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FANE

MAY THE SAVIOR BE WITH YOU

 
 
 

日志

 
 

《红の随想》(三) 第三十四章 玉龙故人  

2009-02-20 22:54:26|  分类: 红の随想(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茗夜抱着孩子一路前往玉龙,出流岳城的时候,没有遇到说好相遇的龙莲,却看到了意料之外的人物。

“红琦攸?”她微微皱眉。

昔日冷淡的少年,眉梢眼角变得愈发漠然,仿佛只是注视都可以让人冻结的眼神,让茗夜心里毛毛的。

不管他曾经经历了什么,都没有理由这样肆无忌惮的夺走旁人的生命,因为他有悖于武者之道,所以,茗夜向来不喜欢他。

和琦攸站在一起的,还有一个二十多岁的青年,眼眸清冷,容貌和英俊,却隐隐的透出一丝野兽般的凶狠来。

茗夜微微眯起眼眸,这个青年让她想起了以前的白玄武。

野兽一般的敏锐,却优雅只如舞蹈,杀戮的欲望不经意的展现,也总是令人胆寒。

那是白茗夜最后的兄长,却死在了她的手上。

背上的玄意微微发冷,茗夜轻笑了一笑,抱紧了手中的孩子。

“好久不见啊,琦攸。”

他轻轻一笑,一把手里剑,魔术般的出现在了掌心。

“放下孩子。”他字字珠玑,“现在。”

“你在看玩笑吗?”茗夜冷笑道,“还是,你认为我会怕你?”

“茗夜大人当然不怕我,”他的声音清亮,“只是,你手中的孩子怕是未必。”

茗夜的瞳孔微微收缩。

的确,如果他的暗器射向她手中的孩子,按照茗夜的身法也许未必能避开。

若是茗夜冒险突围,很可能两个孩子全部都会死于非命。

内心狠狠的诅咒了一番龙莲,茗夜抬起眼眸。

“你要这孩子做什么?”

“这个就不劳茗夜大人费心了,”琦攸悠然道,“只是,我可以保证,两个孩子都不会有事,这样可以了吗?”

茗夜轻轻巧巧的把孩子跑了过去,琦攸身边的青年忽然掠起,丝毫不差的接住了两个婴儿包。

一个孩子忽然哇哇大哭起来,不知所措的凌十四看了琦攸一眼,有点沮丧。

琦攸笑着摸了摸那孩子的脸,小小的婴孩居然停止了哭泣,睁大了眼睛,细细的看着他。

“小雪的事情请茗夜大人放心吧,一切都会无恙,最晚年底,她就可以回来了。”

“我可不管你们的事情。”茗夜小声的嘟囔了一句什么,转过身,头也不回的走了。

 

琦攸微微的吐了一口气,端详着两个孩子,浅浅的笑了。

不明所以的凌十四看着他,眨了眨眼睛。

“走吧,十四郎。”他把孩子抱在怀里,“我们回贵阳。”

 

 

 

 

他们的身影离去,琦攸并没有注意到站在远处的英俊男子。

十三姬站在他的身边,“这样好吗?要不要我们抢回来?”

“不用了。”男子摇了摇头,“他既然有了打算,就让他去做吧,未必也不是一件好事。”

她白了他一眼,“真弄不明白,与其在这里偷偷摸摸的看着,你为什么不去见他呢?”

“现在去见他的话,会把一切都弄乱,那个时候他一定会为了我不顾一切的除掉燕潇。”

男子轻声呢喃,

——现在见面,还太早了一些。

十三姬抬起眼眸,“你还真是足够冷酷啊。”

男子愣了一下,颇为惭愧的低下头,“我只是……”

“算了,解释的话,我也不想听,你应该有这个觉悟吧,如果红秀迟早会离开他的哥哥。”

“要做好这个觉悟的人,应该是琦攸吧,到现在为止,他都太依赖秀了,虽然自己完全没有察觉到。”男子撇了撇嘴,“而且,这件事情,也不能说是我的责任。”

“就算如此……”

“回去吧,接下来的事情,交给燕潇就行了。”

“嗯。”

 

 

同时,珑珊才抵达玉龙,一群的宗亲就已经拥了过来,迅速的包围了她。

“怎么回事?”

