱……

 

是寂寞?

 

也不是……比寂寞来的更加深邃缠绵。

 

 

究竟是什么呢?总是让自己无法移开视线,只是短短的别离,或者是永世的不再相见……亦可写下悲歌的轻吟,但他,李绛攸,从不会开口留他。

 

有什么必要吗?只是两个在无数次命运交汇中遇上的人罢了……一曲离歌已足。

 

 

“绛攸。”楸瑛温和的声音带了几丝无奈,微微抬起眼眸,望着那已经被他折腾到不成样子的文具盒,漂亮的蓝眸中闪过一丝郁闷。

 

“哼!”明明担心的要死,不过,他是不会说出来的,“走了为什么又回来?”

 

“我是来拿东西的。”楸瑛叹了一口气,“不过,看起来已经没有必要了。”

 

陡然意识到那弦外之音,他低下头,错愕的望着被自己用掉的文具盒,假装不耐烦的转过头,“反正你也不需要了吧?高档货的话,你还不是要多少有多少?”

 

笨死了,为什么不开口问呢?

 

为什么去喝酒?为什么一声不响的跑出去……你,为什么要离开?

 

好像天生不适合去问这些问题,不知道应该怎样去关心别人,他一直都是这样笨拙。

 

“……”楸瑛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的望着他的眼眸。

 

“随便的给我滚好了,反正你在这里也只会碍事而已。”

 

 

为什么?明明不想这么说的,明明……

 

在腿侧的双手紧握成拳,恼怒的转过头去,不想面对那个人的眼眸。

 

那么美丽,又是那么的可恶……好像看透了一切的自己。

 

听到背后那一声很轻很轻的叹息,脚步声的响起,让他的身体立刻僵硬了。

 

——笨蛋!不要走啊……

 

好像什么东西卡在他的咽喉里,没办法出声,没办法动弹。

 

老旧的木门被拉开,他的身体开始了颤抖。

 

——不要走!求你了……

 

不敢回头去看此刻楸瑛脸上的表情,他害怕自己会做出什么让自己后悔一生的事情来。

 

“……”门的响声,似乎正在被缓缓地合上。

 

他感觉到自己的心跳,那渗出的冷汗濡湿了双手。

 

咚的一声,门被关上了。

 

他也终于几乎虚脱的倒在了床边。

 

 

不敢去看那人离去的身影,明明不想这样的……明明……

 

好像内心最深邃的地方被扯开了一个口子,鲜血淋漓,痛得他无法呼吸。

 

 

嘀嗒。

 

一滴透明的液体落在脚边,抱着膝盖,把脑袋埋在两腿间的少年,缓缓地闭上了眼睛。

 

 

“绛攸……”

 

他的身体猛地一颤,却害怕抬起头,直到一双温暖的手,轻轻抚上自己的脸颊。

 

粗糙的手指,因为练剑而覆盖了一层薄茧。

 

他颤抖的抬起头,迎上那名蓝色的眼眸,似乎带了一丝无奈的心疼。

 

是错觉吧?他告诉自己。

 

 

“真是个笨蛋!”楸瑛低咒一声,轻轻地把他揽在了怀里。

 

闻着那淡淡的香气,他第一次觉得熏香其实并不讨厌。

 

 

抓住楸瑛的衣襟,他第一次感觉到如此的无助……明明就是在自己身边的东西,却因为自己的愚笨而就此溜走……

 

“笨蛋!”那人低沉的嗓音在耳边徘徊,他的心没来由的轻轻一颤,“为什么不说出来?”

 

好像被那声音蛊惑一般,他闭上了眼睛,“因为说出来觉得很丢脸……”

 

还真是足够坦率的。

 

楸瑛不由得笑了笑,轻轻摸了摸他略带凌乱的冷玉色长发。

 

“绛攸还真是不老实,明明不想我走吧?”