明显感觉到不安的气氛,她微微皱了眉。

这么急急忙忙赶回来,还未来得及跟燕潇道别。

“宗主大人怎么回来了?”

第一个发问的,是一个三十来岁的男子,正是珑珊的堂兄。

“我不能回来吗?”这个男人是当年珑珊的竞争者中,很有实力的一个,因此,她对其并没有什么太好的态度。

“龙澈大人呢?”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她仿佛在对方探究的眸子中察觉了一丝幸灾乐祸。

“他在贵阳。”

“哦,这样啊。”对方还未来得及说什么,珑珊便惊讶的看到,长久不谙世事的父亲,缓步而入。

“父亲大人……”

珑珊呆了一下,注意到那个讨厌的家伙已经退了出去。

“你回来了?”月笑了笑,示意她坐下。

“嗯。”珑珊心不在焉的答应了一声,假装不在意的喝了一口茶水。

“你把龙澈留在了贵阳?”

“我本来叫他一起回来的,可是,他好像不太愿意……”

月短暂的沉默了片刻,忽然道,“你这一路上,可曾顺利?”

“很顺利啊,怎么了?”珑珊一脸莫名其妙。

“龙澈……”月微微犹豫,饮了一口茶水,“也许出事了。”

“出事?”她失笑道,“那小子会出什么事?”

“燕潇放你回来很有可能是因为一个原因,”月淡淡的道,“蓝家除了你,没有其他适合的继任者了。”

“父亲你究竟在说什么啊?”

“虽然不太确定,你原本此去贵阳,蓝家似乎就没有准备让你回来。”

珑珊的笑容僵住了,“不让我回来……什么意思?”

“我不知道他们达成了什么样的约定,可是,宗亲和燕潇交往,是很早之前的事情了,”月顿了顿,接着道,“在他继位之前。”

“你是说……宗亲拿我做筹码,和燕潇交换了什么吗?”

月摇了摇头,“我不知道……不过,我倒是觉得,燕潇这孩子实在是有点可怕,可以的话,我还是希望把你交给红琦攸,至少这样一来,你不会有任何的生命危险了。”

珑珊看着父亲,“龙澈会怎样?”

“我不知道,但是……如果是我的话,我一定不会杀了他,这样一来,作为不错的交换筹码,你也可以回去,还节省下了和蓝家打招呼的时间,事半功倍。”

她咬了咬下唇,“如果他真的这么做了,我不会原谅他的。”

“结果是相同的,如果他利用宗亲来控制你,你还是一样会知道,所以,我觉得他一开始就没有在意这件事情。”

“那么……我该怎么办呢?”

她轻轻叹了一口气,却并不像是发问的表情。

“你应该知道,珑珊。”

月怜爱的摸了摸女儿的头发,然后缓步走了出去,只留下她一个人默默的看着天花板上五彩斑斓的颜色。

 

 

 

秀和七弦姬抵达玉龙,已经是三天之后的事情。

玉龙城气候宜人,颇有几分异域风情,丢失了孩子,秀的心情颇为沮丧,反而是七弦姬,看起来相当愉快。

书画铺子里,卖的不是什么古人的珍品画作,反而不少倒是玲珑姬年轻时候的画像。

秀看着画中金发金眸的女子,忍不住觉得有一种惊艳的感觉——不得不承认,这玲珑公主,确实是当世无双的美人。

“听说,这幅画是昔日的红颜公子所画呢。”老板笑呵呵的道,“虽然这是临摹品,但是,也做的相当精致了,玲珑公主当年的风仪,除了与她交好的红颜公子,又有谁能画的出呢?”

 

上官红颜当年一片痴情,玲珑姬选择的人,却是蓝雪那。

 

不知多少人听了为之叹息的故事,现在依旧在流传着。

七弦姬沉默不语,纤细的手指轻轻敲击着竹滕的书架,也不知在想些什么。

贵阳兵变,二十多年前,玲珑姬一人闯宫,也不知留下了多少传奇故事。

蓝楸瑛,茈静兰,这些名闻遐迩的武将,和玲珑公主一起,仿佛都变成了过去。

秀微微吐出一口气,冲老板点了点头,拉着七弦姬走出了古董店。

 

“你要回贵阳吗?”七弦姬忽然问道。

“……”少年的眉宇间掠过一丝黯然,“我不知道。”

“你一定要回去。”她平静的道。

“……”

“你如果不回去的话,他也许会做出一些你我都不愿意看到的事情来。”

“我知道。”懊丧的少年微微点了点头。

她浅浅的笑起来,“还是,你怕他回去揍你?”

“什么啊?”少年小声嘟囔了一句,“我虽然不是很有魄力,也不见的那么没用吧?”

“他是你的哥哥。”

七弦姬只说了这样一句话。

秀开始有点明白了,七弦姬很小的时候就失去了所有的亲人,所以她很在意这些,并且认为,那是人生命中很重要的一部分。

所以,不管琦攸做了什么,在她看来,秀都没有记仇的必要。

 

 

 

回到贵阳,已经是半个月之后的事情。

直接回了红府,问了家人才知道,原来琦攸在数日之前就已经回来过了。

“他有说他去哪里了吗?”秀接着追问,旁人却支支吾吾的答不上来。

七弦姬沉默着不说话,细碎的脚步声传来,她才转过了头去。

“啊啦,秀,七弦姬小姐,你们回来了?”

芯苑美丽的笑容一如既往,她扶着门廊,秀瞪大了眼睛看着她。

或者说,是她手抱着的小小婴孩。

“这个孩子是……”

“是琦攸哥带回来的,说是以后让我来照顾。”芯苑浅浅一笑,满脸洋溢着幸福,“长的倒是很可爱,就是一直吵闹个不停。”

秀细细的端详着孩子,看了看七弦姬,“不知道,芯苑姐姐有没有给他取名字呢?”

“嗯……这个倒还没有……”芯苑一脸苦恼,“也想不出什么好的。”

“‘琅瑄’怎样?”

“琅瑄?”芯苑展颜道,“是个好名字,不如就叫这个吧,红琅瑄。”

秀不好意思的摸了摸脑袋,看着七弦姬,依旧沉默。

 

奇怪的是琅瑄在这里……那么,琅环呢?

 

 

 

皇宫。

 

“这是什么意思?”拿着一袋药粉,小雪额头上的青筋乱跳,狠狠的瞪着眼前的罪魁祸首。

“你需要怀孕才能生孩子吧?喏,这以后就是你的孩子了。”

乖乖巧巧的婴孩,已经睁开了深蓝色的眸子,一眨一眨的,可爱极了。

“……”小雪轻哼了一声,“我可没有长期留下的打算,这是约定的最后一年了。”

“你可以不留在后宫,但是,你依旧是燕潇的人,这一点无从改变。”

她漂亮的蓝色眸子微微闪烁,“你是计划好了的?”

“不是。”这厚脸皮的男人说起谎来还真的是一点也不脸红,小雪转过头,看着他手中小小的婴孩,“你给他取了名字吗?”

“琅环,”琦攸认真的想了想,然后点了点头,“就叫琅环好了。”

琅玉无缺,优雅温润,玲珑剔透。

确实是好名字。

小雪好奇的看着琦攸,“你这一次,去得挺久嘛。”

“不管多久多远,我都不会丢下你不管,这样可以了吧?”

他没好气的应了一句,把琅环塞进了她的怀里。

“蓝龙澈呢?”