 

“嗯。”他没有任何敷衍的回答了,脑袋靠在那人胸口……可以听到楸瑛平静的心跳。

 

 

 

 

——真的不可思议,好像只是靠近就可以被温暖一样……

 

他不明白。

 

为什么?明明眼底尽是寂寞,却总是可以给自己这般温暖的男子。

 

从相遇的时候起,就一直把迷路的自己带回来……不管在什么时候,都悄悄地保护着自己的男人。

 

 

 

“……”听到那人很轻很轻的叹息,他微微抬起眼眸。

 

“不过,就算我说了,你也不会留下吧?”

 

楸瑛微微一怔,苦笑道,“你还是一如既往地犀利啊。”

 

的确,这不可能……一旦定下了约定,就不可能去违反。

 

 

这一切,只是因为,他是蓝楸瑛而已。

 

 

“今晚……留在这里吧。”他平静地口气多少带了些无措。

 

“嗯?”

 

“一起睡吧,你不是说过?”

 

他解开了外衣,拉开被子钻了进去。

 

 

楸瑛不由得笑了,一件一件的脱下了外衫,与他背靠着背一起睡了下来。

 

“……楸瑛。”很轻很轻的声音呼唤了的名字,楸瑛低垂眼眸,伸出手,把他拥进了怀中。

 

“等、等一下……”他的脸微微一红,手脚不安分的动了起来。

 

 

“睡吧,仅限今晚而已。”楸瑛微笑着点了点他的鼻子,用低沉的声音,仿佛为了确认什么一般而喃喃自语道。

 

 

——仅限今晚而已。

 

 

 

可以闻到那人身上的香味,白绸的内衣,微微敞开,可以看到隐藏在下面近乎完美的身体。

 

紧握对方的手,他感觉到了自己不安的心跳。

 

——明明很安心阿……却没有办法睡着。

 

 

屋外的虫鸣,今夜似乎格外的响。

 

迷离的双眸静静的注视,却发现对方不知何时已经睁开了眼睛。

 

“啊……”他轻呼一声,大感丢脸的把脑袋转向了一边,“我……”

 

蓝眸中藏了浅笑,光是被注视都觉得浑身发热——意识到自己现在非常丢脸的绛攸,简直恨死自己这种所谓的“一时冲动”了。

 

“有绛攸在这里,真好呢。”楸瑛微笑着捉住了他的手,十指相扣,唇齿间温热的气息轻轻的喷吐着,非常霸道的刺激着他的鼻息。

 

“笨蛋,不要说这种意味不明的话!”

 

好像要吻上来一样的薄唇轻轻的抿了抿,完全面红耳赤的他,下意识的挪了挪身体。

 

“唔……”他红着脸转过了身子,依旧可以感觉到楸瑛扣着自己腰身的手臂,和那平静地呼吸声。

 

 

 

 

 

此刻,皇城。

 

 

坐在月下的少年,总是一副淡淡的表情,好像在凝视着远方一样的冷然。

 

“啊啦,今天您来的很完呢,刘辉殿下。”府库的主人,露出了温和的微笑,向着少年伸出了手。

 

“邵可……”少年的表情稍见和缓。

 

“我听说楸瑛大人去见了您。”邵可笑着沏上了茶水。

 

“啊……”少年心不在焉的点了点头,“是蓝家的四公子吧?我见了……然后让他回去了。”

 

“是吗?”邵可的手在空中稍稍停了停,随即依旧平静地倒下了茶水,“为什么?”

 

“我不需要。”少年淡淡的道,“我没有继任大统的打算,也没有继续留在这里的打算。”

 

“……”邵可没有继续说下去,只是静静的望着碧绿色的茶汤在月光下静静的散发着别样的光辉。

 

 

 

 

 

 

是夜,冷月。

 

 

寂寥的夜,那一切的温柔和残酷,是否也为一种名叫宿命的东西,悄悄的开始了转动。

 

 

 

 

 

 

(本章完)

  评论这张
 
阅读(4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