“我不知道,应该在宫里吧。”

 

蓝家传出龙澈公子失踪的消息约摸是在数日之前,但是风声却好像被什么人封锁了一样,全无预兆。

“……”

“你要出头?”小雪看着他,颇有点好笑的意思。

“我自身难保了。”他小声嘟囔一句,“反正会有来救那小子的人。”

蓝雪的蓝眸眨了眨,“你知道的吧?,燕潇让人去杀上官吟。”

“嗯,他的目的只是孩子而已。”

“这是上官吟的孩子,你却这么简单的交给了他?”

“我要活命。”

琦攸什么都不说的转过身去,推开门,看着不知何时出现在门外的英俊男子。

 

燕潇。

“你回来了。”国王面无表情。

“是。”

“我们的交易,也到了应该履行的时候了吧?”

“的确如此。”他一笑道,“放过我的弟弟妹妹还有七弦姬,我就不会再插手蓝家的任何事情,也不会伤害蓝家的任何一个人。”

这是一个很宽泛的条件,但是,燕潇却毫不犹豫的答应了。

“好,但是,我不想看到紫若翎家血脉继续延续下去,你应该知道怎么做。”

“当然。”

 

他头也不回的向外走去。

“我以为你是一个什么都不在乎的人。”燕潇闷闷的声音依旧在背后响起。

琦攸沉默。

 

若是真的什么都不在乎,他又何苦走到这里?

 

 

小雪看着他离去,把婴孩放在床上。

“你现在可变成坏男人的表率了。”她看了一眼燕潇,没好气的道。

“算了吧,夫妻吵架也是正常,而且那家伙不是还给你下药吗?”

“谁跟你夫妻吵架了。”小雪骂了一句,看着燕潇一脸流氓似的笑容,慵懒的就像一只猫。

“这孩子你准备怎么办?”她抬起眼眸。

“你想留着就照顾,不想留着就交给女官,这有什么难的。”

“是你的人杀死了他的母亲。”

“我是他的父亲,这就不一样了。”燕潇叹了一口气,“小雪,别管这件事情好吗?算我求你了。”

小雪的眼底的感情微微凝固,然后缓缓的点了点头。

“等到你想走了,我就会送你离开。”

燕潇浅笑着在她的眉心吻了一下,很快的转身,消失在了门廊的尽头。

 

 

 

秀一直觉得七弦姬和琦攸的思维方式很像,很多年之后,他找到琅环的时候,才发现,他们给了双胞胎同样的名字。

书房内,少年研磨洗笔,上好的雕花薄宣,一幅极美的仕女图落在纸上。

图中女子容貌极美,眉宇淡然,眼眸中却隐隐的透出一抹刚毅,冰冷的嘴角紧紧的抿起。

他轻轻叹了一口气,反复端详着,忽然,露出了笑容。

装裱什么的都要自己做才好,要是被其他人发现了,那脸可就丢大了。

忽然有人敲门,吓了一跳的秀连忙拿了东西要往上盖,才发现墨迹未干。

“是、是谁!?”

不知道为什么声音带了游弋不定,就好像小偷一样。

“是我。”

七弦姬。

真是的,实在是最不应该出现的人啊。

秀惨叫一声,也不知被什么绊了一下,种种的摔在了地上。

 

“我进来了。”少女推门而入,因为眼睛已经无法看清,她微微皱起鼻子。

“怎么了?”

真是高兴她看不见自己这副蠢样,秀有生以来第一次觉得七弦姬小姐看不见实在是太好了。

忙忙的爬起来们,秀很不好意思的理了理被自己弄得乱七八糟的书桌。

“你在做什么啊?”她有些莫名其妙。

“啊啊,没什么……没什么……”少年的脸因为紧张而变得通红,在这一点上和他的父亲还真是出乎意料的相似。

一面发出类似于“哦呵呵”的傻笑,另一方面,秀的眼神也开始了毫无意义的游弋不定。

“对、对了……七弦姬小姐有什么事情吗?”

 

“我只是想来向你辞行而已。”

少女轻轻浅浅的声音让秀忽然一怔。

 

 

“辞行是……什么意思?”秀急切的握住了她的手,“你要去哪里?”

“我已经活不了多久。”七弦姬微微垂下眼眸,“而且,继续留下也会给你的哥哥造成麻烦,与其等到他来杀我,还不如自己去一个他看不到的地方。”

“哥哥是不会杀七弦姬小姐的!”秀微微涨红了脸。

七弦姬笑了一下,没有说话。

“留在这里不好吗?”少年幽幽的道。

“很好。”

“那么为什么……”

“红琦攸他……”

“这不关哥哥什么事情!”少年大吼道,用力握紧了她的手。

感觉到少年那份悸动的心跳,少女微微瑟缩了一下。

“只要有我在,不会有任何人伤害你,相信我吧……就算,就算我没有哥哥那么强。”

“放手,秀。”

七弦姬的声音冰冷而沉着,一字一字道,“第一,作出怎样的选择是我自己的事情,第二,你斗不过你的哥哥,所以,不要去送死。”

“……”少年抿紧了唇,一言不发。

“而且,他不杀你,不代表他杀不了你,永远记住这一点,你看到的红琦攸不过是冰山一角。”

七弦姬慢慢站起来,走出房间,只留下秀一个人颓然的坐在床边。

 

 

上官家的府邸。

 

鹊澜此刻脸上的表情就好像吃了十个蟑螂那么难看。

门依旧被紧紧的锁着,他深吸一口气,尽可能让自己的心情愉悦一些,用温和的语气道。

“馨盈,你在里面,对吧?听话,出来吧。”

门慢慢的被打开了,鹊澜吁了一口气,刚要走进去,一个不明物体就这么飞出来,他赶快低下头。

一个巨大的花瓶在他身后的墙上被砸了个粉碎,如果命中的话,肯定是要出人命了。

无名火起,鹊澜拽着门一顿猛踢。

“臭丫头!你给我滚出来!现在!不然我就放火烧房子了!”

木门被踢得乱响,站在鹊澜身后的家人不由自主的倒吸了一口凉气。

看来他们的少爷真的是被气的不轻。

 

“听说你的精神出了问题,看来并不是空穴来风啊。”

他恶狠狠的转过头,红琦攸正一脸微笑的站在后面。

“你妹妹真是太过于难以伺候了,我发誓,她要是有吟一半听话,我就把我的眼珠子抠出来!”

“别说的那么难听。”琦攸撇了撇嘴,“我的妹妹再讨厌,至少还是一个活人。”

鹊澜的脸立刻僵住,“你说什么?”

琦攸却笑笑,对着门里喊道,“馨盈,是我,开门吧。”

门立刻就开了,一个淡紫色长发的女孩子探出了脑袋,看到琦攸的时候,脸上瞬间绽放出了笑容。

“哥哥!琦攸哥哥!”她扑到琦攸的怀里,他笑着抱紧了妹妹。

“好了好了,听话。”

“等一下!”鹊澜一把揪住他,双眼有些发红,“你说吟怎么了?”

“你做什么?”馨盈大吼道,“放开我哥哥!”

“你别插嘴!”

鹊澜的声音很响,馨盈吓得一时间没有敢啃声,琦攸笑着摸了摸她的脑袋,示意无妨。

“你说吟她死了?”鹊澜的声音有些颤抖。

“上官家的人应该早就得到了消息,不告诉你,只是怕你这个冲动的脑袋会做出一些蠢事,所以上官红颜才没有告诉你。”

“父亲他……”

“上官红颜不是蠢人,他和玲珑姬,蓝雪那一起从蓝家最糟糕的时候走过来,他看到的东西远远在你之上,鹊澜。”

“吟……”鹊澜一阵脱力,呆呆的倒在墙边,“吟是他的女儿……”

“送走上官吟的是玲珑姬,保护上官吟的举措也就到此为止了。”

“是谁做的?”鹊澜咬着牙,一字一字道。

琦攸理了理衣襟,微笑道,“你以为上官红颜为什么不告诉你?让你去送死?”

“是你?”

琦攸笑了一下,“如果是我,你准备怎么做?”

“就算跟你同归于尽,我也会杀了你。”

“那就当是我好了。”他轻轻的在青年耳边吹了一口气,鹊澜猛地打了一个寒战。

弯下腰抱起馨盈,琦攸慢慢的走了出去。

 

“要杀我的时候,随时欢迎。”

 

 

 

走出上官府邸,馨盈拉着琦攸的手,慢慢的走着。

“哥哥……”馨盈小声的问道,“上官鹊澜他……”

“没事,别担心。”他笑着摸了摸妹妹的脑袋,“跟我先回家去。”

“唔……”

 

回到府邸。

馨盈走进许久未回来的房间,坐在松松软软的床上,一晃一晃的。

“馨盈……”忽然很轻的唤了一声妹妹的名字,少女好奇的看着琦攸脸上些许奇怪的表情。

“怎么了,琦攸哥哥。”

“馨盈,你觉得上官鹊澜怎样?”

“……哥哥,他真的不是坏人。”少女的眼神中露出一丝恳求。

“我不会对他做什么的。”琦攸温柔的摸着馨盈的脸,“我也不想看到你有事。”

“哥哥……”

“相信我,可以吗?馨盈。”

他吻了吻妹妹的脸,然后从衣袋里掏出一个很小的药瓶。

“收拾自己所有的行李,跟着上官鹊澜去蓝州,永远不要再回来。”

馨盈呆呆的看着琦攸,“哥哥……”

“到了上官府邸,就把这里面的药丸吃下去,上官鹊澜知道应该怎么做。”

“记住我的话,不要去见任何人,只有你一个,上官鹊澜不是一个记仇的人,他显然也很喜欢你,不然不会那么客气……记住,除了上官鹊澜,不要相信任何人。”

“为什么啊,哥哥……你也一起吗?”

“我必须留下来处理剩余的事情,了结之后,我会去找你,记住,一定要走,不管发生什么事情也要走……”

“哥哥……”馨盈的声音已经带了哭腔。

“我会去看你的,别怕,馨盈。”他温柔的声音犹若春水,“别怕……”

 

 

 

鹊澜一把撕开酒瓶的缝蜡,将烧喉的烈酒灌下,腹中一阵火热,难受的要命。

“少爷。”

一个家人小心的上前道,“红小姐来了。”

“让她和她那个该死的哥哥都给我滚!”鹊澜大吼道,把桌上的东西全部推了下去,“他们红家的人都去死了算了!”

鹊澜瞪大了眼睛用力的喘着气,半晌,家人才小声道,“少爷,你最好去看看,红小姐……好像不太对。”

 

鹊澜没好气的走出去,一把推开家人,摇摇晃晃的走出去。

少女抱着行李,沉默的站在外面,和以往的喧闹不太一样,只是沉默的站着。

“你怎么了?被你哥哥扫地出门了?”鹊澜醉眼歪斜,“来我这里做什么?”

少女的脸色很苍白,“哥哥说,你会带我去蓝州……让我永远不要再回来……”

“带你回蓝州?为什么?我要做这种白痴一样的事情……哈哈……你在开玩笑吗?”

鹊澜的话语嘎然而止,看到少女的下身,血液正在泊泊而出,不一会儿,就染红了她的衣裤。

馨盈呆呆的摸了摸,满手的红色。

“你……你怎么了?”鹊澜的酒顿时醒了大半。

“我……我不知道……”她慢慢的倒了下去。

鹊澜赶紧抱住她,大吼道,“大夫呢?!大夫在哪里?给我把全城最好的大夫找来?”

 

“……”

两个家人面面相觑,其中一个忍不住小声道,“全城最好的大夫……除了红少爷,不就是少爷自己吗?”

 

 

 

 

 

红府。

七弦姬很快的收拾了行李,拿了一些银两,衣物,箱底放着的,秀以前送给她的琴也拿上了。

这样一来,也就没有什么牵挂了,想去樱谷住一些日子,然后安静的死去。

辞行的话,红琦攸就没有必要了吧。

她刚要开门,门就被打开了。

模模糊糊的看到前方的人影,冷玉色的长发,很清冷的视线。

“你来了……”她立刻闭上了嘴巴,眼前的人,身上并没有那股子很淡的药草气息。

“绛攸大人。”

她微微迟疑了一下,退回去。

“不用了,我只是进来坐一会。”声音冷漠而沉着,和他的并不一样。

“当然,”七弦姬笑了一下,“这里是你的家,你想来随时都可以,只是,我要走了。”

“……我知道那些事情。”

“哦?”

“你父母的死,所有的一切,我都知道。”

“……”

绛攸犹豫了一下,“你不想知道?”

“事实如此,已经无需辩驳,既然到了这个时候,也就没有什么必要再去追究真相。”她微微一笑,“人到了快死的时候,这种事情,又有多少计较的价值?”

绛攸微微一怔,叹息道,“你个你母亲真的很不一样……或者说,你的性格比较像父亲。”

“那么馨盈呢?”

男子浅笑,“她谁都不像。”

七弦姬低下头,“可以的话,我希望你们好好照顾馨盈,她只是一个什么都不知道的孩子。”

“我会的,红家欠你们的解释,我也一定会补上。”

“这个就不必了。”七弦姬拿起了包裹,冲着绛攸微微颔首,“再见了。”

她走出门去,绛攸忽然道,“你真的……不等他回来?”

 

“因为她知道,我一回来,她就走不了了。”

悠然好听的声音响起,冷玉色的长发飘荡在腰间,白皙美丽的容颜,一双血红色的眼睛,慢慢退却,变成了浅褐色。

“琦攸……”

“老爹你说过,不管这些事情吗?”他微微的笑着。

绛攸欲言又止,看了一眼七弦姬淡定的表情,慢慢的走出了庭院。

 

“你不等我,就想走吗?”

“是,”少女眼眸沉静,“但是……看来是走不了了。”

“哦?”他笑了一下,慢慢的走过去。

她轻轻的道,“我以为你会放过我……因为你比任何人都知道……我活不到明年了。”

他没有说话,慢慢转过身,看着庭院理绽放的李花,似乎今年的花期,特别的长,清香四溢,一片温柔。

“……既然你已经决定了,”她缓缓的道,“动手吧。”

许久,他一言不发,慢慢抬起手。

 

“我有说过,要杀你吗?”

她的脸上露出了惊讶的表情,听到他唇齿间戏谑的声音,那只温暖的手,轻轻的抚上了她的侧颜。

“我不会杀你的,但是,你也不能离开这里,他们会找你。”琦攸轻轻的道,他转过身,似乎准备走了。

“你不杀我,王不会放过你。”她一字字道,“我和馨盈不同,我是知情者,他容不下我。”

“……”

琦攸的身体停了片刻,接着加快了脚步,一言不发的向前走去。

 

 

 

少年急急忙忙的走进来,与他擦肩而过。

“哥哥……”秀转过身,呆呆的看着琦攸。

“你回红州去,这里已经没有你什么事情了。”琦攸冷冷的道,“有些帐我们日后再算。”

“我不回去。”少年目光坚定,静静的道。

“哼,看来我们之间的帐要提前算一下了,我亲爱的弟弟。”

他冷笑着转过头,少年一言不发的挡在七弦姬的前面。

 

“不要这样……秀,等一下……”她忍不住开口。

“这是我跟他之间的事情。”少年一字一字道。

“的确呢,你背着我一个人跑到蓝州去,还要让我同意你和她在一起,你以为你是谁?小鬼。”他嗤笑道。

“也许是我错了,我从一开始,就只是想要减轻一点哥哥的罪孽而已……”少年骤然提高了声音,“死去的人已经太多了,难道不是吗?”

“的确呢,善良崇高的红家宗主,我亲爱的弟弟,”琦攸的脸上露出了妖冶的笑容,“所以呢,你想要做什么?”

“七弦姬小姐不可以有事,我不会让她走的!”

“秀……”

“这里不关你什么事情。”琦攸瞥了一眼七弦姬,“我们之间的事情,我们自己解决。”

“哥哥为什么要这样做,明明七弦姬小姐的存在不会对事情有任何的影响,就算她曾经想要杀你,也是因为……”

“也是因为我杀了她的家人,对吗?小鬼,”琦攸微微吐了一口气,仿佛每说一个字都要花上很大的力气,“所以,你现在准备杀了我解气?”

他在笑,似乎笑得很愉快。

“我不会杀哥哥的……”少年压低了声音,“我不会跟哥哥动手。”

“哦?那么你想要怎么做?带着那群没什么用处的废物,然后从王的眼皮底下神不知鬼不觉的逃走?”他满眼嘲讽,“你连这么在杀手底下活下去都不知道,你连她都不如,你还想要保护她?”

“我……”

“你知道吗?”他很用力的点了点少年的额头,“包括你在内,全部都在王的黑名单上面,要死的,可不止她一个。”

“我?为什么?”

“因为某个不知好歹的笨蛋发现了王的秘密,还不知道安稳的躲起来,整天到处多事。”

“你以为拿着刀子给人缝了两道伤口就知道什么是死亡了吗?弟弟。”琦攸轻柔的声音很好听,“我没有上过战场,但是我有着从七岁开始被几十个刺客追杀的经历,你知道那是什么感觉吗?没有痛苦,也没有疲倦,人能想到的,只有不断的跑,想着怎样活下去……就这么简单。”

“我没有经历过这些,但是我知道……这个世界上也有着很多可以解决事情的方法,我们不用去杀人,不用去做那些丑恶的事情!”少年大吼道,浅褐色的眸子显得激动异常。

“只是靠说漂亮话?”琦攸笑道,“和你那满脑子空想的爹妈一样,你能做到的就只是这样吗?红家,你以为这个家族是怎样被支撑起来的?你知道,因为红家有多少官吏百姓死于非命吗?你的天真只会害死所有人,秀,你还差得远呢。”

“我会证明给你看。”

少年紧紧的握住七弦姬的手,“我们走。”

她犹豫了一下,还是任由少年拉着向外走去。

 

 

“你会死在外面,秀。”琦攸清丽的声音犹在耳边。

“没有了红家,你根本什么都不是。”

 

 

 

马车居然已经准备好了,有人在等着,少年已经收拾好了行李。

“我们走吧。”他冲着七弦姬勉强笑了一下,然后吩咐道,“走吧,凌九。”

坐在驾驶位子上的,正是凌九和少年凌一。

“是,凌主。”女子催动了马车,车轴骨碌碌的转着,慢慢的离开了红家府邸。

 

 

 

琦攸颓然的坐下,长长的呼出一口气,忽然,抬起手,发泄般的打着地上,一遍又一遍。

他的眼睛慢慢的变成了血红色,青石板,如同钢铁般坚硬的地砖,竟然被打出了一条一条的裂缝。

凌十四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了后面,呆呆的看着他。

“我要杀了他,”琦攸慢慢闭上眼睛,“我要杀了他!我一定要……”

“攸……”

“那个混蛋小鬼,这一次我不会这么简单的算了的!”琦攸疯狂一般的站起来,一道火焰,将房间的墙壁砍出了一道巨大的裂痕。

认识了这么久以来,第一次看到他发这样的脾气,凌十四有些错愕。

许久,他深吸一口气,似乎总算恢复了一些。

 

 

“让人跟着他们,不用干预,只要把所有的情况告诉我就行了。”

“是。”

“别让王杀了他,其余的,不用管。”

“是。”

“切断所有红秀在全商联的财源和金钱。”

“是。”

 

 

 

天色浅暗,仿佛预示了即将发生的一切。

 

 

 

 

(本章完)

 

 

 

  评论这张
 
阅读(4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